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今天(12月11日)驳回了德克萨斯州针对四个关键州2020年大选结果的诉讼。 在一项命令中,最高法院大法官们拒绝了德克萨斯州起诉宾夕法尼亚州、乔治亚州、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的请求,认为孤星州缺乏能够起诉的宪法地位。 该命令中写道:“在其它州进行选举的问题上,德克萨斯州没有证明其司法上认可的利益。所有其他未决动议均视为没有意义而不予考虑。” 大法官塞缪尔·阿利托(Samuel Alito)对此持不同意见,他说:“在我看来,我们无权否决其提交诉状,因为该案属于我们管辖范围内。……因此,我会批准提交该诉状的动议,但不批准其它救济,而且我对任何其他问题均不发表意见。” 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法官与阿利托一起提出了异议。 不过另一边,亚利桑那州共和党主席凯利‧沃德(Kelli Ward)今天在推特(Twitter)上发布的一段视频中说:“我们的案子将上诉到美国最高法院,我们正在提交,希望我们的上诉能够很快被接受。” 图片 沃德指出,该案件是第三起向最高法院提出的与选举有关的诉讼,此外还有宾夕法尼亚州众议员迈克‧凯利(Mike Kelly)诉求推翻宾夕法尼亚州的选举结果,以及德克萨斯州针对宾夕法尼亚州、乔治亚州、威斯康星州和密歇根州提起的诉讼。 沃德解释说:“对我们来说,没有正确程序就是违反了宪法,现在正是我们能够提出诉讼、取证并就整个问题举行听证会的时候。”她补充说,亚利桑那州的法官拒绝了他们的诉讼,“设定了不切实际的期限。” 沃德称,上周,亚利桑那州最高法院给了他们三天的时间来“检查多达300万张选票,我们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她补充说:“一百多年来首次,我们必须在选举获得认证后的第二天提交对选举的质疑。”“所以我们只有8天时间来完成我们需要完成的全部工作,每个人都知道,在选择下一任总统这样重要的案件中,完成这项工作的时间是不够的。所以这件事要上诉至最高法院。” 周二(12月8日),亚利桑那州最高法院做出了支持下级法院判决的裁定,即不存在任何能够推翻选举结果的舞弊或违规行为。 在视频中,沃德反驳了媒体声称共和党人和川普总统没有提供(选举舞弊)证据的说法。 她说:“我们找到了证据,但是后来,我们没有足够的时间做更多的取证,因为他们把证据锁起来了,”“这是在用虚假消息骗人,亚利桑那州的民众已经看穿了它。美国人民作为一个整体也看穿了它。” 即使是对大选被窃持怀疑态度的人也可能听说过“奥卡姆剃刀”吧?在拉丁文里它的意思是“若无必要,勿增实体”。它也对保持精神健康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建议。它的要旨就是“如果其它情况都相同,那么在所有的解释中,最简单最直接的解释通常就是正确的解释。” 通俗点的说法就是:如果它看起来像鸭子,游泳像鸭子,叫声像鸭子,那么它就是只鸭子。 那么,为什么那么多美国人都认为大选被窃取了(即使是在主流媒体和社交媒体一致压制和声讨的情况下)?很显然答案就是:它确实被窃了。 很多人认为高院不接受该案的理由其实是因为由于美国的三权分立,大法官们竭力避免卷入大选的纷争而去决定一个国家的行政权,有的则认为大法官们不想成为那个为大选翻案的人,或者至少他们不想形成此先例。具体原因如何,我们可以在另外在该院的大选案件中一见端倪。 不管高院不接受此案的理由如何,也不管最后高院其它案件的结果如何,为美国人的自由和正义而战的德州将永垂美国青史。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今天(12月11日)驳回了德克萨斯州针对四个关键州2020年大选结果的诉讼。

在一项命令中,最高法院大法官们拒绝了德克萨斯州起诉宾夕法尼亚州、乔治亚州、密歇根州和威斯康星州的请求,认为孤星州缺乏能够起诉的宪法地位。

该命令中写道:“在其它州进行选举的问题上,德克萨斯州没有证明其司法上认可的利益。所有其他未决动议均视为没有意义而不予考虑。”

大法官塞缪尔·阿利托(Samuel Alito)对此持不同意见,他说:“在我看来,我们无权否决其提交诉状,因为该案属于我们管辖范围内。……因此,我会批准提交该诉状的动议,但不批准其它救济,而且我对任何其他问题均不发表意见。”

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法官与阿利托一起提出了异议。

不过另一边,亚利桑那州共和党主席凯利‧沃德(Kelli Ward)今天在推特(Twitter)上发布的一段视频中说:“我们的案子将上诉到美国最高法院,我们正在提交,希望我们的上诉能够很快被接受。”
图片

沃德指出,该案件是第三起向最高法院提出的与选举有关的诉讼,此外还有宾夕法尼亚州众议员迈克‧凯利(Mike Kelly)诉求推翻宾夕法尼亚州的选举结果,以及德克萨斯州针对宾夕法尼亚州、乔治亚州、威斯康星州和密歇根州提起的诉讼。

沃德解释说:“对我们来说,没有正确程序就是违反了宪法,现在正是我们能够提出诉讼、取证并就整个问题举行听证会的时候。”她补充说,亚利桑那州的法官拒绝了他们的诉讼,“设定了不切实际的期限。”

沃德称,上周,亚利桑那州最高法院给了他们三天的时间来“检查多达300万张选票,我们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她补充说:“一百多年来首次,我们必须在选举获得认证后的第二天提交对选举的质疑。”“所以我们只有8天时间来完成我们需要完成的全部工作,每个人都知道,在选择下一任总统这样重要的案件中,完成这项工作的时间是不够的。所以这件事要上诉至最高法院。”

周二(12月8日),亚利桑那州最高法院做出了支持下级法院判决的裁定,即不存在任何能够推翻选举结果的舞弊或违规行为。

在视频中,沃德反驳了媒体声称共和党人和川普总统没有提供(选举舞弊)证据的说法。

她说:“我们找到了证据,但是后来,我们没有足够的时间做更多的取证,因为他们把证据锁起来了,”“这是在用虚假消息骗人,亚利桑那州的民众已经看穿了它。美国人民作为一个整体也看穿了它。”

即使是对大选被窃持怀疑态度的人也可能听说过“奥卡姆剃刀”吧?在拉丁文里它的意思是“若无必要,勿增实体”。它也对保持精神健康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建议。它的要旨就是“如果其它情况都相同,那么在所有的解释中,最简单最直接的解释通常就是正确的解释。”

通俗点的说法就是:如果它看起来像鸭子,游泳像鸭子,叫声像鸭子,那么它就是只鸭子。

那么,为什么那么多美国人都认为大选被窃取了(即使是在主流媒体和社交媒体一致压制和声讨的情况下)?很显然答案就是:它确实被窃了。

很多人认为高院不接受该案的理由其实是因为由于美国的三权分立,大法官们竭力避免卷入大选的纷争而去决定一个国家的行政权,有的则认为大法官们不想成为那个为大选翻案的人,或者至少他们不想形成此先例。具体原因如何,我们可以在另外在该院的大选案件中一见端倪。

不管高院不接受此案的理由如何,也不管最后高院其它案件的结果如何,为美国人的自由和正义而战的德州将永垂美国青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