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大选,举世瞩目,一波三折,宛如一部连续剧,曲中情节跌宕起伏,荡气回肠。一个多月过去,至今谁也没有完全胜选,此次大选终需联邦最高法院裁决才能让结果最终尘埃落定…… 18州控告,最高法院受理 目前,在德克萨斯州控告4个摇摆州违反宪法之后,陆陆续续有17个州都表示,支持德州推迟总统选举人任命的诉讼。截止到目前,加入德州控告战团的,至少有18个州。这18州分别是:阿拉巴马州、阿肯色州、佛罗里达州、印第安纳州、堪萨斯州、路易斯安那州、密西西比州、密苏里州、蒙大拿州、内布拉斯加州、北达科他州、俄克拉荷马州、南卡罗来纳州、南达科他州、田纳西州、犹他州、西弗吉尼亚州和亚利桑那州。 正所谓一马当先,万马奔腾。德州牛仔率先打破沉默,使跃跃欲试的各个兄弟州立刻做出了回应。其中包括本身也存在问题、被告上法庭的亚利桑那州。 在上百页的起诉书中,这18个州的总检察长表示,摇摆州以疫情为借口,擅自非法改变选举规则,削弱了投票公正性,害己害人。所以“要求最高法院介入,纠正这一严重结果。” 在这18个州中,由密苏里州总检察长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tt)领头的17个州,联合向联邦最高法提交了一份简短的陈述。这份陈述支持了德州诉讼的理由和要求,同时指出了被告4州所有对选举程序的修改行为中有两个共同点,原话是这么说的:(1)它们废除了负责任的观察家们长期以来为邮寄投票所建议的防止舞弊的法定保障措施,(2)它们这样做的方式可预见地使总统选举中的一位候选人获得了党派优势。 这如果要直白一点,就是说被告是有组织有预谋地为拜登胜选作弊并且无视违法的风险。 106名共和党众议员联署 支持德州诉讼案 德州总检察长肯・帕克斯顿(Ken Paxton,图中说话者)。 美国大选舞弊案——已经上诉到最高法院的德州诉讼案备受关注。截止10日,18个共和党州的检察总长宣布,支持德州诉讼案。之后,又有106名共和党众议员跟进,支持该案对4个摇摆州涉嫌选举违宪的指控。 12月11日,福克斯新闻独立记者Kyle Becker在推特上分享了106位共和党众议员支持德州案的陈述书:“本摘要引起我们作为国会议员的关注,成千上万的选民对此表示赞同,认为2020年总统大选涉及违宪违规行为,因而对大选结果产生怀疑。” 《国会山》记者John Kruzel也在推特上分享意见书联署名单。并附文说,106名共和党众议员支持德州推翻拜登的胜选结果,已提交最高法院。 克鲁兹加入战团 为川普辩论 12月9日,川普以连任总统候选人的个人身份,向联邦最高法院提出了一项动议,要加入这场史无前例的诉讼大案。 同日,克鲁兹的发言人劳伦‧阿隆森(Lauren Aronson)告诉“华盛顿观察家”,川普前天曾问过克鲁兹是否愿意为此案辩护。《纽约时报》昨天也报道,克鲁兹已经欣然接受了邀请。 曾在哈佛大学主修宪法的德州资深共和党参议员克鲁兹曾有9次在联邦最高法院辩论的经历,但都是在他2013年加入国会参议院之前,以德州总检察长的身份进行的。 这次将是他第10次身披战袍,站在联邦最高法院的原告席上,也可能是他所有辩论中最重要的一次。克鲁兹说,这个案件“引发非常严重的问题”,也属于“纯粹的法律问题”。 18个州的总检察长连署控告,现任总统川普以连任候选人的资格加入战团,又有资深宪法专家克鲁兹的助阵,使这场法律大战格外引人注目。 这么大阵势,那么川普的胜算在哪里?如果我们用一句话来结论就是:这是德州提出的宪法诉讼,也是其它很多个州的宪法诉讼,所以这个案子几乎不可能会输。 在德州的诉状中有这样一句话:“对我们选举程序完整性的信任是神圣不可侵犯的,(选举程序)将我们的公民和联邦各州联系到一起”;“乔治亚州、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摧毁了这种信任,并破坏了2020年选举的安全性和完整性。” 这话我们听起来可能觉得平淡无奇没啥感觉,但最高法的大法官可能会感觉听到了炸雷。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这句话提到了一个极其重要的概念,就是提醒所有美国人,美利坚合众国是由50个州所组成,这五十个州相当于五十个“邦国”,各个州都具有高度的独立性,这是美国与其它任何国家之间的根本差别。而将这50个“邦国”联系在一起的唯一的纽带,就是美国宪法。 在这50个州之中,德州又极其特殊。德州原本是墨西哥的一部分,1835年,就是因为得克萨斯民众认为墨西哥政府违背了当初制定的1824年宪法,才爆发了德克萨斯革命,次年成立了德克萨斯共和国。1845年,德克萨斯选择加入美国联邦,是全美唯一的一个以独立国家的身份加入美国联邦的,成为美国的第28个州。当初美国和墨西哥就是因为德克萨斯的地位问题而爆发了美墨战争。所以说这份资历,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这也造就了德州在美国政治上的特殊地位。 德州之所以没有脱离联邦,最重要的纽带,甚至可以说是唯一的纽带,就是美国宪法。如果最高法院判决德州输,就等于宣布美国宪法已经失效,那么德州完全有可能宣布脱离联邦回归独立。我相信,联邦最高法院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站出来说我们可以承受这样的代价。也难怪川普会说“如果我们不铲除2020年选举中发生的巨大而可怕的欺诈行为,我们就没有国家了”,原因就在这里,最高法院如果枉法裁决,美国就将解体,这个意味是很深长的。 如果最高法院判德州败诉,那么诉讼各州只有两条路:要么脱离联邦独立,要么拿起武器夺回美国。也就是说,美国完全有可能出现真刀真枪的内战。 一旦局势真的走到这一步,德州的特殊性就再次凸显出来了。刚才我们说了德州在政治上很特殊,其实德州在军事上也有其它49个州都没有的特殊地位,就是德州是唯一拥有自己军队的州。 根据官方的资料,德州拥有的军力至少包括了一个整编陆军师,两个整编陆军作战旅,一个空中作战旅,五个战斗机大队,一个空中运输大队,还有七个独立团外加大量后勤保障部队,完全可以用兵强马壮,人多势众来形容。 而这样一只颇具规模的军队,直接听命于德州州长,而不是美国总统。美国总统在某种特定情况下可以和德州州长去商量商量借点兵,但这些军队始终归德州所有。所以,我们可以说德州基本上就是一个缩小版的美国。 也就是说,如果万一局势真的恶化到美国人民必须拿起武器来捍卫美国的完整,捍卫宪法的价值,德州非常有可能是拔枪最快,而且冲在最前面的那一个。 德州诉讼把“究竟有没有舞弊”的主题,上升到了“究竟还有没有宪法、美国要不要解体”这样的高度,美国的国运,乃至整个世界的命运,全都在此一战。可以说这是一个天才的设计,能够提出这样的诉讼,只能是既精通美国宪法,又精通德州宪法的顶级高手才能做到。这是一场决定美国国运的司法“战争“,这是一场击碎拜登总统梦的“战争“,这是一场为川普取得连任而力挽狂澜的“战争“。 怪不得昨天上午,川普总统在1个小时内接连发出9条推文,并首次引述媒体报道,公开谴责此次大选舞弊为“政变”。 美国川普总统 早在12月1日,美国民间组织“我们人民大会”(WTPC)就在《华盛顿时报》刊登了一幅整版广告,呼吁川普要像林肯总统那样,行使“总统特权”(Presidential Prerogative Power)。前白宫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在推特转发了上述公告同时呼吁川普宣布有限戒严,并命令军队监督全国重新投票。 老夫认为,这场“战争“还未真正开打,胜负已分,等待拜登的将是入驻关塔那摩监狱……

美国大选,举世瞩目,一波三折,宛如一部连续剧,曲中情节跌宕起伏,荡气回肠。一个多月过去,至今谁也没有完全胜选,此次大选终需联邦最高法院裁决才能让结果最终尘埃落定……

18州控告,最高法院受理

目前,在德克萨斯州控告4个摇摆州违反宪法之后,陆陆续续有17个州都表示,支持德州推迟总统选举人任命的诉讼。截止到目前,加入德州控告战团的,至少有18个州。这18州分别是:阿拉巴马州、阿肯色州、佛罗里达州、印第安纳州、堪萨斯州、路易斯安那州、密西西比州、密苏里州、蒙大拿州、内布拉斯加州、北达科他州、俄克拉荷马州、南卡罗来纳州、南达科他州、田纳西州、犹他州、西弗吉尼亚州和亚利桑那州。

正所谓一马当先,万马奔腾。德州牛仔率先打破沉默,使跃跃欲试的各个兄弟州立刻做出了回应。其中包括本身也存在问题、被告上法庭的亚利桑那州。

在上百页的起诉书中,这18个州的总检察长表示,摇摆州以疫情为借口,擅自非法改变选举规则,削弱了投票公正性,害己害人。所以“要求最高法院介入,纠正这一严重结果。”

在这18个州中,由密苏里州总检察长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tt)领头的17个州,联合向联邦最高法提交了一份简短的陈述。这份陈述支持了德州诉讼的理由和要求,同时指出了被告4州所有对选举程序的修改行为中有两个共同点,原话是这么说的:(1)它们废除了负责任的观察家们长期以来为邮寄投票所建议的防止舞弊的法定保障措施,(2)它们这样做的方式可预见地使总统选举中的一位候选人获得了党派优势。

这如果要直白一点,就是说被告是有组织有预谋地为拜登胜选作弊并且无视违法的风险。

106名共和党众议员联署 支持德州诉讼案

德州总检察长肯・帕克斯顿(Ken Paxton,图中说话者)。

美国大选舞弊案——已经上诉到最高法院的德州诉讼案备受关注。截止10日,18个共和党州的检察总长宣布,支持德州诉讼案。之后,又有106名共和党众议员跟进,支持该案对4个摇摆州涉嫌选举违宪的指控。

12月11日,福克斯新闻独立记者Kyle Becker在推特上分享了106位共和党众议员支持德州案的陈述书:“本摘要引起我们作为国会议员的关注,成千上万的选民对此表示赞同,认为2020年总统大选涉及违宪违规行为,因而对大选结果产生怀疑。”

《国会山》记者John Kruzel也在推特上分享意见书联署名单。并附文说,106名共和党众议员支持德州推翻拜登的胜选结果,已提交最高法院。

克鲁兹加入战团 为川普辩论

12月9日,川普以连任总统候选人的个人身份,向联邦最高法院提出了一项动议,要加入这场史无前例的诉讼大案。

同日,克鲁兹的发言人劳伦‧阿隆森(Lauren Aronson)告诉“华盛顿观察家”,川普前天曾问过克鲁兹是否愿意为此案辩护。《纽约时报》昨天也报道,克鲁兹已经欣然接受了邀请。

曾在哈佛大学主修宪法的德州资深共和党参议员克鲁兹曾有9次在联邦最高法院辩论的经历,但都是在他2013年加入国会参议院之前,以德州总检察长的身份进行的。

这次将是他第10次身披战袍,站在联邦最高法院的原告席上,也可能是他所有辩论中最重要的一次。克鲁兹说,这个案件“引发非常严重的问题”,也属于“纯粹的法律问题”。

18个州的总检察长连署控告,现任总统川普以连任候选人的资格加入战团,又有资深宪法专家克鲁兹的助阵,使这场法律大战格外引人注目。

这么大阵势,那么川普的胜算在哪里?如果我们用一句话来结论就是:这是德州提出的宪法诉讼,也是其它很多个州的宪法诉讼,所以这个案子几乎不可能会输。

在德州的诉状中有这样一句话:“对我们选举程序完整性的信任是神圣不可侵犯的,(选举程序)将我们的公民和联邦各州联系到一起”;“乔治亚州、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摧毁了这种信任,并破坏了2020年选举的安全性和完整性。”

这话我们听起来可能觉得平淡无奇没啥感觉,但最高法的大法官可能会感觉听到了炸雷。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这句话提到了一个极其重要的概念,就是提醒所有美国人,美利坚合众国是由50个州所组成,这五十个州相当于五十个“邦国”,各个州都具有高度的独立性,这是美国与其它任何国家之间的根本差别。而将这50个“邦国”联系在一起的唯一的纽带,就是美国宪法。

在这50个州之中,德州又极其特殊。德州原本是墨西哥的一部分,1835年,就是因为得克萨斯民众认为墨西哥政府违背了当初制定的1824年宪法,才爆发了德克萨斯革命,次年成立了德克萨斯共和国。1845年,德克萨斯选择加入美国联邦,是全美唯一的一个以独立国家的身份加入美国联邦的,成为美国的第28个州。当初美国和墨西哥就是因为德克萨斯的地位问题而爆发了美墨战争。所以说这份资历,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这也造就了德州在美国政治上的特殊地位。

德州之所以没有脱离联邦,最重要的纽带,甚至可以说是唯一的纽带,就是美国宪法。如果最高法院判决德州输,就等于宣布美国宪法已经失效,那么德州完全有可能宣布脱离联邦回归独立。我相信,联邦最高法院无论如何都不可能站出来说我们可以承受这样的代价。也难怪川普会说“如果我们不铲除2020年选举中发生的巨大而可怕的欺诈行为,我们就没有国家了”,原因就在这里,最高法院如果枉法裁决,美国就将解体,这个意味是很深长的。

如果最高法院判德州败诉,那么诉讼各州只有两条路:要么脱离联邦独立,要么拿起武器夺回美国。也就是说,美国完全有可能出现真刀真枪的内战。

一旦局势真的走到这一步,德州的特殊性就再次凸显出来了。刚才我们说了德州在政治上很特殊,其实德州在军事上也有其它49个州都没有的特殊地位,就是德州是唯一拥有自己军队的州。

根据官方的资料,德州拥有的军力至少包括了一个整编陆军师,两个整编陆军作战旅,一个空中作战旅,五个战斗机大队,一个空中运输大队,还有七个独立团外加大量后勤保障部队,完全可以用兵强马壮,人多势众来形容。

而这样一只颇具规模的军队,直接听命于德州州长,而不是美国总统。美国总统在某种特定情况下可以和德州州长去商量商量借点兵,但这些军队始终归德州所有。所以,我们可以说德州基本上就是一个缩小版的美国。

也就是说,如果万一局势真的恶化到美国人民必须拿起武器来捍卫美国的完整,捍卫宪法的价值,德州非常有可能是拔枪最快,而且冲在最前面的那一个。

德州诉讼把“究竟有没有舞弊”的主题,上升到了“究竟还有没有宪法、美国要不要解体”这样的高度,美国的国运,乃至整个世界的命运,全都在此一战。可以说这是一个天才的设计,能够提出这样的诉讼,只能是既精通美国宪法,又精通德州宪法的顶级高手才能做到。这是一场决定美国国运的司法“战争“,这是一场击碎拜登总统梦的“战争“,这是一场为川普取得连任而力挽狂澜的“战争“。

怪不得昨天上午,川普总统在1个小时内接连发出9条推文,并首次引述媒体报道,公开谴责此次大选舞弊为“政变”。

美国川普总统

早在12月1日,美国民间组织“我们人民大会”(WTPC)就在《华盛顿时报》刊登了一幅整版广告,呼吁川普要像林肯总统那样,行使“总统特权”(Presidential Prerogative Power)。前白宫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在推特转发了上述公告同时呼吁川普宣布有限戒严,并命令军队监督全国重新投票。

老夫认为,这场“战争“还未真正开打,胜负已分,等待拜登的将是入驻关塔那摩监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