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川普在竞选时曾经说过:如果希拉里当选,德州就可能要分裂出去,而我当选则不会,因为我懂德州。2020年,川普被蓄意已久的选举舞弊欺诈,德州人则用行动来表示,他们懂川普。 几天前,德州总检察长帕克斯顿向美国最高法院提交了一项诉讼,要求最高法院判决,四个由民主党控制的摇摆州的选举进程是违宪的,这些州的选举结果应该被否决,现已有19个州揭竿而起,遥呼相应。 如果说帕克斯顿的英勇义举让保守派士气大振,那么今天德州共和党众议员凯尔·比德尔曼的一份声明则提出了,如果无耻鼠辈们阴谋得逞,未来保守派的行动路线。 在这份声明中,凯尔·比德尔曼悲愤的表示: “联邦政府已经失去控制,不能代表德克萨斯人的价值观。这就是为什么我承诺在本届会议上提交立法,允许举行公投,让德克萨斯人投票支持德克萨斯,以重申其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地位。这项立法完全符合《德克萨斯宪法》第一条第二款的规定:“所有的政治权力都是人民固有的,所有自由的政府都是建立在人民的权威之上,是为人民的利益而设立的。”德克萨斯州人民的信仰承诺维护共和制政府,只要受此限制,他们在任何时候都有不可剥夺的权利以他们认为有利的方式改变、改革或废除他们的政府。” 凯尔·比德尔曼讲出了德州人当前的心声,德州是保守的信教人士聚集地,属于美国的圣经地带,如果川普被选举阴谋政变得逞,欺诈者拜登堂而皇之地上任,虔诚保守的德州人则无法忍受未来在左派政府欺骗放纵堕落的环境里(假如拜登当选的话)生活,德州人从来不会听天由命,得过且过,他们总是会为了坚守自己的价值观与信仰而奋起抗争,这在历史上是有迹可循的。 2012年,当破坏者黑人总统奥巴马获得连任时,他在第一任期那些破坏美国传统精神与文明根基的劣行,让保守虔诚的美国人极度愤怒,人们掀起独立浪潮。当时整个美国约有50万民众要求独立,仅仅德州便有8万人,他们有些人甚至在请愿书上引用《独立宣言》,阐明他们拥有“解散当今政体”并建立新国家的权力。紧接着德州爆发了反奥巴马的散步,德州州长不仅不出来维持稳定,反而宣布德州州政府已经受够了奥黑的恶行。 当奥巴马民主党政府支持同性恋,操纵美国最高法院裁决同性婚姻合法,德州人嗤之以鼻,德州州长表示,我们德州人对这个判决不感兴趣,我们不赞同同性婚姻。后来当奥巴马以权谋私,无视国家与人民的利益,引进大量穆斯林难民,来充足民主党的票仓时,德州马上表态,我们德州不接收任何一个难民。 左派喜欢搞大政府,不喜欢地方自治,而地方自治的核心基础在于拥枪,所以左派最喜欢的就是以各种借口解除人民的武装。但令左疯们难堪的是,当奥巴马大力推行禁枪,德州则争锋相对地颁布州法律,允许德州居民可以带枪上街,并且喊话,既然奥巴马总统要禁枪,那欢迎他亲自到德州来收。 猫爪认为,另可相信太阳会从西边出来,也不要相信德州人会卸下武器放弃自卫权力,当然即使不用武器,彪悍的德州红脖子赤手空拳都能把民主党那些大腹便便的金融骗子、抽大麻的毒虫、变性人娘娘腔打得满地找牙。 注重常识的德州人之所以能这么有底气,敢跟那些只会抽象思维,天马行空的左派乌托邦分子对着干,那是因为这是块神佑之地,家底非常厚。 人口不到3000万的德州是美国仅次于加州的第二大富有之州。GDP总规模超过1.73万亿美元,其经济总量能进世界前十,比加拿大还多。这里是全球三大炼油中心之一,石油占全美的三分之一,天然气占全美的四分之一,也是美国最重要的石化、航空、畜牧业产业基地,号称“第二硅谷”。美国不能没有得克萨斯,而离开了美国的得克萨斯却依旧能过得很好。 更重要的是德州是美国50个州当中唯一拥有自己军队的州,德州拥有的军力至少包括一个整编陆军师,两个整编陆军作战旅,一个空中作战旅,五个战斗机大队,一个空中运输大队,还有七个独立团外加大量后勤保障部队,全部都归德州州长管,而不是美国总统。如果德州等红州宣布独立,猫爪难以想象,加州或纽约那些蓝州娘娘腔将如何进行阻止。 美国的建国先贤亚当斯说过:“我们的政府不具备能力去对付不受伦理和宗教约束的人类情感,我们的宪法只是为有道德和宗教信仰的民族制定的,它远远不足以管理任何其他民族。此宪法只适合于有道德与信仰的人民。” 在猫爪看来,如果合众国已经堕落到,激进的穆斯林(例如来自索马里的奥马尔议员)在国会殿堂张牙舞爪,黑命贵安提法等左派组织在街头烧杀掳掠,甚至无耻到可以通过大规模选举舞弊产生总统,那么美国的宪法也就被败坏到形如虚设,已经不具备能力去对付那些不受伦理和宗教约束的人类情感,那么坚定信仰的德克萨斯人也就没有必要加入联邦,与那些蟑螂跳蚤为伍。 假如形势恶化到,正如德州共和党众议员凯尔·比德尔曼所说的:联邦政府已经失去控制,不能代表德克萨斯人的价值观。那么猫爪认为德州独立是有必要的,独立后的德州,孤星旗的那颗星将在黑暗中熠熠发光,给虔诚的人们提供庇护,它将成为北美大地躲避左派迫害的避难所,它将继续传承基督文明,传承清教徒的精神与信仰,继续让“山巅之城”发出世上的光,而那些不知廉耻的左疯们将在他们自己的索多玛世界糜烂堕落直至灭亡。

2016年,川普在竞选时曾经说过:如果希拉里当选,德州就可能要分裂出去,而我当选则不会,因为我懂德州。2020年,川普被蓄意已久的选举舞弊欺诈,德州人则用行动来表示,他们懂川普。

几天前,德州总检察长帕克斯顿向美国最高法院提交了一项诉讼,要求最高法院判决,四个由民主党控制的摇摆州的选举进程是违宪的,这些州的选举结果应该被否决,现已有19个州揭竿而起,遥呼相应。

如果说帕克斯顿的英勇义举让保守派士气大振,那么今天德州共和党众议员凯尔·比德尔曼的一份声明则提出了,如果无耻鼠辈们阴谋得逞,未来保守派的行动路线。

在这份声明中,凯尔·比德尔曼悲愤的表示:

“联邦政府已经失去控制,不能代表德克萨斯人的价值观。这就是为什么我承诺在本届会议上提交立法,允许举行公投,让德克萨斯人投票支持德克萨斯,以重申其作为一个独立国家的地位。这项立法完全符合《德克萨斯宪法》第一条第二款的规定:“所有的政治权力都是人民固有的,所有自由的政府都是建立在人民的权威之上,是为人民的利益而设立的。”德克萨斯州人民的信仰承诺维护共和制政府,只要受此限制,他们在任何时候都有不可剥夺的权利以他们认为有利的方式改变、改革或废除他们的政府。”

凯尔·比德尔曼讲出了德州人当前的心声,德州是保守的信教人士聚集地,属于美国的圣经地带,如果川普被选举阴谋政变得逞,欺诈者拜登堂而皇之地上任,虔诚保守的德州人则无法忍受未来在左派政府欺骗放纵堕落的环境里(假如拜登当选的话)生活,德州人从来不会听天由命,得过且过,他们总是会为了坚守自己的价值观与信仰而奋起抗争,这在历史上是有迹可循的。

2012年,当破坏者黑人总统奥巴马获得连任时,他在第一任期那些破坏美国传统精神与文明根基的劣行,让保守虔诚的美国人极度愤怒,人们掀起独立浪潮。当时整个美国约有50万民众要求独立,仅仅德州便有8万人,他们有些人甚至在请愿书上引用《独立宣言》,阐明他们拥有“解散当今政体”并建立新国家的权力。紧接着德州爆发了反奥巴马的散步,德州州长不仅不出来维持稳定,反而宣布德州州政府已经受够了奥黑的恶行。

当奥巴马民主党政府支持同性恋,操纵美国最高法院裁决同性婚姻合法,德州人嗤之以鼻,德州州长表示,我们德州人对这个判决不感兴趣,我们不赞同同性婚姻。后来当奥巴马以权谋私,无视国家与人民的利益,引进大量穆斯林难民,来充足民主党的票仓时,德州马上表态,我们德州不接收任何一个难民。

左派喜欢搞大政府,不喜欢地方自治,而地方自治的核心基础在于拥枪,所以左派最喜欢的就是以各种借口解除人民的武装。但令左疯们难堪的是,当奥巴马大力推行禁枪,德州则争锋相对地颁布州法律,允许德州居民可以带枪上街,并且喊话,既然奥巴马总统要禁枪,那欢迎他亲自到德州来收。

猫爪认为,另可相信太阳会从西边出来,也不要相信德州人会卸下武器放弃自卫权力,当然即使不用武器,彪悍的德州红脖子赤手空拳都能把民主党那些大腹便便的金融骗子、抽大麻的毒虫、变性人娘娘腔打得满地找牙。

注重常识的德州人之所以能这么有底气,敢跟那些只会抽象思维,天马行空的左派乌托邦分子对着干,那是因为这是块神佑之地,家底非常厚。

人口不到3000万的德州是美国仅次于加州的第二大富有之州。GDP总规模超过1.73万亿美元,其经济总量能进世界前十,比加拿大还多。这里是全球三大炼油中心之一,石油占全美的三分之一,天然气占全美的四分之一,也是美国最重要的石化、航空、畜牧业产业基地,号称“第二硅谷”。美国不能没有得克萨斯,而离开了美国的得克萨斯却依旧能过得很好。

更重要的是德州是美国50个州当中唯一拥有自己军队的州,德州拥有的军力至少包括一个整编陆军师,两个整编陆军作战旅,一个空中作战旅,五个战斗机大队,一个空中运输大队,还有七个独立团外加大量后勤保障部队,全部都归德州州长管,而不是美国总统。如果德州等红州宣布独立,猫爪难以想象,加州或纽约那些蓝州娘娘腔将如何进行阻止。

美国的建国先贤亚当斯说过:“我们的政府不具备能力去对付不受伦理和宗教约束的人类情感,我们的宪法只是为有道德和宗教信仰的民族制定的,它远远不足以管理任何其他民族。此宪法只适合于有道德与信仰的人民。”

在猫爪看来,如果合众国已经堕落到,激进的穆斯林(例如来自索马里的奥马尔议员)在国会殿堂张牙舞爪,黑命贵安提法等左派组织在街头烧杀掳掠,甚至无耻到可以通过大规模选举舞弊产生总统,那么美国的宪法也就被败坏到形如虚设,已经不具备能力去对付那些不受伦理和宗教约束的人类情感,那么坚定信仰的德克萨斯人也就没有必要加入联邦,与那些蟑螂跳蚤为伍。

假如形势恶化到,正如德州共和党众议员凯尔·比德尔曼所说的:联邦政府已经失去控制,不能代表德克萨斯人的价值观。那么猫爪认为德州独立是有必要的,独立后的德州,孤星旗的那颗星将在黑暗中熠熠发光,给虔诚的人们提供庇护,它将成为北美大地躲避左派迫害的避难所,它将继续传承基督文明,传承清教徒的精神与信仰,继续让“山巅之城”发出世上的光,而那些不知廉耻的左疯们将在他们自己的索多玛世界糜烂堕落直至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