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德克萨斯州开始起诉东部和南部战场州选举作弊的时候,许多人还采取旁观和取笑的态度,然而,48小时还未到,就有多达17个州的官府,追随德克萨斯,加入到拒绝承认战场州计票结果的队列中! 福布斯12月10日报道截图 图片 反对大选计票结果的州如下: 阿拉巴马州、阿肯色州、佛罗里达州、印第安纳州、堪萨斯州、路易斯安那州、密西西比州、密苏里州、蒙大拿州、内布拉斯加州、北达科他州、俄克拉荷马州、南卡罗来纳州、南达科他州、田纳西州、犹他州和西弗吉尼亚州。 本周三,密苏里州总检察长埃里克·施密特发出檄文说:“选举的诚信对于维护共和国架构至关重要,无论是对于当下,还是未来的选举。”“保护宪法,捍卫自由,并确保所有选票都被公平地计算,这是再普通不过的了。通过这份诉状,我们州宣布。正式加入这场战斗。” 这份17州总检察长联名的诉状,是一份正式的申诉动议,同时,该动议还警告说,某些州行政部门和司法部门颁布的法令,可能使各州的选举面临潜在的欺诈问题。 提交给最高院的申诉书说,“每个被告州的非立法者都违反了美国宪法,他们废除或淡化该州议会颁布的、防止舞弊的法定保障措施,违反了《总统选举人条款》。” 下面,是反对选举结果各州的斗争大事记时间线: I 本周二,得克萨斯州总检察长肯·帕克斯顿在最高法院对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乔治亚州和威斯康辛州四个战场州提起诉讼,指控各州的选举结果应被宣布无效,因为这些州在Covid-19病毒大流行期间违宪修改了投票规则,从而出现了大规模欺诈和违规行为。 II 这场提交最高院诉讼的依据,是各州下级法院一再驳回的选民欺诈指控,川普团队的诉讼,曾受到这些州法律专家的广泛嘲笑,他们认为这类针对美式制度漏洞的陈述是“可笑的”、“完全是垃圾”,用华盛顿大学法学院教授丽莎·马歇尔·曼海姆的话来说,“逻辑上不连贯,事实上没有凭据,他们从根本上误解了选举进程。”然而,最高法竟然没有驳回他们的请求… III 川普和他的共和党盟友把这场官司得到受理,称为他们选后法律战略的关键性胜利,总统说,这场官司是“每个人都在等待的历史性时刻”,据福布斯报道,众议院共和党议员早已准备好了自己阵营的“共和之友”简报,以支持德克萨斯州的努力。 VI 本周三,川普提出干预此案的动议,要求美国最高法院让总统本人加入到此案的原告队列,并宣布拜登在四个战场州的选举人选票“违反了选民条款,不能参与计算”。 V 共和党州各位总检察长在他们的“共和之友”简报中说,此案“引出了具有重大公众意义的宪法问题,因此最高院有必要对本案相关所有判决进行复审”,最高法院应批准德克萨斯州提出的申请许可,并准许申诉的动议,他们声称各个战场州的违规行为“损害了所有美国人的自由”。 VI 密苏里州司法部长埃里克·施密特加入并领导了这场诉讼,阿拉巴马州、阿肯色州、佛罗里达州、印第安纳州、堪萨斯州、路易斯安那州、密西西比州、蒙大拿州、内布拉斯加州、北达科他州、俄克拉荷马州、南卡罗来纳州、南达科他州、田纳西州、犹他州和西弗吉尼亚州也参加了这场诉讼,而亚利桑那州提交了一份单独的、更为细节地“尊重”德克萨斯州申诉的友情诉讼状。就此,所有共和党州(红州)起诉后在地图上连成了一片… 事实上,无论媒体公司如何宣称,川普的盟友们一再表示,他们希望选举由最高法院6比3的保守派占多数的大法官们来决定,并将川普成功连任的希望,寄托于美国高等法院

当德克萨斯州开始起诉东部和南部战场州选举作弊的时候,许多人还采取旁观和取笑的态度,然而,48小时还未到,就有多达17个州的官府,追随德克萨斯,加入到拒绝承认战场州计票结果的队列中!
福布斯12月10日报道截图
图片
反对大选计票结果的州如下:

阿拉巴马州、阿肯色州、佛罗里达州、印第安纳州、堪萨斯州、路易斯安那州、密西西比州、密苏里州、蒙大拿州、内布拉斯加州、北达科他州、俄克拉荷马州、南卡罗来纳州、南达科他州、田纳西州、犹他州和西弗吉尼亚州。

本周三,密苏里州总检察长埃里克·施密特发出檄文说:“选举的诚信对于维护共和国架构至关重要,无论是对于当下,还是未来的选举。”“保护宪法,捍卫自由,并确保所有选票都被公平地计算,这是再普通不过的了。通过这份诉状,我们州宣布。正式加入这场战斗。”

这份17州总检察长联名的诉状,是一份正式的申诉动议,同时,该动议还警告说,某些州行政部门和司法部门颁布的法令,可能使各州的选举面临潜在的欺诈问题。

提交给最高院的申诉书说,“每个被告州的非立法者都违反了美国宪法,他们废除或淡化该州议会颁布的、防止舞弊的法定保障措施,违反了《总统选举人条款》。”

下面,是反对选举结果各州的斗争大事记时间线:
I
本周二,得克萨斯州总检察长肯·帕克斯顿在最高法院对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乔治亚州和威斯康辛州四个战场州提起诉讼,指控各州的选举结果应被宣布无效,因为这些州在Covid-19病毒大流行期间违宪修改了投票规则,从而出现了大规模欺诈和违规行为。
II
这场提交最高院诉讼的依据,是各州下级法院一再驳回的选民欺诈指控,川普团队的诉讼,曾受到这些州法律专家的广泛嘲笑,他们认为这类针对美式制度漏洞的陈述是“可笑的”、“完全是垃圾”,用华盛顿大学法学院教授丽莎·马歇尔·曼海姆的话来说,“逻辑上不连贯,事实上没有凭据,他们从根本上误解了选举进程。”然而,最高法竟然没有驳回他们的请求…
III
川普和他的共和党盟友把这场官司得到受理,称为他们选后法律战略的关键性胜利,总统说,这场官司是“每个人都在等待的历史性时刻”,据福布斯报道,众议院共和党议员早已准备好了自己阵营的“共和之友”简报,以支持德克萨斯州的努力。
VI
本周三,川普提出干预此案的动议,要求美国最高法院让总统本人加入到此案的原告队列,并宣布拜登在四个战场州的选举人选票“违反了选民条款,不能参与计算”。
V
共和党州各位总检察长在他们的“共和之友”简报中说,此案“引出了具有重大公众意义的宪法问题,因此最高院有必要对本案相关所有判决进行复审”,最高法院应批准德克萨斯州提出的申请许可,并准许申诉的动议,他们声称各个战场州的违规行为“损害了所有美国人的自由”。
VI
密苏里州司法部长埃里克·施密特加入并领导了这场诉讼,阿拉巴马州、阿肯色州、佛罗里达州、印第安纳州、堪萨斯州、路易斯安那州、密西西比州、蒙大拿州、内布拉斯加州、北达科他州、俄克拉荷马州、南卡罗来纳州、南达科他州、田纳西州、犹他州和西弗吉尼亚州也参加了这场诉讼,而亚利桑那州提交了一份单独的、更为细节地“尊重”德克萨斯州申诉的友情诉讼状。就此,所有共和党州(红州)起诉后在地图上连成了一片…

事实上,无论媒体公司如何宣称,川普的盟友们一再表示,他们希望选举由最高法院6比3的保守派占多数的大法官们来决定,并将川普成功连任的希望,寄托于美国高等法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