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吃屎的法官👩‍⚖️!! 12月9日(周三),美国地方法院法官驳回了美国前联邦检察官、知名律师鲍威尔(Sidney Powell)与律师科洛丁(Alexander Kolodin)在亚利桑那州联手代理的一项诉讼。对于这一结果,科洛丁在当晚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并不意外,不过他们将于12月10日立即提交紧急申请书,将案件推进到美国最高法院。 12月7日,亚利桑那州议员及上百位民众在凤凰城举行集会,敦促州长取消该州不正确的选举认证。期间,鲍威尔的联合律师科洛丁(Alexander Kolodin)在集会上发言 12月7日,亚利桑那州议员及上百位民众在凤凰城举行集会,敦促州长取消该州不正确的选举认证。期间,鲍威尔的联合律师科洛丁(Alexander Kolodin)在集会上发言 12月2日,鲍威尔与科洛丁代表亚利桑那州多位议员、共和党主席沃德(Kelli Ward)等若干川普支持者,将亚利桑那州长杜西(Doug Ducey)和州务卿霍布斯(Katie Hobbs)告上法庭。指控该州有高达41万非法选票以及Dominion投票机涉大选舞弊。 尽管鲍威尔团队提交了多达300多页的起诉书,列举了大量选举舞弊证据。另外在11月30日亚利桑那州立法机构和川普总统的律师团队召开的公开听证会上,还有多名证人出席宣誓作证今年选举存在违规和欺诈,但地方法院法官仍以缺乏资格和提起案件太晚等为由,将此案驳回。 鲍威尔的联合律师科洛丁对记者表示,虽然法官也承认可以想像Dominion机器会造成欺诈行为,但她仍驳回了此案。“这结果总是令人失望。我觉得法官搞错了……但我不同意她的决定。我的当事人也不同意她的决定。我们一直都知道,这最终将会由美国最高法院决定。所以我们准备好了将这场战斗进行到底,那就是美国最高法院。” 科洛丁提到说,此次提交的诉讼,他与鲍威尔律师提交了两类选举的欺诈证据。第一种欺诈行为就是与Dominion投票机有关,“我们提交的报告中包含了来自统计学家、网络安全专家的数据分析,解释投票机是如何在产生的结果时进行欺诈的证据。” 至于第二种类的欺诈证据,他说是各种不同种类的非法选票被计入了最终大选结果中,例如外州居民非法在亚利桑那州投票等。 “仅在马里科帕县(Maricopa County)就有5800张选票是非法的,这仅仅根据公共记录就能被证明,但法官在她的命令中却没有提及。”科洛丁认为这一点很耐人寻味。 以他多年打选举法官司的经验来说,他表示地方法官驳回此类案子也算是常见的情况,“这是个非常棘手的案子,下级法院的法官,总是躲躲闪闪,下级法院的法官从来不想成为负责改变选举的人。” 虽然案件被驳回,但科洛丁说:“我已经得到了亚利桑那州共和党女主席还有川普支持选民(原告)的批准,上诉此案至最高法院。” ​ 他还提到,这个上诉案件不会进入巡回法庭,而是会直接提交至联邦一级的美国最高法院,因为最高法院有一项关于请求紧急转移的规定。“基本上,我们会申辩说,如果我们要等待上诉法院的裁决,再打到最高法院就太晚了,根本来不及复审此案。”“所以我们明天就会提交一份申请书,要求最高法院审理此案。”

美利堅合眾國吃屎的法官👩‍⚖️!

12月9日(周三),美国地方法院法官驳回了美国前联邦检察官、知名律师鲍威尔(Sidney Powell)与律师科洛丁(Alexander Kolodin)在亚利桑那州联手代理的一项诉讼。对于这一结果,科洛丁在当晚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并不意外,不过他们将于12月10日立即提交紧急申请书,将案件推进到美国最高法院。

12月7日,亚利桑那州议员及上百位民众在凤凰城举行集会,敦促州长取消该州不正确的选举认证。期间,鲍威尔的联合律师科洛丁(Alexander Kolodin)在集会上发言
12月7日,亚利桑那州议员及上百位民众在凤凰城举行集会,敦促州长取消该州不正确的选举认证。期间,鲍威尔的联合律师科洛丁(Alexander Kolodin)在集会上发言

12月2日,鲍威尔与科洛丁代表亚利桑那州多位议员、共和党主席沃德(Kelli Ward)等若干川普支持者,将亚利桑那州长杜西(Doug Ducey)和州务卿霍布斯(Katie Hobbs)告上法庭。指控该州有高达41万非法选票以及Dominion投票机涉大选舞弊。

尽管鲍威尔团队提交了多达300多页的起诉书,列举了大量选举舞弊证据。另外在11月30日亚利桑那州立法机构和川普总统的律师团队召开的公开听证会上,还有多名证人出席宣誓作证今年选举存在违规和欺诈,但地方法院法官仍以缺乏资格和提起案件太晚等为由,将此案驳回。

鲍威尔的联合律师科洛丁对记者表示,虽然法官也承认可以想像Dominion机器会造成欺诈行为,但她仍驳回了此案。“这结果总是令人失望。我觉得法官搞错了……但我不同意她的决定。我的当事人也不同意她的决定。我们一直都知道,这最终将会由美国最高法院决定。所以我们准备好了将这场战斗进行到底,那就是美国最高法院。”

科洛丁提到说,此次提交的诉讼,他与鲍威尔律师提交了两类选举的欺诈证据。第一种欺诈行为就是与Dominion投票机有关,“我们提交的报告中包含了来自统计学家、网络安全专家的数据分析,解释投票机是如何在产生的结果时进行欺诈的证据。”

至于第二种类的欺诈证据,他说是各种不同种类的非法选票被计入了最终大选结果中,例如外州居民非法在亚利桑那州投票等。

“仅在马里科帕县(Maricopa County)就有5800张选票是非法的,这仅仅根据公共记录就能被证明,但法官在她的命令中却没有提及。”科洛丁认为这一点很耐人寻味。

以他多年打选举法官司的经验来说,他表示地方法官驳回此类案子也算是常见的情况,“这是个非常棘手的案子,下级法院的法官,总是躲躲闪闪,下级法院的法官从来不想成为负责改变选举的人。”

虽然案件被驳回,但科洛丁说:“我已经得到了亚利桑那州共和党女主席还有川普支持选民(原告)的批准,上诉此案至最高法院。”

他还提到,这个上诉案件不会进入巡回法庭,而是会直接提交至联邦一级的美国最高法院,因为最高法院有一项关于请求紧急转移的规定。“基本上,我们会申辩说,如果我们要等待上诉法院的裁决,再打到最高法院就太晚了,根本来不及复审此案。”“所以我们明天就会提交一份申请书,要求最高法院审理此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