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还把个人的经历写成书《授权撒谎》(Licensed to lie)。这本书的内容绝对令人不寒而栗。它展示了无辜的美国人,甚至是美国的参议员,比如阿拉斯加州的泰德‧史蒂文斯(Ted Stevens),都无法为自己辩护,对抗那些怀有仇怨的检察官。 书中还叙述了像阿瑟‧安德森(Arthur Anderson)会计师事务所这样无辜的公司,是如何被有偏见和不诚实的联邦检察官打垮的。真实而恐怖的法律故事直接被媒体无视,没有出版社愿意出版。鲍威尔自己自费出版,并雇了一家公关公司来宣传此书。 兹米拉克说,鲍威尔不会为自己认为有罪的人工作。他说:“当我看到她代表迈克‧弗林将军时,我确定了一件事:他是无辜的。” 如果她只是把川普当作客户,她不会一次次上各个新闻台,义愤填膺地为他辩护,鲍威尔曾亲眼目睹的滥用权力和歪曲法律的行为,这让她不再仅仅是名律师,而是一名战士。 鲍威尔律师最可贵的是,她完全站在极左势力的对立面,毫不惧怕也决不退缩。最近在宾州的川普律师们受到炸弹与死亡的恐吓后,有些律师迫于压力辞职,而她则大声疾呼:这些罪行应由FBI立即调查并由DOJ(司法部)起诉到联邦调查局。 兹米拉克表示,虽然他本人并没有看到证据表明民主党人利用委内瑞拉的软件帮助窃取选举,没有看到证据证明Dominion投票机在多个州偷取川普的选票,但是“鲍威尔说她有证据,那么就足以让我相信如此”。因为鲍威尔在《授权撒谎》一书中所揭露的人,没有一个敢告她诽谤或者中伤。她写的书让她很容易成为诉讼的目标,但是没有人这么做,因为她的指控绝对是真实的。 鲍威尔昨天接受“胜利电台暨格伦‧贝克秀”(Triumph Radio & Glenn Beck’s show)采访时进一步透露投票机公司Dominion的更多问题。 据悉,西班牙在线投票机公司Scytl位于德国的服务器为Dominion提供美国大选制表服务,美国大选的数据在选举夜被送往德国和西班牙。“我们也有证据表明,有四个外国国家连接该服务器,而这四个国家对美国极其不利。”鲍威尔说,“我们已经挖掘到一起全球性的犯罪阴谋。真是难以置信,我们只是撕破了冰山一角。” Smartmatic这家委内瑞拉公司近几年来不断变换公司名,改头换面出现在拉美等地区。而以Dominion为名的投票机在加拿大注册,是一家连续5年被列为加拿大发展最快的50家技术公司之一,但比较有意思的是,这个加拿大发展最快的公司却并没有在加拿大做任何生意。加拿大政府负责联邦选举事务的Elections Canada近期证实,他们一直使用纸质选票,从未使用Dominion等投票机或电子制表来计票。 此外,选举中使用的投票机和软件可能跟美国亿万富翁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也有联系。 鲍威尔昨天介绍了Dominion最新的奇怪表现。她说:“Dominion的两个办事处突然关闭、搬迁,一个是他们在多伦多与索罗斯实体共享的办事处,另一个是丹佛;突然之间,他们就关门并迁走了;而他们的员工也开始在职介网站LinkedIn删除他们跟公司的隶属关系,已经有100多个员工这么做了。” 她表示,Dominion那套投票系统存在多种方法改写结果,人坐在数据中心就可以实时查看投票情况,并进行更改、设置选票的算法。而且,统计专家和数据专家在查看像底特律、费城等民主党控制地区的选票变化后,也可以明确告诉大家,在某个时间点发生了那些统计上不可能发生的异常现象。 “我们发现了某地区给拜登增加了38万4,450张选票,而川普只增加了拜登的三分之一;然后20分钟后,一模一样的数字再次出现。”鲍威尔说。 对接下来的工作,鲍威尔表示,律师团队有望从本周开始陆续公开各类文档,并尽快发送给外界。她提及,部分证人不希望透露姓名,因为他们面临讲真话而被恐吓的压力。她说,这些证词可能会先像消防水龙头一样注入,最后则会变成一场海啸。 美国联邦众议员路易·戈默特(Louie Gohmert)上周五(11月14日)告诉Newsmax,Dominion托管选举服务器的西班牙公司Scytl不当托管美国的选举数据,已被美国陆军突袭,其在法兰克福的服务器被没收。Scytl周六(11月14日)早上发出一份声明驳斥说,为Dominion托管选举数据报导是不真实的。 但随后,Scytl的网站出现故障,无法访问。截止美东时间上周六上午10:30,网站仍未修复;到下午2时查询,网站恢复正常。 Scytl周六发出的声明称: “在线和社交媒体上有发表几篇错误文章,Scytl希望澄清以下内容: Scytl在美国运营的技术由位于佛罗里达州坦帕市的子公司SOE Software在美国境内托管和管理。 我们没有对美国境内的选票进行制表,统计或计票 我们在美国不提供投票机 我们没有在美国司法管辖区为美国大选提供在线投票服务 我们在法兰克福没有服务器或办事处 美军也没有从Scytl的巴塞罗那,法兰克福或其它地点办事处扣押任何东西 我们跟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无关,从未与他有联系 我们与投票机公司Smartmatic,SGO,Dominion或Indra无关 我们与俄罗斯也无联系。 声明还说,他们在美国大选上提供四种产品和服务,分别是选举夜报告、在线选举人员培训、在线选民教育以及电子选票交付。 声明尤其指出,其提供的选举夜报告用的服务器位于美国境内,它不制表,统计或计算任何选票。 不过,Scytl的声明恢复后立刻遭到网民的质疑。比如:声明称,“我们在法兰克福没有服务器或办事处”;但网民发现,它的网站Scytl.com IP 地址显示就是在德国的法兰克福。 正当大家纷纷在猜测、主流媒体在辟谣的时候,前天鲍威尔新闻发布会上已经证实美国拿到了服务器,“但不知道在好人还是坏人手里”,川普总统也在推特上证实拿到了服务器。 而一位前CIA雇员和前国务院反恐部门员工Larry Johnson则在The Gateway Pundit上撰文“揭露最新深层政府”表示,他已可靠地获悉,一个由USEUCOM(美国欧洲司令部)指挥的部队实际上已经进行了控制电脑服务器的行动。但是跟传闻不同,这些服务器属于CIA,而不是Dominion或Scytl。美国军方拥有这样做的全部权限,因为在欧洲战区中的CIA活动都是使用军事掩护进行的,也就是说,CIA在欧洲成员的身份在欧洲国家(当然包括事发地德国)的眼里是美军成员,美军拿走自己的服务器当然无需通知德国当地政府。 Larry Johnson还表示,收缴行动应当在有美国执法人员在场的情况下进行此类操作,以保全证据,因为只有在执法人员在场的情况下收缴的证据,才能合法作为法庭上的呈堂证据。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意味着该证据将在美国司法部的控制下,并可在法院或其它司法程序中使用 Larry Johnson还说他确认过,这一突击并未事先通知中央情报局(CIA)局长吉娜·哈斯佩尔(Gina Haspel)。基于这个事实,他认为他的判断是正确的:该行动是在德国境内针对CIA设施的一个行动。 此外,他说他也得知联邦调查局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也被排除在这项行动之外,因为众所周知,比起CIA局长Haspel,雷更加不遗余力打击川普总统。那这就这意味着美国一些其它执法机构(例如,美国法警、DEA、特勤局等)率先收集了证据。 虽然在德国收缴的可能不是Nominion或Scytl的服务器,然而Nominion的种种举止显示疑点重重。宾州众议院原定于前天(11月19日)晚上召开公听会,邀请被川普律师团队指控的Dominion公司负责人出面说话,这也是给他们一个“自证清白”的机会。 但是,事前答应出席的Dominion的人根本就没有露面。今天上午十点,宾州众议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共和党众议员质问这家公司:“如果他们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为什么他们躲着不见我们?” 宾州众议院州政府事务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众议员格拉夫(Seth Grove)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宾州有130万选民使用了Dominion投票系统,占全宾州选民的19%。他们昨天期待这家投票机器提供商能够走出来,以一种“公开、诚实的对话”来应对他们面对的多项指控。 “我本来对Dominion公司愿意出面解决指控,从而让包括我在内的130万使用他们机器的宾州人放心而印象深刻,以为Dominion愿意公开支持他们的产品,这些产品是宾州纳税人投资了数百万购买的,选民也信任将他们神圣的选票交给他们,那会是非常棒的。我真的认为这个国家的宾州人能够就这个投票系统的有效性得到真实的答案。” 格拉夫说,“不幸的是,昨天Dominion紧张起来,放弃了他们对宾州人民的承诺,拒绝在公开场合提供他们的意见,以及讨论这让130万宾州人民信任的投票系统。” 他接着说,Dominion不选择站在“诚实和诚信的光明中”,反而“退到了黑暗中”。 “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一个提供公用商品的供应商害怕为了大众的利益讨论他们卖给公众的产品?如果Dominion的产品是成功的,像他们应该的那样运行,为什么Dominion不能利用这个机会向公众回顾一下他们的成功?说明我们的投票机器如他们承诺的那样100%的准确是怎么难吗?” 鲍威尔律师负责大选作弊案中的投票机和软件部分,而这些机器的采购、负责使用是由当地州政府官员负责,鉴于她对政府机构和官员腐败的深刻了解和挑战他们的非凡勇气,川普找到了她负责此块。 鉴于鲍威尔一直是个非常严肃、正直、嫉恶如仇、受人信赖的总检察官和律师,根据她目前的谈话,以及她呼吁CIA局长下台,并请求司法部调查FBI和CIA,这其中不无深意。而川普挑选这样一个一直勇于挑战深层政府的律师加入团队,无疑是非常明智的一个选择:谁能比一个既熟悉政府各部门运作、又不畏强敌、敢于挑战的前总检察官更能担当此任呢? 事情真相如何,我们很快就应该可以在法庭上看到。

她还把个人的经历写成书《授权撒谎》(Licensed to lie)。这本书的内容绝对令人不寒而栗。它展示了无辜的美国人,甚至是美国的参议员,比如阿拉斯加州的泰德‧史蒂文斯(Ted Stevens),都无法为自己辩护,对抗那些怀有仇怨的检察官。

书中还叙述了像阿瑟‧安德森(Arthur Anderson)会计师事务所这样无辜的公司,是如何被有偏见和不诚实的联邦检察官打垮的。真实而恐怖的法律故事直接被媒体无视,没有出版社愿意出版。鲍威尔自己自费出版,并雇了一家公关公司来宣传此书。

兹米拉克说,鲍威尔不会为自己认为有罪的人工作。他说:“当我看到她代表迈克‧弗林将军时,我确定了一件事:他是无辜的。” 如果她只是把川普当作客户,她不会一次次上各个新闻台,义愤填膺地为他辩护,鲍威尔曾亲眼目睹的滥用权力和歪曲法律的行为,这让她不再仅仅是名律师,而是一名战士。

鲍威尔律师最可贵的是,她完全站在极左势力的对立面,毫不惧怕也决不退缩。最近在宾州的川普律师们受到炸弹与死亡的恐吓后,有些律师迫于压力辞职,而她则大声疾呼:这些罪行应由FBI立即调查并由DOJ(司法部)起诉到联邦调查局。

兹米拉克表示,虽然他本人并没有看到证据表明民主党人利用委内瑞拉的软件帮助窃取选举,没有看到证据证明Dominion投票机在多个州偷取川普的选票,但是“鲍威尔说她有证据,那么就足以让我相信如此”。因为鲍威尔在《授权撒谎》一书中所揭露的人,没有一个敢告她诽谤或者中伤。她写的书让她很容易成为诉讼的目标,但是没有人这么做,因为她的指控绝对是真实的。

鲍威尔昨天接受“胜利电台暨格伦‧贝克秀”(Triumph Radio & Glenn Beck’s show)采访时进一步透露投票机公司Dominion的更多问题。

据悉,西班牙在线投票机公司Scytl位于德国的服务器为Dominion提供美国大选制表服务,美国大选的数据在选举夜被送往德国和西班牙。“我们也有证据表明,有四个外国国家连接该服务器,而这四个国家对美国极其不利。”鲍威尔说,“我们已经挖掘到一起全球性的犯罪阴谋。真是难以置信,我们只是撕破了冰山一角。”

Smartmatic这家委内瑞拉公司近几年来不断变换公司名,改头换面出现在拉美等地区。而以Dominion为名的投票机在加拿大注册,是一家连续5年被列为加拿大发展最快的50家技术公司之一,但比较有意思的是,这个加拿大发展最快的公司却并没有在加拿大做任何生意。加拿大政府负责联邦选举事务的Elections Canada近期证实,他们一直使用纸质选票,从未使用Dominion等投票机或电子制表来计票。

此外,选举中使用的投票机和软件可能跟美国亿万富翁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也有联系。

鲍威尔昨天介绍了Dominion最新的奇怪表现。她说:“Dominion的两个办事处突然关闭、搬迁,一个是他们在多伦多与索罗斯实体共享的办事处,另一个是丹佛;突然之间,他们就关门并迁走了;而他们的员工也开始在职介网站LinkedIn删除他们跟公司的隶属关系,已经有100多个员工这么做了。”

她表示,Dominion那套投票系统存在多种方法改写结果,人坐在数据中心就可以实时查看投票情况,并进行更改、设置选票的算法。而且,统计专家和数据专家在查看像底特律、费城等民主党控制地区的选票变化后,也可以明确告诉大家,在某个时间点发生了那些统计上不可能发生的异常现象。

“我们发现了某地区给拜登增加了38万4,450张选票,而川普只增加了拜登的三分之一;然后20分钟后,一模一样的数字再次出现。”鲍威尔说。

对接下来的工作,鲍威尔表示,律师团队有望从本周开始陆续公开各类文档,并尽快发送给外界。她提及,部分证人不希望透露姓名,因为他们面临讲真话而被恐吓的压力。她说,这些证词可能会先像消防水龙头一样注入,最后则会变成一场海啸。

美国联邦众议员路易·戈默特(Louie Gohmert)上周五(11月14日)告诉Newsmax,Dominion托管选举服务器的西班牙公司Scytl不当托管美国的选举数据,已被美国陆军突袭,其在法兰克福的服务器被没收。Scytl周六(11月14日)早上发出一份声明驳斥说,为Dominion托管选举数据报导是不真实的。

但随后,Scytl的网站出现故障,无法访问。截止美东时间上周六上午10:30,网站仍未修复;到下午2时查询,网站恢复正常。

Scytl周六发出的声明称:

“在线和社交媒体上有发表几篇错误文章,Scytl希望澄清以下内容:

Scytl在美国运营的技术由位于佛罗里达州坦帕市的子公司SOE Software在美国境内托管和管理。
我们没有对美国境内的选票进行制表,统计或计票
我们在美国不提供投票机
我们没有在美国司法管辖区为美国大选提供在线投票服务
我们在法兰克福没有服务器或办事处
美军也没有从Scytl的巴塞罗那,法兰克福或其它地点办事处扣押任何东西
我们跟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无关,从未与他有联系
我们与投票机公司Smartmatic,SGO,Dominion或Indra无关
我们与俄罗斯也无联系。
声明还说,他们在美国大选上提供四种产品和服务,分别是选举夜报告、在线选举人员培训、在线选民教育以及电子选票交付。

声明尤其指出,其提供的选举夜报告用的服务器位于美国境内,它不制表,统计或计算任何选票。

不过,Scytl的声明恢复后立刻遭到网民的质疑。比如:声明称,“我们在法兰克福没有服务器或办事处”;但网民发现,它的网站Scytl.com IP 地址显示就是在德国的法兰克福。

正当大家纷纷在猜测、主流媒体在辟谣的时候,前天鲍威尔新闻发布会上已经证实美国拿到了服务器,“但不知道在好人还是坏人手里”,川普总统也在推特上证实拿到了服务器。
而一位前CIA雇员和前国务院反恐部门员工Larry Johnson则在The Gateway Pundit上撰文“揭露最新深层政府”表示,他已可靠地获悉,一个由USEUCOM(美国欧洲司令部)指挥的部队实际上已经进行了控制电脑服务器的行动。但是跟传闻不同,这些服务器属于CIA,而不是Dominion或Scytl。美国军方拥有这样做的全部权限,因为在欧洲战区中的CIA活动都是使用军事掩护进行的,也就是说,CIA在欧洲成员的身份在欧洲国家(当然包括事发地德国)的眼里是美军成员,美军拿走自己的服务器当然无需通知德国当地政府。

Larry Johnson还表示,收缴行动应当在有美国执法人员在场的情况下进行此类操作,以保全证据,因为只有在执法人员在场的情况下收缴的证据,才能合法作为法庭上的呈堂证据。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意味着该证据将在美国司法部的控制下,并可在法院或其它司法程序中使用

Larry Johnson还说他确认过,这一突击并未事先通知中央情报局(CIA)局长吉娜·哈斯佩尔(Gina Haspel)。基于这个事实,他认为他的判断是正确的:该行动是在德国境内针对CIA设施的一个行动。

此外,他说他也得知联邦调查局FBI局长克里斯托弗·雷(Christopher Wray)也被排除在这项行动之外,因为众所周知,比起CIA局长Haspel,雷更加不遗余力打击川普总统。那这就这意味着美国一些其它执法机构(例如,美国法警、DEA、特勤局等)率先收集了证据。

虽然在德国收缴的可能不是Nominion或Scytl的服务器,然而Nominion的种种举止显示疑点重重。宾州众议院原定于前天(11月19日)晚上召开公听会,邀请被川普律师团队指控的Dominion公司负责人出面说话,这也是给他们一个“自证清白”的机会。

但是,事前答应出席的Dominion的人根本就没有露面。今天上午十点,宾州众议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共和党众议员质问这家公司:“如果他们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为什么他们躲着不见我们?”

宾州众议院州政府事务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众议员格拉夫(Seth Grove)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宾州有130万选民使用了Dominion投票系统,占全宾州选民的19%。他们昨天期待这家投票机器提供商能够走出来,以一种“公开、诚实的对话”来应对他们面对的多项指控。

“我本来对Dominion公司愿意出面解决指控,从而让包括我在内的130万使用他们机器的宾州人放心而印象深刻,以为Dominion愿意公开支持他们的产品,这些产品是宾州纳税人投资了数百万购买的,选民也信任将他们神圣的选票交给他们,那会是非常棒的。我真的认为这个国家的宾州人能够就这个投票系统的有效性得到真实的答案。”

格拉夫说,“不幸的是,昨天Dominion紧张起来,放弃了他们对宾州人民的承诺,拒绝在公开场合提供他们的意见,以及讨论这让130万宾州人民信任的投票系统。”

他接着说,Dominion不选择站在“诚实和诚信的光明中”,反而“退到了黑暗中”。

“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一个提供公用商品的供应商害怕为了大众的利益讨论他们卖给公众的产品?如果Dominion的产品是成功的,像他们应该的那样运行,为什么Dominion不能利用这个机会向公众回顾一下他们的成功?说明我们的投票机器如他们承诺的那样100%的准确是怎么难吗?”

鲍威尔律师负责大选作弊案中的投票机和软件部分,而这些机器的采购、负责使用是由当地州政府官员负责,鉴于她对政府机构和官员腐败的深刻了解和挑战他们的非凡勇气,川普找到了她负责此块。

鉴于鲍威尔一直是个非常严肃、正直、嫉恶如仇、受人信赖的总检察官和律师,根据她目前的谈话,以及她呼吁CIA局长下台,并请求司法部调查FBI和CIA,这其中不无深意。而川普挑选这样一个一直勇于挑战深层政府的律师加入团队,无疑是非常明智的一个选择:谁能比一个既熟悉政府各部门运作、又不畏强敌、敢于挑战的前总检察官更能担当此任呢?

事情真相如何,我们很快就应该可以在法庭上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