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斯紅喜歡金髮碧眼的西洋美人🌹🌹!白宮新聞秘書凱莉·麥肯尼(Kayleigh McEnany)上福克斯新聞,她拿著一沓234頁的文件稱,這裡面全是投票舞弊證言。 “都是真實的人,真實的指控,且有公證人簽字”。 麥肯尼在節目上說,他們已經收集了500份證詞,記錄下1.1萬起不當事件,包括投死人票、一人投多人票、計票員不中立、共和黨被種族騷擾等 “在密歇根州的韋恩縣(Wayne),有人發現一批選票中,有60%的人簽名相同。” ”有35張選票,找不到選民記錄,但它們還是被計算進去了。” “有50張選票在計票器上掃描了多次。” “還有一個女人說,她的兒子已經逝世,但他還是以某種方式‘投了票’。” “我們的投票監督員被種族騷擾,而民主黨在分發如何分散共和黨人注意力的文件。” “還有像賓夕法尼亞這種州,他們直接放棄了簽名驗證!” 麥肯尼說的話不多,但聽上去似乎個個都是猛料。 在今天,川普團隊將這234頁的文件徹底公開,《每日郵報》等媒體對它進行了報導。 如麥肯尼所言,文件裡全是人們的證言,只有文字,沒有視頻、照片以及物證。 每段證言描述目擊者親眼所見的事,他們的名字被記錄其中,還有公證人對證詞進行了認證。 一個叫布雷登·賈科巴齊(Braden Giacobazzi)的男人在大選中擔任共和黨的計票監督員,他在證言中說,看到軍隊的選票大多投給拜登。 “我不清楚具體數字,但我估計至少有80%來自軍隊的選票選擇了拜登。一般來說,軍隊的人都比較保守,所以那天看到軍隊選票都投拜登,感覺很奇怪。” (布雷登·賈科巴齊) 他還說計票廳裡的人根本不是真的“中立”。 “我和很多‘中立’的律師、法律學生進行了友好的交流,談了很多對新聞的看法。很明顯,我遇到的每一個律師和學生在思想上都支持左派。” “他們聲稱自己是中立的,但每次共和黨的工作人員從計票廳裡被撤走時,整個房間的人都會爆發出歡呼和大笑聲。當共和黨人被警方帶走時,這種嘲笑還會變成侮辱。” 另一個叫亞歷山德拉·賽里(Alexandra Seely)的共和黨監督員稱,她在計票廳裡被人罵“偏執狂”,還有人威脅要把她丟出去。 “很多次,我被要求站在屏障後面看,但是民主黨的觀察員可以隨意地在桌旁走來走去。” “我被一個民主黨志願者罵成‘邪教分子’,只因為我支持川普。其他志願者對我也有很多口頭上的侮辱。” 還有人談到監督員被阻礙觀察。 “我看到人們在轉移共和黨的軍方選票。計票員們不讓我和其他觀察員去監督,他們把選票盒圍起來,禁止我們接近。有一個非常憤怒的計票員叫來警察,讓他把我們趕走,但警察告訴他我們什麼都沒做錯。之後,他們還是拒絕我們監督,把手蓋在選票上不讓我們看。” 有人看到點票員操作不當。 “選票號碼和信封上的號碼對不上號。我發現以後,他們既不願意記錄下它們,也不讓我去上報。他們就拿了一卷膠帶把號碼遮住,然後在信封上自己寫了個號碼。我提出異議後,他們對我大喊大叫。” 一個叫杰奎琳·扎普利特尼(Jacqueline Zaplitny)的監督員說,她看到一個計票員明顯不中立,因為他“穿著一件Black Lives Matter的襯衫,看上去令人生畏”。 還有人看到計票器的使用不規範。 “我在選票掃描階段看到的一些問題: 1,如果掃描器發生了故障,那麼整批選票都會被重新放回去,再掃描一遍。 2,所有選票盒都是敞開的,而且沒人看管。 ” “計票廳裡有些電腦能聯網,計票員不讓我們檢查。” “有幾個選票盒上有著黃色標籤貼紙,看上去很像民主黨的標籤。我問了監督員後,他的回答是,’這完全是隨機的,就像我是光頭,你有頭髮一樣吧?’” “有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工作人員接近快被掃描的選票,離開後,這些選票多了兩份複印件。” 這234頁的舞弊證詞

陳斯紅喜歡金髮碧眼的西洋美人🌹🌹

白宮新聞秘書凱莉·麥肯尼(Kayleigh McEnany)上福克斯新聞,她拿著一沓234頁的文件稱,這裡面全是投票舞弊證言。

“都是真實的人,真實的指控,且有公證人簽字”。
麥肯尼在節目上說,他們已經收集了500份證詞,記錄下1.1萬起不當事件,包括投死人票、一人投多人票、計票員不中立、共和黨被種族騷擾等
“在密歇根州的韋恩縣(Wayne),有人發現一批選票中,有60%的人簽名相同。”
”有35張選票,找不到選民記錄,但它們還是被計算進去了。”
“有50張選票在計票器上掃描了多次。”
“還有一個女人說,她的兒子已經逝世,但他還是以某種方式‘投了票’。”
“我們的投票監督員被種族騷擾,而民主黨在分發如何分散共和黨人注意力的文件。”
“還有像賓夕法尼亞這種州,他們直接放棄了簽名驗證!”

麥肯尼說的話不多,但聽上去似乎個個都是猛料。
在今天,川普團隊將這234頁的文件徹底公開,《每日郵報》等媒體對它進行了報導。

如麥肯尼所言,文件裡全是人們的證言,只有文字,沒有視頻、照片以及物證。
每段證言描述目擊者親眼所見的事,他們的名字被記錄其中,還有公證人對證詞進行了認證。

一個叫布雷登·賈科巴齊(Braden Giacobazzi)的男人在大選中擔任共和黨的計票監督員,他在證言中說,看到軍隊的選票大多投給拜登。
“我不清楚具體數字,但我估計至少有80%來自軍隊的選票選擇了拜登。一般來說,軍隊的人都比較保守,所以那天看到軍隊選票都投拜登,感覺很奇怪。”

(布雷登·賈科巴齊)
他還說計票廳裡的人根本不是真的“中立”。
“我和很多‘中立’的律師、法律學生進行了友好的交流,談了很多對新聞的看法。很明顯,我遇到的每一個律師和學生在思想上都支持左派。”
“他們聲稱自己是中立的,但每次共和黨的工作人員從計票廳裡被撤走時,整個房間的人都會爆發出歡呼和大笑聲。當共和黨人被警方帶走時,這種嘲笑還會變成侮辱。”

另一個叫亞歷山德拉·賽里(Alexandra Seely)的共和黨監督員稱,她在計票廳裡被人罵“偏執狂”,還有人威脅要把她丟出去。
“很多次,我被要求站在屏障後面看,但是民主黨的觀察員可以隨意地在桌旁走來走去。”
“我被一個民主黨志願者罵成‘邪教分子’,只因為我支持川普。其他志願者對我也有很多口頭上的侮辱。”

還有人談到監督員被阻礙觀察。
“我看到人們在轉移共和黨的軍方選票。計票員們不讓我和其他觀察員去監督,他們把選票盒圍起來,禁止我們接近。有一個非常憤怒的計票員叫來警察,讓他把我們趕走,但警察告訴他我們什麼都沒做錯。之後,他們還是拒絕我們監督,把手蓋在選票上不讓我們看。”

有人看到點票員操作不當。
“選票號碼和信封上的號碼對不上號。我發現以後,他們既不願意記錄下它們,也不讓我去上報。他們就拿了一卷膠帶把號碼遮住,然後在信封上自己寫了個號碼。我提出異議後,他們對我大喊大叫。”

一個叫杰奎琳·扎普利特尼(Jacqueline Zaplitny)的監督員說,她看到一個計票員明顯不中立,因為他“穿著一件Black Lives Matter的襯衫,看上去令人生畏”。

還有人看到計票器的使用不規範。
“我在選票掃描階段看到的一些問題:
1,如果掃描器發生了故障,那麼整批選票都會被重新放回去,再掃描一遍。
2,所有選票盒都是敞開的,而且沒人看管。 ”

“計票廳裡有些電腦能聯網,計票員不讓我們檢查。”
“有幾個選票盒上有著黃色標籤貼紙,看上去很像民主黨的標籤。我問了監督員後,他的回答是,’這完全是隨機的,就像我是光頭,你有頭髮一樣吧?’”
“有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工作人員接近快被掃描的選票,離開後,這些選票多了兩份複印件。”

這234頁的舞弊證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