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这些资料可以看出,并不是只有一种之前被密歇根共和党主席踢爆的Dominion软件用来把川普的选票改成拜登的名字,至少有三种或以上的软件在全国被用来篡改选票,尤其是在战场州。而在那些深蓝或深红州,为了不让人起疑,则很少或者几乎没有改动。 林伍德大状的另一个推特则表示:”犯罪分子在实施选举欺诈的同时进行了大量的掩饰痕迹的工作,欺诈越大,掩饰的痕迹越重。2020大选的欺诈是巨大的,因为川普赢得了压倒性的胜利,犯罪分子匆忙在晚上的中段时间作弊了足够的选票。他们被抓住了。”然后他链接了白宫前新闻秘书萨拉·哈克比的推文,推文显示: 在战场州乔治亚州,只投给川普而没有投其他任何候选人或议案的选票有818张,而只投给拜登的则有95,801;该州总共投给总统候选人及至少其他另外一项的票数是:川普 2,456,915张票, 而同样状况投给拜登的则是 2,376,081张票,川普比拜登多出80,834票 由于大选除了选举总统,还会选本地的州议员、官员、联邦参、众议员,所以一般来说,如果一个人做了努力去投票,他通常至少会投一项或多项其它候选人或议案,完全只投总统一个人的情况相当罕见。这就是为什么如此众多的只投总统一个名字的选票有作弊嫌疑的原因。

从这些资料可以看出,并不是只有一种之前被密歇根共和党主席踢爆的Dominion软件用来把川普的选票改成拜登的名字,至少有三种或以上的软件在全国被用来篡改选票,尤其是在战场州。而在那些深蓝或深红州,为了不让人起疑,则很少或者几乎没有改动。

林伍德大状的另一个推特则表示:”犯罪分子在实施选举欺诈的同时进行了大量的掩饰痕迹的工作,欺诈越大,掩饰的痕迹越重。2020大选的欺诈是巨大的,因为川普赢得了压倒性的胜利,犯罪分子匆忙在晚上的中段时间作弊了足够的选票。他们被抓住了。”然后他链接了白宫前新闻秘书萨拉·哈克比的推文,推文显示:

在战场州乔治亚州,只投给川普而没有投其他任何候选人或议案的选票有818张,而只投给拜登的则有95,801;该州总共投给总统候选人及至少其他另外一项的票数是:川普 2,456,915张票, 而同样状况投给拜登的则是 2,376,081张票,川普比拜登多出80,834票

由于大选除了选举总统,还会选本地的州议员、官员、联邦参、众议员,所以一般来说,如果一个人做了努力去投票,他通常至少会投一项或多项其它候选人或议案,完全只投总统一个人的情况相当罕见。这就是为什么如此众多的只投总统一个名字的选票有作弊嫌疑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