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利堅合眾國總統 唐納德 川普团队顶尖律师林伍德发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推特:”更多的真相。铁证如山。很快有人会进监狱。很多的人。” 这个推特有个附件,里边详细登记了了拜登团队在各州利用计票系统从川普那里偷取了多少张选票转给拜登。我们可以看一下。 从这些资料可以看出,并不是只有一种之前被密歇根共和党主席踢爆的Dominion软件用来把川普的选票改成拜登的名字,至少有三种或以上的软件在全国被用来篡改选票,尤其是在战场州。而在那些深蓝或深红州,为了不让人起疑,则很少或者几乎没有改动。 林伍德大状的另一个推特则表示:”犯罪分子在实施选举欺诈的同时进行了大量的掩饰痕迹的工作,欺诈越大,掩饰的痕迹越重。2020大选的欺诈是巨大的,因为川普赢得了压倒性的胜利,犯罪分子匆忙在晚上的中段时间作弊了足够的选票。他们被抓住了。”然后他链接了白宫前新闻秘书萨拉·哈克比的推文,推文显示: 在战场州乔治亚州,只投给川普而没有投其他任何候选人或议案的选票有818张,而只投给拜登的则有95,801;该州总共投给总统候选人及至少其他另外一项的票数是:川普 2,456,915张票, 而同样状况投给拜登的则是 2,376,081张票,川普比拜登多出80,834票 由于大选除了选举总统,还会选本地的州议员、官员、联邦参、众议员,所以一般来说,如果一个人做了努力去投票,他通常至少会投一项或多项其它候选人或议案,完全只投总统一个人的情况相当罕见。这就是为什么如此众多的只投总统一个名字的选票有作弊嫌疑的原因。 另外,软件作弊也得到了科学家的证实。11月10日,美籍印度裔科学家、马赛诸塞州参议员候选人、麻省理工大学博士Shiva博士在他的个人YouTube频道直播了他的数据分析过程,获得二十多万人次在线观看。 Shiva博士和他的团队采用密西根州的选票结果作为数据来源。密西根州有八十多个县,Shiva博士的团队分析了四个最大的县,其中Oakland、Macomb、Kent这三个县的选票结果呈现出非正常的散点分布,有明显的软件修改痕迹。并且对共和党支持率越高的选区,被软件篡改的比例越高。 在发布了他们对计票软件作弊的分析结果后,Shvia昨天(11日)向川普总统和拜登发出公开挑战: 总统先生@realDonaldTrump &Biden先生@JoeBiden 我们在密歇根州的分析表明,计算机很可能用算法转移了69,000张票。我们愿意与您的代表一起对我们的结果进行严格且透明的审查。你们对此开放吗? 随即推特给它这个推文贴上了红色标签:“该关于大选作弊的声明是有争议的。” Shiva博士团队的分析结果表明,至少6.9万支持川普的选票被Dominion软件修改成支持拜登,即川普的选票被削减6.9万,同时拜登的选票被软件额外增加6.9万。这相当于川普原有的领先票数(margin)被软件砍掉了13.8万票。 选民最多的Oakland县有3万选票被篡改,包括提前投票的2万选票和选举日当日投票的1万票。另外,Macomb县有大约1.6万选票被软件篡改,包括提前投票的1.4万和选举日当日投票的2000选票。此外,Kent县也有2.25万选票被篡改。 更加令人震惊的是,被植入篡改算法的计票软件并非只是Dominion这一款软件,而是在各种普遍使用的计票软件当中普遍存在。这种把候选人A的选票计算给候选人B的算法早在2001年就已经被开发运用,计票软件的早期产品Diebold就有这样的算法设计。 以下所有的图,横坐标X轴代表支持共和党的选民比例,纵坐标Y轴代表支持川普的选票与支持共和党选票的差值。下图中蓝色小方块代表某个选区(precinct),该选区支持共和党候选人的比例是60%,即X坐标为60%。该选区支持川普连任的选票比例为65%,那么川普得票率与共和党得票率的差值为5%,即Y坐标为5%(如下图) 在正常情况下,支持某一党派的选民往往投票给该党派的总统候选人,因此川普的得票率应该与共和党的支持率比较接近。那么两者的差值(Y坐标)应该靠近0%,即所有选区的投票结果在坐标系中应该大致分布在一条水平线的附近(如下图)。如果川普的得票率略高于其他共和党候选人,那么两者的差值(Y坐标)应该靠近一个正百分数,如5%。 下图是密西根州最大的县Oakland县所有选区的得票率分布图。这些数据来自提前投票的选票。 可以看出,上面分布图的左半部分基本符合统计规律。这意味着共和党支持率低的选区并没有明显被软件修改的痕迹。而且川普得票率比共和党议员得票率平均高出7%左右,这也符合我们的长期观察,即川普支持率高于共和党的党派和本党议员。 然而,分布图的右半侧却整体呈现下滑趋势,说明共和党支持率越高的选区,支持川普的选票被修改的痕迹越明显,且被修改的票数越多。 例如,图中右下角的蓝色方块代表的选区,选民对共和党议员支持率高达65%左右,而川普的得票率却比其他共和党议员候选人低25%左右。 如果这只是偶尔的个别情况,或许能说得通。可是统计结果显示,在共和党支持率超过20%的选区,几乎完全是按照一致的规律发生了数据偏移。可以看到当中蓝色方块代表的选区非常统一地分布在红色虚线附近。只有被篡改的数据才会出现如此“完美”的直线性排列。 这段分布图可以理解为,只要共和党支持率超过20%,软件的算法就开始自动减少川普的得票。导致川普的支持率迅速变成低于共和党支持率。 而且共和党支持率越高,川普支持率被篡改越多。并且呈现直线型下滑。例如共和党支持率65%的深红选区,川普的支持率却只有40%,比共和党支持率低25%。共和党支持率越高的选区,这个差值被修改得更大。 Oakland县早期和大选日当天投票结果分析,显示的是相同的曲线分布,Macomb县也是如此。 曾有人辩解称,共和党的很多支持者已经厌倦了川普,所以很多人支持共和党议员候选人,但不支持川普做总统。如果这种情况属实,那么数据结果应该零散分布在0%水平线以下(如下图),而不应该是现在呈现出来的斜率向下的分布。 有意思的是,数据分析结果表明,计票软件似乎并没有对底特律市所在的深蓝选区Wayne县的选票做手脚,该地多数选民支持民主党。从下图可以看出,多数选区(蓝色方块)分布在坐标系的偏左侧,即Wayne县的多数选区对共和党候选人总体支持率在10%以下。而川普的支持率超过了其他共和党人10%左右。例如共和党人支持率为5%的选区当中,川普平均得到了15%的支持率。 这也说明了即使在深蓝县,川普的支持率也高出其他共和党人得到的支持率,从而侧面应证了上述Oakland县、Macomb县的怪异现象并不是由于对川普个人支持率不好而造成的。如果深蓝县对川普的支持率都高过对其他共和党人的支持,我们有什么理由相信“川普县”对川普的投票呈现如此诡异的下滑呢? Shiva博士的结论是,现在的计票过程还有很多漏洞和不足之处。计票软件应该是开源软件,所有代码都应该公开透明。而且处理选票的读卡机应该保存选票图片的文件,而不是读卡之后马上销毁。事实上销毁选票图像是违反联邦法律的。 如果各州把读卡机获得的选票图像整体上传到互联网上(隐去姓名等个人信息),计票过程就能够接受公众监督,各高校学术机构的统计学者也能亲自验证。 除了面对大规模的选举欺诈,川普团队还面对空前的媒体打压。除了脸书、推特等社交媒体的持续删除和给保守派言论贴标签以外,主流媒体最后一个倾向保守派的媒体福克斯新闻也似乎出现了倒戈。 据美国《国会山报》9日报道,美国白宫发言人凯莉·麦克纳尼在当天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指责民主党人“欢迎”欺诈和非法投票。麦克纳尼表示,她是以个人身份发表讲话的。一开始她宣布,选举“还没有结束”,共和党人“刚刚开始获得准确、诚实的选票计数过程”。她接着指责民主党反对选民身份证法来核实签名和其他身份标志,并阻止观察员查看计票情况。 为此,福克斯新闻频道中断了对新闻发布会的直播,并且之后没再恢复。福克斯新闻主持人尼尔·卡武托在直播中表示,“她(指麦克纳尼)指控对方(指民主党)欢迎欺诈和非法投票。除非她有更多的细节来支撑她的观点,否则我不愿意继续让你们看这个发布会。”此时电视台已经掐断了这场在华盛顿特区举行的新闻发布会。 如此掐断一个白宫发言人的重要发言实属罕见,这一举动标志着福克斯新闻频道的一个显著转变。其实,这个转变在大选日当天就被很多川普支持者发现:福克斯在亚利桑那州还有差不多60万张选票没有数完的情况下,提早宣布拜登拿下该州,而美联社紧随其后,而包括CNN在内的大部分电视台则相当谨慎,即使在两天后还没有宣布这一预测。 而且当晚,计票开始不到一个钟头,福克斯新闻马上宣布预测民主党将拿下众议院控制权并扩大他们的席位,这也让很多它的大部分是保守派、也是川普支持者的忠实观众非常失望,但是到今天为止的统计结果证明,事实并非如此,虽然民主党仍然很大可能拿下众议院的控制权,但实际上共和党扩展了他们在众议院的地盘,拿下了更多的席位。 媒体一直在宣称的蓝潮(blue wave,民主党为蓝色)并没有到来,而很多自由派媒体则在大选后惊呼:不仅没有蓝潮,反而是一一个很强大的红潮(red wave,共和党为红色)。这证明主流媒体和民调机构的彻底失败。福克斯新闻日中收视率也大跌(想想投票给川普的7300万美国人,加上为数不少的一些独立选民),周末日中收视率更惨。川普今天也发推嘲讽它:”2016年大选和2020年大选最大的不同是福克斯新闻!” 面对来自更多来自媒体和对手的打压,川普团队也在奋起还击,因为川普总统坚信:他代表的是美国人民,代表的是正义。到目前的计票为止(小部分计票还没有完全结束),他是美国有史以来赢得最多选票的在位总统。

美國總統 唐納德 川普团队顶尖律师林伍德发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推特:”更多的真相。铁证如山。很快有人会进监狱。很多的人。”

这个推特有个附件,里边详细登记了了拜登团队在各州利用计票系统从川普那里偷取了多少张选票转给拜登。我们可以看一下。

从这些资料可以看出,并不是只有一种之前被密歇根共和党主席踢爆的Dominion软件用来把川普的选票改成拜登的名字,至少有三种或以上的软件在全国被用来篡改选票,尤其是在战场州。而在那些深蓝或深红州,为了不让人起疑,则很少或者几乎没有改动。

林伍德大状的另一个推特则表示:”犯罪分子在实施选举欺诈的同时进行了大量的掩饰痕迹的工作,欺诈越大,掩饰的痕迹越重。2020大选的欺诈是巨大的,因为川普赢得了压倒性的胜利,犯罪分子匆忙在晚上的中段时间作弊了足够的选票。他们被抓住了。”然后他链接了白宫前新闻秘书萨拉·哈克比的推文,推文显示:

在战场州乔治亚州,只投给川普而没有投其他任何候选人或议案的选票有818张,而只投给拜登的则有95,801;该州总共投给总统候选人及至少其他另外一项的票数是:川普 2,456,915张票, 而同样状况投给拜登的则是 2,376,081张票,川普比拜登多出80,834票

由于大选除了选举总统,还会选本地的州议员、官员、联邦参、众议员,所以一般来说,如果一个人做了努力去投票,他通常至少会投一项或多项其它候选人或议案,完全只投总统一个人的情况相当罕见。这就是为什么如此众多的只投总统一个名字的选票有作弊嫌疑的原因。

另外,软件作弊也得到了科学家的证实。11月10日,美籍印度裔科学家、马赛诸塞州参议员候选人、麻省理工大学博士Shiva博士在他的个人YouTube频道直播了他的数据分析过程,获得二十多万人次在线观看。

Shiva博士和他的团队采用密西根州的选票结果作为数据来源。密西根州有八十多个县,Shiva博士的团队分析了四个最大的县,其中Oakland、Macomb、Kent这三个县的选票结果呈现出非正常的散点分布,有明显的软件修改痕迹。并且对共和党支持率越高的选区,被软件篡改的比例越高。

在发布了他们对计票软件作弊的分析结果后,Shvia昨天(11日)向川普总统和拜登发出公开挑战:
总统先生@realDonaldTrump
&Biden先生@JoeBiden
我们在密歇根州的分析表明,计算机很可能用算法转移了69,000张票。我们愿意与您的代表一起对我们的结果进行严格且透明的审查。你们对此开放吗?

随即推特给它这个推文贴上了红色标签:“该关于大选作弊的声明是有争议的。”

Shiva博士团队的分析结果表明,至少6.9万支持川普的选票被Dominion软件修改成支持拜登,即川普的选票被削减6.9万,同时拜登的选票被软件额外增加6.9万。这相当于川普原有的领先票数(margin)被软件砍掉了13.8万票。

选民最多的Oakland县有3万选票被篡改,包括提前投票的2万选票和选举日当日投票的1万票。另外,Macomb县有大约1.6万选票被软件篡改,包括提前投票的1.4万和选举日当日投票的2000选票。此外,Kent县也有2.25万选票被篡改。

更加令人震惊的是,被植入篡改算法的计票软件并非只是Dominion这一款软件,而是在各种普遍使用的计票软件当中普遍存在。这种把候选人A的选票计算给候选人B的算法早在2001年就已经被开发运用,计票软件的早期产品Diebold就有这样的算法设计。

以下所有的图,横坐标X轴代表支持共和党的选民比例,纵坐标Y轴代表支持川普的选票与支持共和党选票的差值。下图中蓝色小方块代表某个选区(precinct),该选区支持共和党候选人的比例是60%,即X坐标为60%。该选区支持川普连任的选票比例为65%,那么川普得票率与共和党得票率的差值为5%,即Y坐标为5%(如下图)

在正常情况下,支持某一党派的选民往往投票给该党派的总统候选人,因此川普的得票率应该与共和党的支持率比较接近。那么两者的差值(Y坐标)应该靠近0%,即所有选区的投票结果在坐标系中应该大致分布在一条水平线的附近(如下图)。如果川普的得票率略高于其他共和党候选人,那么两者的差值(Y坐标)应该靠近一个正百分数,如5%。

下图是密西根州最大的县Oakland县所有选区的得票率分布图。这些数据来自提前投票的选票。

可以看出,上面分布图的左半部分基本符合统计规律。这意味着共和党支持率低的选区并没有明显被软件修改的痕迹。而且川普得票率比共和党议员得票率平均高出7%左右,这也符合我们的长期观察,即川普支持率高于共和党的党派和本党议员。

然而,分布图的右半侧却整体呈现下滑趋势,说明共和党支持率越高的选区,支持川普的选票被修改的痕迹越明显,且被修改的票数越多。
例如,图中右下角的蓝色方块代表的选区,选民对共和党议员支持率高达65%左右,而川普的得票率却比其他共和党议员候选人低25%左右。

如果这只是偶尔的个别情况,或许能说得通。可是统计结果显示,在共和党支持率超过20%的选区,几乎完全是按照一致的规律发生了数据偏移。可以看到当中蓝色方块代表的选区非常统一地分布在红色虚线附近。只有被篡改的数据才会出现如此“完美”的直线性排列。

这段分布图可以理解为,只要共和党支持率超过20%,软件的算法就开始自动减少川普的得票。导致川普的支持率迅速变成低于共和党支持率。

而且共和党支持率越高,川普支持率被篡改越多。并且呈现直线型下滑。例如共和党支持率65%的深红选区,川普的支持率却只有40%,比共和党支持率低25%。共和党支持率越高的选区,这个差值被修改得更大。

Oakland县早期和大选日当天投票结果分析,显示的是相同的曲线分布,Macomb县也是如此。

曾有人辩解称,共和党的很多支持者已经厌倦了川普,所以很多人支持共和党议员候选人,但不支持川普做总统。如果这种情况属实,那么数据结果应该零散分布在0%水平线以下(如下图),而不应该是现在呈现出来的斜率向下的分布。

有意思的是,数据分析结果表明,计票软件似乎并没有对底特律市所在的深蓝选区Wayne县的选票做手脚,该地多数选民支持民主党。从下图可以看出,多数选区(蓝色方块)分布在坐标系的偏左侧,即Wayne县的多数选区对共和党候选人总体支持率在10%以下。而川普的支持率超过了其他共和党人10%左右。例如共和党人支持率为5%的选区当中,川普平均得到了15%的支持率。

这也说明了即使在深蓝县,川普的支持率也高出其他共和党人得到的支持率,从而侧面应证了上述Oakland县、Macomb县的怪异现象并不是由于对川普个人支持率不好而造成的。如果深蓝县对川普的支持率都高过对其他共和党人的支持,我们有什么理由相信“川普县”对川普的投票呈现如此诡异的下滑呢?

Shiva博士的结论是,现在的计票过程还有很多漏洞和不足之处。计票软件应该是开源软件,所有代码都应该公开透明。而且处理选票的读卡机应该保存选票图片的文件,而不是读卡之后马上销毁。事实上销毁选票图像是违反联邦法律的。

如果各州把读卡机获得的选票图像整体上传到互联网上(隐去姓名等个人信息),计票过程就能够接受公众监督,各高校学术机构的统计学者也能亲自验证。

除了面对大规模的选举欺诈,川普团队还面对空前的媒体打压。除了脸书、推特等社交媒体的持续删除和给保守派言论贴标签以外,主流媒体最后一个倾向保守派的媒体福克斯新闻也似乎出现了倒戈。

据美国《国会山报》9日报道,美国白宫发言人凯莉·麦克纳尼在当天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指责民主党人“欢迎”欺诈和非法投票。麦克纳尼表示,她是以个人身份发表讲话的。一开始她宣布,选举“还没有结束”,共和党人“刚刚开始获得准确、诚实的选票计数过程”。她接着指责民主党反对选民身份证法来核实签名和其他身份标志,并阻止观察员查看计票情况。

为此,福克斯新闻频道中断了对新闻发布会的直播,并且之后没再恢复。福克斯新闻主持人尼尔·卡武托在直播中表示,“她(指麦克纳尼)指控对方(指民主党)欢迎欺诈和非法投票。除非她有更多的细节来支撑她的观点,否则我不愿意继续让你们看这个发布会。”此时电视台已经掐断了这场在华盛顿特区举行的新闻发布会。

如此掐断一个白宫发言人的重要发言实属罕见,这一举动标志着福克斯新闻频道的一个显著转变。其实,这个转变在大选日当天就被很多川普支持者发现:福克斯在亚利桑那州还有差不多60万张选票没有数完的情况下,提早宣布拜登拿下该州,而美联社紧随其后,而包括CNN在内的大部分电视台则相当谨慎,即使在两天后还没有宣布这一预测。

而且当晚,计票开始不到一个钟头,福克斯新闻马上宣布预测民主党将拿下众议院控制权并扩大他们的席位,这也让很多它的大部分是保守派、也是川普支持者的忠实观众非常失望,但是到今天为止的统计结果证明,事实并非如此,虽然民主党仍然很大可能拿下众议院的控制权,但实际上共和党扩展了他们在众议院的地盘,拿下了更多的席位。

媒体一直在宣称的蓝潮(blue wave,民主党为蓝色)并没有到来,而很多自由派媒体则在大选后惊呼:不仅没有蓝潮,反而是一一个很强大的红潮(red wave,共和党为红色)。这证明主流媒体和民调机构的彻底失败。福克斯新闻日中收视率也大跌(想想投票给川普的7300万美国人,加上为数不少的一些独立选民),周末日中收视率更惨。川普今天也发推嘲讽它:”2016年大选和2020年大选最大的不同是福克斯新闻!”
面对来自更多来自媒体和对手的打压,川普团队也在奋起还击,因为川普总统坚信:他代表的是美国人民,代表的是正义。到目前的计票为止(小部分计票还没有完全结束),他是美国有史以来赢得最多选票的在位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