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美国大选:逾千名证人愿作证揭穿大选舞弊,特朗普私人律师表示有太多的证据 特朗普团队正在展开一系列法律行动,在多州至少提出10起针对大选舞弊的诉讼。特朗普私人律师、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11月9日透露,目前已有超过1000名证人愿意站出来揭发此次大选过程中的舞弊行为。 美国总统大选计票尚在进行中,拜登宣布胜选。特朗普团队自11月9日起,在宾州、密歇根州、亚利桑那州等多个摇摆州提出至少10起相关诉讼。 同日,朱利安尼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说,有超过1000名证人可以证明选举舞弊,密歇根州有大约200名证人,内华达州有大约200人。 根据法律规定,在法庭作证的证人将签署宣誓书,这是一份书面的事实陈述,作为法庭的合法证据。证人必须宣誓并在宣誓书上签名,发誓所述的事实都真实准确。 朱利安尼透露,证人们愿意在法庭上作证,许多人已经完成宣誓书的签署,这显示调查选举舞弊案并不缺乏证据。他说,“在多个州,至少有100人被命令将邮寄选票接收日期修改提前。我们在某一个案例中有70名证人作证。” 朱利安尼8日表示,强有力证据证明,涉及这次选举不法的州可能多达10个:在这次选举中被买通了,也就是选举结果是基于一系列的虚假选票而来。 他透露,“我不是唯一的调查人,我们有许许多多律师参与其中,正在急速调查。” 朱利安尼说,特朗普在宾州、密歇根州、内华达、康州、佐治亚州、亚利桑那州都获得非常多的选票。但这些州都发生了同样情况:包括完全不被允许监督计票、逾期的无效票被记入、死人投票给拜登,投给特朗普没被记入。这些都是造假的事实证据。 “我们有太多的证据……在宾州费城,我们有45万张邮寄选票没有了原始信封,信封被扔掉了。没有信封我们永远也不知道这些选票是否有效,这些选票完全可以由同一个人填写。”朱利安尼说。 他继续说,“在密歇根我们发现了同样的情况……这个票数之大足以改变选举结果,那45万张我们没能监督的邮寄选票,他们实际上已偷偷统计了这些票数,偷着计票只能是一个原因:这些选票是他们用来弥补落后选票的。” 朱利安尼强调,“这不是巧合,因为8个民主党州都发生了这种情况,这说明这种行为来自统一的命令。我们没有机会监督,本来是要求双方共同监督计票,为什么他们不让我们监督呢?” 他揭露说,是因为在这3天内,他们炮制了70万张选票去弥补落后的选票……这些选票中有人根本没有投票,或者投票了却没有被注册,把这些都加起来,大约有80-90万张票都应算作是无效票。 特朗普团队的高级法律顾问、知名律师珍妮·埃利斯(Jenna Ellis)本周也发推表示,目前特朗普团队在宾州提交的诉讼涉及几个主要领域: 包括超过68万张邮寄选票计票未经共和党监票员审核;根据证人宣誓书,民主党郡县存在无视邮寄选票立法等不正当行为,这涉及超过260万张选票; 民主党占优的几个郡违反《选举法》规定;宾州官员在选民未曾提出要求的情况下,向选民邮寄了第二份邮寄选票;民主党在宾州占优的几个郡在11月3日投票前都曾建议选民选择暂定投票或用替换选票,以及其他关键问题。 埃利斯表示,因为这些问题,宾州的计票结果已经受到不可挽回的损害,特朗普团队要求法院下令否决该州的开票结果。

美国大选:逾千名证人愿作证揭穿大选舞弊,特朗普私人律师表示有太多的证据

特朗普团队正在展开一系列法律行动,在多州至少提出10起针对大选舞弊的诉讼。特朗普私人律师、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11月9日透露,目前已有超过1000名证人愿意站出来揭发此次大选过程中的舞弊行为。

美国总统大选计票尚在进行中,拜登宣布胜选。特朗普团队自11月9日起,在宾州、密歇根州、亚利桑那州等多个摇摆州提出至少10起相关诉讼。

同日,朱利安尼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说,有超过1000名证人可以证明选举舞弊,密歇根州有大约200名证人,内华达州有大约200人。

根据法律规定,在法庭作证的证人将签署宣誓书,这是一份书面的事实陈述,作为法庭的合法证据。证人必须宣誓并在宣誓书上签名,发誓所述的事实都真实准确。

朱利安尼透露,证人们愿意在法庭上作证,许多人已经完成宣誓书的签署,这显示调查选举舞弊案并不缺乏证据。他说,“在多个州,至少有100人被命令将邮寄选票接收日期修改提前。我们在某一个案例中有70名证人作证。”

朱利安尼8日表示,强有力证据证明,涉及这次选举不法的州可能多达10个:在这次选举中被买通了,也就是选举结果是基于一系列的虚假选票而来。

他透露,“我不是唯一的调查人,我们有许许多多律师参与其中,正在急速调查。”

朱利安尼说,特朗普在宾州、密歇根州、内华达、康州、佐治亚州、亚利桑那州都获得非常多的选票。但这些州都发生了同样情况:包括完全不被允许监督计票、逾期的无效票被记入、死人投票给拜登,投给特朗普没被记入。这些都是造假的事实证据。

“我们有太多的证据……在宾州费城,我们有45万张邮寄选票没有了原始信封,信封被扔掉了。没有信封我们永远也不知道这些选票是否有效,这些选票完全可以由同一个人填写。”朱利安尼说。

他继续说,“在密歇根我们发现了同样的情况……这个票数之大足以改变选举结果,那45万张我们没能监督的邮寄选票,他们实际上已偷偷统计了这些票数,偷着计票只能是一个原因:这些选票是他们用来弥补落后选票的。”

朱利安尼强调,“这不是巧合,因为8个民主党州都发生了这种情况,这说明这种行为来自统一的命令。我们没有机会监督,本来是要求双方共同监督计票,为什么他们不让我们监督呢?”

他揭露说,是因为在这3天内,他们炮制了70万张选票去弥补落后的选票……这些选票中有人根本没有投票,或者投票了却没有被注册,把这些都加起来,大约有80-90万张票都应算作是无效票。

特朗普团队的高级法律顾问、知名律师珍妮·埃利斯(Jenna Ellis)本周也发推表示,目前特朗普团队在宾州提交的诉讼涉及几个主要领域:

包括超过68万张邮寄选票计票未经共和党监票员审核;根据证人宣誓书,民主党郡县存在无视邮寄选票立法等不正当行为,这涉及超过260万张选票;

民主党占优的几个郡违反《选举法》规定;宾州官员在选民未曾提出要求的情况下,向选民邮寄了第二份邮寄选票;民主党在宾州占优的几个郡在11月3日投票前都曾建议选民选择暂定投票或用替换选票,以及其他关键问题。

埃利斯表示,因为这些问题,宾州的计票结果已经受到不可挽回的损害,特朗普团队要求法院下令否决该州的开票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