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伍德律师正式加入川普竞选团队 林伍德(Lin Wood)大律师,全名是Lucian Lincoln Wood, 是在北卡罗来纳州因为以维护个人名誉权利著名的律师。他最著名的官司就是替那位被抹黑的17岁高中生尼克.山德曼 (Nick Sandmann) 诉讼CNN和华盛顿邮报诽谤罪获得高赔款庭外和解。他现在又接下了替威斯康星州肯洛沙暴乱中,自卫击毙两名匪徒少年英雄凯尔.里顿豪斯(Kyle Rittenhouse)的辩护案。 林伍德的推特账号头像 林伍德律师加入川普团队讲话(视频内容) 维农.琼斯(Vernon Jones): 我非常高兴能够欢迎进入我们的阵营,这一位可以说是我国法律界最顶尖的精英律师。如果你觉得我是瞎掰的话,你问问CNN,问问那些靠抹黑他人,摧毁他人生命为业的人就知道。我们带进我们阵营的是一位斗士,他是为乔治亚人争战,为我们的总统而争战,我们一起欢迎林伍德。 林伍德律师: 周二晚上我正在看大选点票的报道。自从我1972年第一次投票之后,我一直都是很关心政治的人。这次我看到的就如我预期的一样,我看到的是川普总统领先越来越多,接近碾压性大胜。然后,所有的主要电视台,包括福克斯新闻,不约而同地开始是他们惯用套路,就是向美国人民撒谎。他们把川普总统的得胜说成是谎言,把拜登已经遭到的败绩谎称为得胜。他们先停止了计票,然后等我们每个人第二天起来的时候,都惊讶的说昨晚发生什么事了? 当川普总统邀请我在乔治亚洲,也许也要在其他的州帮助他的时候,我说同意。当前州长普度,还有琼斯,还有共和党委员会请我帮忙,我的回答跟尼克.山德曼请我帮忙的时候一样,也是同意。当凯尔.里顿豪斯请我帮忙的时候,我也是同样的回答。因为有一股乌云压在这个国家的天空。如果我们不能够搞清那天晚上所发生事情的真相,拨乱反正,头上这片乌云就会变得越来越黑,酿成一场暴风雨,我们会失去我们一切的自由。我们现在必须反击。在过去的几个月或者更长的时间,他们已经让宪政危机这个词被滥用得失去了意义。什么是宪政危机?我们现在面临的就是宪政危机。我正在说的就是我们面临的宪政危机。如果我们不能够查出真相拨乱反正,我们就会失去宪法所保障的自由。 我也在为其他的客户关注这方面。我在美国做律师已经43年,但从没有想象过我们在这国家言论会被封闭。如果你的言论自由被剥夺,他们接下来要剥夺什么权利?如果你去教会的权利被剥夺,他们接下来要剥夺什么权利?他们拿去了你第一修正案权利之后,他们就来拿你第二修正案的权利。然后他们就会拿走你合法程序的权利。然后因为你的言论与统治精英阶层的相左,他们会把你关到监狱,你甚至都没有陪审团的审判。你所有的宪法保障的权利都没有了,这是宪法危机。 我们查清那天晚上发生什么事情。这是真相与谎言的对峙。前州长普度所说的千真万确,每一张合法投出的选票都要算数,但是不合法的票不能算。不合法的就是不合法。让我们查明真相,他们把共和党的监票员送回家之后在那里还点票的三个钟头,到底干了些什么?一定发生了一些事情,这些事情绝非偶然。有被常理的事情最好的解释就是,这些是作伪的事,至少肯定不是真相。我们需要真相。这是为什么我们常常要举手宣誓说,我宣誓要说出真相,全部真相,无伪真相,上帝帮助我。我们这国是在上帝护佑之下建立的国家,绝对不要忘记。 今年很多邮寄投票。可能巧合地由于今年的新冠疫情?没有什么是巧合发生的事情。最有可能发生舞弊,或者直接说就是舞弊,是在什么地方呢,就是邮寄投票。如果你不觉得这是有预谋的事情的话,把这称为疫(预)情是我的想到的名词之一,如果你不觉得这是有预谋的事情,那很可能你就要习惯在哈里斯政府下过没有自由的生活。实际上,她也不会真正说了算,真正说了算的是那些富有的全球主义者,很多并不住在美国,他们很多时候跟外国的势力有关。现在我们需要说出真相,全部真相,并且面对真相。我们的国家现在面临着攻击,一场革命正在酝酿,他们想要进来拿走你的自由,拿走你的权利,废除我们的宪法。不要让他们得逞。 11月4日凌晨2am,川普与彭斯的讲话 川普总统为人民而战,这是为什么人民拥戴他。那天晚上,看了总统的发言,他肯定已经非常疲惫,因为在前面几天他马不停蹄地在各地拉力常常到凌晨2:00am,他那时候看起来与他平常的状态大不一样。当他说话的时候,你看得出来,他其实心里面非常挣扎。因为他看到这些人对人民所行的。你可以对总统有各种的评论,但是我可以实在告诉你,他之所以想当总统是为了这个国家的人民。 我很高兴在这里看到前州长普渡和琼斯。但我需要看到参议员格莱姆,需要看到前州长尼基黑妮,我需要看到他们更多的共和党人在这里挺身而出,站在总统的旁边,因为在过去的四年里面我看到总统在为人民争战,常常是独自一人孤军作战,与民主党作战与共和党作战,对抗朝鲜,对抗伊朗,俄罗斯。现在该是我们来为总统争战的时候了。 我们要查出到底有没有人双重投票。一共有160万张的邮寄投票,这是创记录的,我们要查出到底有没有双重投票。虽然在乔治亚州投了邮寄票,又在其他的州也登记去投票。有没有这样的双重投票,三重投票,我们要查清楚。有这样的传说,在底特律100岁以上的人投票人数创了记录。我不想一些预判调查的结果到底会怎么样,但是肯定就会调查出结果。每人都希望大选日第二天早上醒来,能够知道我们的下一任总统是谁。我们都不希望要等很长的时间,还要弄清楚那些没有完全打穿的孔洞到底是什么意思?在这个漫长,非常消耗精力的竞选之后,人们不希望还要多等很多天都弄不清楚谁是总统,而在我们今天面临的世界,知道谁是总统是非常重要的。 但我要告诉你们,我们下一步要做什么,我们必须等待。必须有耐心。因为如果我们所做的程序不正确,没有使用足够的耐心把它做对,那么我们面临的情况就很糟糕,只能求上帝帮助我们了。谢谢你们,也谢谢川普总统先生邀请,我可以来参与一起奋起抗争。(讲话结束) 林伍德昨天的推特:我们的国家笼罩在一片阴云之中。我们需要真相。我们需要阳光。否则我们将面临一场风暴。 #为川普而战 #为美国而战 #为自由而战。 林伍德今天的推特:今晚是个不错的夜晚,我们要记住 “十个童女的寓言”(圣经里)。 “那时,天国好比十个童女拿着灯出去迎接新郎。其中有五个是愚拙的,五个是聪明的。”‭马太福音‬ ‭25:1-2‬。 今晚要非常聪明。 抗争是唯一的途径 以下是亚利桑那州众议员安迪.比格斯(Andy Biggs)在 Townhall 杂志上的撰文。明确呼吁共和党人不能够在这个时候有任何妥协政策。这可能是在目前已经发言的现任共和党人中最有力度的发言。 比格斯:左派的猛兽,民主党的毒蛇已在地上肆意横行。每一个暴政都需要有叛徒的支持。很不幸的是在共和党里面有这样的绥靖主义者。左派里面的那些有用的傻瓜已经被内部斗争吞噬掉了下一个吞噬对象就是绥靖主义者。 当国家在我们眼皮底下被偷走的时候还鼓吹川普支持者应该大度地服输的那帮人否认这些毒蛇猛兽所带来的残害,最终会把我们的自由耗尽,使人们陷入枷锁。 南希.佩罗西还没从在两年前升任众议院议长后的一系列向左急转弯缓过劲来,吃人鱼四人帮(国会议员)已经迫不及待地发动新攻势了。佩罗西为了得到议长席位与四人帮达成了魔鬼协议。所有控制不住他们帮凶的专权者,最后都会被他们的爪牙吞噬。大选的权力还没真正到位,这帮极端左派已经开始对她施压。 四人帮从左到右:麻州的非裔普斯莉(Ayanna.Pressley)、明尼苏达州的索马利亚裔奥玛尔(Ilhan.Omar)、纽约州的波多黎各裔欧凯秀.柯提兹(AlexandriaOcasio-Cortez-AOC)、密西根州的巴勒斯坦裔特莱布(Rashida.Tlaib) 因为这些极端左派坚定地致力于摧毁我们的经济,推行左派一个又一个的危险思想,他们所期待的上至总统下至各级议会的横扫美国的蓝色海啸并没有实现。 那些在大选中侥幸没有落败的民主党议员,如果敢出言不逊把这次议会选举中的落魄表现归咎于他们极左党纲领,就会视为异类,并且被民主党现在的实际领袖AOC直接威胁。 共和党内的投降派,就是所谓的林肯项目几个恨恶自由的分子,得到了国会里面看不到美国面临悬崖危险的几个议员的支持。现在张伯伦们没有从历史中学到任何功课,就是独裁者一旦不受抑制,他们就会继续吞噬他们路上的一切,包括过去的盟友。在这时隔岸观火或者企图坐享渔利,都只是推迟被吞噬的时间,就如丘吉尔所说的那样,一个绥靖者不断养肥独裁猛兽,只是希望被吞噬得晚一些。 你不相信这些左派的疯子会秋后算账吗?看AOC所背书的这个川普追责项目,其目的就是”要让所有曾经拿川普的工资来削弱美国的那些人都必须为他们所做的负责”。 这些是那些独裁者的所作所为,就如北韩的金正恩,委内瑞拉的马德洛,还有那些控制他们没有自由的人民的手段。历史上的暴君列宁和斯大林也用同样的手段。 左派如AOC,还有他们媒体里面的走狗,公开宣称要把总统逮捕驱逐出白宫。基思.欧伯曼(Keith Olbermann,最激进左媒电视人物,曾是MSNBC里面主评论员) 对右派仇恨到一个程度,会幻想能够把像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福克斯保守派主持人)这样公开表示支持川普或者揭露左派行为的人都逮捕起来。左派媒体和民主党继续使用疯子来发泄他们对所有与他们意见相反的人的仇恨。 … 我们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奋战,保卫我们的国家。当左派使用如此诡计偷窃总统的位置,我们不能对此视而不见。我们必须有信心,我们必须有希望,我们必须有勇气去奋战。 如果这个抗争需要和平抗议,我们就必须带着平静和坚定的尊严走到街头,表示出有思想的右派与那盲目的左派的区别。 如果需要诉讼,我们就必须给那些律师们提供足够的资源和支持,让他们打赢官司。 当然还需要与美国人民的沟通,每天沟通,用所有的方式沟通。如果那些主流媒体要封你的口,就绕过他们进行沟通。 我们必须敦促那些州的议员,当他们看见左派的篡改选举过程偷窃结果的证据时,把选举人的位置确认给支持川普的选举人。 我们必须用我们的美国精神和信念压倒左派。我们为着自由联合发出的声音必须淹没企图摧毁自由的疯狂左派的尖叫。(结束) 10点解释在提出选民舞弊指控前不需要 “有确凿的证据” 2020大选中所出现的不正常现象带来舞弊的指控,但我们常常听到记者或其他人宣称,”你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就不能够指控什么”来扰乱这个争论。 这种说法是不正确的,我有下面10点回答。 提出指控是常有的事,正是因为这些指控才导致调查,有些调查找到确凿证据,有些没有。 证据不会自己送上门来敲门让你来接受。 舞弊或者做其他罪恶的人,通常会想方设法隐藏他们的罪行。 某些证据是只有当指控者能被授权去取证才可以挖掘到的。 手头上暂没有确证不证明没有犯罪。 提出问题并因此进行调查是合理而且重要的。 武断地宣称被提出的问题为“无理”只会更加怀疑。 造成严重后果的舞弊不需要是大规模舞弊。 那些直接宣称没有舞弊的人是在做没有证据的声明。 其中如果调查后发现没有证据支持指控,就不会提出法律的起诉,指控的问题就得到回答。 过去不久,记者曾经去发掘第一手资料作为证据,而不是对提出指控的人说,你要把证据给我。 2020大选中,至少数以千计的选票有错误,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 以过去四年所发生的一切事件作为背景,正常的思维应该怀疑并且质问是否有居心不良分子继续在竭力做不利于川普总统的事情。 深入细致的调查会找出任何一方所进行的不当行为。 双方为每一张合法投出的选票据理力争并没有错。 让这个程序完全进行,而不是抹黑那些提出问题的人,这样才能在撕裂时刻恢复全民对大选最终结果信心的行为。 参考:https://sharylattkisson.com/2020/11/10-points-addressing-why-you-dont-have-to-have-hard-evidence-before-making-voter-fraud-allegations/

林伍德律师正式加入川普竞选团队
林伍德(Lin Wood)大律师,全名是Lucian Lincoln Wood, 是在北卡罗来纳州因为以维护个人名誉权利著名的律师。他最著名的官司就是替那位被抹黑的17岁高中生尼克.山德曼 (Nick Sandmann) 诉讼CNN和华盛顿邮报诽谤罪获得高赔款庭外和解。他现在又接下了替威斯康星州肯洛沙暴乱中,自卫击毙两名匪徒少年英雄凯尔.里顿豪斯(Kyle Rittenhouse)的辩护案。

林伍德的推特账号头像

林伍德律师加入川普团队讲话(视频内容)
维农.琼斯(Vernon Jones):
我非常高兴能够欢迎进入我们的阵营,这一位可以说是我国法律界最顶尖的精英律师。如果你觉得我是瞎掰的话,你问问CNN,问问那些靠抹黑他人,摧毁他人生命为业的人就知道。我们带进我们阵营的是一位斗士,他是为乔治亚人争战,为我们的总统而争战,我们一起欢迎林伍德。

林伍德律师:
周二晚上我正在看大选点票的报道。自从我1972年第一次投票之后,我一直都是很关心政治的人。这次我看到的就如我预期的一样,我看到的是川普总统领先越来越多,接近碾压性大胜。然后,所有的主要电视台,包括福克斯新闻,不约而同地开始是他们惯用套路,就是向美国人民撒谎。他们把川普总统的得胜说成是谎言,把拜登已经遭到的败绩谎称为得胜。他们先停止了计票,然后等我们每个人第二天起来的时候,都惊讶的说昨晚发生什么事了? 当川普总统邀请我在乔治亚洲,也许也要在其他的州帮助他的时候,我说同意。当前州长普度,还有琼斯,还有共和党委员会请我帮忙,我的回答跟尼克.山德曼请我帮忙的时候一样,也是同意。当凯尔.里顿豪斯请我帮忙的时候,我也是同样的回答。因为有一股乌云压在这个国家的天空。如果我们不能够搞清那天晚上所发生事情的真相,拨乱反正,头上这片乌云就会变得越来越黑,酿成一场暴风雨,我们会失去我们一切的自由。我们现在必须反击。在过去的几个月或者更长的时间,他们已经让宪政危机这个词被滥用得失去了意义。什么是宪政危机?我们现在面临的就是宪政危机。我正在说的就是我们面临的宪政危机。如果我们不能够查出真相拨乱反正,我们就会失去宪法所保障的自由。

我也在为其他的客户关注这方面。我在美国做律师已经43年,但从没有想象过我们在这国家言论会被封闭。如果你的言论自由被剥夺,他们接下来要剥夺什么权利?如果你去教会的权利被剥夺,他们接下来要剥夺什么权利?他们拿去了你第一修正案权利之后,他们就来拿你第二修正案的权利。然后他们就会拿走你合法程序的权利。然后因为你的言论与统治精英阶层的相左,他们会把你关到监狱,你甚至都没有陪审团的审判。你所有的宪法保障的权利都没有了,这是宪法危机。

我们查清那天晚上发生什么事情。这是真相与谎言的对峙。前州长普度所说的千真万确,每一张合法投出的选票都要算数,但是不合法的票不能算。不合法的就是不合法。让我们查明真相,他们把共和党的监票员送回家之后在那里还点票的三个钟头,到底干了些什么?一定发生了一些事情,这些事情绝非偶然。有被常理的事情最好的解释就是,这些是作伪的事,至少肯定不是真相。我们需要真相。这是为什么我们常常要举手宣誓说,我宣誓要说出真相,全部真相,无伪真相,上帝帮助我。我们这国是在上帝护佑之下建立的国家,绝对不要忘记。

今年很多邮寄投票。可能巧合地由于今年的新冠疫情?没有什么是巧合发生的事情。最有可能发生舞弊,或者直接说就是舞弊,是在什么地方呢,就是邮寄投票。如果你不觉得这是有预谋的事情的话,把这称为疫(预)情是我的想到的名词之一,如果你不觉得这是有预谋的事情,那很可能你就要习惯在哈里斯政府下过没有自由的生活。实际上,她也不会真正说了算,真正说了算的是那些富有的全球主义者,很多并不住在美国,他们很多时候跟外国的势力有关。现在我们需要说出真相,全部真相,并且面对真相。我们的国家现在面临着攻击,一场革命正在酝酿,他们想要进来拿走你的自由,拿走你的权利,废除我们的宪法。不要让他们得逞。

11月4日凌晨2am,川普与彭斯的讲话
川普总统为人民而战,这是为什么人民拥戴他。那天晚上,看了总统的发言,他肯定已经非常疲惫,因为在前面几天他马不停蹄地在各地拉力常常到凌晨2:00am,他那时候看起来与他平常的状态大不一样。当他说话的时候,你看得出来,他其实心里面非常挣扎。因为他看到这些人对人民所行的。你可以对总统有各种的评论,但是我可以实在告诉你,他之所以想当总统是为了这个国家的人民。

我很高兴在这里看到前州长普渡和琼斯。但我需要看到参议员格莱姆,需要看到前州长尼基黑妮,我需要看到他们更多的共和党人在这里挺身而出,站在总统的旁边,因为在过去的四年里面我看到总统在为人民争战,常常是独自一人孤军作战,与民主党作战与共和党作战,对抗朝鲜,对抗伊朗,俄罗斯。现在该是我们来为总统争战的时候了。

我们要查出到底有没有人双重投票。一共有160万张的邮寄投票,这是创记录的,我们要查出到底有没有双重投票。虽然在乔治亚州投了邮寄票,又在其他的州也登记去投票。有没有这样的双重投票,三重投票,我们要查清楚。有这样的传说,在底特律100岁以上的人投票人数创了记录。我不想一些预判调查的结果到底会怎么样,但是肯定就会调查出结果。每人都希望大选日第二天早上醒来,能够知道我们的下一任总统是谁。我们都不希望要等很长的时间,还要弄清楚那些没有完全打穿的孔洞到底是什么意思?在这个漫长,非常消耗精力的竞选之后,人们不希望还要多等很多天都弄不清楚谁是总统,而在我们今天面临的世界,知道谁是总统是非常重要的。

但我要告诉你们,我们下一步要做什么,我们必须等待。必须有耐心。因为如果我们所做的程序不正确,没有使用足够的耐心把它做对,那么我们面临的情况就很糟糕,只能求上帝帮助我们了。谢谢你们,也谢谢川普总统先生邀请,我可以来参与一起奋起抗争。(讲话结束)

林伍德昨天的推特:我们的国家笼罩在一片阴云之中。我们需要真相。我们需要阳光。否则我们将面临一场风暴。
#为川普而战 #为美国而战 #为自由而战。

林伍德今天的推特:今晚是个不错的夜晚,我们要记住 “十个童女的寓言”(圣经里)。
“那时,天国好比十个童女拿着灯出去迎接新郎。其中有五个是愚拙的,五个是聪明的。”‭马太福音‬ ‭25:1-2‬。
今晚要非常聪明。

抗争是唯一的途径
以下是亚利桑那州众议员安迪.比格斯(Andy Biggs)在 Townhall 杂志上的撰文。明确呼吁共和党人不能够在这个时候有任何妥协政策。这可能是在目前已经发言的现任共和党人中最有力度的发言。

比格斯:左派的猛兽,民主党的毒蛇已在地上肆意横行。每一个暴政都需要有叛徒的支持。很不幸的是在共和党里面有这样的绥靖主义者。左派里面的那些有用的傻瓜已经被内部斗争吞噬掉了下一个吞噬对象就是绥靖主义者。

当国家在我们眼皮底下被偷走的时候还鼓吹川普支持者应该大度地服输的那帮人否认这些毒蛇猛兽所带来的残害,最终会把我们的自由耗尽,使人们陷入枷锁。

南希.佩罗西还没从在两年前升任众议院议长后的一系列向左急转弯缓过劲来,吃人鱼四人帮(国会议员)已经迫不及待地发动新攻势了。佩罗西为了得到议长席位与四人帮达成了魔鬼协议。所有控制不住他们帮凶的专权者,最后都会被他们的爪牙吞噬。大选的权力还没真正到位,这帮极端左派已经开始对她施压。

四人帮从左到右:麻州的非裔普斯莉(Ayanna.Pressley)、明尼苏达州的索马利亚裔奥玛尔(Ilhan.Omar)、纽约州的波多黎各裔欧凯秀.柯提兹(AlexandriaOcasio-Cortez-AOC)、密西根州的巴勒斯坦裔特莱布(Rashida.Tlaib)

因为这些极端左派坚定地致力于摧毁我们的经济,推行左派一个又一个的危险思想,他们所期待的上至总统下至各级议会的横扫美国的蓝色海啸并没有实现。

那些在大选中侥幸没有落败的民主党议员,如果敢出言不逊把这次议会选举中的落魄表现归咎于他们极左党纲领,就会视为异类,并且被民主党现在的实际领袖AOC直接威胁。

共和党内的投降派,就是所谓的林肯项目几个恨恶自由的分子,得到了国会里面看不到美国面临悬崖危险的几个议员的支持。现在张伯伦们没有从历史中学到任何功课,就是独裁者一旦不受抑制,他们就会继续吞噬他们路上的一切,包括过去的盟友。在这时隔岸观火或者企图坐享渔利,都只是推迟被吞噬的时间,就如丘吉尔所说的那样,一个绥靖者不断养肥独裁猛兽,只是希望被吞噬得晚一些。

你不相信这些左派的疯子会秋后算账吗?看AOC所背书的这个川普追责项目,其目的就是”要让所有曾经拿川普的工资来削弱美国的那些人都必须为他们所做的负责”。

这些是那些独裁者的所作所为,就如北韩的金正恩,委内瑞拉的马德洛,还有那些控制他们没有自由的人民的手段。历史上的暴君列宁和斯大林也用同样的手段。

左派如AOC,还有他们媒体里面的走狗,公开宣称要把总统逮捕驱逐出白宫。基思.欧伯曼(Keith Olbermann,最激进左媒电视人物,曾是MSNBC里面主评论员) 对右派仇恨到一个程度,会幻想能够把像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福克斯保守派主持人)这样公开表示支持川普或者揭露左派行为的人都逮捕起来。左派媒体和民主党继续使用疯子来发泄他们对所有与他们意见相反的人的仇恨。

我们现在唯一的选择就是奋战,保卫我们的国家。当左派使用如此诡计偷窃总统的位置,我们不能对此视而不见。我们必须有信心,我们必须有希望,我们必须有勇气去奋战。

如果这个抗争需要和平抗议,我们就必须带着平静和坚定的尊严走到街头,表示出有思想的右派与那盲目的左派的区别。

如果需要诉讼,我们就必须给那些律师们提供足够的资源和支持,让他们打赢官司。

当然还需要与美国人民的沟通,每天沟通,用所有的方式沟通。如果那些主流媒体要封你的口,就绕过他们进行沟通。

我们必须敦促那些州的议员,当他们看见左派的篡改选举过程偷窃结果的证据时,把选举人的位置确认给支持川普的选举人。

我们必须用我们的美国精神和信念压倒左派。我们为着自由联合发出的声音必须淹没企图摧毁自由的疯狂左派的尖叫。(结束)

10点解释在提出选民舞弊指控前不需要 “有确凿的证据”
2020大选中所出现的不正常现象带来舞弊的指控,但我们常常听到记者或其他人宣称,”你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就不能够指控什么”来扰乱这个争论。
这种说法是不正确的,我有下面10点回答。

提出指控是常有的事,正是因为这些指控才导致调查,有些调查找到确凿证据,有些没有。
证据不会自己送上门来敲门让你来接受。
舞弊或者做其他罪恶的人,通常会想方设法隐藏他们的罪行。
某些证据是只有当指控者能被授权去取证才可以挖掘到的。
手头上暂没有确证不证明没有犯罪。
提出问题并因此进行调查是合理而且重要的。
武断地宣称被提出的问题为“无理”只会更加怀疑。
造成严重后果的舞弊不需要是大规模舞弊。
那些直接宣称没有舞弊的人是在做没有证据的声明。
其中如果调查后发现没有证据支持指控,就不会提出法律的起诉,指控的问题就得到回答。

过去不久,记者曾经去发掘第一手资料作为证据,而不是对提出指控的人说,你要把证据给我。

2020大选中,至少数以千计的选票有错误,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

以过去四年所发生的一切事件作为背景,正常的思维应该怀疑并且质问是否有居心不良分子继续在竭力做不利于川普总统的事情。

深入细致的调查会找出任何一方所进行的不当行为。

双方为每一张合法投出的选票据理力争并没有错。
让这个程序完全进行,而不是抹黑那些提出问题的人,这样才能在撕裂时刻恢复全民对大选最终结果信心的行为。

参考:https://sharylattkisson.com/2020/11/10-points-addressing-why-you-dont-have-to-have-hard-evidence-before-making-voter-fraud-allega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