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斯紅 坐落於華盛頓特區的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樓與美國國會大廈只有一街之隔,1932年最高法院大樓奠基之時,正值“大蕭條”時期。時任首席大法官查爾斯·埃文斯·休斯(Charles Evans Hughes,還曾擔任過紐約州州長和美國國務卿)說:“最高法院象徵著共和國長存的信仰。” 3年後,這座富麗堂皇的新古典主義的大理石“神殿”正式落成,結束了最高法院在美國建國後160年裡“居無定所”的寒酸歷史。現任首席大法官約翰·羅伯茨比休斯更不吝惜對自己辦公的這幢房子的溢美:“這座建築是正義之神的廟宇。” 說起來,促成最高法院大樓最終建成的,是威廉·霍華德·塔夫脫(William Howard Taft),美國第27任總統,卸任9年之後被任命為美國第10任首席大法官。塔夫脫在總統任上時就一再敦促國會批准最高法院建設屬於自己的獨立辦公樓,積20年努力始成。他那麼熱心最高法院大樓的建設,根本原因在於他覺得當上大法官才是自己“一生中最大的榮譽”,而美國總統的職務則讓缺乏政治敏感性的他興味索然、鬱鬱寡歡。 確實如羅伯茨所言,長久以來,最高法院被美國人看作“世俗中的聖地”。儘管一些人偶爾也會暗自嘀咕:裁決一個民主國家的法律、政策是否合法的“終極權力”,為何應當掌握在區區9個並非由民主選舉產生的披著像牧師般黑袍的人手中? 但美國國父們早在製憲時就已經這樣定義過了:大法官們是完全獨立的。 250年來,最高法院踐行了這種獨立。 谷歌翻譯 🍀陳斯紅🍀 🍀陈斯红🍀: 坐落于华盛顿特区的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楼与美国国会大厦只有一街之隔,1932年最高法院大楼奠基之时,正值“大萧条”时期。时任首席大法官查尔斯·埃文斯·休斯(Charles Evans Hughes,还曾担任过纽约州州长和美国国务卿)说:“最高法院象征着共和国长存的信仰。” 3年后,这座富丽堂皇的新古典主义的大理石“神殿”正式落成,结束了最高法院在美国建国后160年里“居无定所”的寒酸历史。现任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比休斯更不吝惜对自己办公的这幢房子的溢美:“这座建筑是正义之神的庙宇。” 说起来,促成最高法院大楼最终建成的,是威廉·霍华德·塔夫脱(William Howard Taft),美国第27任总统,卸任9年之后被任命为美国第10任首席大法官。塔夫脱在总统任上时就一再敦促国会批准最高法院建设属于自己的独立办公楼,积20年努力始成。他那么热心最高法院大楼的建设,根本原因在于他觉得当上大法官才是自己“一生中最大的荣誉”,而美国总统的职务则让缺乏政治敏感性的他兴味索然、郁郁寡欢。 确实如罗伯茨所言,长久以来,最高法院被美国人看作“世俗中的圣地”。尽管一些人偶尔也会暗自嘀咕:裁决一个民主国家的法律、政策是否合法的“终极权力”,为何应当掌握在区区9个并非由民主选举产生的披着像牧师般黑袍的人手中? 但美国国父们早在制宪时就已经这样定义过了:大法官们是完全独立的。250年来,最高法院践行了这种独立。

🍀陈斯红🍀

陳斯紅

坐落於華盛頓特區的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樓與美國國會大廈只有一街之隔,1932年最高法院大樓奠基之時,正值“大蕭條”時期。時任首席大法官查爾斯·埃文斯·休斯(Charles Evans Hughes,還曾擔任過紐約州州長和美國國務卿)說:“最高法院象徵著共和國長存的信仰。”
3年後,這座富麗堂皇的新古典主義的大理石“神殿”正式落成,結束了最高法院在美國建國後160年裡“居無定所”的寒酸歷史。現任首席大法官約翰·羅伯茨比休斯更不吝惜對自己辦公的這幢房子的溢美:“這座建築是正義之神的廟宇。”
說起來,促成最高法院大樓最終建成的,是威廉·霍華德·塔夫脫(William Howard Taft),美國第27任總統,卸任9年之後被任命為美國第10任首席大法官。塔夫脫在總統任上時就一再敦促國會批准最高法院建設屬於自己的獨立辦公樓,積20年努力始成。他那麼熱心最高法院大樓的建設,根本原因在於他覺得當上大法官才是自己“一生中最大的榮譽”,而美國總統的職務則讓缺乏政治敏感性的他興味索然、鬱鬱寡歡。
確實如羅伯茨所言,長久以來,最高法院被美國人看作“世俗中的聖地”。儘管一些人偶爾也會暗自嘀咕:裁決一個民主國家的法律、政策是否合法的“終極權力”,為何應當掌握在區區9個並非由民主選舉產生的披著像牧師般黑袍的人手中?
但美國國父們早在製憲時就已經這樣定義過了:大法官們是完全獨立的。 250年來,最高法院踐行了這種獨立。

谷歌翻譯

🍀陳斯紅🍀

坐落于华盛顿特区的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大楼与美国国会大厦只有一街之隔,1932年最高法院大楼奠基之时,正值“大萧条”时期。时任首席大法官查尔斯·埃文斯·休斯(Charles Evans Hughes,还曾担任过纽约州州长和美国国务卿)说:“最高法院象征着共和国长存的信仰。”
3年后,这座富丽堂皇的新古典主义的大理石“神殿”正式落成,结束了最高法院在美国建国后160年里“居无定所”的寒酸历史。现任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比休斯更不吝惜对自己办公的这幢房子的溢美:“这座建筑是正义之神的庙宇。”
说起来,促成最高法院大楼最终建成的,是威廉·霍华德·塔夫脱(William Howard Taft),美国第27任总统,卸任9年之后被任命为美国第10任首席大法官。塔夫脱在总统任上时就一再敦促国会批准最高法院建设属于自己的独立办公楼,积20年努力始成。他那么热心最高法院大楼的建设,根本原因在于他觉得当上大法官才是自己“一生中最大的荣誉”,而美国总统的职务则让缺乏政治敏感性的他兴味索然、郁郁寡欢。
确实如罗伯茨所言,长久以来,最高法院被美国人看作“世俗中的圣地”。尽管一些人偶尔也会暗自嘀咕:裁决一个民主国家的法律、政策是否合法的“终极权力”,为何应当掌握在区区9个并非由民主选举产生的披着像牧师般黑袍的人手中?
但美国国父们早在制宪时就已经这样定义过了:大法官们是完全独立的。250年来,最高法院践行了这种独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