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小蘭女士提到了她作為六個女兒的老大,秉承華人文化中的為家庭爭光的理念,一直努力奮鬥,希望能讓父母為她驕傲,也讓華人社區為她驕傲。這也是她最初的動力。她分享說,隨著美國越來越多元化,我們越來越有比以往更好的機會,向美國主流社會介紹我們華裔文化中的優秀元素。 趙女士八歲來到美國, 19歲成為美國公民,她剛來的時候不懂英語,跟她口音非常重的爸爸學英語,開始也有口音,碰到過困難。但是她說,美國是一個充滿機會的國家,我們就要堅持不懈。她的家庭來到美國,在教會裡委身,也得到許多的幫助。趙爸爸把得到的財富不留給子女,都悄悄的捐給教會和慈善機構,因為他認為財富是上帝的祝福,希望將榮耀歸給上帝。在趙小蘭的母親朱木蘭女士過世後,她的父親為了紀念她的母親,也為了向美國社會彰顯華裔移民有能力也有意願回饋美國社會,才開始把捐贈公開。 (作者註:趙小蘭的父親在她母親過世後,給哈佛大學捐贈了$40,000,000)

趙小蘭女士提到了她作為六個女兒的老大,秉承華人文化中的為家庭爭光的理念,一直努力奮鬥,希望能讓父母為她驕傲,也讓華人社區為她驕傲。這也是她最初的動力。她分享說,隨著美國越來越多元化,我們越來越有比以往更好的機會,向美國主流社會介紹我們華裔文化中的優秀元素。

趙女士八歲來到美國, 19歲成為美國公民,她剛來的時候不懂英語,跟她口音非常重的爸爸學英語,開始也有口音,碰到過困難。但是她說,美國是一個充滿機會的國家,我們就要堅持不懈。她的家庭來到美國,在教會裡委身,也得到許多的幫助。趙爸爸把得到的財富不留給子女,都悄悄的捐給教會和慈善機構,因為他認為財富是上帝的祝福,希望將榮耀歸給上帝。在趙小蘭的母親朱木蘭女士過世後,她的父親為了紀念她的母親,也為了向美國社會彰顯華裔移民有能力也有意願回饋美國社會,才開始把捐贈公開。
(作者註:趙小蘭的父親在她母親過世後,給哈佛大學捐贈了$4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