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10月20日《華爾街日報》打破沉默,發出重磅社論呼籲拜登對醜聞表態後,10月22日再發評論文章,稱如醜聞屬實,拜登應立即退選,並批評美國主流媒體至今不願跟進這則驚天醜聞。 下面是《華爾街日報》社論版助理編輯James Freeman觀點文章《現在事關拜登,而非亨特》的譯文。 此時此刻,許多人仍被困在矽谷的鐵幕後。然而,由於亞歷山大.漢密爾頓(Alexander Hamilton)於1801年創立的地下出版物(指《紐約郵報》),有關拜登家族企業的消息繼續傳開。與《華爾街日報》擁有共同所有權的《紐約郵報》的最新報導是由資深專欄作家邁克爾.古德溫(Michael Goodwin)撰寫。他報導了拜登(Biden)商業夥伴的一份聲明,他說喬.拜登(Joe Biden)參與了向國外等兜售影響力的家族生意。 古德溫報導了拜登(Biden)商業夥伴波布爾斯基(Tony Bobulinski)的聲明。聲明似乎證實,與拜登之前否認的相反,他實際參與了兒子亨特的業務,這不是未來的總統應該涉足的。 《郵政》發表的波布爾斯基聲明部分內容如下: “我是Sinohawk Holdings的CEO,該公司是外國資深背景商人和拜登家族合作經營的。我是被詹姆斯.吉利爾和亨特.拜登請進公司擔任CEO的。2017年5月13日廣受關注的郵件中提到的“大人物”,其實是指喬拜登。該郵件中提到的另一個“JB”是喬的弟弟吉姆.拜登。 亨特.拜登稱他的父親為“大人物”或“我的主席”,並經常提到在我們討論的各種潛在交易中要求他簽字或提供建議。我看到副總統拜登說,他從來沒有和亨特談過他的生意。我親眼看到這不是真的,因為這不僅僅是亨特的生意,他們說他們把拜登家族的名聲和遺產放在了第一位。 我意識到合作方並不真正關注健康的財務投資回報率。他們將此視為一種政治或影響力投資。 拜登家族積極利用拜登家族的名字,從外國實體賺取數百萬美元。 如果喬.拜登確實接受包括國外實體在內為施加影響力的資金,那麼他應該立即退出總統大選。但是,新聞界一直對追踪這個故事不感興趣。直到今天(10月22日),《新聞周刊》的Jason Lemon做出了努力,他寫道: 《新聞周刊》向拜登總統競選活動和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的律師徵詢了他們的意見,但截至發稿時,他們都沒有回應。 媒體近期針對拜登家族的醜聞一直保持噤聲。國家公共廣播電台NPR的公共編輯在每週的新聞通訊中提到了此事。凱利.麥克布賴德(Kelly McBride)回答了聽眾Carolyn Abbott 的問題: Abbott問:請解釋為什麼NPR上週沒有報導拜登父子的故事,以及喬以前否認自己知道亨特在歐洲的業務聯繫? 然後,麥克布賴德女士用了一段話來貶低《郵報》,並傾向於其報導的電郵不合法: 您在NPR上沒有看到什麼《郵報》報導的內容,是因為這些斷言並不多。 NPR新聞總編輯塞繆爾(Terence Samuel)告訴我,“我們不想在不是真正的故事上浪費時間,我們也不想在僅僅為分散注意力的故事上浪費聽眾和讀者的時間。坦率地說,我們認為這是政治驅動的事件,我們決定採取這種方式對待它。”

繼10月20日《華爾街日報》打破沉默,發出重磅社論呼籲拜登對醜聞表態後,10月22日再發評論文章,稱如醜聞屬實,拜登應立即退選,並批評美國主流媒體至今不願跟進這則驚天醜聞。
下面是《華爾街日報》社論版助理編輯James Freeman觀點文章《現在事關拜登,而非亨特》的譯文。
此時此刻,許多人仍被困在矽谷的鐵幕後。然而,由於亞歷山大.漢密爾頓(Alexander Hamilton)於1801年創立的地下出版物(指《紐約郵報》),有關拜登家族企業的消息繼續傳開。與《華爾街日報》擁有共同所有權的《紐約郵報》的最新報導是由資深專欄作家邁克爾.古德溫(Michael Goodwin)撰寫。他報導了拜登(Biden)商業夥伴的一份聲明,他說喬.拜登(Joe Biden)參與了向國外等兜售影響力的家族生意。
古德溫報導了拜登(Biden)商業夥伴波布爾斯基(Tony Bobulinski)的聲明。聲明似乎證實,與拜登之前否認的相反,他實際參與了兒子亨特的業務,這不是未來的總統應該涉足的。 《郵政》發表的波布爾斯基聲明部分內容如下:
“我是Sinohawk Holdings的CEO,該公司是外國資深背景商人和拜登家族合作經營的。我是被詹姆斯.吉利爾和亨特.拜登請進公司擔任CEO的。2017年5月13日廣受關注的郵件中提到的“大人物”,其實是指喬拜登。該郵件中提到的另一個“JB”是喬的弟弟吉姆.拜登。
亨特.拜登稱他的父親為“大人物”或“我的主席”,並經常提到在我們討論的各種潛在交易中要求他簽字或提供建議。我看到副總統拜登說,他從來沒有和亨特談過他的生意。我親眼看到這不是真的,因為這不僅僅是亨特的生意,他們說他們把拜登家族的名聲和遺產放在了第一位。
我意識到合作方並不真正關注健康的財務投資回報率。他們將此視為一種政治或影響力投資。
拜登家族積極利用拜登家族的名字,從外國實體賺取數百萬美元。
如果喬.拜登確實接受包括國外實體在內為施加影響力的資金,那麼他應該立即退出總統大選。但是,新聞界一直對追踪這個故事不感興趣。直到今天(10月22日),《新聞周刊》的Jason Lemon做出了努力,他寫道:
《新聞周刊》向拜登總統競選活動和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的律師徵詢了他們的意見,但截至發稿時,他們都沒有回應。
媒體近期針對拜登家族的醜聞一直保持噤聲。國家公共廣播電台NPR的公共編輯在每週的新聞通訊中提到了此事。凱利.麥克布賴德(Kelly McBride)回答了聽眾Carolyn Abbott 的問題:
Abbott問:請解釋為什麼NPR上週沒有報導拜登父子的故事,以及喬以前否認自己知道亨特在歐洲的業務聯繫?
然後,麥克布賴德女士用了一段話來貶低《郵報》,並傾向於其報導的電郵不合法:
您在NPR上沒有看到什麼《郵報》報導的內容,是因為這些斷言並不多。 NPR新聞總編輯塞繆爾(Terence Samuel)告訴我,“我們不想在不是真正的故事上浪費時間,我們也不想在僅僅為分散注意力的故事上浪費聽眾和讀者的時間。坦率地說,我們認為這是政治驅動的事件,我們決定採取這種方式對待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