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日,拜登迎來一個重大的壞消息: 美國媒體報導,拜登的兒子亨特的電話短信被曝光,顯示他撮合父親與外國能源公司高管會談。 拜登一直堅持說自己沒有參與過兒子的商業活動,這一短信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否定了拜登的說法—— 但是這一短信證據的時間是2017年5月,當時拜登早已結束副總統任期。 福克斯新聞獲得的短信顯示,拜登和亨特與一家外國能源公司組建的合資企業的首席執行官,討論2017年5月與拜登的一次會面。這位前副總統曾聲稱他沒有談論過兒子的業務往來,但短信可能證明了這一表態至少不完全正確。 福克斯新聞獲得了美國海軍退役中尉托尼·博布林斯基和一家外國企業前首席執行官的短信。博布林斯基說,該企業是外國企業和拜登兩位家人的合作夥伴。 這些信息似乎表明,他們舉行了一次會議,不過尚不清楚這次會議的實質內容。它們與據稱屬於前副總統之子亨特·拜登的筆記本電腦或硬槃無關。 “請讓我知道我們是否會和你的叔叔和爸爸共進早晚餐,還有文件翻譯,你想要簡單的外語還是傳統的?”2017年5月2日,博布林斯基給亨特·拜登發短信。 亨特·拜登回答說:“還不確定晚餐是什麼,對外國的法律專家來說什麼最常見?” “外國的法律文件可以兩者兼而有之,我會讓它變成傳統的,”博布林斯基說。 亨特回答說:“爸爸11點才回來,我和吉姆10點在他住的比佛利希爾頓酒店見。” 隨後,博布林斯基在2017年5月2日給喬·拜登的弟弟吉姆·拜登發了一條短信,說:“很高興見到你,能和你在一起很高興,謝謝喬花時間陪你,很高興和托尼·拜登交談。” 第二天,也就是2017年5月3日,博布林斯基給拜登發了另一條短信,他說:“早上好,請讓我知道這次一切都準備好了。我沒有進入米爾肯大學的證件,所以我只是想確認一下,我們應該在哪裡見面?” “米爾肯”指的是2017年一次全球會議活動,該會議的部分內容是在比弗利希爾頓酒店舉行的。 2017年5月3日,喬·拜登在會議上發言,主持了“與美國第47任副總統喬·拜登的對話”活動。 這些短信是在參議院國土安全和政府事務委員會、參議院財政委員會提出要求,獲得有關博布林斯基與拜登家族商業事務的文件後曝光的。他向各委員會提供了文件。福克斯新聞也單獨獲得了這些文件。 此次會議將於2017年5月2日舉行,距離福克斯新聞上週獲得的2017年5月13日的電子郵件只有11天,郵件內容包括討論與一家外國能源公司進行商業交易的六人的“薪酬方案”。郵件中顯示,拜登的身份似乎是“主席/副主席,取決於與外國企業的協議”,顯然指的是破產的一家能源有限公司。 拜登的競選團隊表示,他們已經公佈了這位前副總統的稅務文件和申報表,這些文件和申報表沒有反映拜登與外國投資的任何關係。競選團隊拒絕對福克斯新聞發表評論。 博布林斯基在給福克斯新聞的一份聲明中說,“亨特·拜登稱他的父親是’大人物’或’我的主席’,並經常提到請他在我們正在討論的各種潛在交易上簽字或提供建議。” “我注意到副總統拜登說他從來沒有和亨特談過他的生意,”博布林斯基說。 “我親眼看到這不是真的,因為這不僅僅是亨特的生意,他們說他們在拿拜登家族的名字和遺產冒險。” 他補充道:“我意識到,外國人並不真正關注健康的財務投資回報率。他們認為這是一項政治或影響力投資。” 博布林斯基說,他“沒有什麼政治目的”。他說:“我只是看到了拜登的一些內幕,我越來越擔心我看到的東西(對美國不利)。” “拜登家族積極利用拜登家族的姓氏,從外國實體那裡賺取了數百萬美元,儘管其中一些實體來自其他政治利益的外國。”

23日,拜登迎來一個重大的壞消息:

美國媒體報導,拜登的兒子亨特的電話短信被曝光,顯示他撮合父親與外國能源公司高管會談。

拜登一直堅持說自己沒有參與過兒子的商業活動,這一短信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否定了拜登的說法—— 但是這一短信證據的時間是2017年5月,當時拜登早已結束副總統任期。

福克斯新聞獲得的短信顯示,拜登和亨特與一家外國能源公司組建的合資企業的首席執行官,討論2017年5月與拜登的一次會面。這位前副總統曾聲稱他沒有談論過兒子的業務往來,但短信可能證明了這一表態至少不完全正確。

福克斯新聞獲得了美國海軍退役中尉托尼·博布林斯基和一家外國企業前首席執行官的短信。博布林斯基說,該企業是外國企業和拜登兩位家人的合作夥伴。

這些信息似乎表明,他們舉行了一次會議,不過尚不清楚這次會議的實質內容。它們與據稱屬於前副總統之子亨特·拜登的筆記本電腦或硬槃無關。

“請讓我知道我們是否會和你的叔叔和爸爸共進早晚餐,還有文件翻譯,你想要簡單的外語還是傳統的?”2017年5月2日,博布林斯基給亨特·拜登發短信。

亨特·拜登回答說:“還不確定晚餐是什麼,對外國的法律專家來說什麼最常見?”

“外國的法律文件可以兩者兼而有之,我會讓它變成傳統的,”博布林斯基說。

亨特回答說:“爸爸11點才回來,我和吉姆10點在他住的比佛利希爾頓酒店見。”

隨後,博布林斯基在2017年5月2日給喬·拜登的弟弟吉姆·拜登發了一條短信,說:“很高興見到你,能和你在一起很高興,謝謝喬花時間陪你,很高興和托尼·拜登交談。”

第二天,也就是2017年5月3日,博布林斯基給拜登發了另一條短信,他說:“早上好,請讓我知道這次一切都準備好了。我沒有進入米爾肯大學的證件,所以我只是想確認一下,我們應該在哪裡見面?”

“米爾肯”指的是2017年一次全球會議活動,該會議的部分內容是在比弗利希爾頓酒店舉行的。 2017年5月3日,喬·拜登在會議上發言,主持了“與美國第47任副總統喬·拜登的對話”活動。

這些短信是在參議院國土安全和政府事務委員會、參議院財政委員會提出要求,獲得有關博布林斯基與拜登家族商業事務的文件後曝光的。他向各委員會提供了文件。福克斯新聞也單獨獲得了這些文件。

此次會議將於2017年5月2日舉行,距離福克斯新聞上週獲得的2017年5月13日的電子郵件只有11天,郵件內容包括討論與一家外國能源公司進行商業交易的六人的“薪酬方案”。郵件中顯示,拜登的身份似乎是“主席/副主席,取決於與外國企業的協議”,顯然指的是破產的一家能源有限公司。

拜登的競選團隊表示,他們已經公佈了這位前副總統的稅務文件和申報表,這些文件和申報表沒有反映拜登與外國投資的任何關係。競選團隊拒絕對福克斯新聞發表評論。

博布林斯基在給福克斯新聞的一份聲明中說,“亨特·拜登稱他的父親是’大人物’或’我的主席’,並經常提到請他在我們正在討論的各種潛在交易上簽字或提供建議。”

“我注意到副總統拜登說他從來沒有和亨特談過他的生意,”博布林斯基說。 “我親眼看到這不是真的,因為這不僅僅是亨特的生意,他們說他們在拿拜登家族的名字和遺產冒險。”

他補充道:“我意識到,外國人並不真正關注健康的財務投資回報率。他們認為這是一項政治或影響力投資。”

博布林斯基說,他“沒有什麼政治目的”。他說:“我只是看到了拜登的一些內幕,我越來越擔心我看到的東西(對美國不利)。”

“拜登家族積極利用拜登家族的姓氏,從外國實體那裡賺取了數百萬美元,儘管其中一些實體來自其他政治利益的外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