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说两个不是段子的事实:第一个是,左派媒体声称,川普如果当选,除非是同一个地方被雷电击中两次,然而时隔不久,以川普命名的大厦被雷电连续劈中三次。 第二个是,根据英国媒体的报导,来自世界各地的几千名巫婆,在互联网上集结,计划在十月底的万圣节当天,集体念咒做法,诅咒川普竞选失败,这个诅咒行动被命名为“蓝色浪潮”,呼应民主党的蓝色。巫婆在西方和小朋友们理解的狼外婆是一样一样的,而且,她与更邪恶的撒旦邪灵是一路货色。 谁能想到2020这个人类已经开始回收火箭,登陆火星,星链在轨,冲出太阳系的时代,而最受瞩目的有史以来世界第一强国的总统大选,超自然力量的粉墨登场? 十余天来,小拜登及老拜登的丑闻,发酵到让已经投票的摇摆州选民在谷歌上搜索我能不能改选票成了热搜,如果稍有廉耻的政治人物,如果放在以前的民主党,候选人早就退出选举了。毕竟,输赢是一回事儿,脸得要。如果放在韩国和日本,拜登至少也早该剖腹或者自杀了。关键是碰到了如今的民主党,已经不要任何底线了。 别说拜登还不是总统,利令智昏之下的尼克松,在国会发起弹劾之前黯然辞职,还算是保存了政治人物的最后一丝体面,不失为一条汉子,也保存了共和党的基本盘。毕竟在弹劾席上被议员们质问的滋味固然不好受,关键在一个普遍具有信仰的国度,清夜扪心你良心如何过意得去? 不需要大笔启动资金, 不需要极广的人脉关系, 更不需要“辞职创业”。 25岁资产500W, 操盘3个天猫店销售过亿! 王小飞整理了36个可复制项目, 是时候把自己的时间变成钱了! 川粉和川黑是一对水火不容的名词,表示川普的支持者和反对者,不过事实上,川黑并非都是精英,川粉也不都是被川黑们鄙视的下里巴人。因为精英在西方,和贵族的本质区别不大,要有精神上的内涵,而不仅仅因为你是土豪。 10月28日美国参议院召开的对谷歌脸书推特CEO的听证会上,克鲁兹参议员在会上向推特CEO多西措辞严厉质问道:“是谁该死的选你,让你决定允许什么媒体可以报道什么,允许美国人该听到什么?为什么你坚持表现得像个民主党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噤声那些和你政治信仰不同的声音?”这话不是网上翻译的谁TM的选你,不过对国会议员来说,也几乎是爆粗口了。 如果说当年掀翻尼克松的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代表的是美国媒体精英的话,那么如今这些给拜登家族打掩护,对拜登腐败装作没看见的的主流媒体和互联网巨头,你能说他们是精英,而不是人渣败类吗? 许多精英和所谓的文化人之所以反对川普,都喜欢时髦的说川普是独裁者民粹主义,不过他们可能故意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你骂川普,绝对没事;可是要开罪了政治正确,说黑墨绿如何如何,不管你是大学教授诺贝尔奖获得者还是好莱坞明星,你绝对会失业在家。那么问题来了,你觉得比起来政治正确,川普算个毛线? 川普和拜登的最后一次辩论会上,主持人问到小企业主正在死亡线上挣扎,那么你们支持提升最低工资标准吗?拜登说支持,然后开始呼吁救助陷入困境的小企业。川普同样说他支持,但会把决定权交给各州。这时候川普和拜登的表达,其实就是对大政府还是小政府的理解,川普尊重地方自治的态度也是明摆着的,这和独裁者有个毛线的关系? 有了读心术,我们就可以知道另一半在想什么; 就能看穿社会上的种种骗局; 就可以摸透老板的心思、客户的需求…… 只要2杯咖啡的钱, 你就具备FBI般精准的观察技巧和读心技术。 当然,反对川普的理由,不外乎他说的话没有奥巴马巧言令色的动听,不尊重女性喜欢爆粗口,而且他有三次婚姻。不过这时候许多人可能会发现,他们是以一个圣人的标准来要求川普。可惜,美国大众对政治人物虽然有道德洁癖,但还没有因此要一个圣人的地步。川普自称被拣选者,许多虔诚的基督徒也深信不疑,不过被拣选的大卫王同样不是圣人,还曾经为了霸占别人的妻子直接杀了人家的丈夫,结果开罪了上帝,使其与这个妻子通奸的第一个孩子夭折。 民主党支持的BLM运动,推翻历史人物雕像,黑化美国历史,夸大美国种族主义,和特朗普要致力于维护的美国价值观,其实已经不是之前价值观基本相似的两党。 说到美国大选,不得不说说和美国命运与共的欧洲大陆正在发生的远比美国大选更加撕裂的事。因为接连遭遇的斩首事件,这种对法国立国基础的挑战,让白左马克龙发出远比许多右派还要强硬的言论。这些话连被称为保守主义的特朗普也不敢公然发出,如果放在平时,这绝对要被白左群起而攻之。 这下可捅了马蜂窝,激怒了这个近些年来因为政治正确加持下不能评论的群体,无论是以伊斯兰世界盟主自居的埃尔多安,还是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蒂尔,都极尽对法国的攻击之能事,号召穆斯林世界抵制法国。不过欧洲国家及欧盟也都力挺法国。这几乎已经演化成千年来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宗教信仰冲突,谁也想不到这种中世纪才会发生的事,赤果果的发生在了21世纪。 许多人喜欢嘲笑白左装逼无限制接纳中东难民是自作自受,也喜欢嘲笑法国的软弱无力,不过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法国人心肠硬起来究竟有多硬,也不知道开启人类暗黑历史的法国大革命究竟有多么恐怖,更忘记了挑起来两次世界大战的欧洲如果论起来民族主义有多么的狂热不能自拔。 实话实说,在发生过911,伊斯兰国,欧洲及世界各地的斩首等一系列恐怖袭击之后,如果这个信仰群体的领袖人物,例如埃尔多安马哈蒂尔,这些来自相对文明国家的政治人物,能够像是西德总理勃兰特那样在波兰向被害的犹太人下跪,或者是向卡廷惨案中遇害的波兰人下跪的普京,那么他们绝对会被人刮目相看。这个时候,元首的下跪,却让德意志和俄罗斯民族在另一种意义上站立了起来。而勃兰特和普京本来可以说,那是纳粹和苏联干的事,与我们无关。 埃尔多安马哈蒂尔的火上浇油,对于他们的信仰兄弟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在历史没有发生之前,一切都是未知的。没人愿意再发生历史上那些因为宗教种族冲突的大屠杀,但那仅仅只是人类的美好愿望。就像没有人相信在人类科技文明如此发达的今天,川普的反对者居然还组织女巫对其诅咒。 10月28日,川普在亚利桑那州古德伊尔市举行了竞选集会,英国脱欧之父、前欧洲议会议员奈杰尔‧法拉奇受邀上,他盛赞川普总统,祝其连任成功。 法拉奇对在场的选民说,四年前,川普总统“打败了民意调查,打败了媒体,也打败了所有预测”。“四年之久的俄罗斯骗局,四年的不公弹劾,大多数人在这种攻势下都会放弃。”他称赞川普是“我今生遇到的最坚韧、最勇敢的人”。他说:“下个星期,当你们投票时,你们不只是要选出美国的总统,你们是在投选自由世界的领导者。” 你得说,这位英国脱欧之父说出来的这番话,证明撒切尔夫人说的人类一切灾难都来自欧洲大陆,而一切解决问题的方法都是来自说英语国家,真不是吹牛。 川普上任之初对极端穆斯林国家人员的禁止入境,虽然至今饱受民主党及主流媒体的诟病,而来自巴勒斯坦的众议员也因为川普不能让她的同胞无限制来到美国而对其恨不能食肉寝皮,不过今天的美国至少不会面临法国一样的尴尬。如果2016是民主党获胜,那么今天的希拉里就要变成马克龙,那么问题来了,到了这种地步的话,这些主流媒体还会再维护它们致力维护的政治正确吗?

先说两个不是段子的事实:第一个是,左派媒体声称,川普如果当选,除非是同一个地方被雷电击中两次,然而时隔不久,以川普命名的大厦被雷电连续劈中三次。
第二个是,根据英国媒体的报导,来自世界各地的几千名巫婆,在互联网上集结,计划在十月底的万圣节当天,集体念咒做法,诅咒川普竞选失败,这个诅咒行动被命名为“蓝色浪潮”,呼应民主党的蓝色。巫婆在西方和小朋友们理解的狼外婆是一样一样的,而且,她与更邪恶的撒旦邪灵是一路货色。
谁能想到2020这个人类已经开始回收火箭,登陆火星,星链在轨,冲出太阳系的时代,而最受瞩目的有史以来世界第一强国的总统大选,超自然力量的粉墨登场?
十余天来,小拜登及老拜登的丑闻,发酵到让已经投票的摇摆州选民在谷歌上搜索我能不能改选票成了热搜,如果稍有廉耻的政治人物,如果放在以前的民主党,候选人早就退出选举了。毕竟,输赢是一回事儿,脸得要。如果放在韩国和日本,拜登至少也早该剖腹或者自杀了。关键是碰到了如今的民主党,已经不要任何底线了。
别说拜登还不是总统,利令智昏之下的尼克松,在国会发起弹劾之前黯然辞职,还算是保存了政治人物的最后一丝体面,不失为一条汉子,也保存了共和党的基本盘。毕竟在弹劾席上被议员们质问的滋味固然不好受,关键在一个普遍具有信仰的国度,清夜扪心你良心如何过意得去?
不需要大笔启动资金, 不需要极广的人脉关系,
更不需要“辞职创业”。
25岁资产500W, 操盘3个天猫店销售过亿!
王小飞整理了36个可复制项目,
是时候把自己的时间变成钱了!
川粉和川黑是一对水火不容的名词,表示川普的支持者和反对者,不过事实上,川黑并非都是精英,川粉也不都是被川黑们鄙视的下里巴人。因为精英在西方,和贵族的本质区别不大,要有精神上的内涵,而不仅仅因为你是土豪。
10月28日美国参议院召开的对谷歌脸书推特CEO的听证会上,克鲁兹参议员在会上向推特CEO多西措辞严厉质问道:“是谁该死的选你,让你决定允许什么媒体可以报道什么,允许美国人该听到什么?为什么你坚持表现得像个民主党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噤声那些和你政治信仰不同的声音?”这话不是网上翻译的谁TM的选你,不过对国会议员来说,也几乎是爆粗口了。
如果说当年掀翻尼克松的华盛顿邮报纽约时报代表的是美国媒体精英的话,那么如今这些给拜登家族打掩护,对拜登腐败装作没看见的的主流媒体和互联网巨头,你能说他们是精英,而不是人渣败类吗?
许多精英和所谓的文化人之所以反对川普,都喜欢时髦的说川普是独裁者民粹主义,不过他们可能故意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你骂川普,绝对没事;可是要开罪了政治正确,说黑墨绿如何如何,不管你是大学教授诺贝尔奖获得者还是好莱坞明星,你绝对会失业在家。那么问题来了,你觉得比起来政治正确,川普算个毛线?
川普和拜登的最后一次辩论会上,主持人问到小企业主正在死亡线上挣扎,那么你们支持提升最低工资标准吗?拜登说支持,然后开始呼吁救助陷入困境的小企业。川普同样说他支持,但会把决定权交给各州。这时候川普和拜登的表达,其实就是对大政府还是小政府的理解,川普尊重地方自治的态度也是明摆着的,这和独裁者有个毛线的关系?
有了读心术,我们就可以知道另一半在想什么;
就能看穿社会上的种种骗局;
就可以摸透老板的心思、客户的需求……
只要2杯咖啡的钱,
你就具备FBI般精准的观察技巧和读心技术。
当然,反对川普的理由,不外乎他说的话没有奥巴马巧言令色的动听,不尊重女性喜欢爆粗口,而且他有三次婚姻。不过这时候许多人可能会发现,他们是以一个圣人的标准来要求川普。可惜,美国大众对政治人物虽然有道德洁癖,但还没有因此要一个圣人的地步。川普自称被拣选者,许多虔诚的基督徒也深信不疑,不过被拣选的大卫王同样不是圣人,还曾经为了霸占别人的妻子直接杀了人家的丈夫,结果开罪了上帝,使其与这个妻子通奸的第一个孩子夭折。
民主党支持的BLM运动,推翻历史人物雕像,黑化美国历史,夸大美国种族主义,和特朗普要致力于维护的美国价值观,其实已经不是之前价值观基本相似的两党。
说到美国大选,不得不说说和美国命运与共的欧洲大陆正在发生的远比美国大选更加撕裂的事。因为接连遭遇的斩首事件,这种对法国立国基础的挑战,让白左马克龙发出远比许多右派还要强硬的言论。这些话连被称为保守主义的特朗普也不敢公然发出,如果放在平时,这绝对要被白左群起而攻之。
这下可捅了马蜂窝,激怒了这个近些年来因为政治正确加持下不能评论的群体,无论是以伊斯兰世界盟主自居的埃尔多安,还是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蒂尔,都极尽对法国的攻击之能事,号召穆斯林世界抵制法国。不过欧洲国家及欧盟也都力挺法国。这几乎已经演化成千年来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宗教信仰冲突,谁也想不到这种中世纪才会发生的事,赤果果的发生在了21世纪。
许多人喜欢嘲笑白左装逼无限制接纳中东难民是自作自受,也喜欢嘲笑法国的软弱无力,不过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法国人心肠硬起来究竟有多硬,也不知道开启人类暗黑历史的法国大革命究竟有多么恐怖,更忘记了挑起来两次世界大战的欧洲如果论起来民族主义有多么的狂热不能自拔。
实话实说,在发生过911,伊斯兰国,欧洲及世界各地的斩首等一系列恐怖袭击之后,如果这个信仰群体的领袖人物,例如埃尔多安马哈蒂尔,这些来自相对文明国家的政治人物,能够像是西德总理勃兰特那样在波兰向被害的犹太人下跪,或者是向卡廷惨案中遇害的波兰人下跪的普京,那么他们绝对会被人刮目相看。这个时候,元首的下跪,却让德意志和俄罗斯民族在另一种意义上站立了起来。而勃兰特和普京本来可以说,那是纳粹和苏联干的事,与我们无关。
埃尔多安马哈蒂尔的火上浇油,对于他们的信仰兄弟来说究竟意味着什么,在历史没有发生之前,一切都是未知的。没人愿意再发生历史上那些因为宗教种族冲突的大屠杀,但那仅仅只是人类的美好愿望。就像没有人相信在人类科技文明如此发达的今天,川普的反对者居然还组织女巫对其诅咒。
10月28日,川普在亚利桑那州古德伊尔市举行了竞选集会,英国脱欧之父、前欧洲议会议员奈杰尔‧法拉奇受邀上,他盛赞川普总统,祝其连任成功。
法拉奇对在场的选民说,四年前,川普总统“打败了民意调查,打败了媒体,也打败了所有预测”。“四年之久的俄罗斯骗局,四年的不公弹劾,大多数人在这种攻势下都会放弃。”他称赞川普是“我今生遇到的最坚韧、最勇敢的人”。他说:“下个星期,当你们投票时,你们不只是要选出美国的总统,你们是在投选自由世界的领导者。”
你得说,这位英国脱欧之父说出来的这番话,证明撒切尔夫人说的人类一切灾难都来自欧洲大陆,而一切解决问题的方法都是来自说英语国家,真不是吹牛。
川普上任之初对极端穆斯林国家人员的禁止入境,虽然至今饱受民主党及主流媒体的诟病,而来自巴勒斯坦的众议员也因为川普不能让她的同胞无限制来到美国而对其恨不能食肉寝皮,不过今天的美国至少不会面临法国一样的尴尬。如果2016是民主党获胜,那么今天的希拉里就要变成马克龙,那么问题来了,到了这种地步的话,这些主流媒体还会再维护它们致力维护的政治正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