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20日呼籲美國司法部長威廉·巴爾立刻調查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及其兒子亨特 拜登。 【公開施壓】 唐納德特朗普總統當天告訴美國“福克斯與朋友們”節目:“我們必須讓美國司法部長動起來,他必須有所行動而且要快。”在唐納德特朗普總統看來,喬拜登父子“涉嫌重大腐敗,必須在美國總統大選選舉前公之於眾”。 美聯社報導,唐納德特朗普總統近期持續宣揚《紐約郵報》一篇報導,指認亨特拜登在2015年曾安排他任董事的烏克蘭國有天然氣企業一名官員與他父親喬拜登在華盛頓會面。喬 拜登的美國總統競選團隊堅稱,當時的日程記錄顯示,美國時任副總統 喬 拜登沒有會晤烏克蘭這名官員。 唐納德 特朗普總統沒有指明 喬 拜登父子犯下何罪,近期,他在美國總統競選集會上暗示:這對父子應當進監獄。 美聯社說,距11月3日 美國總統選舉日只剩約兩週,唐納德 特朗普總統首次公開要求調查 喬 拜登父子。他多次提及亨特 拜登 未經證實的醜聞,以此作為美國選民們不應讓 喬 拜登入主白宮的理由。 施壓巴爾調查 喬 拜登父子以外,唐納德 特朗普總統不滿美國司法部就“通俄”調查源頭所作的追查進展緩慢。 唐納德特朗普總統及其盟友們先前對康涅狄格州聯邦檢察官約翰·德拉姆牽頭的“源頭”調查抱以高期望,希望能發現美國聯邦調查局當初啟動“通俄”調查的“不當之處”。 不過,調查一年半以來,僅美國一名聯邦調查局前律師認罪,且調查無法在美國總統大選前完成。 【效果難料】 按照美聯社的說法,巴爾私下對 唐納德 特朗普總統的公開言論感到沮喪。 儘管認同追查“通俄”調查源頭,他時常抱怨美國總統不理解美國司法系統的複雜性和調查的繁瑣程序。 隨著美國總統大選臨近,巴爾減少與媒體的接觸,避免回答媒體有關 唐納德 特朗普要求美國司法部更多介入選舉的提問。 但他先前就選舉舞弊等爭議議題“站隊” 唐納德 特朗普總統,甚至以不熟悉美國各州法律為由,拒絕承認美國總統要求選民們投兩次票的做法違法。 唐納德特朗普總統“喊話”前一天,美國11名共和黨籍聯邦眾議員們致信巴爾,呼籲美國司法部任命特別檢察官調查喬拜登任美國副總統期間是否收受了外國政治獻金,以及他是否允許亨特拜登向外國商業實體兜售接近他自己的機會。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總統歷史學家朱利安·澤利澤認為,唐納德特朗普總統施壓巴爾,為美國總統選舉走向增添不確定性,很難判斷巴爾會否偏離水門事件以來的美國司法系統確立的行為規則。 波士頓學院法律倫理專家邁克爾·卡西迪認為,美國司法部向來不介入美國總統大選選舉政治,但是,巴爾與 唐納德 特朗普總統類似,大家願意“顛覆”傳統。 (完) (陳斯紅 特稿) 關鍵詞:威廉·巴爾(William Barr)、亨特·拜登(Hunter Biden) 谷歌翻譯

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20日呼籲美國司法部長威廉·巴爾立刻調查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及其兒子亨特 拜登。

【公開施壓】
唐納德特朗普總統當天告訴美國“福克斯與朋友們”節目:“我們必須讓美國司法部長動起來,他必須有所行動而且要快。”在唐納德特朗普總統看來,喬拜登父子“涉嫌重大腐敗,必須在美國總統大選選舉前公之於眾”。
美聯社報導,唐納德特朗普總統近期持續宣揚《紐約郵報》一篇報導,指認亨特拜登在2015年曾安排他任董事的烏克蘭國有天然氣企業一名官員與他父親喬拜登在華盛頓會面。喬 拜登的美國總統競選團隊堅稱,當時的日程記錄顯示,美國時任副總統 喬 拜登沒有會晤烏克蘭這名官員。
唐納德 特朗普總統沒有指明 喬 拜登父子犯下何罪,近期,他在美國總統競選集會上暗示:這對父子應當進監獄。
美聯社說,距11月3日 美國總統選舉日只剩約兩週,唐納德 特朗普總統首次公開要求調查 喬 拜登父子。他多次提及亨特 拜登 未經證實的醜聞,以此作為美國選民們不應讓 喬 拜登入主白宮的理由。
施壓巴爾調查 喬 拜登父子以外,唐納德 特朗普總統不滿美國司法部就“通俄”調查源頭所作的追查進展緩慢。
唐納德特朗普總統及其盟友們先前對康涅狄格州聯邦檢察官約翰·德拉姆牽頭的“源頭”調查抱以高期望,希望能發現美國聯邦調查局當初啟動“通俄”調查的“不當之處”。
不過,調查一年半以來,僅美國一名聯邦調查局前律師認罪,且調查無法在美國總統大選前完成。
【效果難料】
按照美聯社的說法,巴爾私下對 唐納德 特朗普總統的公開言論感到沮喪。
儘管認同追查“通俄”調查源頭,他時常抱怨美國總統不理解美國司法系統的複雜性和調查的繁瑣程序。
隨著美國總統大選臨近,巴爾減少與媒體的接觸,避免回答媒體有關 唐納德 特朗普要求美國司法部更多介入選舉的提問。
但他先前就選舉舞弊等爭議議題“站隊” 唐納德 特朗普總統,甚至以不熟悉美國各州法律為由,拒絕承認美國總統要求選民們投兩次票的做法違法。
唐納德特朗普總統“喊話”前一天,美國11名共和黨籍聯邦眾議員們致信巴爾,呼籲美國司法部任命特別檢察官調查喬拜登任美國副總統期間是否收受了外國政治獻金,以及他是否允許亨特拜登向外國商業實體兜售接近他自己的機會。
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總統歷史學家朱利安·澤利澤認為,唐納德特朗普總統施壓巴爾,為美國總統選舉走向增添不確定性,很難判斷巴爾會否偏離水門事件以來的美國司法系統確立的行為規則。
波士頓學院法律倫理專家邁克爾·卡西迪認為,美國司法部向來不介入美國總統大選選舉政治,但是,巴爾與 唐納德 特朗普總統類似,大家願意“顛覆”傳統。 (完)
(陳斯紅 特稿)

關鍵詞:威廉·巴爾(William Barr)、亨特·拜登(Hunter Biden)

谷歌翻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