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 拜登家族與中國有何瓜葛? 2019年10月8日 2013年,亨特‧拜登(圖右)陪同時任美國副總統的父親喬‧拜登(圖左),搭乘空軍二號飛往中國進行正式訪問。 圖片來源:NG HAN GUAN/PRESS POOL 2013年,亨特‧拜登(圖右)陪同時任美國副總統的父親喬‧拜登(圖左),搭乘空軍二號飛往中國進行正式訪問。 圖片來源:NG HAN GUAN/PRESS POOL 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與媒體記者交流時表示,除了烏克蘭以外,中國也應該調查美國前副總統、現為民主黨總統參選人的喬‧拜登(Joe Biden)以及其子亨特‧拜登(R. Hunter Biden)的商業往來。 以下是我們了解的拜登家族在中國的商業往來資訊: 亨特‧拜登在中國有哪些商業利益? 拜登的次子亨特‧拜登現年49歲,是一名律師,擁有私募股權投資機構渤海華美(上海)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Bohai Harvest RST (Shanghai) Equity Investment Fund Management Co) 10%的股權。 根據對熟悉這家私募股權投資公司情況的人士的訪問,以及《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查閱的財務備案文件和其他官方企業記錄,過去大約六年該公司代表其投資者將至少25億美元投向了汽車、能源、採礦和科技領域的交易。 亨特‧拜登是這家被稱為BHR Partners的公司的九位董事之一。該公司由一些大型中國國有股東控制,並主要由其提供資金支持。 特朗普講過什麼? 特朗普曾聲稱,亨特·拜登從中國政府的慷慨饋贈中獲益,並「帶着15億美元資金離開中國」。特朗普還提到,渤海華美是在亨特·拜登於2013年12月乘坐空軍二號飛往北京12天后正式註冊的,當時他的父親作為美國副總統對中國進行了正式訪問。 特朗普未提供證據支持關於15億美元資金的此說法,這似乎是基於渤海華美曾經宣布的籌資目標。根據一名前員工的說法,該公司主要通過從其他公司籌資進行投資。根據該公司的商業註冊資訊,其實收資本總額不到500萬美元。 亨特·拜登說了什麼? 亨特·拜登的發言人梅西雷斯(George Mesires)表示,渤海華美的董事會席位不是帶薪職位,亨特·拜登並未收回他在該公司的初始投資。該公司的商業註冊資訊顯示,亨特·拜登的實繳資本約為42.5萬美元。根據該發言人和上述前僱員的說法,成立該公司的談判提前好幾個月就進行了,其股東在亨特·拜登乘坐空軍二號出行前的那個月就已申請註冊該公司。上述兩人表示,該公司在副總統拜登出訪中國後不久就正式註冊純屬巧合。渤海華美提交的文件顯示,亨特·拜登自該公司成立以來一直擔任董事,但他直到2017年10月才成為股東,即是在他父親作為副總統的任期結束之後。 渤海華美是家什麼樣的公司? 渤海華美自稱是一家私募股權投資公司,為大型金主尋求可投資的企業,大多數投資目標都是位於中國的公司。 文件顯示,渤海華美在多宗令人垂涎的交易中都分得了一杯羹:在中國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China Petroleum & Chemical Co., SNP, 600028.SH, 0386.HK)剝離的非石油業資產中持有價值9億美元的股份;在中國廣核集團(China General Nuclear Power Group, 003816.SH)上市前夕持有該集團價值1,000萬美元的股權;加入了一個由十多家機構組成的財團,參與了對娛樂巨頭萬達集團股份有限公司(Dalian Wanda Group Co.)旗下房地產業務44億美元的私有化項目。有一段時間,渤海華美還在中國佔據主導地位的網約車公司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Didi Chuxing Technology Co.)中持有股份,並對領先的臉部識別技術公司曠視科技(Megvii Technology Inc.)進行了投資。除此之外,渤海華美還推出了多隻投資基金。 文件指出,上述部分交易的投資者可迅速獲得回報,但該公司還未能從其他交易中獲利退出。 在美國,渤海華美於2015年參加了對密歇根汽車懸架系統生產商Henniges Automotive的6億美元收購案,買下了49%的股份,但據一位參與這樁交易的銀行家表示,談判主要是由中國航空工業集團有限公司(Aviation Industry Corporation of China Ltd.)進行的,這家中國國有飛機公司購買了51%的股份。 誰是渤海華美的主要投資者? 渤海華美商業登記顯示,該公司80%股權為中國實體控制。 由中國國有銀行郵政儲蓄銀行、中國主要的開發銀行、一隻退休基金和中國銀行組成的財團控股30%,大型共同基金集團嘉實基金管理公司(Harvest Fund Management Co.)持有另外30%的股權。根據商業文件,另外三家實體分別控股10%。亨特·拜登通過其擁有的公司Skaneateles LLC持股10%。該公司根據其母在紐約州北部的故鄉命名。 渤海華美首席執行長為北京投資銀行家李祥生(Jonathan Li),他在公司網站上解釋了他對於打造一家在國內外都能開展交易的公司的理念:希望投資人網絡多元化,兼有中國和外國合夥人,使得公司更加國際化。渤海華美高層未有回應《華爾街日報》的查詢。 亨特·拜登在上述公司中扮演什麼角色? 目前尚未清楚亨特·拜登在渤海華美的交易中扮演了什麼角色。有關該公司交易結構的細節未予公開。 據《紐約客》(The New Yorker)和《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刊登的文章透露,亨特·拜登在中國還有其他關係,包括與現已債務違約的上海石油公司中國華信能源(CEFC China Energy Co.)的高層們的關係,這些高層當時正試圖打入美國能源市場。駐台灣的分析師科爾(J.Michael Cole)曾撰文批評中國華信能源,並與該公司有過法律糾紛,科爾表示,中國華信能源的律師曾多次將拜登家族描述為這家石油公司的朋友。 特朗普引用的數字源自何處? 特朗普談到亨特·拜登的在華業務時提到15億美元這個數字,其來源還不清楚,但《華爾街日報》曾在2014年7月援引渤海華美高層的話報道指出,渤海華美正試圖籌集這麼多資金,以便在中國以外地區進行投資。這些高層表示,這項計劃旨在利用中國政府正在推廣的上海新自由貿易區,這個自由貿易區將簡化渤海華美這種在上海註冊的企業實施海外收購的程式。 去年出版的一本批評拜登商業活動的書中提到了這個15億美元的數字,當時援引的唯一來源就是《華爾街日報》那篇文章。這本書受到特朗普的讚揚。施魏策爾(Peter Schweizer)在其所着的《秘密帝國》(Secret Empires)一書中說,在亨特·拜登乘坐空軍二號飛往北京後,「亨特的公司隨即在中國政府的資助下達成一項極不尋常的15億美元的交易。」渤海華美沒有透露自己是否達到了集資目標,但一位前員工表示,這隻是一個長期目標。 亨特·拜登在中國的商業關係是否不同尋常? 亨特·拜登在這家中國投資公司立足時,美國和中國的關係正處在上升期,兩國間的資金流動較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容易。這位前員工表示,當時中國企業掀起了一波全球收購熱潮,這樣的趨勢吸引了金融行業,當中包括與渤海華美合作的美國人士。 中國還有大量的私募股權公司,這些公司既名號響亮並有政客親屬持股或擔任董事會成員。高層們表示,這是為了能在競爭激烈的行業中脫穎而出。一位認識渤海華美負責人的中國私募股權投資者表示,認知很重要。 撰文:James T. Areddy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 )


拜登家族與中國有何瓜葛?
2019年10月8日
2013年,亨特‧拜登(圖右)陪同時任美國副總統的父親喬‧拜登(圖左),搭乘空軍二號飛往中國進行正式訪問。 圖片來源:NG HAN GUAN/PRESS POOL
2013年,亨特‧拜登(圖右)陪同時任美國副總統的父親喬‧拜登(圖左),搭乘空軍二號飛往中國進行正式訪問。 圖片來源:NG HAN GUAN/PRESS POOL
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與媒體記者交流時表示,除了烏克蘭以外,中國也應該調查美國前副總統、現為民主黨總統參選人的喬‧拜登(Joe Biden)以及其子亨特‧拜登(R. Hunter Biden)的商業往來。

以下是我們了解的拜登家族在中國的商業往來資訊:

亨特‧拜登在中國有哪些商業利益?

拜登的次子亨特‧拜登現年49歲,是一名律師,擁有私募股權投資機構渤海華美(上海)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Bohai Harvest RST (Shanghai) Equity Investment Fund Management Co) 10%的股權。

根據對熟悉這家私募股權投資公司情況的人士的訪問,以及《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查閱的財務備案文件和其他官方企業記錄,過去大約六年該公司代表其投資者將至少25億美元投向了汽車、能源、採礦和科技領域的交易。

亨特‧拜登是這家被稱為BHR Partners的公司的九位董事之一。該公司由一些大型中國國有股東控制,並主要由其提供資金支持。

特朗普講過什麼?

特朗普曾聲稱,亨特·拜登從中國政府的慷慨饋贈中獲益,並「帶着15億美元資金離開中國」。特朗普還提到,渤海華美是在亨特·拜登於2013年12月乘坐空軍二號飛往北京12天后正式註冊的,當時他的父親作為美國副總統對中國進行了正式訪問。

特朗普未提供證據支持關於15億美元資金的此說法,這似乎是基於渤海華美曾經宣布的籌資目標。根據一名前員工的說法,該公司主要通過從其他公司籌資進行投資。根據該公司的商業註冊資訊,其實收資本總額不到500萬美元。

亨特·拜登說了什麼?

亨特·拜登的發言人梅西雷斯(George Mesires)表示,渤海華美的董事會席位不是帶薪職位,亨特·拜登並未收回他在該公司的初始投資。該公司的商業註冊資訊顯示,亨特·拜登的實繳資本約為42.5萬美元。根據該發言人和上述前僱員的說法,成立該公司的談判提前好幾個月就進行了,其股東在亨特·拜登乘坐空軍二號出行前的那個月就已申請註冊該公司。上述兩人表示,該公司在副總統拜登出訪中國後不久就正式註冊純屬巧合。渤海華美提交的文件顯示,亨特·拜登自該公司成立以來一直擔任董事,但他直到2017年10月才成為股東,即是在他父親作為副總統的任期結束之後。

渤海華美是家什麼樣的公司?

渤海華美自稱是一家私募股權投資公司,為大型金主尋求可投資的企業,大多數投資目標都是位於中國的公司。

文件顯示,渤海華美在多宗令人垂涎的交易中都分得了一杯羹:在中國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China Petroleum & Chemical Co., SNP, 600028.SH, 0386.HK)剝離的非石油業資產中持有價值9億美元的股份;在中國廣核集團(China General Nuclear Power Group, 003816.SH)上市前夕持有該集團價值1,000萬美元的股權;加入了一個由十多家機構組成的財團,參與了對娛樂巨頭萬達集團股份有限公司(Dalian Wanda Group Co.)旗下房地產業務44億美元的私有化項目。有一段時間,渤海華美還在中國佔據主導地位的網約車公司滴滴出行科技有限公司(Didi Chuxing Technology Co.)中持有股份,並對領先的臉部識別技術公司曠視科技(Megvii Technology Inc.)進行了投資。除此之外,渤海華美還推出了多隻投資基金。

文件指出,上述部分交易的投資者可迅速獲得回報,但該公司還未能從其他交易中獲利退出。

在美國,渤海華美於2015年參加了對密歇根汽車懸架系統生產商Henniges Automotive的6億美元收購案,買下了49%的股份,但據一位參與這樁交易的銀行家表示,談判主要是由中國航空工業集團有限公司(Aviation Industry Corporation of China Ltd.)進行的,這家中國國有飛機公司購買了51%的股份。

誰是渤海華美的主要投資者?

渤海華美商業登記顯示,該公司80%股權為中國實體控制。

由中國國有銀行郵政儲蓄銀行、中國主要的開發銀行、一隻退休基金和中國銀行組成的財團控股30%,大型共同基金集團嘉實基金管理公司(Harvest Fund Management Co.)持有另外30%的股權。根據商業文件,另外三家實體分別控股10%。亨特·拜登通過其擁有的公司Skaneateles LLC持股10%。該公司根據其母在紐約州北部的故鄉命名。

渤海華美首席執行長為北京投資銀行家李祥生(Jonathan Li),他在公司網站上解釋了他對於打造一家在國內外都能開展交易的公司的理念:希望投資人網絡多元化,兼有中國和外國合夥人,使得公司更加國際化。渤海華美高層未有回應《華爾街日報》的查詢。

亨特·拜登在上述公司中扮演什麼角色?

目前尚未清楚亨特·拜登在渤海華美的交易中扮演了什麼角色。有關該公司交易結構的細節未予公開。

據《紐約客》(The New Yorker)和《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刊登的文章透露,亨特·拜登在中國還有其他關係,包括與現已債務違約的上海石油公司中國華信能源(CEFC China Energy Co.)的高層們的關係,這些高層當時正試圖打入美國能源市場。駐台灣的分析師科爾(J.Michael Cole)曾撰文批評中國華信能源,並與該公司有過法律糾紛,科爾表示,中國華信能源的律師曾多次將拜登家族描述為這家石油公司的朋友。

特朗普引用的數字源自何處?

特朗普談到亨特·拜登的在華業務時提到15億美元這個數字,其來源還不清楚,但《華爾街日報》曾在2014年7月援引渤海華美高層的話報道指出,渤海華美正試圖籌集這麼多資金,以便在中國以外地區進行投資。這些高層表示,這項計劃旨在利用中國政府正在推廣的上海新自由貿易區,這個自由貿易區將簡化渤海華美這種在上海註冊的企業實施海外收購的程式。

去年出版的一本批評拜登商業活動的書中提到了這個15億美元的數字,當時援引的唯一來源就是《華爾街日報》那篇文章。這本書受到特朗普的讚揚。施魏策爾(Peter Schweizer)在其所着的《秘密帝國》(Secret Empires)一書中說,在亨特·拜登乘坐空軍二號飛往北京後,「亨特的公司隨即在中國政府的資助下達成一項極不尋常的15億美元的交易。」渤海華美沒有透露自己是否達到了集資目標,但一位前員工表示,這隻是一個長期目標。

亨特·拜登在中國的商業關係是否不同尋常?

亨特·拜登在這家中國投資公司立足時,美國和中國的關係正處在上升期,兩國間的資金流動較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容易。這位前員工表示,當時中國企業掀起了一波全球收購熱潮,這樣的趨勢吸引了金融行業,當中包括與渤海華美合作的美國人士。

中國還有大量的私募股權公司,這些公司既名號響亮並有政客親屬持股或擔任董事會成員。高層們表示,這是為了能在競爭激烈的行業中脫穎而出。一位認識渤海華美負責人的中國私募股權投資者表示,認知很重要。

撰文:James T. Areddy

(本文版權歸道瓊斯公司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