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 副總統喬·拜登(Joe Biden)與他的妻子吉爾(Jill),兒子亨特(Hunter)和博(Beau)2009年1月20日在華盛頓白宮前參加就職遊行。 (Alex Wong/Getty Images) 前美國副總統喬·拜登(Joe Biden)家族收取外國企業巨額資金成為美國大選前的“十月驚奇”,爆料人是海軍前上尉托尼·波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 那麼波布林斯基與拜登家族,尤其是拜登的兒子亨特(Hunter Biden)的關係是如何破裂的呢?綜合多家美國媒體的信息,可以還原這一過程。 波布林斯基曾擔任SinoHawk Holdings的首席執行官,“Sino”代表CH,而“Hawk”(鷹)是亨特已故兄長博(Beau Biden)最喜歡的動物。 SinoHawk其實是外國與拜登家族之間的合夥企業,最初預計將獲得1,000萬美元的投資,隨後增長至數十億美元。 而波布林斯基是亨特和亨特的合夥人詹姆斯·吉利爾(James Gilliar)招募進公司的。 撮合外國公司與美國最傑出家庭之間的協議 根據《華爾街日報》的報導,吉利爾在2015年12月短信中向波布林斯基介紹項目說,外國公司與“美國最傑出的家庭之一”之間將達成協議。 1個月後,吉利爾介紹“拜登的合夥人”羅賓·沃克(Rob Walker)給波布林斯基認識。沃克跟拜登家庭有很近的關係,他的妻子貝茜·梅西·沃克(Betsy Massey Walker)是拜登的妻子(Jill Biden)在白宮的個人助理。 4個月後(2016年3月),吉利爾告訴波布林斯基,要合作的外國實體的公司名字。吉利爾許諾同月就要與亨特發展、並達成交易條款。當時,前副總統喬·拜登仍在任期內。 2020年8月20日,在美國民主黨2020年全國代表大會期間,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Joe Biden)的兒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在線發表講話。 (Handout/DNCC via Getty Images) 質疑亨特隻掛名 不干活 《華爾街日報》的報導,隨著這筆交易在2017年逐漸成型,波布林斯基也開始質疑亨特在公司的作用,亨特並沒有參與公司的大部分工作,基本上見不到亨特的人影。 波布林斯基在短信中說,亨特除了掛名外、沒有做出任何貢獻,並擔心亨特“因可卡因被美軍開除”的歷史記錄。 吉利爾承認,亨特是“缺少技能”,並且還有些惡習。但他解釋說:“掛亨特的牌子勢在必行,但也要準確知道,他對於增加投入並不是必不可少。” 波布林斯基回复說,他明白“使用名頭/優勢”,但認為收益上行應歸功於團隊的實際工作。吉利爾提醒他,外國合作方人士“是聰明人,他們了解附加值”。 最終談判時 亨特拉來叔叔參股 《華爾街日報》的報導,5月中旬,SinoHawk 公司開始跟這家能源公司開始最終的合同談判。這時,亨特帶來了他的叔叔吉姆(Jim Biden)參股。 根據波布林斯基當時的短信記錄,吉利爾安慰波布林斯基說,吉姆加入可加強公司的獨特賣點銷,“對對方來說,它看起來像是一家真正的家族企業”。 隨後,亨特要求在三個美國城市都要設辦公室,配以“大筆”的旅行預算,還要支付他叔叔吉姆的薪酬、以及配備助理等各種支出。 至於年薪,亨特在一封電子郵件中解釋說,他希望收取超過85萬美元的年薪、他得給他前妻,而這一數目是首席執行官波布林斯基的年薪收入。 第一次裂縫 亨特:我才是王牌玩家 《華爾街日報》的報導,亨特的漫天要價,波布林斯基在短信中提醒吉利爾說,需要“管理”好亨特,因為“他(亨特)把這當成了他的個人儲錢罐。”他還擔心亨特的“精神狀態”、濫用毒品和參與會議的能力。 亨特則“憤怒”回短信說,他對公司的貢獻就是他的名字。他嘲笑波布林斯基說,該公司的負責人“將成為我亨特的伙伴,成為拜登家的伙伴”。 亨特說:“在這種情況下,只有一名玩家持有王牌,那就是我。可能不公平,但這就是現實,因為我才是唯一一個能將整個家族遺產傳承下去的人。” 此時,吉利爾私底下告訴波布林斯基,要靈活點兒,因為“我知道為什麼對方想要這筆交易,並且要這筆交易金額這麼大,就是看上了他們(拜登)家的名號。” 吉利爾的說法很容易理解,這家公司是用重金買拜登家的影響力。 亨特口中的“主席”就是他的父親拜登 雖然前副總統拜登一再稱,他從未過問他兒子的生意。但是,根據波布林斯基公佈的2017年5月的一份預期文件顯示,亨特獲得了合資企業20%的股份,還為一位“大人物”持有另外10%的股份。波布林斯基證明,大人物就是拜登。 亨特在一條短信中說,“我的主席(my Chairman)明確表示反對”這筆交易。亨特的合夥人沃克在給波布林斯基的短信​​中解釋說,當亨特“說他的主席時,他說的是他的父親”。 波布林斯基的短信​​記錄還證明,他也見過前副總統拜登。吉利爾在2017年5月發給波布林斯基的短信​​中提醒說:“別說拜登參與這事,只有面對面,我知你知,他們(在這一點上)很偏執。” 拜登當時已卸任,但這家公司卻是一家跟(美國)敵對政府有聯繫的公司。 2020年10月22日,美國田納西州納什維爾的一家酒店,亨特的合夥人托尼 · 波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在接受記者採訪後離開。 (MANDEL NGAN/AFP via Getty Images) 徹底鬧崩 拜登家跳過公司 直接拿公司的錢 但這筆交易在2017年夏季嘎然而止。根據國會參議員羅恩·約翰遜(Ron Johnson)9月公佈的調查報告,該公司於2017年8月向一家名為Hudson West的公司電匯了500萬美元。該公司老闆的伙伴於9月以Hudson West為名開了一系列信用卡,包括:亨特、吉姆以及吉姆的妻子薩拉(Sara),併購買了總價值超過10萬美元的物品。 國會報告還說,Hudson West公司還在一年的時間內向拜登的律師事務所支付了470萬美元的“諮詢費”。 在看到這份報告後,波布林斯基開始懷疑亨特和吉姆已經找到了一種更容易用名頭換錢的方法,藉以跳開煩人的合作夥伴和復雜的交易。 也是9月參議院報告發布後,波布林斯基給吉姆發送了一條憤怒的短信,指責亨特和吉姆對合作夥伴“撒謊”,秘密地從該公司撈取錢財。 公開聲明 要求拜登家族說出事實 10月22日,波布林斯基在《紐約郵報》刊登聲明。他寫道:“亨特稱他的父親拜登是’大人物’或是’我的主席(my Chairman)’,且常常請拜登過目文件,或對我們討論的潛在交易提出意見。我看到拜登聲稱不曾過問兒子的生意,對比我親眼所見,這不是事實,因為這不只是亨特的生意,我聽到他們總說要把拜登家族的名字和遺產放在這裡。 “當我看到參議員約翰遜的報告,這使我震驚,讓我意識到拜登家族在我背後偷偷拿錢,拿了國外幾百萬美元的錢,即便他們曾告訴我他們不會對他們的合作夥伴這麼做。 “我了解合作方不在乎財務健康與報酬率,他們只是將Sinohawk用以影響政治;而當我發現亨特只是將Sinohawk當作他個人小金庫,(在他)盡可能地用最快速度從公司提款時,我採取了一些措施阻止。 “我要求拜登家族向美國的人民開誠佈公,說出一切事實,這樣我才能脫離與這件事的關聯,這樣我才不用被迫幫他們回答這些問題。 “我沒有特定政治傾向,我只是在拜登幕後看到一些事情,讓我不得不越來越關注。拜登家族積極利用‘拜登’的名義從國外企業賺取數百萬美元。” 波布林斯基在22日的新聞發布會上說,一位涉事人士上週曾警告他,如果他把這些信息爆料出去,“將會葬送掉我們所有人。”

美國 副總統喬·拜登(Joe Biden)與他的妻子吉爾(Jill),兒子亨特(Hunter)和博(Beau)2009年1月20日在華盛頓白宮前參加就職遊行。 (Alex Wong/Getty Images)
前美國副總統喬·拜登(Joe Biden)家族收取外國企業巨額資金成為美國大選前的“十月驚奇”,爆料人是海軍前上尉托尼·波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
那麼波布林斯基與拜登家族,尤其是拜登的兒子亨特(Hunter Biden)的關係是如何破裂的呢?綜合多家美國媒體的信息,可以還原這一過程。
波布林斯基曾擔任SinoHawk Holdings的首席執行官,“Sino”代表CH,而“Hawk”(鷹)是亨特已故兄長博(Beau Biden)最喜歡的動物。
SinoHawk其實是外國與拜登家族之間的合夥企業,最初預計將獲得1,000萬美元的投資,隨後增長至數十億美元。
而波布林斯基是亨特和亨特的合夥人詹姆斯·吉利爾(James Gilliar)招募進公司的。
撮合外國公司與美國最傑出家庭之間的協議
根據《華爾街日報》的報導,吉利爾在2015年12月短信中向波布林斯基介紹項目說,外國公司與“美國最傑出的家庭之一”之間將達成協議。
1個月後,吉利爾介紹“拜登的合夥人”羅賓·沃克(Rob Walker)給波布林斯基認識。沃克跟拜登家庭有很近的關係,他的妻子貝茜·梅西·沃克(Betsy Massey Walker)是拜登的妻子(Jill Biden)在白宮的個人助理。
4個月後(2016年3月),吉利爾告訴波布林斯基,要合作的外國實體的公司名字。吉利爾許諾同月就要與亨特發展、並達成交易條款。當時,前副總統喬·拜登仍在任期內。

2020年8月20日,在美國民主黨2020年全國代表大會期間,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喬·拜登(Joe Biden)的兒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在線發表講話。 (Handout/DNCC via Getty Images)
質疑亨特隻掛名 不干活
《華爾街日報》的報導,隨著這筆交易在2017年逐漸成型,波布林斯基也開始質疑亨特在公司的作用,亨特並沒有參與公司的大部分工作,基本上見不到亨特的人影。
波布林斯基在短信中說,亨特除了掛名外、沒有做出任何貢獻,並擔心亨特“因可卡因被美軍開除”的歷史記錄。
吉利爾承認,亨特是“缺少技能”,並且還有些惡習。但他解釋說:“掛亨特的牌子勢在必行,但也要準確知道,他對於增加投入並不是必不可少。”
波布林斯基回复說,他明白“使用名頭/優勢”,但認為收益上行應歸功於團隊的實際工作。吉利爾提醒他,外國合作方人士“是聰明人,他們了解附加值”。
最終談判時 亨特拉來叔叔參股
《華爾街日報》的報導,5月中旬,SinoHawk 公司開始跟這家能源公司開始最終的合同談判。這時,亨特帶來了他的叔叔吉姆(Jim Biden)參股。
根據波布林斯基當時的短信記錄,吉利爾安慰波布林斯基說,吉姆加入可加強公司的獨特賣點銷,“對對方來說,它看起來像是一家真正的家族企業”。
隨後,亨特要求在三個美國城市都要設辦公室,配以“大筆”的旅行預算,還要支付他叔叔吉姆的薪酬、以及配備助理等各種支出。
至於年薪,亨特在一封電子郵件中解釋說,他希望收取超過85萬美元的年薪、他得給他前妻,而這一數目是首席執行官波布林斯基的年薪收入。
第一次裂縫 亨特:我才是王牌玩家
《華爾街日報》的報導,亨特的漫天要價,波布林斯基在短信中提醒吉利爾說,需要“管理”好亨特,因為“他(亨特)把這當成了他的個人儲錢罐。”他還擔心亨特的“精神狀態”、濫用毒品和參與會議的能力。
亨特則“憤怒”回短信說,他對公司的貢獻就是他的名字。他嘲笑波布林斯基說,該公司的負責人“將成為我亨特的伙伴,成為拜登家的伙伴”。
亨特說:“在這種情況下,只有一名玩家持有王牌,那就是我。可能不公平,但這就是現實,因為我才是唯一一個能將整個家族遺產傳承下去的人。”
此時,吉利爾私底下告訴波布林斯基,要靈活點兒,因為“我知道為什麼對方想要這筆交易,並且要這筆交易金額這麼大,就是看上了他們(拜登)家的名號。”
吉利爾的說法很容易理解,這家公司是用重金買拜登家的影響力。
亨特口中的“主席”就是他的父親拜登
雖然前副總統拜登一再稱,他從未過問他兒子的生意。但是,根據波布林斯基公佈的2017年5月的一份預期文件顯示,亨特獲得了合資企業20%的股份,還為一位“大人物”持有另外10%的股份。波布林斯基證明,大人物就是拜登。
亨特在一條短信中說,“我的主席(my Chairman)明確表示反對”這筆交易。亨特的合夥人沃克在給波布林斯基的短信​​中解釋說,當亨特“說他的主席時,他說的是他的父親”。
波布林斯基的短信​​記錄還證明,他也見過前副總統拜登。吉利爾在2017年5月發給波布林斯基的短信​​中提醒說:“別說拜登參與這事,只有面對面,我知你知,他們(在這一點上)很偏執。”
拜登當時已卸任,但這家公司卻是一家跟(美國)敵對政府有聯繫的公司。

2020年10月22日,美國田納西州納什維爾的一家酒店,亨特的合夥人托尼 · 波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在接受記者採訪後離開。 (MANDEL NGAN/AFP via Getty Images)
徹底鬧崩 拜登家跳過公司 直接拿公司的錢
但這筆交易在2017年夏季嘎然而止。根據國會參議員羅恩·約翰遜(Ron Johnson)9月公佈的調查報告,該公司於2017年8月向一家名為Hudson West的公司電匯了500萬美元。該公司老闆的伙伴於9月以Hudson West為名開了一系列信用卡,包括:亨特、吉姆以及吉姆的妻子薩拉(Sara),併購買了總價值超過10萬美元的物品。
國會報告還說,Hudson West公司還在一年的時間內向拜登的律師事務所支付了470萬美元的“諮詢費”。
在看到這份報告後,波布林斯基開始懷疑亨特和吉姆已經找到了一種更容易用名頭換錢的方法,藉以跳開煩人的合作夥伴和復雜的交易。
也是9月參議院報告發布後,波布林斯基給吉姆發送了一條憤怒的短信,指責亨特和吉姆對合作夥伴“撒謊”,秘密地從該公司撈取錢財。
公開聲明 要求拜登家族說出事實
10月22日,波布林斯基在《紐約郵報》刊登聲明。他寫道:“亨特稱他的父親拜登是’大人物’或是’我的主席(my Chairman)’,且常常請拜登過目文件,或對我們討論的潛在交易提出意見。我看到拜登聲稱不曾過問兒子的生意,對比我親眼所見,這不是事實,因為這不只是亨特的生意,我聽到他們總說要把拜登家族的名字和遺產放在這裡。
“當我看到參議員約翰遜的報告,這使我震驚,讓我意識到拜登家族在我背後偷偷拿錢,拿了國外幾百萬美元的錢,即便他們曾告訴我他們不會對他們的合作夥伴這麼做。
“我了解合作方不在乎財務健康與報酬率,他們只是將Sinohawk用以影響政治;而當我發現亨特只是將Sinohawk當作他個人小金庫,(在他)盡可能地用最快速度從公司提款時,我採取了一些措施阻止。
“我要求拜登家族向美國的人民開誠佈公,說出一切事實,這樣我才能脫離與這件事的關聯,這樣我才不用被迫幫他們回答這些問題。
“我沒有特定政治傾向,我只是在拜登幕後看到一些事情,讓我不得不越來越關注。拜登家族積極利用‘拜登’的名義從國外企業賺取數百萬美元。”
波布林斯基在22日的新聞發布會上說,一位涉事人士上週曾警告他,如果他把這些信息爆料出去,“將會葬送掉我們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