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为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与他的妻子吉尔(Jill),儿子亨特(Hunter)和博(Beau)2009年1月20日在华盛顿白宫前参加就职游行。(Alex Wong/Getty Images) 前美国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家族收取外国企业巨额资金成为美国大选前的“十月惊奇”,爆料人是海军前上尉托尼·波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 那么波布林斯基与拜登家族,尤其是拜登的儿子亨特(Hunter Biden)的关系是如何破裂的呢?综合多家美国媒体的信息,可以还原这一过程。 波布林斯基曾担任SinoHawk Holdings的首席执行官,“Sino”代表CH,而“Hawk”(鹰)是亨特已故兄长博(Beau Biden)最喜欢的动物。 SinoHawk其实是外国与拜登家族之间的合伙企业,最初预计将获得1,000万美元的投资,随后增长至数十亿美元。 而波布林斯基是亨特和亨特的合伙人詹姆斯·吉利尔(James Gilliar)招募进公司的。 撮合外国公司与美国最杰出家庭之间的协议 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导,吉利尔在2015年12月短信中向波布林斯基介绍项目说,外国公司与“美国最杰出的家庭之一”之间将达成协议。 1个月后,吉利尔介绍“拜登的合伙人”罗宾·沃克(Rob Walker)给波布林斯基认识。沃克跟拜登家庭有很近的关系,他的妻子贝茜·梅西·沃克(Betsy Massey Walker)是拜登的妻子(Jill Biden)在白宫的个人助理。 4个月后(2016年3月),吉利尔告诉波布林斯基,要合作的外国实体的公司名字。吉利尔许诺同月就要与亨特发展、并达成交易条款。当时,前副总统乔·拜登仍在任期内。 2020年8月20日,在美国民主党2020年全国代表大会期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的儿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在线发表讲话。(Handout/DNCC via Getty Images) 质疑亨特只挂名 不干活 《华尔街日报》的报导,随着这笔交易在2017年逐渐成型,波布林斯基也开始质疑亨特在公司的作用,亨特并没有参与公司的大部分工作,基本上见不到亨特的人影。 波布林斯基在短信中说,亨特除了挂名外、没有做出任何贡献,并担心亨特“因可卡因被美军开除”的历史记录。 吉利尔承认,亨特是“缺少技能”,并且还有些恶习。但他解释说:“挂亨特的牌子势在必行,但也要准确知道,他对于增加投入并不是必不可少。” 波布林斯基回复说,他明白“使用名头/优势”,但认为收益上行应归功于团队的实际工作。吉利尔提醒他,外国合作方人士“是聪明人,他们了解附加值”。 最终谈判时 亨特拉来叔叔参股 《华尔街日报》的报导,5月中旬,SinoHawk 公司开始跟这家能源公司开始最终的合同谈判。这时,亨特带来了他的叔叔吉姆(Jim Biden)参股。 根据波布林斯基当时的短信记录,吉利尔安慰波布林斯基说,吉姆加入可加强公司的独特卖点销,“对对方来说,它看起来像是一家真正的家族企业”。 随后,亨特要求在三个美国城市都要设办公室,配以“大笔”的旅行预算,还要支付他叔叔吉姆的薪酬、以及配备助理等各种支出。 至于年薪,亨特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解释说,他希望收取超过85万美元的年薪、他得给他前妻,而这一数目是首席执行官波布林斯基的年薪收入。 第一次裂缝 亨特:我才是王牌玩家 《华尔街日报》的报导,亨特的漫天要价,波布林斯基在短信中提醒吉利尔说,需要“管理”好亨特,因为“他(亨特)把这当成了他的个人储钱罐。”他还担心亨特的“精神状态”、滥用毒品和参与会议的能力。 亨特则“愤怒”回短信说,他对公司的贡献就是他的名字。他嘲笑波布林斯基说,该公司的负责人“将成为我亨特的伙伴,成为拜登家的伙伴”。 亨特说:“在这种情况下,只有一名玩家持有王牌,那就是我。可能不公平,但这就是现实,因为我才是唯一一个能将整个家族遗产传承下去的人。” 此时,吉利尔私底下告诉波布林斯基,要灵活点儿,因为“我知道为什么对方想要这笔交易,并且要这笔交易金额这么大,就是看上了他们(拜登)家的名号。” 吉利尔的说法很容易理解,这家公司是用重金买拜登家的影响力。 亨特口中的“主席”就是他的父亲拜登 虽然前副总统拜登一再称,他从未过问他儿子的生意。但是,根据波布林斯基公布的2017年5月的一份预期文件显示,亨特获得了合资企业20%的股份,还为一位“大人物”持有另外10%的股份。波布林斯基证明,大人物就是拜登。 亨特在一条短信中说,“我的主席(my Chairman)明确表示反对”这笔交易。亨特的合伙人沃克在给波布林斯基的短信中解释说,当亨特“说他的主席时,他说的是他的父亲”。 波布林斯基的短信记录还证明,他也见过前副总统拜登。吉利尔在2017年5月发给波布林斯基的短信中提醒说:“别说拜登参与这事,只有面对面,我知你知,他们(在这一点上)很偏执。” 拜登当时已卸任,但这家公司却是一家跟(美国)敌对政府有联系的公司。 2020年10月22日,美国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一家酒店,亨特的合伙人托尼 · 波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在接受记者采访后离开。(MANDEL NGAN/AFP via Getty Images) 彻底闹崩 拜登家跳过公司 直接拿公司的钱 但这笔交易在2017年夏季嘎然而止。根据国会参议员罗恩·约翰逊(Ron Johnson)9月公布的调查报告,该公司于2017年8月向一家名为Hudson West的公司电汇了500万美元。该公司老板的伙伴于9月以Hudson West为名开了一系列信用卡,包括:亨特、吉姆以及吉姆的妻子萨拉(Sara),并购买了总价值超过10万美元的物品。 国会报告还说,Hudson West公司还在一年的时间内向拜登的律师事务所支付了470万美元的“咨询费”。 在看到这份报告后,波布林斯基开始怀疑亨特和吉姆已经找到了一种更容易用名头换钱的方法,藉以跳开烦人的合作伙伴和复杂的交易。 也是9月参议院报告发布后,波布林斯基给吉姆发送了一条愤怒的短信,指责亨特和吉姆对合作伙伴“撒谎”,秘密地从该公司捞取钱财。 公开声明 要求拜登家族说出事实 10月22日,波布林斯基在《纽约邮报》刊登声明。他写道:“亨特称他的父亲拜登是‘大人物’或是‘我的主席(my Chairman)’,且常常请拜登过目文件,或对我们讨论的潜在交易提出意见。我看到拜登声称不曾过问儿子的生意,对比我亲眼所见,这不是事实,因为这不只是亨特的生意,我听到他们总说要把拜登家族的名字和遗产放在这里。 “当我看到参议员约翰逊的报告,这使我震惊,让我意识到拜登家族在我背后偷偷拿钱,拿了国外几百万美元的钱,即便他们曾告诉我他们不会对他们的合作伙伴这么做。 “我了解合作方不在乎财务健康与报酬率,他们只是将Sinohawk用以影响政治;而当我发现亨特只是将Sinohawk当作他个人小金库,(在他)尽可能地用最快速度从公司提款时,我采取了一些措施阻止。 “我要求拜登家族向美国的人民开诚布公,说出一切事实,这样我才能脱离与这件事的关联,这样我才不用被迫帮他们回答这些问题。 “我没有特定政治倾向,我只是在拜登幕后看到一些事情,让我不得不越来越关注。拜登家族积极利用‘拜登’的名义从国外企业赚取数百万美元。” 波布林斯基在2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一位涉事人士上周曾警告他,如果他把这些信息爆料出去,“将会葬送掉我们所有人。”

图为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与他的妻子吉尔(Jill),儿子亨特(Hunter)和博(Beau)2009年1月20日在华盛顿白宫前参加就职游行。(Alex Wong/Getty Images)
前美国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家族收取外国企业巨额资金成为美国大选前的“十月惊奇”,爆料人是海军前上尉托尼·波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
那么波布林斯基与拜登家族,尤其是拜登的儿子亨特(Hunter Biden)的关系是如何破裂的呢?综合多家美国媒体的信息,可以还原这一过程。
波布林斯基曾担任SinoHawk Holdings的首席执行官,“Sino”代表CH,而“Hawk”(鹰)是亨特已故兄长博(Beau Biden)最喜欢的动物。
SinoHawk其实是外国与拜登家族之间的合伙企业,最初预计将获得1,000万美元的投资,随后增长至数十亿美元。
而波布林斯基是亨特和亨特的合伙人詹姆斯·吉利尔(James Gilliar)招募进公司的。
撮合外国公司与美国最杰出家庭之间的协议
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导,吉利尔在2015年12月短信中向波布林斯基介绍项目说,外国公司与“美国最杰出的家庭之一”之间将达成协议。
1个月后,吉利尔介绍“拜登的合伙人”罗宾·沃克(Rob Walker)给波布林斯基认识。沃克跟拜登家庭有很近的关系,他的妻子贝茜·梅西·沃克(Betsy Massey Walker)是拜登的妻子(Jill Biden)在白宫的个人助理。
4个月后(2016年3月),吉利尔告诉波布林斯基,要合作的外国实体的公司名字。吉利尔许诺同月就要与亨特发展、并达成交易条款。当时,前副总统乔·拜登仍在任期内。

2020年8月20日,在美国民主党2020年全国代表大会期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Joe Biden)的儿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在线发表讲话。(Handout/DNCC via Getty Images)
质疑亨特只挂名 不干活
《华尔街日报》的报导,随着这笔交易在2017年逐渐成型,波布林斯基也开始质疑亨特在公司的作用,亨特并没有参与公司的大部分工作,基本上见不到亨特的人影。
波布林斯基在短信中说,亨特除了挂名外、没有做出任何贡献,并担心亨特“因可卡因被美军开除”的历史记录。
吉利尔承认,亨特是“缺少技能”,并且还有些恶习。但他解释说:“挂亨特的牌子势在必行,但也要准确知道,他对于增加投入并不是必不可少。”
波布林斯基回复说,他明白“使用名头/优势”,但认为收益上行应归功于团队的实际工作。吉利尔提醒他,外国合作方人士“是聪明人,他们了解附加值”。
最终谈判时 亨特拉来叔叔参股
《华尔街日报》的报导,5月中旬,SinoHawk 公司开始跟这家能源公司开始最终的合同谈判。这时,亨特带来了他的叔叔吉姆(Jim Biden)参股。
根据波布林斯基当时的短信记录,吉利尔安慰波布林斯基说,吉姆加入可加强公司的独特卖点销,“对对方来说,它看起来像是一家真正的家族企业”。
随后,亨特要求在三个美国城市都要设办公室,配以“大笔”的旅行预算,还要支付他叔叔吉姆的薪酬、以及配备助理等各种支出。
至于年薪,亨特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解释说,他希望收取超过85万美元的年薪、他得给他前妻,而这一数目是首席执行官波布林斯基的年薪收入。
第一次裂缝 亨特:我才是王牌玩家
《华尔街日报》的报导,亨特的漫天要价,波布林斯基在短信中提醒吉利尔说,需要“管理”好亨特,因为“他(亨特)把这当成了他的个人储钱罐。”他还担心亨特的“精神状态”、滥用毒品和参与会议的能力。
亨特则“愤怒”回短信说,他对公司的贡献就是他的名字。他嘲笑波布林斯基说,该公司的负责人“将成为我亨特的伙伴,成为拜登家的伙伴”。
亨特说:“在这种情况下,只有一名玩家持有王牌,那就是我。可能不公平,但这就是现实,因为我才是唯一一个能将整个家族遗产传承下去的人。”
此时,吉利尔私底下告诉波布林斯基,要灵活点儿,因为“我知道为什么对方想要这笔交易,并且要这笔交易金额这么大,就是看上了他们(拜登)家的名号。”
吉利尔的说法很容易理解,这家公司是用重金买拜登家的影响力。
亨特口中的“主席”就是他的父亲拜登
虽然前副总统拜登一再称,他从未过问他儿子的生意。但是,根据波布林斯基公布的2017年5月的一份预期文件显示,亨特获得了合资企业20%的股份,还为一位“大人物”持有另外10%的股份。波布林斯基证明,大人物就是拜登。
亨特在一条短信中说,“我的主席(my Chairman)明确表示反对”这笔交易。亨特的合伙人沃克在给波布林斯基的短信中解释说,当亨特“说他的主席时,他说的是他的父亲”。
波布林斯基的短信记录还证明,他也见过前副总统拜登。吉利尔在2017年5月发给波布林斯基的短信中提醒说:“别说拜登参与这事,只有面对面,我知你知,他们(在这一点上)很偏执。”
拜登当时已卸任,但这家公司却是一家跟(美国)敌对政府有联系的公司。

2020年10月22日,美国田纳西州纳什维尔的一家酒店,亨特的合伙人托尼 · 波布林斯基(Tony Bobulinski)在接受记者采访后离开。(MANDEL NGAN/AFP via Getty Images)
彻底闹崩 拜登家跳过公司 直接拿公司的钱
但这笔交易在2017年夏季嘎然而止。根据国会参议员罗恩·约翰逊(Ron Johnson)9月公布的调查报告,该公司于2017年8月向一家名为Hudson West的公司电汇了500万美元。该公司老板的伙伴于9月以Hudson West为名开了一系列信用卡,包括:亨特、吉姆以及吉姆的妻子萨拉(Sara),并购买了总价值超过10万美元的物品。
国会报告还说,Hudson West公司还在一年的时间内向拜登的律师事务所支付了470万美元的“咨询费”。
在看到这份报告后,波布林斯基开始怀疑亨特和吉姆已经找到了一种更容易用名头换钱的方法,藉以跳开烦人的合作伙伴和复杂的交易。
也是9月参议院报告发布后,波布林斯基给吉姆发送了一条愤怒的短信,指责亨特和吉姆对合作伙伴“撒谎”,秘密地从该公司捞取钱财。
公开声明 要求拜登家族说出事实
10月22日,波布林斯基在《纽约邮报》刊登声明。他写道:“亨特称他的父亲拜登是‘大人物’或是‘我的主席(my Chairman)’,且常常请拜登过目文件,或对我们讨论的潜在交易提出意见。我看到拜登声称不曾过问儿子的生意,对比我亲眼所见,这不是事实,因为这不只是亨特的生意,我听到他们总说要把拜登家族的名字和遗产放在这里。
“当我看到参议员约翰逊的报告,这使我震惊,让我意识到拜登家族在我背后偷偷拿钱,拿了国外几百万美元的钱,即便他们曾告诉我他们不会对他们的合作伙伴这么做。
“我了解合作方不在乎财务健康与报酬率,他们只是将Sinohawk用以影响政治;而当我发现亨特只是将Sinohawk当作他个人小金库,(在他)尽可能地用最快速度从公司提款时,我采取了一些措施阻止。
“我要求拜登家族向美国的人民开诚布公,说出一切事实,这样我才能脱离与这件事的关联,这样我才不用被迫帮他们回答这些问题。
“我没有特定政治倾向,我只是在拜登幕后看到一些事情,让我不得不越来越关注。拜登家族积极利用‘拜登’的名义从国外企业赚取数百万美元。”
波布林斯基在2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一位涉事人士上周曾警告他,如果他把这些信息爆料出去,“将会葬送掉我们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