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雷特:“法官的职责需要做到抵制他的政策偏好,如果向它们屈服,将是一种失职行为。联邦法官不参加选举,因此,他们没有理由声称他们的偏好反映了人民的喜好。这种职责与政治偏好的分离,使得司法机构在政府的三个部门中与众不同。一位法官不仅要宣布独立于国会和总统,而且还要独立于那些可能使他感动的私人信仰。司法宣誓抓住了司法职责的本质,法治必须始终掌控一切。我的美国同胞们,即使我们法官不面临选举,我们仍然为你们工作,是你们的宪法确定了法治和司法独立,而这正是它的核心。我今晚庄严宣誓的核心意思是,我将在工作上毫不畏惧、毫不偏袒,我将独立于政治派别和我自己的喜好。” 按:本文译自《纽约邮报》(10月26日),英文标题:Supreme Court Justice Amy Coney Barrett sworn in at White House ceremony。转自:保守主义评论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艾米·康尼·巴雷特在白宫宣誓就职。不到两小时前,参议院在白宫举行的仪式上批准了这一任命。 巴雷特以52票赞成、48票反对的结果获得参议院的批准。晚上9点左右,在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的主持下,她在白宫南草坪宣誓就职。 特朗普在巴雷特宣誓就职前说:“这对美国、对美国宪法、对公平公正的法治来说,都是重要的一天。” “作为总统,对我来说,任命最高法院大法官是最庄严的义务和最崇高的荣誉”,他补充说。 特朗普强调了巴雷特的经历,说她具有“卓越的才智”,她将成为美国最高法院的第五位女性。 特朗普说:“她是我们国家最杰出的法律学者之一。” 巴雷特在宣誓就职后发表简短讲话,她说自己将在法庭上公正行事(act impartially)。 “法官的职责要求她抵制自己的政策偏好”,她还补充说,“向这种偏好屈服是玩忽职守。” 她补充说,“这种职责的分离(separation of duty)使司法部门在政府的三个分支中显得与众不同。” 特朗普还感谢参议院的领袖,包括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麦康奈尔于11月总统选举之前,在参议院对她的任命进行了表决。 除缅因州的苏珊·柯林斯(Susan Collins)之外,所有的参议院共和党人都投票确认了巴雷特的任命。特朗普总统任命她填补大法官鲁斯·巴德·金斯伯格9月份去世后留下的空缺。巴雷特的确认将使最高法院保守派的多数席位达到6:3。 她的提名引发了民主党议员的猛烈批评,他们指责共和党人采取双重标准,因为共和党人在2016年以选举年为由阻止了奥巴马总统的选择。 在巴雷特确认提名之前,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在一次充满激情的讲话中说,参议院共和党人犯有“盗窃两个席位”和“虚伪的双重标准”的罪行。 民主党参议员克里斯·库恩斯(Chris Coons)补充说,巴雷特的提名将为最高法院开创一个前所未有的保守主义篇章。 库恩斯说:“简单地说,我相信,巴雷特法官将为我们前所未有的保守主义的司法能动主义(conservative judicial activism)掀开新的篇章。” 麦康奈尔曾阻止对梅里克·加兰德——奥巴马提名的最高法院法官——进行确认投票。他指出,巴雷特的确认程序符合宪法。 “这一过程完全符合宪法规定。我们没有异议,如果情况相反,他们也会确认的。”

巴雷特:“法官的职责需要做到抵制他的政策偏好,如果向它们屈服,将是一种失职行为。联邦法官不参加选举,因此,他们没有理由声称他们的偏好反映了人民的喜好。这种职责与政治偏好的分离,使得司法机构在政府的三个部门中与众不同。一位法官不仅要宣布独立于国会和总统,而且还要独立于那些可能使他感动的私人信仰。司法宣誓抓住了司法职责的本质,法治必须始终掌控一切。我的美国同胞们,即使我们法官不面临选举,我们仍然为你们工作,是你们的宪法确定了法治和司法独立,而这正是它的核心。我今晚庄严宣誓的核心意思是,我将在工作上毫不畏惧、毫不偏袒,我将独立于政治派别和我自己的喜好。”

按:本文译自《纽约邮报》(10月26日),英文标题:Supreme Court Justice Amy Coney Barrett sworn in at White House ceremony。转自:保守主义评论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艾米·康尼·巴雷特在白宫宣誓就职。不到两小时前,参议院在白宫举行的仪式上批准了这一任命。

巴雷特以52票赞成、48票反对的结果获得参议院的批准。晚上9点左右,在大法官克拉伦斯·托马斯(Clarence Thomas)的主持下,她在白宫南草坪宣誓就职。

特朗普在巴雷特宣誓就职前说:“这对美国、对美国宪法、对公平公正的法治来说,都是重要的一天。”

“作为总统,对我来说,任命最高法院大法官是最庄严的义务和最崇高的荣誉”,他补充说。

特朗普强调了巴雷特的经历,说她具有“卓越的才智”,她将成为美国最高法院的第五位女性。

特朗普说:“她是我们国家最杰出的法律学者之一。”

巴雷特在宣誓就职后发表简短讲话,她说自己将在法庭上公正行事(act impartially)。

“法官的职责要求她抵制自己的政策偏好”,她还补充说,“向这种偏好屈服是玩忽职守。”

她补充说,“这种职责的分离(separation of duty)使司法部门在政府的三个分支中显得与众不同。”

特朗普还感谢参议院的领袖,包括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康奈尔。麦康奈尔于11月总统选举之前,在参议院对她的任命进行了表决。

除缅因州的苏珊·柯林斯(Susan Collins)之外,所有的参议院共和党人都投票确认了巴雷特的任命。特朗普总统任命她填补大法官鲁斯·巴德·金斯伯格9月份去世后留下的空缺。巴雷特的确认将使最高法院保守派的多数席位达到6:3。

她的提名引发了民主党议员的猛烈批评,他们指责共和党人采取双重标准,因为共和党人在2016年以选举年为由阻止了奥巴马总统的选择。

在巴雷特确认提名之前,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在一次充满激情的讲话中说,参议院共和党人犯有“盗窃两个席位”和“虚伪的双重标准”的罪行。

民主党参议员克里斯·库恩斯(Chris Coons)补充说,巴雷特的提名将为最高法院开创一个前所未有的保守主义篇章。

库恩斯说:“简单地说,我相信,巴雷特法官将为我们前所未有的保守主义的司法能动主义(conservative judicial activism)掀开新的篇章。”

麦康奈尔曾阻止对梅里克·加兰德——奥巴马提名的最高法院法官——进行确认投票。他指出,巴雷特的确认程序符合宪法。

“这一过程完全符合宪法规定。我们没有异议,如果情况相反,他们也会确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