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民主黨人是拼了命想阻止 美國總統的這次對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僅以美國參議院剛剛結束的投票來看,美國民主黨45名參議員們都投了反對票 這是自1869年以來,首次沒有得到美國任何參議院內的少數黨同意票的美國大法官任命。 相比唐納德特朗普總統和美國共和黨對此次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的精心策劃和勢在必得,美國賣國的民主黨的這場“阻擊戰”實在打得太蠢了,它們既心急火燎,又毫無章法。 唐納德特朗普總統挑選的這位巴雷特大法官,是個很不錯的人選,她是美國女性,她與她丈夫一同收養了兩名來自海地的“小黑孩子們”,她這個身份讓美國民主黨玩慣了的“性別牌”和“種族牌”,它們在她身上動不到歪腦筋。 美國民主黨揪住巴雷特“虔誠的天主教徒”的身份窮追猛打。 在本月早些時候舉行的聽證會上,美國民主黨人連問了巴雷特14個無恥問題,其中,有8個問題居然都是與巴雷特的宗教信仰相關的。 美國民主黨議員們不厭其煩地追問巴雷特:你的宗教信仰是否會干擾你的美國司法判斷?你的宗教信仰是否會促使你反對墮胎? 你的宗教信仰會不會讓你對其他信仰產生歧視? 等等,等等…… 巴雷特在聽證會上展現了高超的技巧,她對所有問題都回答得滴水不漏。 這麼問,在美國就實在太出愚蠢了。 要知道,美國一直是一個標榜“信仰自由”的國家,但是,在這場聽證會上,急功近利的美國民主黨議員們分明透露出了非常明顯的對巴雷特天主教信仰的歧視。 這徹底激怒了美國人口中僅次於新教徒的天主教徒們。 美國各大天主教組織立刻發文對該聽證會表示了質疑,更有天主教徒們直接在推特上吐槽,他們問:美國究竟還是不是一個“受上帝保佑的國家”? 為什麼一個天主教徒(女性)要在這種場合受到如此多的盤問和質疑? 這種“反向歧視”更加堅固了美國保守派們一定要將巴雷特推上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寶座的決心。 更糟糕的是,美國民主黨之前極力拉攏的美國拉美裔族群就是信仰天主教的,美國民主黨的這個“騷操作”把後者都給惹毛了。聽證會開過後,唐納德 特朗普總統在美國共和黨內的反對派、美國參議院拉美裔黨團的代表魯比奧立刻高調宣布: 我支持美國總統對巴特雷的任免 美國民主黨原本期望他在美國參議院投票中反水、它們愚蠢地期盼他能夠阻擊這次的美國總統對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免,這下,它們的期望徹底落空了。 當然,美國民主黨人是絕對不會就此認栽的。 按照一些極端自由派美國民主黨人的癡人說夢的說法,一旦巴雷特走馬、上任,“反沃倫法院”成型,喬拜登又在下週的選舉中戰勝唐納德特朗普,他們就將在未來釋放兩枚“政治核彈”,徹底顛覆美國共和黨人在最高法院中的“胜勢”。 首先,是在美國眾議院、美國參議院、美國總統都掌握在美國民主黨人手中的情況下,它們欲強行推動美國憲法修正案,將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們的人數,從9人,擴張到13人,甚至15人,這樣,喬拜登就將擁有一次提名4到6名美國民主黨大法官們的權力,美國自由派將重新主導美國最高法院。 其次,是讓美國再多一個州,目前,美國還有一塊海外領地波多黎各,約有366萬人,一旦升格為州,保守估計能獲得美國10個眾議院席位,外加美國兩個參議院席位,總共12張選舉人票。 波多黎各人口全是拉美族裔,美國民主黨癡人說夢地默認: 這些人會全部支持美國民主黨自己 屆時,不管美國共和黨再怎麼選,也將沒有翻身的機會。 當然,這兩條在旁人看來,無疑都是“亂國之謀”: 人多嘴雜,一個有15位大法官們的美國最高法院,將喪失對美國社會思潮的引導能力; 一旦接納經濟底子極薄、民族成分又跟美國主體不兼容的波多黎各加入美國聯邦,又將給美國帶來極大的財政負擔和種族問題。 美國民主黨人似乎顧不得那麼多了。 當然,美國民主黨這套如意算盤能不能打成? 首先還要看下週的美國總統大選結果。 不管怎麼說,巴雷特的上任,即便從最短期效果上看,也給一周後的美國總統大選增加了一個大大的變數。 唐納德 川普總統贏得美國總統大選! 伊萬卡 川普家族成員們贏得美利堅合眾國總統大選! 伊萬卡 特朗普家族成員們贏得美國總統大選! 🍀陳斯紅🍀語錄

美國民主黨人是拼了命想阻止 美國總統的這次對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僅以美國參議院剛剛結束的投票來看,美國民主黨45名參議員們都投了反對票

這是自1869年以來,首次沒有得到美國任何參議院內的少數黨同意票的美國大法官任命。

相比唐納德特朗普總統和美國共和黨對此次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的精心策劃和勢在必得,美國賣國的民主黨的這場“阻擊戰”實在打得太蠢了,它們既心急火燎,又毫無章法。

唐納德特朗普總統挑選的這位巴雷特大法官,是個很不錯的人選,她是美國女性,她與她丈夫一同收養了兩名來自海地的“小黑孩子們”,她這個身份讓美國民主黨玩慣了的“性別牌”和“種族牌”,它們在她身上動不到歪腦筋。

美國民主黨揪住巴雷特“虔誠的天主教徒”的身份窮追猛打。
在本月早些時候舉行的聽證會上,美國民主黨人連問了巴雷特14個無恥問題,其中,有8個問題居然都是與巴雷特的宗教信仰相關的。
美國民主黨議員們不厭其煩地追問巴雷特:你的宗教信仰是否會干擾你的美國司法判斷?你的宗教信仰是否會促使你反對墮胎?
你的宗教信仰會不會讓你對其他信仰產生歧視?
等等,等等……

巴雷特在聽證會上展現了高超的技巧,她對所有問題都回答得滴水不漏。
這麼問,在美國就實在太出愚蠢了。
要知道,美國一直是一個標榜“信仰自由”的國家,但是,在這場聽證會上,急功近利的美國民主黨議員們分明透露出了非常明顯的對巴雷特天主教信仰的歧視。
這徹底激怒了美國人口中僅次於新教徒的天主教徒們。
美國各大天主教組織立刻發文對該聽證會表示了質疑,更有天主教徒們直接在推特上吐槽,他們問:美國究竟還是不是一個“受上帝保佑的國家”?
為什麼一個天主教徒(女性)要在這種場合受到如此多的盤問和質疑?
這種“反向歧視”更加堅固了美國保守派們一定要將巴雷特推上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寶座的決心。
更糟糕的是,美國民主黨之前極力拉攏的美國拉美裔族群就是信仰天主教的,美國民主黨的這個“騷操作”把後者都給惹毛了。聽證會開過後,唐納德 特朗普總統在美國共和黨內的反對派、美國參議院拉美裔黨團的代表魯比奧立刻高調宣布:
我支持美國總統對巴特雷的任免
美國民主黨原本期望他在美國參議院投票中反水、它們愚蠢地期盼他能夠阻擊這次的美國總統對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免,這下,它們的期望徹底落空了。
當然,美國民主黨人是絕對不會就此認栽的。
按照一些極端自由派美國民主黨人的癡人說夢的說法,一旦巴雷特走馬、上任,“反沃倫法院”成型,喬拜登又在下週的選舉中戰勝唐納德特朗普,他們就將在未來釋放兩枚“政治核彈”,徹底顛覆美國共和黨人在最高法院中的“胜勢”。
首先,是在美國眾議院、美國參議院、美國總統都掌握在美國民主黨人手中的情況下,它們欲強行推動美國憲法修正案,將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們的人數,從9人,擴張到13人,甚至15人,這樣,喬拜登就將擁有一次提名4到6名美國民主黨大法官們的權力,美國自由派將重新主導美國最高法院。
其次,是讓美國再多一個州,目前,美國還有一塊海外領地波多黎各,約有366萬人,一旦升格為州,保守估計能獲得美國10個眾議院席位,外加美國兩個參議院席位,總共12張選舉人票。
波多黎各人口全是拉美族裔,美國民主黨癡人說夢地默認:
這些人會全部支持美國民主黨自己
屆時,不管美國共和黨再怎麼選,也將沒有翻身的機會。
當然,這兩條在旁人看來,無疑都是“亂國之謀”:
人多嘴雜,一個有15位大法官們的美國最高法院,將喪失對美國社會思潮的引導能力;
一旦接納經濟底子極薄、民族成分又跟美國主體不兼容的波多黎各加入美國聯邦,又將給美國帶來極大的財政負擔和種族問題。
美國民主黨人似乎顧不得那麼多了。
當然,美國民主黨這套如意算盤能不能打成?
首先還要看下週的美國總統大選結果。

不管怎麼說,巴雷特的上任,即便從最短期效果上看,也給一周後的美國總統大選增加了一個大大的變數。

唐納德 川普總統贏得美國總統大選!
伊萬卡 川普家族成員們贏得美利堅合眾國總統大選!
伊萬卡 特朗普家族成員們贏得美國總統大選!

🍀陳斯紅🍀語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