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2. 临晨,最早爆料的纽约邮报又出重拳,刊登了拜登公司CEO的实名举报信。他不但证实了一些重要细节,更关键的是,验证了电子邮件中的“老大”就是民诛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 此外,他还把所有文件和证据全部交给了参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和财政委员会。 今晚最后一场总统辩论,川普已经邀请了这位CEO作为嘉宾出席。 主流媒体和社交网络用尽了一切手段压制消息,现在终于盖不住了。不但福克斯新闻和华尔街日报全面跟进,一心保护拜登的左媒也不得不开始报道。 我在上一篇文章说过,必须以毒攻毒,哪怕公布硬盘所有内容,甚至包括打了马赛克的恋童图片,目的就是一定要逼迫媒体不再装瞎。现在看来,即使没有视频和图片,目的已经达到了。 儿童色情是妥妥的刑事犯罪,不论左右(变态的除外),选民都不会容忍。老市长已经把所有证据交给了特拉华州警,州警又转交给了FBI。无论大选结果如何,这部分调查应该会继续下去,特别是现在很多人已经看过了,FBI想瞒也瞒不住。 但是老拜登可以装聋作哑。虽然已经有短信曝光,似乎证明老拜登至少知情,但是调查起来不是一天两天的,即使今天抓走白冠希,老拜登仍然可以一问三不知。 所以现在能精准锁定老拜登的,就是他们全家上阵,借助副总统的职位,以权谋私,全世界捞钱,出卖米国利益赚得盆满钵盈,特别是乌克兰,俄罗斯,和最大的一个:钟国。 多年以来老拜登唯一的防御措施就是宣称他一无所知,一口咬定他从来没有过问儿子的外国生意。但是现在爆料的无数内容都表明他在撒谎,老拜登不但知情,而且自己就是幕后策划,是所谓的“老大”,是直接受益的人。 很多人,特别是国内的读者,不理解为什么老川在美国这么招人恨。按说他虽然口无遮拦,可是所作所为明显都是为了美国好,为什么民诛党,媒体,金融界,科技公司,都跟他势不两立,恨不得往死里整他? 现在你能看出一点端倪了:这不仅仅是正治的问题,这是一个四通八达的犯罪网络,权,钱,名,利,色情,恋童。人家经过几十年的苦心经营,不论谁上台,都是建制派一手操控,互相提携,互相保护,其乐融融……直到有一天,老川横空出世,世界再也不一样了。 现在还活着的总统和候选人,不论党派,全部反川,你不觉得奇怪吗?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罗姆尼,希拉里,拜登,精诚合作,联合反川,说得通吗?至于吗? 真正的原因就是,他们的王国面临崩溃。他们收买不了川普,也没有办法把他打趴下,已经预感到大厦将倾,因为绝望,所以疯狂。 抽干沼泽不会那么简单,因为沼泽会疯狂反扑。 白冠希为了从钟国捞钱,专门成立了一家公司,聘请了Tony Bobulinski作CEO。下文是他的实名举报信,千里走单骑全文翻译。 我叫Tony Bobulinski。以下陈述的事实是真实准确的;它们不是任何形式的国内或国外虚假信息,任何与之相反的建议都是错误和冒犯性的。我是7天前《纽约邮报》发布的电子邮件中的收件人,也包括亨特·拜登和罗伯·沃克。该电子邮件是真实的。 今天下午,我收到了参议院国土安全与政府事务委员会和参议院财政委员会的要求,索要所有我与拜登家族以及各种外国实体和个人的商务文件。我确实持有大量的文件和通讯记录,并且会很快向两个委员会提交这些材料。 我的祖父是入伍37年的陆军情报官,我的父亲在海军服役20多年,我的兄弟是服役28年的海军飞行员,我自己也参军4年,以海军中尉的身份退役。我拥有高级别的国家安全认证,是海军核动力训练部的教官,后担任CTO。全家能为祖国服务,我感到深深的自豪。我不是一个热衷政治的人。我一生中仅有的几次竞选捐款,都捐给了民诛党。 如果媒体和大型科技公司在过去的几周中做好了自己的本职工作,那么我就跟这个故事无关了。鉴于我长期以来的服务和对这个伟大国家的热爱,我不会再允许我们一家的名字与俄罗斯的虚假信息或隐含的谎言和虚假的叙述关联起来。 退伍之后,我成为机构投资人,在世界各地广泛投资,跨越五大洲。我曾去过50多个国家。我坚信,我们生活在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里。 我要陈述的是事实。我知道这是事实,因为我就是其中之一。我是Sinohawk Holdings的首席执行官,该公司是中国企业通过CEFC /叶董事长跟拜登家族合作的公司。 James Gilliar和Hunter Biden将我招来担任CEO。在广为宣传的2017年5月13日的电子邮件中,“大佬”确实是指乔·拜登。该电子邮件中引用的另一个“ JB”是乔的弟弟,吉姆·拜登。 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称他的父亲为“大佬”或“董事长”,并经常提到要求他签署或就我们正在讨论的各种潜在交易提供建议。 我看到拜登副总统说他从未与亨特谈过他的生意。 根据我亲眼所见,那是错误的,因为这不仅仅是亨特的生意,他们说拜登的姓氏和名望都有风险。 我意识到钟国人并不真正关心他们的投资回报率。他们将其视为一项政治或者影响力投资。一旦我意识到亨特是想把这家公司当作自己的私人储蓄,直接把钟国人的投资转给自己,我便采取了一些措施来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 参议员约翰逊的报告(Johnson Report)把一些零散的信息连接了起来,让我感到非常吃惊 – 让我意识到拜登一家在我们背后偷偷从钟国人那里拿了数百万美元,尽管他们告诉我他们从来没有,也绝不会这样做。 我希望拜登一家能向美国人民澄清事实,这样我就可以回到以前继续做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因为我不想替他们回答这些问题。 我没有Zheng Zhi意图。我只是在拜登的幕后看到一些事,让我越来越不安。拜登家族积极利用拜登的名字从外国公司赚取了数百万美元,哪怕来自CCP控制的钟国。 愿上帝保佑美国。 更新1:Tony Bobulinski 周四召开了新闻发布会,福克斯新闻全程直播,仅仅他家的油管频道就有150万观看,76K点赞,1.2K踩(一天之内): 更新2:今天(周五),FBI正式约谈Tony Bobulinski。本来他要跟参议员会面,现在暂时推迟。国土安全委员会主席Ron Johnson说他很高兴FBI终于开始关注了。

临晨,最早爆料的纽约邮报又出重拳,刊登了拜登公司CEO的实名举报信。他不但证实了一些重要细节,更关键的是,验证了电子邮件中的“老大”就是民诛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

此外,他还把所有文件和证据全部交给了参议院国土安全委员会和财政委员会。

今晚最后一场总统辩论,川普已经邀请了这位CEO作为嘉宾出席。

主流媒体和社交网络用尽了一切手段压制消息,现在终于盖不住了。不但福克斯新闻和华尔街日报全面跟进,一心保护拜登的左媒也不得不开始报道。

我在上一篇文章说过,必须以毒攻毒,哪怕公布硬盘所有内容,甚至包括打了马赛克的恋童图片,目的就是一定要逼迫媒体不再装瞎。现在看来,即使没有视频和图片,目的已经达到了。

儿童色情是妥妥的刑事犯罪,不论左右(变态的除外),选民都不会容忍。老市长已经把所有证据交给了特拉华州警,州警又转交给了FBI。无论大选结果如何,这部分调查应该会继续下去,特别是现在很多人已经看过了,FBI想瞒也瞒不住。

但是老拜登可以装聋作哑。虽然已经有短信曝光,似乎证明老拜登至少知情,但是调查起来不是一天两天的,即使今天抓走白冠希,老拜登仍然可以一问三不知。

所以现在能精准锁定老拜登的,就是他们全家上阵,借助副总统的职位,以权谋私,全世界捞钱,出卖米国利益赚得盆满钵盈,特别是乌克兰,俄罗斯,和最大的一个:钟国。

多年以来老拜登唯一的防御措施就是宣称他一无所知,一口咬定他从来没有过问儿子的外国生意。但是现在爆料的无数内容都表明他在撒谎,老拜登不但知情,而且自己就是幕后策划,是所谓的“老大”,是直接受益的人。

很多人,特别是国内的读者,不理解为什么老川在美国这么招人恨。按说他虽然口无遮拦,可是所作所为明显都是为了美国好,为什么民诛党,媒体,金融界,科技公司,都跟他势不两立,恨不得往死里整他?

现在你能看出一点端倪了:这不仅仅是正治的问题,这是一个四通八达的犯罪网络,权,钱,名,利,色情,恋童。人家经过几十年的苦心经营,不论谁上台,都是建制派一手操控,互相提携,互相保护,其乐融融……直到有一天,老川横空出世,世界再也不一样了。

现在还活着的总统和候选人,不论党派,全部反川,你不觉得奇怪吗?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罗姆尼,希拉里,拜登,精诚合作,联合反川,说得通吗?至于吗?

真正的原因就是,他们的王国面临崩溃。他们收买不了川普,也没有办法把他打趴下,已经预感到大厦将倾,因为绝望,所以疯狂。

抽干沼泽不会那么简单,因为沼泽会疯狂反扑。

白冠希为了从钟国捞钱,专门成立了一家公司,聘请了Tony Bobulinski作CEO。下文是他的实名举报信,千里走单骑全文翻译。

我叫Tony Bobulinski。以下陈述的事实是真实准确的;它们不是任何形式的国内或国外虚假信息,任何与之相反的建议都是错误和冒犯性的。我是7天前《纽约邮报》发布的电子邮件中的收件人,也包括亨特·拜登和罗伯·沃克。该电子邮件是真实的。

今天下午,我收到了参议院国土安全与政府事务委员会和参议院财政委员会的要求,索要所有我与拜登家族以及各种外国实体和个人的商务文件。我确实持有大量的文件和通讯记录,并且会很快向两个委员会提交这些材料。

我的祖父是入伍37年的陆军情报官,我的父亲在海军服役20多年,我的兄弟是服役28年的海军飞行员,我自己也参军4年,以海军中尉的身份退役。我拥有高级别的国家安全认证,是海军核动力训练部的教官,后担任CTO。全家能为祖国服务,我感到深深的自豪。我不是一个热衷政治的人。我一生中仅有的几次竞选捐款,都捐给了民诛党。

如果媒体和大型科技公司在过去的几周中做好了自己的本职工作,那么我就跟这个故事无关了。鉴于我长期以来的服务和对这个伟大国家的热爱,我不会再允许我们一家的名字与俄罗斯的虚假信息或隐含的谎言和虚假的叙述关联起来。

退伍之后,我成为机构投资人,在世界各地广泛投资,跨越五大洲。我曾去过50多个国家。我坚信,我们生活在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里。

我要陈述的是事实。我知道这是事实,因为我就是其中之一。我是Sinohawk Holdings的首席执行官,该公司是中国企业通过CEFC /叶董事长跟拜登家族合作的公司。 James Gilliar和Hunter Biden将我招来担任CEO。在广为宣传的2017年5月13日的电子邮件中,“大佬”确实是指乔·拜登。该电子邮件中引用的另一个“ JB”是乔的弟弟,吉姆·拜登。

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称他的父亲为“大佬”或“董事长”,并经常提到要求他签署或就我们正在讨论的各种潜在交易提供建议。 我看到拜登副总统说他从未与亨特谈过他的生意。 根据我亲眼所见,那是错误的,因为这不仅仅是亨特的生意,他们说拜登的姓氏和名望都有风险。

我意识到钟国人并不真正关心他们的投资回报率。他们将其视为一项政治或者影响力投资。一旦我意识到亨特是想把这家公司当作自己的私人储蓄,直接把钟国人的投资转给自己,我便采取了一些措施来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

参议员约翰逊的报告(Johnson Report)把一些零散的信息连接了起来,让我感到非常吃惊 – 让我意识到拜登一家在我们背后偷偷从钟国人那里拿了数百万美元,尽管他们告诉我他们从来没有,也绝不会这样做。

我希望拜登一家能向美国人民澄清事实,这样我就可以回到以前继续做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因为我不想替他们回答这些问题。

我没有Zheng Zhi意图。我只是在拜登的幕后看到一些事,让我越来越不安。拜登家族积极利用拜登的名字从外国公司赚取了数百万美元,哪怕来自CCP控制的钟国。

愿上帝保佑美国。

更新1:Tony Bobulinski 周四召开了新闻发布会,福克斯新闻全程直播,仅仅他家的油管频道就有150万观看,76K点赞,1.2K踩(一天之内):

更新2:今天(周五),FBI正式约谈Tony Bobulinski。本来他要跟参议员会面,现在暂时推迟。国土安全委员会主席Ron Johnson说他很高兴FBI终于开始关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