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接着引用了由《纽约邮报》披露的一份重磅文件,抨击拜登在他儿子(亨特)的腐败商业交易中公然撒谎。他表示,亨特多次利用身份之便安排一位乌克兰能源主管与其父亲、时任副总统的拜登会面。尽管亨特对能源行业一无所知,但他依然每月从这位高管所在的能源公司获得高昂的报酬。 拜登此前一再为其清白所做的自证其实不过是个彻头彻尾的谎言。奥巴马和拜登政府是最腐败的政府,拜登是个腐败的政客,他不具备竞选总统的资格。特朗普称,在他四年的任期内,从未有过贪污腐败的渎职行为,但他却遭遇了美国历史上最大的政治迫害(指通俄门、乌克兰丑闻等),他愿这些可怕的政治迫害永远不再发生在另一位总统身上。他表示,每天都有虚假和诽谤的故事被捏造出来,但它们从未被Twitter、Facebook或主流媒体撤下,而《纽约邮报》刚曝光的拜登家族的丑闻,负面舆论几乎在发酵前就被删掉了,他们这明摆着是在保护拜登。 最强版实力坑爹 拜登儿子又上头条了 话说,每次美国大选,两党总统候选人的丑闻黑料都会被对手挖个精光,这也成为了每届大选的重头戏,各种家族丑闻、不为人知的勾当甚至是早年年少无知的黑料都通通被晒在大众面前。 而关于川普家族丑闻和各种爆料,相信大家都听闻不少,但拜登这边却好像风平浪静,让人纳闷。 不过现在看来,这只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夕。 因为今天早上,美国民众就看到了拜登的家族丑闻的报道满天飞,果然总统候选人丑闻爆料虽迟但到。 这次拜登可以说是被小儿子亨特坑惨了。 因为亨特,拜登被质疑涉嫌以公谋私,腐败接受贿赂。 而亨特也被曝出不但吸毒、嫖娼和赌博,私生活还十分混乱,更出现了出轨亡兄遗孀,抛弃糟糠之妻等脱轨行为。 而这一切还得从修电脑的故事说起。 在去年4月份,亨特的手提电脑出现故障,于是他把电脑拿去修。 结果电脑修好了,维修店的老板却怎么也联系不到他,甚至连85美元的修机费都没有支付就把电脑弃在了维修店里。 这时维修店老板却意外发现了亨特电脑里机密的邮件和很多私密照,最早的可以追溯到大约五年前, 也就是说从2014年亨特被赶出军队之后所有电子邮件和文件都在电脑上,这心是有多大啊。 接着维修店老板将亨特的电脑上交给了FBI,在过去1年内FBI和川普政府积极还原亨特的电脑硬盘上的被删除的文件,接着更多的爆炸性十足的信息被挖出。 根据《纽约邮报》报道,在亨特电脑上的一封邮件显示,在2015年亨特将当时担任副总统的父亲拜登介绍给了乌克兰一家能源公司的一名高管认识。 这家乌克兰能源公司叫Burisma,而在能源行业没有任何经验和技术的亨特则在2014年以高达5万美元的月薪被Burisma公司招入到董事会。 这次被曝光的邮件是由Burisma董事会顾问Vadym Pozharskyi发出的: “亲爱的亨特,谢谢你邀请我到华盛顿特区,以及能让我有机会见到你的父亲。这真的是我的荣幸。今天在我前往机场之前,我们能见面吗?” 而且在另一封邮件,顾问Vadym还询问亨特如何利用他的“影响力”来帮助Burisma公司。 这和拜登说“自己从未和儿子交谈过海外业务”的声明似乎自相矛盾。 而同年正在调查Burisma公司的检察官却离奇被解雇了,于是媒体则怀疑这一切都是时任副总统的拜登向乌克兰政府官员施压的结果。 拜登团队最新的声明则表示拜登从未见过Burisma能源公司的高管。 不管拜登团队怎么说,这个重磅炸弹肯定会对拜登竞选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 而这还没完呢,电脑里除了4万多封邮件泄露之外,还藏着拜登儿子亨特的各种私生活照片和视频, 其中还包括了一段长达12分钟的色情视频,在视频中,亨特一边吸食可卡因,一边和一名身份不明的女子发生性关系, 里面还有各种露骨的色情图片和他吸食毒品的照片。(目前只公开了部分照片) 其实拜登儿子亨特的一箩筐黑料早已被大众熟知,而且在去年《纽约客》就发布过一篇文章,标题为“亨特会是拜登竞选路上的绊脚石吗?”。 前面辛辛苦苦营造的势头,没想到只差临门一脚了,却出现了亨特的“邮件门”事件, 如果最终拜登落选了,亨特绝对是2020年的坑爹之王。 【活在哥哥优秀光环下长大,亨特不堪重负选择堕落】 拜登和已故前妻有两个儿子,分别是大儿子博·拜登和小儿子亨特·拜登。 然而两个儿子长大后的人生轨迹却截然不同,一个成为了拜登的骄傲,一个却让拜登糟心不已。 大儿子博是法学博士,曾担任特拉华州总检察长,之前还参军到伊拉克驻军了一年时间,并且获得铜星勋章,更是被拜登视为是他在政坛的后继希望。 不过悲剧却在2010年发生了,博在那一年出现轻微中风,在2013年又被诊断出罹患脑癌, 2年后因为病情恶化,博不幸去世,享年46岁。 而小儿子亨特却和哥哥完全相反,虽然他也追随哥哥的步伐,先在耶鲁大学法学院完成学业成为了一名律师, 但是在上学期间他就已经开始染上毒瘾,并且有酗酒的坏习惯。 有几次被送进戒毒中心,在2003年到2010年这7年他成功戒了毒瘾,但是后来他又重新吸毒。 在2012年虽然加入了海军预备队进行服役,然而却因为吸食可卡因而被赶出了军队。 2016年他依然被发现吸毒,当时亨特退还了一辆租车,遗留下了一个钱包,里面装有哥哥博的总检察长徽章,车内还发现了一袋可卡因粉末,当时车主还报警了。 亨特吸毒的黑历史,一直以来都是拜登在竞选路上遭人攻击的把柄之一。 在第一场总统辩论上,川普就曾拿亨特因吸食可卡因而被海军开除的事进行还击。 【嫖娼出轨放荡不羁,还出轨去世哥哥的妻子】 亨特的私生活作风非常混乱,虽然他和前妻凯瑟琳在离婚前维持了20多年,但是婚内却无数次出轨嫖娼, 他也曾公开表示自己去过脱衣舞俱乐部嫖娼,一点也没当回事。 前妻凯瑟琳曾爆料称亨特把所有钱都花在了吸毒和嫖娼上,而且在家里还当着孩子的面酗酒发酒疯, 凯瑟琳也多次警告称如果他再次酗酒的话就要离婚。 在2015年,亨特又再次发起了酒疯,凯瑟琳将其赶出了他们在华盛顿特区的家。 然而没想到的是,亨特居然在此期间直接搬进了嫂子哈莉家里同住,当时他的哥哥已经去世,也就是说亨特出轨了自己亡兄的遗孀。 这样荒唐的事还没结束,同年黑客还入侵了一个名为Ashley Madison的婚外恋约会网站,发现亨特曾使用这个网站搞婚外情。 尽管事后亨特否认了这个指控,但他和前妻凯瑟琳的婚姻算是彻底玩完了。 两人在2017年正式解除了婚姻关系,在此之后,亨特就索性公开了和亡兄遗孀哈莉“交往”,还对外界表示自己非常幸运遇到哈莉。 更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当年亨特恋上亡兄妻子的事还得到了拜登夫妇的支持。 拜登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都很幸运,亨特和哈莉彼此相遇,他们经历了同样的悲伤后再在一起,他们得到我和吉尔的权利支持。” 不知道拜登是真祝福,还仅仅是为了维持自己家庭和睦的景象。 然而没过多久,亨特又来打拜登的脸了。 2019年,亨特被曝出搞大了脱衣舞娘伦登·罗伯茨的肚子,伦登向法院起诉亨特要求其支付抚养费。 同年亨特和哥嫂哈莉也突然宣布分手,在几个月后,亨特就与来自南非的梅丽莎·科恩闪婚,当时两人才认识一周就宣布结婚了。 如今因为亨特的邮件泄露,拜登又再次遭受媒体和舆论的轰炸。 网友还留言称,拜登连自己的家庭都管理不好,怎么放心给他管理一个国家。 也有网友表示,讲得好像是儿子让拜登丢脸一样,但拜登也不是什么受害者,泄露的邮件就表示拜登可能也利用自己的职权妨碍司法。 眼看着拜登好像胜算在握,支持率也遥遥领先川普,但没想到却出现了这次“邮件门”事件, 难道川普真的是天选之子?这次也是天助吗?我们还是拭目以待吧。 现在,每当特朗普一出场,人气就特别旺。只要一提到拜登,观众就会狂呼:把他们都关起来…… 亨特是拜登家族的问题人物之一,他多年来酗酒、用药不断,多次进出戒酒中心以及戒毒所。他和叔叔詹姆斯(James Biden)创业,游走在政治、法律、商业边缘,多次卷入法律纠纷。 整个事件曾在2015年美国媒体圈内引发过争议,很快平息下去。近来因为总统特朗普的“电话门”事件又重新成为政界和媒体的关注焦点,引发特朗普是否借助外国势力干预美国国内政治的违宪和弹劾之争。 但是,利用国内影响力换取国外企业利益的做法已经成为美国政治圈的习惯,政治和法律的界线已经模糊。卡耐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专家查耶斯(Sarah Chayes)指出,类似于亨特担任Burisma高管的事件,在美国不仅是合法而且是能被社会接受的行为,这累积多年的问题值得美国人深思。 美国“官二代”的游说生涯 1970年出生的亨特,在2岁时与母亲、妹妹和哥哥去挑选圣诞树的路上遭遇一场严重车祸,母亲和妹妹当场死亡,他和哥哥博·拜登(Beau Biden)受到重伤但顺利生还,当时父亲拜登刚当选第一届参议员,正在华盛顿面试办公室人员。 失去母亲的亨特和哥哥,由父亲拜登独自抚养多年,华盛顿的国会山庄几乎就是他们的游乐场。 亨特于1996年自耶鲁大学法律系毕业后,回到家乡特拉华州的威尔明顿,进入当地银行WBNA工作并领取高薪。WBNA是拜登的主要选举赞助人,拜登在国会推动WBNA支持的金融法案。亨特甚至在后来离开WBNA后,也持续收到该银行的游说费,一直到2005年。 1998年亨特在父亲朋友的协助下,进入克林顿政府的商务部,工作负责网络政策。尽管美国政府薪水不高,但是他的三个女儿被送进华盛顿最昂贵的私立学校,学费给他带来极大的财务压力,用亨特自己的话形容,几乎是过着左手进右手出的日子。 亨特的财务压力很快得以缓解。随着克林顿第二任期在2000年结束,亨特也离开了美国政府公务员的工作,开始进入高收入的游说行业。亨特自称,他和父亲间未明说的规则是:他不参与任何可能牵连他父亲的游说法案,也不寻求他父亲的协助;另外,拜登不过问亨特的客户,亨特也不提起。拜登经常强调他一直未利用自己的权力换取利益,2009年他的个人财产低于3万美元。 但事实并非完全如此。媒体报道指出,亨特后来自立门户成后,不少客户寻求游说的法案和拜登在国会专门委员会负责的议题具高度重叠。 拜登也深知亨特业务的敏感性,根据纽约法院文件,2006年1月拜登的弟弟詹姆斯打电话给纽约金融圈人士洛蒂托(Anthony Lotito), 称拜登希望亨特离开游说圈、避免对他接下来的总统选举造成影响,请洛蒂托帮亨特找工作 。 数月之后,他们三人并购一家纽约的对冲基金公司Paradigm Global Adviser。一接手该公司,詹姆斯就对该企业员工指出,不用担心没有投资人, 来自全世界等着要投资拜登的人正排着队。“我们有的是在(波音)747上装满现金,排队要投资这家公司的投资人。” 没想到的是拜登家族取得这家公司后就风波不断,亨特和叔叔与洛蒂托出现不合,最后互相告上法庭,Paradigm办公室的所在地纽约第五大道650号,又因为被美国司法部发现持有者为资助伊朗核导弹计划的伊朗银行而遭到拍卖,亨特和叔叔最终结束了Paradigm的业务。 2009年,亨特又与前国务卿克里的继子、来自亨氏食品家族的克里斯朵夫(Christopher Heinz)和服装模特阿奇尔(Devon Archer)共组咨询公司Rosemont Seneca Partners。正是这家公司涉及了与乌克兰Burisma天然气公司等机构的业务。对政治风险评估更为谨慎的克里斯朵夫认为这些业务风险太高而拒绝,最后与亨特和阿奇尔终止了合作。 重审案件与总统候选人的命运 根据亨特自己的说法,他在1980年末就读于乔治城大学时开始抽烟,并偶尔使用可卡因。他染上酒瘾是在和家人分居两地后发生的。2001年他把妻子、女儿搬回老家,他开始过着通勤于华盛顿和老家之间的生活,很快他发现自己更愿意在酒吧多喝一杯酒,而不是赶上回家的最后一班火车。 染上酒瘾后,亨特多次进出戒瘾机构,但仍无法彻底摆脱酒和毒品。在2010年、2013年两次戒酒后,亨特重新开始酗酒。2013年,他被允许破格进入美国海军预备队,却在数月后因被验出体内有毒品可卡因而被迅速验退。 2015年他的哥哥博·拜登因脑癌过世,拜登家族陷入低潮,亨特2016年又开始酗酒,并与博的妻子发生感情,亨特的妻子卡萨林在发现后于2016年12月提出离婚申请。 同年,亨特在前往亚利桑那戒酒中心的路上,把钱包落在了飞机上,在等钱包送还时,他在洛杉矶饮酒和吸毒,最后甚至边开车边用药。租车公司后来在车上发现毒品并报案,但因吸食器没有亨特指纹,地方检察官最后未起诉亨特。 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太多政治人物需要面对家族成员的腐败,拜登只是其中之一。拜登选择的做法是“忽略”,他总是对外表示,他的决策和亨特无关。 由于事关乌克兰政坛以及美国的外交政策,拜登和亨特的说法不断受到挑战。寻求在乌克兰推动反腐和改革的拜登,在2015对乌克兰国会演讲时指出,检察总长办公室急需改革。他最后甚至以核准援助贷款10亿美元为条件,要求撤换时任乌克兰总检察长绍金(Viktor Shokin)。他对当时新上任的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称,“我六个小时后离开这,如果你不解雇总检察长,你就拿不到钱。 ” 事情的另一个转折点出现在绍金。绍金近日对媒体称,他被解雇就是因为他着手调查Burisma的案子,如果他继续待在那位置上,他将调查亨特任职董事会的资格,毕竟他在缺乏乌克兰和能源业经验的情况下获得任命,这不符合常理。Burisma和亨特的案子此后再无人过问。

特朗普接着引用了由《纽约邮报》披露的一份重磅文件,抨击拜登在他儿子(亨特)的腐败商业交易中公然撒谎。他表示,亨特多次利用身份之便安排一位乌克兰能源主管与其父亲、时任副总统的拜登会面。尽管亨特对能源行业一无所知,但他依然每月从这位高管所在的能源公司获得高昂的报酬。

拜登此前一再为其清白所做的自证其实不过是个彻头彻尾的谎言。奥巴马和拜登政府是最腐败的政府,拜登是个腐败的政客,他不具备竞选总统的资格。特朗普称,在他四年的任期内,从未有过贪污腐败的渎职行为,但他却遭遇了美国历史上最大的政治迫害(指通俄门、乌克兰丑闻等),他愿这些可怕的政治迫害永远不再发生在另一位总统身上。他表示,每天都有虚假和诽谤的故事被捏造出来,但它们从未被Twitter、Facebook或主流媒体撤下,而《纽约邮报》刚曝光的拜登家族的丑闻,负面舆论几乎在发酵前就被删掉了,他们这明摆着是在保护拜登。

最强版实力坑爹

拜登儿子又上头条了

话说,每次美国大选,两党总统候选人的丑闻黑料都会被对手挖个精光,这也成为了每届大选的重头戏,各种家族丑闻、不为人知的勾当甚至是早年年少无知的黑料都通通被晒在大众面前。

而关于川普家族丑闻和各种爆料,相信大家都听闻不少,但拜登这边却好像风平浪静,让人纳闷。

不过现在看来,这只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夕。

因为今天早上,美国民众就看到了拜登的家族丑闻的报道满天飞,果然总统候选人丑闻爆料虽迟但到。

这次拜登可以说是被小儿子亨特坑惨了。

因为亨特,拜登被质疑涉嫌以公谋私,腐败接受贿赂。

而亨特也被曝出不但吸毒、嫖娼和赌博,私生活还十分混乱,更出现了出轨亡兄遗孀,抛弃糟糠之妻等脱轨行为。

而这一切还得从修电脑的故事说起。

在去年4月份,亨特的手提电脑出现故障,于是他把电脑拿去修。

结果电脑修好了,维修店的老板却怎么也联系不到他,甚至连85美元的修机费都没有支付就把电脑弃在了维修店里。

这时维修店老板却意外发现了亨特电脑里机密的邮件和很多私密照,最早的可以追溯到大约五年前,

也就是说从2014年亨特被赶出军队之后所有电子邮件和文件都在电脑上,这心是有多大啊。

接着维修店老板将亨特的电脑上交给了FBI,在过去1年内FBI和川普政府积极还原亨特的电脑硬盘上的被删除的文件,接着更多的爆炸性十足的信息被挖出。

根据《纽约邮报》报道,在亨特电脑上的一封邮件显示,在2015年亨特将当时担任副总统的父亲拜登介绍给了乌克兰一家能源公司的一名高管认识。

这家乌克兰能源公司叫Burisma,而在能源行业没有任何经验和技术的亨特则在2014年以高达5万美元的月薪被Burisma公司招入到董事会。

这次被曝光的邮件是由Burisma董事会顾问Vadym Pozharskyi发出的:

“亲爱的亨特,谢谢你邀请我到华盛顿特区,以及能让我有机会见到你的父亲。这真的是我的荣幸。今天在我前往机场之前,我们能见面吗?”

而且在另一封邮件,顾问Vadym还询问亨特如何利用他的“影响力”来帮助Burisma公司。

这和拜登说“自己从未和儿子交谈过海外业务”的声明似乎自相矛盾。

而同年正在调查Burisma公司的检察官却离奇被解雇了,于是媒体则怀疑这一切都是时任副总统的拜登向乌克兰政府官员施压的结果。

拜登团队最新的声明则表示拜登从未见过Burisma能源公司的高管。

不管拜登团队怎么说,这个重磅炸弹肯定会对拜登竞选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

而这还没完呢,电脑里除了4万多封邮件泄露之外,还藏着拜登儿子亨特的各种私生活照片和视频,

其中还包括了一段长达12分钟的色情视频,在视频中,亨特一边吸食可卡因,一边和一名身份不明的女子发生性关系,

里面还有各种露骨的色情图片和他吸食毒品的照片。(目前只公开了部分照片)

其实拜登儿子亨特的一箩筐黑料早已被大众熟知,而且在去年《纽约客》就发布过一篇文章,标题为“亨特会是拜登竞选路上的绊脚石吗?”。

前面辛辛苦苦营造的势头,没想到只差临门一脚了,却出现了亨特的“邮件门”事件,

如果最终拜登落选了,亨特绝对是2020年的坑爹之王。

【活在哥哥优秀光环下长大,亨特不堪重负选择堕落】

拜登和已故前妻有两个儿子,分别是大儿子博·拜登和小儿子亨特·拜登。

然而两个儿子长大后的人生轨迹却截然不同,一个成为了拜登的骄傲,一个却让拜登糟心不已。

大儿子博是法学博士,曾担任特拉华州总检察长,之前还参军到伊拉克驻军了一年时间,并且获得铜星勋章,更是被拜登视为是他在政坛的后继希望。

不过悲剧却在2010年发生了,博在那一年出现轻微中风,在2013年又被诊断出罹患脑癌,

2年后因为病情恶化,博不幸去世,享年46岁。

而小儿子亨特却和哥哥完全相反,虽然他也追随哥哥的步伐,先在耶鲁大学法学院完成学业成为了一名律师,

但是在上学期间他就已经开始染上毒瘾,并且有酗酒的坏习惯。

有几次被送进戒毒中心,在2003年到2010年这7年他成功戒了毒瘾,但是后来他又重新吸毒。

在2012年虽然加入了海军预备队进行服役,然而却因为吸食可卡因而被赶出了军队。

2016年他依然被发现吸毒,当时亨特退还了一辆租车,遗留下了一个钱包,里面装有哥哥博的总检察长徽章,车内还发现了一袋可卡因粉末,当时车主还报警了。

亨特吸毒的黑历史,一直以来都是拜登在竞选路上遭人攻击的把柄之一。

在第一场总统辩论上,川普就曾拿亨特因吸食可卡因而被海军开除的事进行还击。

【嫖娼出轨放荡不羁,还出轨去世哥哥的妻子】

亨特的私生活作风非常混乱,虽然他和前妻凯瑟琳在离婚前维持了20多年,但是婚内却无数次出轨嫖娼,

他也曾公开表示自己去过脱衣舞俱乐部嫖娼,一点也没当回事。

前妻凯瑟琳曾爆料称亨特把所有钱都花在了吸毒和嫖娼上,而且在家里还当着孩子的面酗酒发酒疯,

凯瑟琳也多次警告称如果他再次酗酒的话就要离婚。

在2015年,亨特又再次发起了酒疯,凯瑟琳将其赶出了他们在华盛顿特区的家。

然而没想到的是,亨特居然在此期间直接搬进了嫂子哈莉家里同住,当时他的哥哥已经去世,也就是说亨特出轨了自己亡兄的遗孀。

这样荒唐的事还没结束,同年黑客还入侵了一个名为Ashley Madison的婚外恋约会网站,发现亨特曾使用这个网站搞婚外情。

尽管事后亨特否认了这个指控,但他和前妻凯瑟琳的婚姻算是彻底玩完了。

两人在2017年正式解除了婚姻关系,在此之后,亨特就索性公开了和亡兄遗孀哈莉“交往”,还对外界表示自己非常幸运遇到哈莉。

更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当年亨特恋上亡兄妻子的事还得到了拜登夫妇的支持。

拜登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都很幸运,亨特和哈莉彼此相遇,他们经历了同样的悲伤后再在一起,他们得到我和吉尔的权利支持。”

不知道拜登是真祝福,还仅仅是为了维持自己家庭和睦的景象。

然而没过多久,亨特又来打拜登的脸了。

2019年,亨特被曝出搞大了脱衣舞娘伦登·罗伯茨的肚子,伦登向法院起诉亨特要求其支付抚养费。

同年亨特和哥嫂哈莉也突然宣布分手,在几个月后,亨特就与来自南非的梅丽莎·科恩闪婚,当时两人才认识一周就宣布结婚了。

如今因为亨特的邮件泄露,拜登又再次遭受媒体和舆论的轰炸。

网友还留言称,拜登连自己的家庭都管理不好,怎么放心给他管理一个国家。

也有网友表示,讲得好像是儿子让拜登丢脸一样,但拜登也不是什么受害者,泄露的邮件就表示拜登可能也利用自己的职权妨碍司法。

眼看着拜登好像胜算在握,支持率也遥遥领先川普,但没想到却出现了这次“邮件门”事件,

难道川普真的是天选之子?这次也是天助吗?我们还是拭目以待吧。

现在,每当特朗普一出场,人气就特别旺。只要一提到拜登,观众就会狂呼:把他们都关起来……

亨特是拜登家族的问题人物之一,他多年来酗酒、用药不断,多次进出戒酒中心以及戒毒所。他和叔叔詹姆斯(James Biden)创业,游走在政治、法律、商业边缘,多次卷入法律纠纷。

整个事件曾在2015年美国媒体圈内引发过争议,很快平息下去。近来因为总统特朗普的“电话门”事件又重新成为政界和媒体的关注焦点,引发特朗普是否借助外国势力干预美国国内政治的违宪和弹劾之争。

但是,利用国内影响力换取国外企业利益的做法已经成为美国政治圈的习惯,政治和法律的界线已经模糊。卡耐基国际和平基金会专家查耶斯(Sarah Chayes)指出,类似于亨特担任Burisma高管的事件,在美国不仅是合法而且是能被社会接受的行为,这累积多年的问题值得美国人深思。

美国“官二代”的游说生涯

1970年出生的亨特,在2岁时与母亲、妹妹和哥哥去挑选圣诞树的路上遭遇一场严重车祸,母亲和妹妹当场死亡,他和哥哥博·拜登(Beau Biden)受到重伤但顺利生还,当时父亲拜登刚当选第一届参议员,正在华盛顿面试办公室人员。

失去母亲的亨特和哥哥,由父亲拜登独自抚养多年,华盛顿的国会山庄几乎就是他们的游乐场。

亨特于1996年自耶鲁大学法律系毕业后,回到家乡特拉华州的威尔明顿,进入当地银行WBNA工作并领取高薪。WBNA是拜登的主要选举赞助人,拜登在国会推动WBNA支持的金融法案。亨特甚至在后来离开WBNA后,也持续收到该银行的游说费,一直到2005年。

1998年亨特在父亲朋友的协助下,进入克林顿政府的商务部,工作负责网络政策。尽管美国政府薪水不高,但是他的三个女儿被送进华盛顿最昂贵的私立学校,学费给他带来极大的财务压力,用亨特自己的话形容,几乎是过着左手进右手出的日子。

亨特的财务压力很快得以缓解。随着克林顿第二任期在2000年结束,亨特也离开了美国政府公务员的工作,开始进入高收入的游说行业。亨特自称,他和父亲间未明说的规则是:他不参与任何可能牵连他父亲的游说法案,也不寻求他父亲的协助;另外,拜登不过问亨特的客户,亨特也不提起。拜登经常强调他一直未利用自己的权力换取利益,2009年他的个人财产低于3万美元。

但事实并非完全如此。媒体报道指出,亨特后来自立门户成后,不少客户寻求游说的法案和拜登在国会专门委员会负责的议题具高度重叠。

拜登也深知亨特业务的敏感性,根据纽约法院文件,2006年1月拜登的弟弟詹姆斯打电话给纽约金融圈人士洛蒂托(Anthony Lotito), 称拜登希望亨特离开游说圈、避免对他接下来的总统选举造成影响,请洛蒂托帮亨特找工作 。

数月之后,他们三人并购一家纽约的对冲基金公司Paradigm Global Adviser。一接手该公司,詹姆斯就对该企业员工指出,不用担心没有投资人, 来自全世界等着要投资拜登的人正排着队。“我们有的是在(波音)747上装满现金,排队要投资这家公司的投资人。”

没想到的是拜登家族取得这家公司后就风波不断,亨特和叔叔与洛蒂托出现不合,最后互相告上法庭,Paradigm办公室的所在地纽约第五大道650号,又因为被美国司法部发现持有者为资助伊朗核导弹计划的伊朗银行而遭到拍卖,亨特和叔叔最终结束了Paradigm的业务。

2009年,亨特又与前国务卿克里的继子、来自亨氏食品家族的克里斯朵夫(Christopher Heinz)和服装模特阿奇尔(Devon Archer)共组咨询公司Rosemont Seneca Partners。正是这家公司涉及了与乌克兰Burisma天然气公司等机构的业务。对政治风险评估更为谨慎的克里斯朵夫认为这些业务风险太高而拒绝,最后与亨特和阿奇尔终止了合作。

重审案件与总统候选人的命运

根据亨特自己的说法,他在1980年末就读于乔治城大学时开始抽烟,并偶尔使用可卡因。他染上酒瘾是在和家人分居两地后发生的。2001年他把妻子、女儿搬回老家,他开始过着通勤于华盛顿和老家之间的生活,很快他发现自己更愿意在酒吧多喝一杯酒,而不是赶上回家的最后一班火车。

染上酒瘾后,亨特多次进出戒瘾机构,但仍无法彻底摆脱酒和毒品。在2010年、2013年两次戒酒后,亨特重新开始酗酒。2013年,他被允许破格进入美国海军预备队,却在数月后因被验出体内有毒品可卡因而被迅速验退。

2015年他的哥哥博·拜登因脑癌过世,拜登家族陷入低潮,亨特2016年又开始酗酒,并与博的妻子发生感情,亨特的妻子卡萨林在发现后于2016年12月提出离婚申请。

同年,亨特在前往亚利桑那戒酒中心的路上,把钱包落在了飞机上,在等钱包送还时,他在洛杉矶饮酒和吸毒,最后甚至边开车边用药。租车公司后来在车上发现毒品并报案,但因吸食器没有亨特指纹,地方检察官最后未起诉亨特。

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太多政治人物需要面对家族成员的腐败,拜登只是其中之一。拜登选择的做法是“忽略”,他总是对外表示,他的决策和亨特无关。

由于事关乌克兰政坛以及美国的外交政策,拜登和亨特的说法不断受到挑战。寻求在乌克兰推动反腐和改革的拜登,在2015对乌克兰国会演讲时指出,检察总长办公室急需改革。他最后甚至以核准援助贷款10亿美元为条件,要求撤换时任乌克兰总检察长绍金(Viktor Shokin)。他对当时新上任的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称,“我六个小时后离开这,如果你不解雇总检察长,你就拿不到钱。 ”

事情的另一个转折点出现在绍金。绍金近日对媒体称,他被解雇就是因为他着手调查Burisma的案子,如果他继续待在那位置上,他将调查亨特任职董事会的资格,毕竟他在缺乏乌克兰和能源业经验的情况下获得任命,这不符合常理。Burisma和亨特的案子此后再无人过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