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郵報》週三(10月14日)最新報導,據該報獲得的電子郵件顯示,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將自己的父親、時任副總統喬·拜登(Joe Biden)介紹給烏克蘭一家能源公司的一名高管,不到一年之後,老拜登向烏克蘭政府官員施壓,要求解僱一名調查該公司的檢察官。 (來源:紐約郵報) 據稱,Burisma董事會顧問瓦迪姆·波扎爾斯基(Vadym Pozharskyi)於2015年4月17日派亨特·拜登參加了此次從未公開的會面,而大約一年前,亨特·拜登加入了Burisma董事會,據報導,他的月薪高達5萬美元。 “親愛的亨特,謝謝你邀請我來華盛頓特區,讓我有機會見到你的父親,並和他共度一段時間。這真的是我的榮幸和快樂,”郵件寫道。 (來源:紐約郵報) 2014年5月的一封郵件也顯示,據稱是Burisma第三位高管的波扎爾斯基,向亨特·拜登諮詢了代表公司“如何利用自己的影響力”。 這些轟動一時的信件包含在從一台筆記本電腦中恢復的大量數據中,與喬·拜登聲稱的“從未與我兒子談論過他的海外業務往來”截然相反。 據拜登家鄉特拉華州的一家修理店老闆說,這台電腦於2019年4月被送到該店。 從電腦中提取的其他資料還包括一段12分鐘的色情視頻,其中亨特·拜登承認自己吸毒成癮,一邊吸食可卡因,一邊與一名身份不明的女子發生性關係,以及許多其他露骨的色情圖片。 店主說,帶著被水損壞的MacBook Pro電腦來維修的顧客從未支付過維修費用,也沒有取回存儲內容的硬盤。店主說,他曾多次試圖聯繫這位顧客。 店主無法確定這名顧客是亨特·拜登,但說筆記本電腦上有博·拜登基金會(Beau Biden Foundation)的貼紙,該基金會以亨特已故的哥哥、前特拉華州司法部長的名字命名。 《紐約郵報》收到的一份特拉華州聯邦傳票的照片顯示,這家商店的店主表示,他向聯邦調查局通報了電腦和硬盤的存在,隨後聯邦調查局於去年12月查獲了這兩個硬盤。 (來源:紐約郵報) 但店主說,在移交設備之前,他復制了硬盤,後來把它交給了前市長魯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的律師羅伯特·科斯特洛(Robert Costello)。 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前顧問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在9月底向《紐約郵報》透露了硬盤的存在,朱利安尼在周日向該報提供了一份拷貝。 在波扎爾斯基感謝亨特·拜登將其介紹給他父親後不到八個月,時任副總統承認迫使烏克蘭總統彼得羅·波羅申科(Petro Poroshenko)和阿爾塞尼·亞採紐克(Arseniy Yatsenyuk)威脅要扣留美國10億美元的貸款擔保,以擺脫檢察長維克多·肖金(Viktor Shokin)的壓力。 “我看著他們說:我六個小時後就要走了。如果檢察官沒有被解僱,你就拿不到錢,”2018年,拜登在對外關係委員會上說道。 “好吧,狗娘養的。他被開除了。” 肖金表示,在2016年3月被解僱時,他已經制定了“具體計劃”來調查Burisma,“包括對執行委員會所有成員的審訊和其他犯罪調查程序,包括亨特·拜登。” 喬·拜登堅稱,出於對腐敗的擔憂,美國希望除掉肖金,歐盟也有同樣的擔憂。 與此同時,2014年5月12日亨特·拜登加入Burisma董事會後不久的一封電子郵件顯示,波扎爾斯基試圖讓拜登利用自己的政治影響力幫助公司。 這封郵件的主題是“緊急事件”,同時也發給了亨特·拜登的商業夥伴德文·阿徹(Devon Archer),他當時也是Burisma的董事會成員。 (來源:紐約郵報) 波扎爾斯基說,“掌權的新當局的代表往往相當激進地非正式地接近N.Z.,目的是從他那裡獲得現金。” 郵件中沒有提到N.Z.的身份,但似乎提到了Burisma的創始人尼古拉·茲洛希夫斯基(Mykola Zlochevsky),他的名字是烏克蘭版的“尼古拉斯”(Nicholas)。 波扎爾斯基寫道,當所謂的勒索失敗後,“他們採取了具體行動”,以“一個或多個審前程序”的形式進行。 他說:“我們迫切需要你的建議,告訴你如何利用你的影響力來傳達一個信息/信號,等等,停止我們認為是出於政治動機的行動。” 亨特·拜登回應說,他當時正和阿徹在卡塔爾的多哈,並詢問有關“對Burisma的正式指控(如果有的話)”的更多信息。 “誰是這些攻擊公司的幕後黑手?在目前的臨時政府中,誰能製止這樣的襲擊?”他補充道。 交流發生的同一天,Burisma宣布通過增加亨特·拜登來擴大董事會,他負責“法律部門,並將在國際組織中為公司提供支持。” 據多家媒體報導,亨特·拜登實際上是在2014年4月加入董事會的。 他的律師去年表示,亨特“不是管理團隊的一員”,並補充說,“亨特從來沒有負責過公司的法律事務。” 大約在亨特·拜登與波扎爾斯基通信四個月後,阿徹給亨特·拜登轉發了一封郵件鏈,標題是“增稅對Burisma生產的影響”,其中波扎爾斯基說,烏克蘭內閣已向該國議會提交了新的稅法。 波扎爾斯基寫道:“如果這項法案得以實施,將把整個私營天然氣生產部門扼殺在萌芽狀態。” 在2014年9月24日的電子郵件中,波扎爾斯基還表示,他“將與美國駐基輔大使館以及阿莫斯·霍克斯坦(Amos Hochstein)在美國的辦公室分享這一信息。 ” 當時,霍克斯坦是美國國務院新任命的國際能源事務特使和協調員。 2017年12月,烏克蘭國有能源公司Naftogaz集團(Naftogaz Group)宣布,霍克斯坦已以獨立董事的身份加入該公司,但周一他宣布辭職。 霍克斯坦在《基輔郵報》發表的一篇評論文章中寫道:“公司被迫花費無數的時間來對抗政治壓力,以及寡頭們通過可疑交易為自己牟利的努力。” 除了否認他與亨特·拜登談論過他的海外業務往來,喬·拜登一再否認他們兩人涉及任何利益衝突或不當行為。 去年2月,他在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的《今日秀》節目中露面時,搭檔主持人薩凡納·格思裡(Savannah Guthrie)質疑“(亨特)接受這個職位是錯誤的,因為他們知道這真的是因為公司想要接觸到你。” 喬·拜登回應道:“嗯,那不是真的。你在說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的事情。” 去年12月,喬·拜登在愛荷華州的一次民主黨主要市政廳活動中也遭到了猛烈抨擊,一名男子指責他將亨特派往烏克蘭“去找份工作並在一家天然氣公司工作一邊接近總統,他沒有天然氣經驗。” 喬·拜登說:“你真是個大騙子,伙計。那不是真的,也沒有人這麼說過。” 喬·拜登隨後繼續斥責這名男子,稱他“胖”,並挑戰他“一起做俯臥撑,伙計”。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將有關繳獲筆記本電腦和硬盤的問題轉給了特拉華州聯邦檢察官辦公室。一位發言人表示:“我的辦公室既不能證實也不能否認調查的存在。” 亨特·拜登的律師拒絕評論細節,而是攻擊朱利安尼。 “他一直在推行有關拜登家族的陰謀論,這些陰謀論已被廣泛懷疑,公開依賴與俄羅斯情報部門有關聯的演員,”這位名叫喬治·R·梅謝斯(George R. Mesires)的律師談到朱利安尼時說。 波扎爾斯基和喬·拜登的競選團隊沒有回復置評請求。

《紐約郵報》週三(10月14日)最新報導,據該報獲得的電子郵件顯示,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將自己的父親、時任副總統喬·拜登(Joe Biden)介紹給烏克蘭一家能源公司的一名高管,不到一年之後,老拜登向烏克蘭政府官員施壓,要求解僱一名調查該公司的檢察官。

(來源:紐約郵報)
據稱,Burisma董事會顧問瓦迪姆·波扎爾斯基(Vadym Pozharskyi)於2015年4月17日派亨特·拜登參加了此次從未公開的會面,而大約一年前,亨特·拜登加入了Burisma董事會,據報導,他的月薪高達5萬美元。
“親愛的亨特,謝謝你邀請我來華盛頓特區,讓我有機會見到你的父親,並和他共度一段時間。這真的是我的榮幸和快樂,”郵件寫道。

(來源:紐約郵報)
2014年5月的一封郵件也顯示,據稱是Burisma第三位高管的波扎爾斯基,向亨特·拜登諮詢了代表公司“如何利用自己的影響力”。
這些轟動一時的信件包含在從一台筆記本電腦中恢復的大量數據中,與喬·拜登聲稱的“從未與我兒子談論過他的海外業務往來”截然相反。
據拜登家鄉特拉華州的一家修理店老闆說,這台電腦於2019年4月被送到該店。
從電腦中提取的其他資料還包括一段12分鐘的色情視頻,其中亨特·拜登承認自己吸毒成癮,一邊吸食可卡因,一邊與一名身份不明的女子發生性關係,以及許多其他露骨的色情圖片。
店主說,帶著被水損壞的MacBook Pro電腦來維修的顧客從未支付過維修費用,也沒有取回存儲內容的硬盤。店主說,他曾多次試圖聯繫這位顧客。
店主無法確定這名顧客是亨特·拜登,但說筆記本電腦上有博·拜登基金會(Beau Biden Foundation)的貼紙,該基金會以亨特已故的哥哥、前特拉華州司法部長的名字命名。
《紐約郵報》收到的一份特拉華州聯邦傳票的照片顯示,這家商店的店主表示,他向聯邦調查局通報了電腦和硬盤的存在,隨後聯邦調查局於去年12月查獲了這兩個硬盤。

(來源:紐約郵報)
但店主說,在移交設備之前,他復制了硬盤,後來把它交給了前市長魯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的律師羅伯特·科斯特洛(Robert Costello)。
美國總統特朗普的前顧問史蒂夫·班農(Steve Bannon)在9月底向《紐約郵報》透露了硬盤的存在,朱利安尼在周日向該報提供了一份拷貝。
在波扎爾斯基感謝亨特·拜登將其介紹給他父親後不到八個月,時任副總統承認迫使烏克蘭總統彼得羅·波羅申科(Petro Poroshenko)和阿爾塞尼·亞採紐克(Arseniy Yatsenyuk)威脅要扣留美國10億美元的貸款擔保,以擺脫檢察長維克多·肖金(Viktor Shokin)的壓力。
“我看著他們說:我六個小時後就要走了。如果檢察官沒有被解僱,你就拿不到錢,”2018年,拜登在對外關係委員會上說道。
“好吧,狗娘養的。他被開除了。”
肖金表示,在2016年3月被解僱時,他已經制定了“具體計劃”來調查Burisma,“包括對執行委員會所有成員的審訊和其他犯罪調查程序,包括亨特·拜登。”
喬·拜登堅稱,出於對腐敗的擔憂,美國希望除掉肖金,歐盟也有同樣的擔憂。
與此同時,2014年5月12日亨特·拜登加入Burisma董事會後不久的一封電子郵件顯示,波扎爾斯基試圖讓拜登利用自己的政治影響力幫助公司。
這封郵件的主題是“緊急事件”,同時也發給了亨特·拜登的商業夥伴德文·阿徹(Devon Archer),他當時也是Burisma的董事會成員。

(來源:紐約郵報)
波扎爾斯基說,“掌權的新當局的代表往往相當激進地非正式地接近N.Z.,目的是從他那裡獲得現金。”
郵件中沒有提到N.Z.的身份,但似乎提到了Burisma的創始人尼古拉·茲洛希夫斯基(Mykola Zlochevsky),他的名字是烏克蘭版的“尼古拉斯”(Nicholas)。
波扎爾斯基寫道,當所謂的勒索失敗後,“他們採取了具體行動”,以“一個或多個審前程序”的形式進行。
他說:“我們迫切需要你的建議,告訴你如何利用你的影響力來傳達一個信息/信號,等等,停止我們認為是出於政治動機的行動。”
亨特·拜登回應說,他當時正和阿徹在卡塔爾的多哈,並詢問有關“對Burisma的正式指控(如果有的話)”的更多信息。
“誰是這些攻擊公司的幕後黑手?在目前的臨時政府中,誰能製止這樣的襲擊?”他補充道。
交流發生的同一天,Burisma宣布通過增加亨特·拜登來擴大董事會,他負責“法律部門,並將在國際組織中為公司提供支持。”
據多家媒體報導,亨特·拜登實際上是在2014年4月加入董事會的。
他的律師去年表示,亨特“不是管理團隊的一員”,並補充說,“亨特從來沒有負責過公司的法律事務。”
大約在亨特·拜登與波扎爾斯基通信四個月後,阿徹給亨特·拜登轉發了一封郵件鏈,標題是“增稅對Burisma生產的影響”,其中波扎爾斯基說,烏克蘭內閣已向該國議會提交了新的稅法。
波扎爾斯基寫道:“如果這項法案得以實施,將把整個私營天然氣生產部門扼殺在萌芽狀態。”
在2014年9月24日的電子郵件中,波扎爾斯基還表示,他“將與美國駐基輔大使館以及阿莫斯·霍克斯坦(Amos Hochstein)在美國的辦公室分享這一信息。 ”
當時,霍克斯坦是美國國務院新任命的國際能源事務特使和協調員。
2017年12月,烏克蘭國有能源公司Naftogaz集團(Naftogaz Group)宣布,霍克斯坦已以獨立董事的身份加入該公司,但周一他宣布辭職。
霍克斯坦在《基輔郵報》發表的一篇評論文章中寫道:“公司被迫花費無數的時間來對抗政治壓力,以及寡頭們通過可疑交易為自己牟利的努力。”
除了否認他與亨特·拜登談論過他的海外業務往來,喬·拜登一再否認他們兩人涉及任何利益衝突或不當行為。
去年2月,他在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的《今日秀》節目中露面時,搭檔主持人薩凡納·格思裡(Savannah Guthrie)質疑“(亨特)接受這個職位是錯誤的,因為他們知道這真的是因為公司想要接觸到你。”
喬·拜登回應道:“嗯,那不是真的。你在說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的事情。”
去年12月,喬·拜登在愛荷華州的一次民主黨主要市政廳活動中也遭到了猛烈抨擊,一名男子指責他將亨特派往烏克蘭“去找份工作並在一家天然氣公司工作一邊接近總統,他沒有天然氣經驗。”
喬·拜登說:“你真是個大騙子,伙計。那不是真的,也沒有人這麼說過。”
喬·拜登隨後繼續斥責這名男子,稱他“胖”,並挑戰他“一起做俯臥撑,伙計”。
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將有關繳獲筆記本電腦和硬盤的問題轉給了特拉華州聯邦檢察官辦公室。一位發言人表示:“我的辦公室既不能證實也不能否認調查的存在。”
亨特·拜登的律師拒絕評論細節,而是攻擊朱利安尼。
“他一直在推行有關拜登家族的陰謀論,這些陰謀論已被廣泛懷疑,公開依賴與俄羅斯情報部門有關聯的演員,”這位名叫喬治·R·梅謝斯(George R. Mesires)的律師談到朱利安尼時說。
波扎爾斯基和喬·拜登的競選團隊沒有回復置評請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