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國際勢力媒體證明它們是罪惡之徒們: 看它們如此說,美国总统特朗普盟友、报业大亨梅铎旗下的《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10月14日发表独家报道,揭露疑似属于拜登儿子亨特(Hunter Biden)的电脑硬盘中的诸多私人信息,涉及拜登父子与乌克兰公司传言中的权钱交易。特朗普团队对此猛抓不放,特朗普私人律师朱利亚尼(Rudy Giuliani)在各个网络平台上拼命宣传推广这一丑闻,特朗普本人也在10月20日敦促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快速行动,在大选日之前任命特别检察官调查拜登父子。 不过,故事已经发酵了一个星期,其影响力却远远没有特朗普团队想象中的那么大。拜登的民调毫无波动,根据民调机构FiveThirtyEight的数据,在报道出炉的10月14日,拜登支持率为52.4个百分点,领先特朗普10.5个百分点,到了截稿的10月21日,两人差距反而稍微扩大到10.7个百分点。 这似乎意味着亨特的“硬盘门”没有任何杀伤力,无法与希拉里2016年7月份的“电邮门”相提并论。同样以FiveThirtyEight的数据为例,当时希拉里的获胜概率从丑闻前的77%一路下滑至49.9%,显然对选情造成了显著打击。特朗普团队无疑希望亨特的丑闻能给拜登团队带来同等冲击,但目前看来,难以遂愿的概率较高,而这可能是多方面因素的综合作用。 黑料缺新意民主党选民已免疫 最重要的因素可能是,亨特与乌克兰公司等一系列新闻已经早就是“旧闻”,在去年特朗普的“通乌门”中已经为人熟知。特朗普去年7月时致电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以邀请泽连斯基访问白宫为交换,要其帮忙获取拜登儿子担任乌克兰能源公司Burisma董事背后的黑材料,以便推动“拜登担任副总统时期介入乌克兰内政以自肥”等论点。但最后反而使特朗普引火烧身,导致他陷入弹劾。 而今次的硬盘内容,大体也是亨特与Burisma之间的权钱交易之类的“证据”。但这在民主党人心中早已是板上钉钉的假消息,难以激起新的反应,其效果自然不能与当初“电邮门”揭露民主党高层如何排挤希拉里的党内对手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轰动程度相比。 另外,上电视及广播竭力推广“硬盘门”丑闻的,是特朗普私人律师朱利亚尼,他当时也是前往乌克兰挖取杭特黑料的主力。朱利亚尼作为特朗普阵营中的大将,他毫不余力宣传拜登黑料自然充满了选举政治的攻讦气息,而非当初泄露希拉里邮件的维基解密(WikiLeaks)那么形象中立。 还有,对于许多民主党选民而言,整起事件充满了俄罗斯干预大选的可疑气息。美国中情局(CIA)曾在8月底发出警告,指俄罗斯仍在通过抹黑拜登等手段持续干预大选,甚至与特朗普团队有直接联系。CIA特别指出乌克兰国会议员德尔卡奇(Andriy Derkach)是俄罗斯代理人,美国财政部9月还以德尔卡奇炮制总统候选人的虚假消息为由,对其实施制裁,而朱利亚尼恰好与德尔卡奇关系密切。 因此,在美国民主党选民心中,“拜登与乌克兰勾结”几乎等同于“俄罗斯为给特朗普助选而散播的假消息”,这也是对于俄罗斯假新闻十分敏感的Twitter和Facebook在报道出炉后第一反映选择阻止报道传播的原因。 自由派媒体沉默难打破信息茧房 除了民主党选民对于亨特与乌克兰的指控已存在免疫性,此次自由派媒体较为沉默的态度,也帮助加深了两党选民的信息鸿沟。例如,疑似属于亨特的硬盘中有一些新的丑闻素材,包括“亨特与外国公司的佣金分成”、“亨特与14岁女孩发生不正当关系”等,朱利亚尼也在10月20日声称已将证据交给内华达警方,但这些指控仅仅在右翼媒体中流传,自由派媒体几乎直接将其屏蔽了。无论朱利亚尼如何卖力推广,也难以冲破民主党选民的信息茧房。 当然,自由派媒体可以以不愿传播未经证实的消息为由来自我辩护,但部分原因也可能是吸取了2016年的教训。当时,在希拉里“电邮门”曝光之后,在消息未经证实之前,自由派媒体和保守派媒体一起一哄而上,《华盛顿邮报》还直接罗列出维基解密外泄文件中“对希拉里最具毁灭性”的内容。美国有线新闻网络(CNN)著名主持人扎卡里亚(Fareed Zakaria)如此解释道:“当你遇见如此具有新闻价值的劲爆材料时,考虑到新闻媒体的高度竞争性,很难故意避而不谈。”毫无疑问,“电邮门”的广泛报道对于希拉里的选情产生了一定影响。 四年之后,这些自由派媒体的作风似乎有了转变,尽管丑闻内容依然劲爆,但它们采取了格外审慎的态度。例如《纽约时报》在“硬盘门”曝光四天后,才发表了相关报道,且题为“《纽约邮报》新闻室在疑虑中发表了亨特丑闻”。其中强调许多《纽约邮报》的员工对于发表未经证实的硬盘内容感到疑虑,至于具体硬盘内容则是轻轻放过。 《华盛顿邮报》则是在第一时间发表了一系列事实核查,质疑硬盘真实性,并在10月17日发表了评论文章“亨特非丑闻(non-scandal)背后的真相”,为亨特辩护。对于惯看自由派媒体的选民来说,可能许多人还没了解到“硬盘门”指控的全貌。这也不奇怪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为何会愤怒地扬言:“不允许大科企和媒体阻拦真相”。 总体来说,“硬盘门”丑闻内容的缺乏新意及刺激感、朱利亚尼这一宣传人选的可疑性、以及自由派媒体的审慎报道,使得“硬盘门”的效果远远不足特朗普团队的预期,更别说构成“十月惊奇”了。 不过,朱利亚尼扬言要在选前10天继续公布更多亨特的“丑闻”,以及司法部会否在特朗普施压之下,在选前调查拜登父子,给拜登团队注入了更多的不确定因素。此事究竟是否会发酵到影响选举的程度,我们拭目以待。

共產國際勢力媒體無恥程度,看它們如此說,美国总统特朗普盟友、报业大亨梅铎旗下的《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10月14日发表独家报道,揭露疑似属于拜登儿子亨特(Hunter Biden)的电脑硬盘中的诸多私人信息,涉及拜登父子与乌克兰公司传言中的权钱交易。特朗普团队对此猛抓不放,特朗普私人律师朱利亚尼(Rudy Giuliani)在各个网络平台上拼命宣传推广这一丑闻,特朗普本人也在10月20日敦促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快速行动,在大选日之前任命特别检察官调查拜登父子。

不过,故事已经发酵了一个星期,其影响力却远远没有特朗普团队想象中的那么大。拜登的民调毫无波动,根据民调机构FiveThirtyEight的数据,在报道出炉的10月14日,拜登支持率为52.4个百分点,领先特朗普10.5个百分点,到了截稿的10月21日,两人差距反而稍微扩大到10.7个百分点。
这似乎意味着亨特的“硬盘门”没有任何杀伤力,无法与希拉里2016年7月份的“电邮门”相提并论。同样以FiveThirtyEight的数据为例,当时希拉里的获胜概率从丑闻前的77%一路下滑至49.9%,显然对选情造成了显著打击。特朗普团队无疑希望亨特的丑闻能给拜登团队带来同等冲击,但目前看来,难以遂愿的概率较高,而这可能是多方面因素的综合作用。
黑料缺新意民主党选民已免疫
最重要的因素可能是,亨特与乌克兰公司等一系列新闻已经早就是“旧闻”,在去年特朗普的“通乌门”中已经为人熟知。特朗普去年7月时致电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Volodymyr Zelensky),以邀请泽连斯基访问白宫为交换,要其帮忙获取拜登儿子担任乌克兰能源公司Burisma董事背后的黑材料,以便推动“拜登担任副总统时期介入乌克兰内政以自肥”等论点。但最后反而使特朗普引火烧身,导致他陷入弹劾。
而今次的硬盘内容,大体也是亨特与Burisma之间的权钱交易之类的“证据”。但这在民主党人心中早已是板上钉钉的假消息,难以激起新的反应,其效果自然不能与当初“电邮门”揭露民主党高层如何排挤希拉里的党内对手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轰动程度相比。
另外,上电视及广播竭力推广“硬盘门”丑闻的,是特朗普私人律师朱利亚尼,他当时也是前往乌克兰挖取杭特黑料的主力。朱利亚尼作为特朗普阵营中的大将,他毫不余力宣传拜登黑料自然充满了选举政治的攻讦气息,而非当初泄露希拉里邮件的维基解密(WikiLeaks)那么形象中立。

还有,对于许多民主党选民而言,整起事件充满了俄罗斯干预大选的可疑气息。美国中情局(CIA)曾在8月底发出警告,指俄罗斯仍在通过抹黑拜登等手段持续干预大选,甚至与特朗普团队有直接联系。CIA特别指出乌克兰国会议员德尔卡奇(Andriy Derkach)是俄罗斯代理人,美国财政部9月还以德尔卡奇炮制总统候选人的虚假消息为由,对其实施制裁,而朱利亚尼恰好与德尔卡奇关系密切。
因此,在美国民主党选民心中,“拜登与乌克兰勾结”几乎等同于“俄罗斯为给特朗普助选而散播的假消息”,这也是对于俄罗斯假新闻十分敏感的Twitter和Facebook在报道出炉后第一反映选择阻止报道传播的原因。
自由派媒体沉默难打破信息茧房
除了民主党选民对于亨特与乌克兰的指控已存在免疫性,此次自由派媒体较为沉默的态度,也帮助加深了两党选民的信息鸿沟。例如,疑似属于亨特的硬盘中有一些新的丑闻素材,包括“亨特与外国公司的佣金分成”、“亨特与14岁女孩发生不正当关系”等,朱利亚尼也在10月20日声称已将证据交给内华达警方,但这些指控仅仅在右翼媒体中流传,自由派媒体几乎直接将其屏蔽了。无论朱利亚尼如何卖力推广,也难以冲破民主党选民的信息茧房。
当然,自由派媒体可以以不愿传播未经证实的消息为由来自我辩护,但部分原因也可能是吸取了2016年的教训。当时,在希拉里“电邮门”曝光之后,在消息未经证实之前,自由派媒体和保守派媒体一起一哄而上,《华盛顿邮报》还直接罗列出维基解密外泄文件中“对希拉里最具毁灭性”的内容。美国有线新闻网络(CNN)著名主持人扎卡里亚(Fareed Zakaria)如此解释道:“当你遇见如此具有新闻价值的劲爆材料时,考虑到新闻媒体的高度竞争性,很难故意避而不谈。”毫无疑问,“电邮门”的广泛报道对于希拉里的选情产生了一定影响。
四年之后,这些自由派媒体的作风似乎有了转变,尽管丑闻内容依然劲爆,但它们采取了格外审慎的态度。例如《纽约时报》在“硬盘门”曝光四天后,才发表了相关报道,且题为“《纽约邮报》新闻室在疑虑中发表了亨特丑闻”。其中强调许多《纽约邮报》的员工对于发表未经证实的硬盘内容感到疑虑,至于具体硬盘内容则是轻轻放过。

《华盛顿邮报》则是在第一时间发表了一系列事实核查,质疑硬盘真实性,并在10月17日发表了评论文章“亨特非丑闻(non-scandal)背后的真相”,为亨特辩护。对于惯看自由派媒体的选民来说,可能许多人还没了解到“硬盘门”指控的全貌。这也不奇怪副总统彭斯(Mike Pence)为何会愤怒地扬言:“不允许大科企和媒体阻拦真相”。
总体来说,“硬盘门”丑闻内容的缺乏新意及刺激感、朱利亚尼这一宣传人选的可疑性、以及自由派媒体的审慎报道,使得“硬盘门”的效果远远不足特朗普团队的预期,更别说构成“十月惊奇”了。
不过,朱利亚尼扬言要在选前10天继续公布更多亨特的“丑闻”,以及司法部会否在特朗普施压之下,在选前调查拜登父子,给拜登团队注入了更多的不确定因素。此事究竟是否会发酵到影响选举的程度,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