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聯邦參議員喬什·霍利(Josh Hawley)資料照。 (Bill Clark / POOL / AFP) 臉書和推特週三(14日)阻止用戶分享《紐約郵報》爆料拜登父子丑聞的文章,引發熱議。美國聯邦參議員喬什·霍利(Josh Hawley)週四(15日)表示,美國用戶應該能夠起訴這兩家公司,並督促結束保護社交媒體公司的第230條規定。 “如果你(的賬號)被推特鎖定,或者你不能在臉書上傳播《紐約郵報》的這篇文章,你應該能夠起訴他們。”霍利週四晚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說。 霍利:現在是該結束第230條的時候了 霍利又補充說,用戶對其它公司進行這樣的追責是可能的,但對推特、臉書和谷歌這類公司追責目前是不可能的,因為他們從聯邦政府那裡獲得了一個“特殊的、甜蜜的交易”。 “這就是他們如何變得如此龐大和強大的原因。”霍利補充道。 “他們不是靠自己做的。他們之所以能成為壟斷企業,是因為20年前政府給了他們這個甜蜜交易,現在是該結束的時候了。” 霍利指的是聯邦《通訊規範法》第230條規定對社交媒體公司的法律保護。該法律賦予了社交媒體企業豁免權,使他們不會因出現在其平台上的內容、或刪除了部分內容而遭到起訴。 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今年5月指示美國商務部向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CC)提交請願書,尋求遏制《通訊規範法》第230條規定對社交媒體公司的法律保護。 路透社報導,FCC主席阿吉特‧帕伊(Ajit Pai)週四說,FCC的總法律顧問說,該機構“擁有解釋第230條規定的法律授權”。 帕伊還說,該機構將著手製定新規則,以澄清對社交媒體公司提供法律保護的第230條規定含義。 霍利:拜登和大型科技公司之間的勾結必須停止 《紐約郵報》週三爆料了拜登之子亨特·拜登和烏克蘭一家能源公司顧問之間的電子郵件。這個2015年的電子郵件顯示,亨特促成了一名烏克蘭能源公司高管與其時任副總統的父親會面。一年後,拜登向烏克蘭政府施壓,要求解僱一名調查這家烏克蘭公司的檢察官。 這篇報導遭到了臉書和推特的封殺,阻止用戶在這兩家社交媒體平台上傳播。 談到《紐郵》的這篇報導,霍利譴責主流媒體用兩個標準對待川普和拜登,對待有關拜登的負面報導跳腳質疑,而對待有關川普的負面報導卻聽不到他們的質疑聲。 霍利說,主流媒體對《紐郵》所爆料的郵件進行嚎叫,並說:“我們不知道這些郵件到底來自哪裡。” “但當《紐約時報》發表川普的納稅申報報導時,我沒有聽到(來自主流媒體的)這類嚎叫。幾乎可以肯定他們(《紐約時報》)是非法獲得的。”霍利說。 “如果《紐約郵報》所披露的郵件是假的,為何拜登競選團隊不進行否認呢?”霍利問道。 霍利還說,更重要的是,臉書和推特為什麼要為拜登競選服務? “為什麼喬·拜登可以彈指一揮,這些壟斷企業,美國最大的壟斷企業,就听從他的命令,拒絕讓這個故事(《紐約郵報》的報導)被報導?”霍利反問道,“你有這些科技公司試圖控制新聞業,試圖控制新聞,試圖控制美國人在總統選舉中可以談論什麼。” “真是不可思議。這是個騙局。”他接著說,“這是拜登和大型科技公司之間的勾結,必須停止。” 週四(10月15日),美國國會共和黨參議員特德·克魯茲(Ted Cruz)、林賽·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和霍利參議員計劃讓推特和臉書負責人前往國會作證,並稱傳票正在準備中。 #

美國聯邦參議員喬什·霍利(Josh Hawley)資料照。 (Bill Clark / POOL / AFP)
臉書和推特週三(14日)阻止用戶分享《紐約郵報》爆料拜登父子丑聞的文章,引發熱議。美國聯邦參議員喬什·霍利(Josh Hawley)週四(15日)表示,美國用戶應該能夠起訴這兩家公司,並督促結束保護社交媒體公司的第230條規定。
“如果你(的賬號)被推特鎖定,或者你不能在臉書上傳播《紐約郵報》的這篇文章,你應該能夠起訴他們。”霍利週四晚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說。
霍利:現在是該結束第230條的時候了

霍利又補充說,用戶對其它公司進行這樣的追責是可能的,但對推特、臉書和谷歌這類公司追責目前是不可能的,因為他們從聯邦政府那裡獲得了一個“特殊的、甜蜜的交易”。
“這就是他們如何變得如此龐大和強大的原因。”霍利補充道。 “他們不是靠自己做的。他們之所以能成為壟斷企業,是因為20年前政府給了他們這個甜蜜交易,現在是該結束的時候了。”

霍利指的是聯邦《通訊規範法》第230條規定對社交媒體公司的法律保護。該法律賦予了社交媒體企業豁免權,使他們不會因出現在其平台上的內容、或刪除了部分內容而遭到起訴。
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今年5月指示美國商務部向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FCC)提交請願書,尋求遏制《通訊規範法》第230條規定對社交媒體公司的法律保護。
路透社報導,FCC主席阿吉特‧帕伊(Ajit Pai)週四說,FCC的總法律顧問說,該機構“擁有解釋第230條規定的法律授權”。
帕伊還說,該機構將著手製定新規則,以澄清對社交媒體公司提供法律保護的第230條規定含義。
霍利:拜登和大型科技公司之間的勾結必須停止

《紐約郵報》週三爆料了拜登之子亨特·拜登和烏克蘭一家能源公司顧問之間的電子郵件。這個2015年的電子郵件顯示,亨特促成了一名烏克蘭能源公司高管與其時任副總統的父親會面。一年後,拜登向烏克蘭政府施壓,要求解僱一名調查這家烏克蘭公司的檢察官。
這篇報導遭到了臉書和推特的封殺,阻止用戶在這兩家社交媒體平台上傳播。
談到《紐郵》的這篇報導,霍利譴責主流媒體用兩個標準對待川普和拜登,對待有關拜登的負面報導跳腳質疑,而對待有關川普的負面報導卻聽不到他們的質疑聲。
霍利說,主流媒體對《紐郵》所爆料的郵件進行嚎叫,並說:“我們不知道這些郵件到底來自哪裡。”
“但當《紐約時報》發表川普的納稅申報報導時,我沒有聽到(來自主流媒體的)這類嚎叫。幾乎可以肯定他們(《紐約時報》)是非法獲得的。”霍利說。

“如果《紐約郵報》所披露的郵件是假的,為何拜登競選團隊不進行否認呢?”霍利問道。
霍利還說,更重要的是,臉書和推特為什麼要為拜登競選服務?
“為什麼喬·拜登可以彈指一揮,這些壟斷企業,美國最大的壟斷企業,就听從他的命令,拒絕讓這個故事(《紐約郵報》的報導)被報導?”霍利反問道,“你有這些科技公司試圖控制新聞業,試圖控制新聞,試圖控制美國人在總統選舉中可以談論什麼。”
“真是不可思議。這是個騙局。”他接著說,“這是拜登和大型科技公司之間的勾結,必須停止。”
週四(10月15日),美國國會共和黨參議員特德·克魯茲(Ted Cruz)、林賽·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和霍利參議員計劃讓推特和臉書負責人前往國會作證,並稱傳票正在準備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