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纽约邮报》对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及其儿子亨特(Hunter Biden)祭出爆炸性贪腐证据后,社交媒体公司推特(Twitter)禁止在其平台上转载相关报导,周四(10月15日)上午更冻结拜登的对手、寻求连任的现任总統川普竞选团队的官方账户。 川普竞选团队周四在推特上分享一段视频,指控前副总统拜登是“多年来一直在偷窃美国的骗子”。 但到周四下午,推特又突然解锁了川普竞选团队的官方账号。该账户拥有220万粉丝,在获得解锁后,川普竞选团队账号发出的最新推文写道,“重新发布推特不想让您看的视频。”推特并未回应川普竞选团队账户解除锁定的原因。 到目前为止,《纽约邮报》周三最早发表丑闻报导的账号也被推特冻结。白宫发言人的个人账户就此主题发帖2则,随后也遭到推特冻结。甚至连国会众议院共和党人的官方账户也因转载该文报导链接,而被推特删帖。 推特周三对删帖和封号给出的解释是,因为“文章中的照片包含个人信息,例如电子邮件地址和电话号码,这违反了我们的规定”,以及也违反了该社交媒体公司的“被黑客窃取的材料政策”(Hacked Materials Policy)。 但推特并没有在最早就如此解释它的行为。推特首席执行官杰克·多西(Jack Dorsey)周三晚间表示,该公司在处理《纽约邮报》文章的做法欠缺考虑,阻止通过推特分享链接、而不透露为何压制新闻报导的做法是“不可接受的”。 不过,推特并未恢复它删除或冻结的账号,而且周四继续删除《纽约邮报》的第二篇“拜登门”(Bidengate)报导。 推特的这一噤声做法已引发大量批评。外界认为,推特压制国会官方账号新闻稿的做法远比压制新闻机构的报导更严重;同时,也在引发推特的双重标准讨论,为何推特一边禁止在其平台传播拜登门的负面报导,一边却对已被证实伪造的“通俄门”、川普的负面报导大开绿灯。 川普周四前往北卡罗拉纳州参加竞选集会,出行前被问及如何看待推特的这一举动时,他回应说:“可能最终引发一场大官司,这事非常严重,我不想看到这样,但可能必须这样做。” 国会参议院的资深共和党人,包括司法委员会主席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特德·克鲁兹(Ted Cruz)和乔什·霍利(Josh Hawley)已经表示,委员会将在10月20日给推特CEO发传票,要求其23日(下周五)到国会作证。 推特和脸书封杀《纽约邮报》关于拜登父子丑闻的报导,引发广泛批评。周四(10月15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在接受印第安纳波利斯WIBC电台采访时说:“美国一些最大的科技公司以一种不一致方式来禁止、暂停账户,这是一个真正的挑战,这种方式是观点驱动、意识形态驱动的。”“这简直是无法接受的。” 蓬佩奥没有提及任何公司的名字,但他在采访中被问到社交媒体网络已采取一系列措施,以阻止《纽约邮报》的报导广泛传播。 蓬佩奥表示,尽管国务院致力于消除恐怖威胁,但社交媒体若以政治观点因素审查内容是另一个问题。“他们选择政治观点,并决定是否允许信息出现在他们的网络、他们的系统、他们的社交媒体设备上,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那些试图交流(信息)的人只是在行使其第一修正案赋予的自由。”他说,“那不是正确的事情。” 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主席阿吉特‧帕伊(Ajit Pai)周四(10月15日)表示,该机构将着手制定新规则,以澄清对社交媒体公司提供法律保护的第230条规定的含义。 川普总统今年5月指示美国商务部向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提交请愿书,寻求遏制《通讯规范法》第230条规定对社交媒体公司的法律保护。 据路透社报导,FCC主席帕伊周四说,FCC的总法律顾问说,该机构“拥有解释第230条规定的法律授权”。帕伊没有透露任何具体的想法,也没有说他是否会提议缩小对社交媒体公司的法律保护范围。 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主席阿吉特‧帕伊(Ajit Pai) 商务部的请愿书要求FCC限制1996年《通讯规范法》第230条对社交媒体公司的保护。该条规定使社交媒体公司免于为用户发布的内容承担责任,并允许他们删除合法但令人反感的帖子。 帕伊周四表示,他在任期内倾向于自由表达,但他补充道,第230条目前意味着什么?许多人提出了一种过于宽泛的解释,在某些情况下,它保护社交媒体公司免受消费者保护法的约束,而这在第230条的文本中没有任何依据。

在《纽约邮报》对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及其儿子亨特(Hunter Biden)祭出爆炸性贪腐证据后,社交媒体公司推特(Twitter)禁止在其平台上转载相关报导,周四(10月15日)上午更冻结拜登的对手、寻求连任的现任总統川普竞选团队的官方账户。

川普竞选团队周四在推特上分享一段视频,指控前副总统拜登是“多年来一直在偷窃美国的骗子”。

但到周四下午,推特又突然解锁了川普竞选团队的官方账号。该账户拥有220万粉丝,在获得解锁后,川普竞选团队账号发出的最新推文写道,“重新发布推特不想让您看的视频。”推特并未回应川普竞选团队账户解除锁定的原因。

到目前为止,《纽约邮报》周三最早发表丑闻报导的账号也被推特冻结。白宫发言人的个人账户就此主题发帖2则,随后也遭到推特冻结。甚至连国会众议院共和党人的官方账户也因转载该文报导链接,而被推特删帖。

推特周三对删帖和封号给出的解释是,因为“文章中的照片包含个人信息,例如电子邮件地址和电话号码,这违反了我们的规定”,以及也违反了该社交媒体公司的“被黑客窃取的材料政策”(Hacked Materials Policy)。

但推特并没有在最早就如此解释它的行为。推特首席执行官杰克·多西(Jack Dorsey)周三晚间表示,该公司在处理《纽约邮报》文章的做法欠缺考虑,阻止通过推特分享链接、而不透露为何压制新闻报导的做法是“不可接受的”。
不过,推特并未恢复它删除或冻结的账号,而且周四继续删除《纽约邮报》的第二篇“拜登门”(Bidengate)报导。

推特的这一噤声做法已引发大量批评。外界认为,推特压制国会官方账号新闻稿的做法远比压制新闻机构的报导更严重;同时,也在引发推特的双重标准讨论,为何推特一边禁止在其平台传播拜登门的负面报导,一边却对已被证实伪造的“通俄门”、川普的负面报导大开绿灯。

川普周四前往北卡罗拉纳州参加竞选集会,出行前被问及如何看待推特的这一举动时,他回应说:“可能最终引发一场大官司,这事非常严重,我不想看到这样,但可能必须这样做。”

国会参议院的资深共和党人,包括司法委员会主席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特德·克鲁兹(Ted Cruz)和乔什·霍利(Josh Hawley)已经表示,委员会将在10月20日给推特CEO发传票,要求其23日(下周五)到国会作证。

推特和脸书封杀《纽约邮报》关于拜登父子丑闻的报导,引发广泛批评。周四(10月15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在接受印第安纳波利斯WIBC电台采访时说:“美国一些最大的科技公司以一种不一致方式来禁止、暂停账户,这是一个真正的挑战,这种方式是观点驱动、意识形态驱动的。”“这简直是无法接受的。”

蓬佩奥没有提及任何公司的名字,但他在采访中被问到社交媒体网络已采取一系列措施,以阻止《纽约邮报》的报导广泛传播。

蓬佩奥表示,尽管国务院致力于消除恐怖威胁,但社交媒体若以政治观点因素审查内容是另一个问题。“他们选择政治观点,并决定是否允许信息出现在他们的网络、他们的系统、他们的社交媒体设备上,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那些试图交流(信息)的人只是在行使其第一修正案赋予的自由。”他说,“那不是正确的事情。”

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主席阿吉特‧帕伊(Ajit Pai)周四(10月15日)表示,该机构将着手制定新规则,以澄清对社交媒体公司提供法律保护的第230条规定的含义。

川普总统今年5月指示美国商务部向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提交请愿书,寻求遏制《通讯规范法》第230条规定对社交媒体公司的法律保护。

据路透社报导,FCC主席帕伊周四说,FCC的总法律顾问说,该机构“拥有解释第230条规定的法律授权”。帕伊没有透露任何具体的想法,也没有说他是否会提议缩小对社交媒体公司的法律保护范围。

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主席阿吉特‧帕伊(Ajit Pai)

商务部的请愿书要求FCC限制1996年《通讯规范法》第230条对社交媒体公司的保护。该条规定使社交媒体公司免于为用户发布的内容承担责任,并允许他们删除合法但令人反感的帖子。

帕伊周四表示,他在任期内倾向于自由表达,但他补充道,第230条目前意味着什么?许多人提出了一种过于宽泛的解释,在某些情况下,它保护社交媒体公司免受消费者保护法的约束,而这在第230条的文本中没有任何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