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國際勢力媒體說, 作为一个基督教色彩浓郁的典型西方国家,宗教在美国的政治生活中几乎是无处不在,而就在近日,类似的宗教大戏在白宫再次上演:11月2日,白宫对外宣布,总统的私人牧师、佛罗里达州福音派传道者宝拉·怀特将任职白宫公共联络办公室。在此之前,包括一些福音派人士在内的多名宗教领袖在白宫与总统进行了会晤,并为他和美国进行了祈祷。 总统私人牧师宝拉·怀特(女) 对于几乎没有任何宗教根基的现代中国社会而言,西方人对宗教的依赖,乃至由此造成的宗教在科技高度发达的西方现代社会中无处不在的景象,确实堪称一大奇景。这种现象在最发达的美国更是异常突出,根据美国人自己在2013年的调查,全美总人口的80%都是各种宗教的信徒,而有56%的美国人宣称这些宗教在自己的生活中起到了重要作用(作为对比,历史悠久的英国仅有33%的人这样认为)。 而2016年全美的广义基督教信徒占人口比例则为73%,为所有发达国家中占比最高,除了主流的天主教和新教,浸信会、卫理公会、圣公会、长老会等等几乎所有广义的基督教派别在美国都能找到,以至于山达基科学教这种有邪教嫌疑的小派宗教都能在好莱坞大行其道。 有了这样的群众基础,美国统治阶层的情况自然也就一目了然。先不说总统宣誓就职时要手按《圣经》的经典场景,在眼下的第115届国会中,国会议员们中广义的基督教徒占比高达90%,而公开宣称自己不信仰任何宗教的议员甚至仅有唯一一人。 为总统祈福的美国基督教众领袖 那么为什么在科学高度发达的美国会出现如此异景?这与美国的建国历史有关。 众所周知,最早来到美国定居的“五月花”号成员很多都是在欧洲旧大陆遭到迫害的清教教徒,随后有经济能力来到美国投资创业的也大都是欧洲的基督教家庭,美国的社会财富也就因此大多集中在基督教信徒手中,而这样的初期人口结构和财富分布状况自然会对美国社会今后的宗教结构产生决定性的影响。 另一方面,作为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这其实也意味着美国的社会矛盾是最突出的,贫富差距、待遇不公、种族歧视在美国几乎是日常景象,而面对这些社会矛盾,底层的劳苦大众自然需要一个精神寄托来缓解痛苦,而宗教在当代美国扮演的恰恰就是这种角色。 到教堂礼拜的美国民众 根据美国媒体调查,这位宝拉·怀特是美国佛罗里达州福音派的一位明星级传教者,在教派内部拥有大量粉丝,而其本人与总统相识已有近20年,还曾出席了2017年的总统就职典礼。而在那之后,总统工作之余依然频繁找怀特进行私人咨询,可以说是总统本人最倚重的亲信之一。 那么美国总统为什么在这个时候突然就要让这位宗教亲信加入到白宫公共联络办公室,并且还要把几乎全国的基督教领袖都召集起来,当着媒体的面在白宫玩一场“祝福”与“祈祷”大戏,是因为这么做真的对总统而言有什么加成作用么? 宗教在美国影响巨大 其实还真有,但在这并不是说怀特进入白宫,美国总统的魔抗就会+3,全国的基督教领袖给总统祈祷一次,总统的精神力就会+5。这里的加成作用,说的是既然基督教在美国社会拥有如此多的信徒,那么当这些宗教领袖和明星人物宣称要支持总统时,那么下面的信徒自然也会信任这位总统。 尤其现在2020大选竞选活动已经白热化,而这位总统大人在媒体上的形象一向不好,所以争取信仰基督教的中产阶级的信任,并把这种信任及时转化成投票数和支持率才是最有价值也是最迫切需要去做的事。 尤其在美国这种宗教气氛过于浓郁的国家,抓住信徒们的心是每个政客都必须会的基本功,在这点上,现在这位总统大人无疑是很聪明的。但问题是,随着时代的进步,眼下的美国社会不信教的人其实正在越来越多,包括这个福音派在内的几乎所有基督教派都在不断的损失信徒,所以总统这种亡羊补牢式的求福行为究竟能起到多大作用,我们也只能为他“祈祷”了。

共產國際勢力媒體說,
作为一个基督教色彩浓郁的典型西方国家,宗教在美国的政治生活中几乎是无处不在,而就在近日,类似的宗教大戏在白宫再次上演:11月2日,白宫对外宣布,总统的私人牧师、佛罗里达州福音派传道者宝拉·怀特将任职白宫公共联络办公室。在此之前,包括一些福音派人士在内的多名宗教领袖在白宫与总统进行了会晤,并为他和美国进行了祈祷。

总统私人牧师宝拉·怀特(女)

对于几乎没有任何宗教根基的现代中国社会而言,西方人对宗教的依赖,乃至由此造成的宗教在科技高度发达的西方现代社会中无处不在的景象,确实堪称一大奇景。这种现象在最发达的美国更是异常突出,根据美国人自己在2013年的调查,全美总人口的80%都是各种宗教的信徒,而有56%的美国人宣称这些宗教在自己的生活中起到了重要作用(作为对比,历史悠久的英国仅有33%的人这样认为)。

而2016年全美的广义基督教信徒占人口比例则为73%,为所有发达国家中占比最高,除了主流的天主教和新教,浸信会、卫理公会、圣公会、长老会等等几乎所有广义的基督教派别在美国都能找到,以至于山达基科学教这种有邪教嫌疑的小派宗教都能在好莱坞大行其道。

有了这样的群众基础,美国统治阶层的情况自然也就一目了然。先不说总统宣誓就职时要手按《圣经》的经典场景,在眼下的第115届国会中,国会议员们中广义的基督教徒占比高达90%,而公开宣称自己不信仰任何宗教的议员甚至仅有唯一一人。

为总统祈福的美国基督教众领袖

那么为什么在科学高度发达的美国会出现如此异景?这与美国的建国历史有关。

众所周知,最早来到美国定居的“五月花”号成员很多都是在欧洲旧大陆遭到迫害的清教教徒,随后有经济能力来到美国投资创业的也大都是欧洲的基督教家庭,美国的社会财富也就因此大多集中在基督教信徒手中,而这样的初期人口结构和财富分布状况自然会对美国社会今后的宗教结构产生决定性的影响。

另一方面,作为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这其实也意味着美国的社会矛盾是最突出的,贫富差距、待遇不公、种族歧视在美国几乎是日常景象,而面对这些社会矛盾,底层的劳苦大众自然需要一个精神寄托来缓解痛苦,而宗教在当代美国扮演的恰恰就是这种角色。

到教堂礼拜的美国民众

根据美国媒体调查,这位宝拉·怀特是美国佛罗里达州福音派的一位明星级传教者,在教派内部拥有大量粉丝,而其本人与总统相识已有近20年,还曾出席了2017年的总统就职典礼。而在那之后,总统工作之余依然频繁找怀特进行私人咨询,可以说是总统本人最倚重的亲信之一。

那么美国总统为什么在这个时候突然就要让这位宗教亲信加入到白宫公共联络办公室,并且还要把几乎全国的基督教领袖都召集起来,当着媒体的面在白宫玩一场“祝福”与“祈祷”大戏,是因为这么做真的对总统而言有什么加成作用么?

宗教在美国影响巨大

其实还真有,但在这并不是说怀特进入白宫,美国总统的魔抗就会+3,全国的基督教领袖给总统祈祷一次,总统的精神力就会+5。这里的加成作用,说的是既然基督教在美国社会拥有如此多的信徒,那么当这些宗教领袖和明星人物宣称要支持总统时,那么下面的信徒自然也会信任这位总统。

尤其现在2020大选竞选活动已经白热化,而这位总统大人在媒体上的形象一向不好,所以争取信仰基督教的中产阶级的信任,并把这种信任及时转化成投票数和支持率才是最有价值也是最迫切需要去做的事。

尤其在美国这种宗教气氛过于浓郁的国家,抓住信徒们的心是每个政客都必须会的基本功,在这点上,现在这位总统大人无疑是很聪明的。但问题是,随着时代的进步,眼下的美国社会不信教的人其实正在越来越多,包括这个福音派在内的几乎所有基督教派都在不断的损失信徒,所以总统这种亡羊补牢式的求福行为究竟能起到多大作用,我们也只能为他“祈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