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COVID-19特使大卫‧纳巴罗(David Nabarro)敦促全球领导人,不要再把封锁作为对抗新冠状病毒传播的主要控制措施。 在“The Spectator”10月8日播放的采访中,纳巴罗说:“我们世卫组织不主张把封锁作为控制这种病毒的主要方式。” “只有在为了争取时间来重新组织、重新组合、重新平衡你的资源,保护精疲力竭的卫生工作者的情况下,我们才认为封锁是合理的。但总的来说,我们宁愿不这样做。”纳巴罗说。 纳巴罗还表示,封锁在全世界范围内,特别是在较贫穷人口中造成了附带损害。“因为人们不度假了,看看旅游业发生了什么,比如,在加勒比或太平洋地区;因为市场被破坏,看看世界各地的小农户发生了什么;看看贫困水平线发生了什么,看似到明年世界贫困人口可能会增加一倍。儿童营养不良的人数至少增加一倍,这是因为孩子们在学校里吃不到饭,而他们的父母,在贫穷的家庭里,又无力负担。” “这实际上是一场可怕的、恐怖的全球灾难”,纳巴罗补充说。“所以我们的确是在向全球所有领导人呼吁:停止使用封锁作为你们的主要(疫情)控制方法,制定更好的控制制度,一起合作,相互学习,但请记住,封锁只有一个后果,而且你们决不能轻视,那就是,使穷人陷入更加极度穷困潦倒的地步。” 纳巴罗并不是唯一反对封锁措施的科学家。一些医疗或公共卫生科学家,以及医疗从业者已经签署了《大巴灵顿宣言》(Great Barrington Declaration),其中指出“目前的封锁政策正在对短期和长期的公共卫生产生破坏性影响”。 签署人包括哈佛大学医学教授、生物统计学家、流行病学家马丁‧库尔多夫(Martin Kulldorff)博士。他擅长检测和监测传染病爆发和疫苗安全评估;牛津大学教授苏尼特拉‧古普塔(Sunetra Gupta)博士。她也是一位流行病学家,擅长免疫学、疫苗开发和传染病数学模型;斯坦福大学医学院教授杰伊‧巴塔查里亚(Jay Bhattacharya)博士。巴塔查里亚也是一名医生、流行病学家、卫生经济学家和公共卫生政策专家,专注于传染病和弱势群体问题。 “平衡风险和获得群体免疫收益的最具同情心的方法是,允许那些死亡风险最小的人正常生活,通过自然感染建立对病毒的免疫力,同时更好地保护那些风险最高的人。”《大巴灵顿宣言》(指出。 除了少数例外,世界各国领导人在应对疫情方面都效仿中共政权,实行了前所未有的封锁。瑞典没有实施封锁,但与一些实施封锁的地区和国家相比,瑞典没有产生不利结果。 在美国,川普总统将封锁措施的决定权下放给各州州长。最后,除了少数几个州外,大多数州都颁布了某种程度的封锁措施。 在大多数州已经解封或者逐步解封之时,纽约市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上周宣布,周三开始关闭9个被认定为新冠病毒聚集区里的非必要企业和学校,以遏制新冠病毒在曾是美国大流行中心的地区的传播。 白思豪在寻求州政府对封锁的批准时说,这将影响新冠病毒阳性率飙升的9个邮政编码区。新冠病毒病例增加有时是由于人们没有遵守社交距离和不戴口罩的结果。他说,另外11个邮政编码的社区被列入“观察名单”,因为这些社的阳性率不断上升。 据路透社分析,纽约是过去两周仅有的18个病例没有上升的州之一。九个州报告说,在过去的七天里,新冠病例出现了创纪录的增长,主要是在中西部和西部各州的寒冷天气迫使更多的人在室内活动。 如果纽约州州长安德鲁·库莫批准关闭,布鲁克林和皇后区的社区将被勒令关闭所有不必要的企业、餐馆以及公立和私立学校。他说,如果获得州政府的批准,大约100所公立学校和200所私立学校将关闭两到四周。

殺人如麻組織 :世界卫生组织COVID-19特使大卫‧纳巴罗(David Nabarro)敦促全球领导人,不要再把封锁作为对抗新冠状病毒传播的主要控制措施。

在“The Spectator”10月8日播放的采访中,纳巴罗说:“我们世卫组织不主张把封锁作为控制这种病毒的主要方式。”

“只有在为了争取时间来重新组织、重新组合、重新平衡你的资源,保护精疲力竭的卫生工作者的情况下,我们才认为封锁是合理的。但总的来说,我们宁愿不这样做。”纳巴罗说。

纳巴罗还表示,封锁在全世界范围内,特别是在较贫穷人口中造成了附带损害。“因为人们不度假了,看看旅游业发生了什么,比如,在加勒比或太平洋地区;因为市场被破坏,看看世界各地的小农户发生了什么;看看贫困水平线发生了什么,看似到明年世界贫困人口可能会增加一倍。儿童营养不良的人数至少增加一倍,这是因为孩子们在学校里吃不到饭,而他们的父母,在贫穷的家庭里,又无力负担。”

“这实际上是一场可怕的、恐怖的全球灾难”,纳巴罗补充说。“所以我们的确是在向全球所有领导人呼吁:停止使用封锁作为你们的主要(疫情)控制方法,制定更好的控制制度,一起合作,相互学习,但请记住,封锁只有一个后果,而且你们决不能轻视,那就是,使穷人陷入更加极度穷困潦倒的地步。”

纳巴罗并不是唯一反对封锁措施的科学家。一些医疗或公共卫生科学家,以及医疗从业者已经签署了《大巴灵顿宣言》(Great Barrington Declaration),其中指出“目前的封锁政策正在对短期和长期的公共卫生产生破坏性影响”。

签署人包括哈佛大学医学教授、生物统计学家、流行病学家马丁‧库尔多夫(Martin Kulldorff)博士。他擅长检测和监测传染病爆发和疫苗安全评估;牛津大学教授苏尼特拉‧古普塔(Sunetra Gupta)博士。她也是一位流行病学家,擅长免疫学、疫苗开发和传染病数学模型;斯坦福大学医学院教授杰伊‧巴塔查里亚(Jay Bhattacharya)博士。巴塔查里亚也是一名医生、流行病学家、卫生经济学家和公共卫生政策专家,专注于传染病和弱势群体问题。

“平衡风险和获得群体免疫收益的最具同情心的方法是,允许那些死亡风险最小的人正常生活,通过自然感染建立对病毒的免疫力,同时更好地保护那些风险最高的人。”《大巴灵顿宣言》(指出。

除了少数例外,世界各国领导人在应对疫情方面都效仿中共政权,实行了前所未有的封锁。瑞典没有实施封锁,但与一些实施封锁的地区和国家相比,瑞典没有产生不利结果。

在美国,川普总统将封锁措施的决定权下放给各州州长。最后,除了少数几个州外,大多数州都颁布了某种程度的封锁措施。

在大多数州已经解封或者逐步解封之时,纽约市市长白思豪(Bill de Blasio)上周宣布,周三开始关闭9个被认定为新冠病毒聚集区里的非必要企业和学校,以遏制新冠病毒在曾是美国大流行中心的地区的传播。

白思豪在寻求州政府对封锁的批准时说,这将影响新冠病毒阳性率飙升的9个邮政编码区。新冠病毒病例增加有时是由于人们没有遵守社交距离和不戴口罩的结果。他说,另外11个邮政编码的社区被列入“观察名单”,因为这些社的阳性率不断上升。

据路透社分析,纽约是过去两周仅有的18个病例没有上升的州之一。九个州报告说,在过去的七天里,新冠病例出现了创纪录的增长,主要是在中西部和西部各州的寒冷天气迫使更多的人在室内活动。

如果纽约州州长安德鲁·库莫批准关闭,布鲁克林和皇后区的社区将被勒令关闭所有不必要的企业、餐馆以及公立和私立学校。他说,如果获得州政府的批准,大约100所公立学校和200所私立学校将关闭两到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