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納德 川普家族成員們!唐納德 特朗普家族成員們

川普家族美元与中国(中)
2020-10-11 20:16 路财主
(肆)美元与美国:持续崛起

“西班牙大流感”虽然源于美国也重创美国,但相比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对于整个欧洲的蹂躏,流感疫情更像是美国国力的一块试金石。

美国的国运,依然在持续上升。

世界大战中,美元资产的安全性得到了全球公认,欧洲的黄金不断流入美国,因为金本位的原因,美联储被动印刷了很多美元——大战期间,美国物价涨了大概60%,战后短短两年中,物价又再度上涨了15%,为控制通胀,美联储提高利率并紧缩货币,这很快取得了效果。

1923年开始,美国通胀被压制,充裕的自然资源,各种新奇的技术发明和应用,促使美国工农业产量屡创新高,美国工业生产指数在1921年时平均仅为67(1923年至1925年为100),但到1928年7月时已上升到110,到1929年6月时则上升到126。

财富和机会似乎向每一位美国人敞开了自己的大门,整个社会对新技术和新生活方式趋之若鹜,“炫耀性消费”成为时代潮流,因为预期未来会赚到更多的钱,信贷消费、花明天的钱第一次在美国流行开来,这被称为“喧嚣的二十年代”(The Roaring Twenties)。

面对这一消费潮流,柯立芝总统(John Calvin Coolidge)在1929年卸任时声称:

“美国人民已达到了人类历史上罕见的幸福境界”。

新的美国总统胡佛(Edgar Hoover)也高兴的说:

“我们正在取得对贫困战争决定性的前夜,贫民窟将从美国消失”。

时任财政部长安德鲁-梅隆(Andrew W. Mellon),也在1929年9月向公众保证:

“现在没有担心的理由,这一繁荣的高潮将会继续下去。”

最引人瞩目的上涨,来自股票市场,1924年初,道琼斯指数还不到90点,到了1929年初,已经突破300点,而且持续向上。因为股票市场火热,很多人用借来的资金投资股市,在1907年银行业危机中大量破产的信托投资公司卷土重来,他们给投资者贷款买股票服务,美国大量的股票依靠贷款购买维持高价……

当时美国最杰出的经济学家欧文-费雪,也因为股票上涨而成为那个时代最富裕的经济学家,他在1929年10月14日在一场演讲中认为,虽然股价已经很高,但是以目前或未来的收益来衡量,却是完全合理的,他信心十足地宣称:

“股票将处于永久的高原之上。”

一周之后,美股暴跌,大萧条随之来临,并向所有工业国蔓延。

1929年到1933年,整个西方工业生产下降37.2%,其中,美国下降40.6%,法国下降28.4%,英国下降16%,日本下降8.4%,主要国家的生产水平退回到20世纪初或19世纪末的水平。

危机时期大批企业倒闭,资本主义世界全失业工人超过3000万,加上半失业者,则达4000-4500万。1932年,按完全失业工人计算的失业率,德国为43.8%,美国为32%,英国为22%,由于股价暴跌和生产停工而遭受的经济损失高达2600亿美元,这甚至远远超过第一次世界大战所造成的损失。

在经济萧条压力之下,美国国会于1930年通过了臭名昭著的《斯姆特-霍利关税法案》(The Smoot-Hawley Tarif Act),将20000多种的进口商品关税提升到历史最高水平,应税商品的平均关税提高到了53.2%。

这随后就导致了欧洲列强的报复,英国从1932年起实行帝国特惠制,德国限制进口量,而法国则实行进口配额制,最后的结果是大家一起输:1929-1933年间资本主义世界的贸易额缩小2/3,退到1919年的水平,各国出口行业一起陷入大萧条。

无论是经济实力还是黄金储备,当英镑不足以维持金本位的时候,以英镑为核心的国际货币制度也一并解体:

1931年9月,英国彻底放弃金本位制,英镑汇率自由浮动,与黄金脱钩。

在美国,罗斯福当选总统之后,于1933年3月9日出台了《紧急银行法》,宣布私人储蓄黄金为“非法”,所有黄金必须上缴国家,国家按照20.67美元/盎司的价格支付给黄金拥有者,由此废止了传统的金本位(即普通民众可以找到中央银行用纸币按照约定价格自由兑换金币)。

1934年1月,美国国会通过《黄金储备法案》,将金价重新确定为35美元/盎司,但美国人无权兑换黄金——人们刚刚上缴黄金还不到一年,他们拿到的美元纸币就贬值了70%。

接下来,法国于1933年筹建了六国黄金集团,力图维持金本位,但也于1936年遭遇失败,这意味着国际范围内金本位的彻底失败。

1931年7月,德国实行外汇管制,废除金本位;1931年12月,日本也宣布纸币不能兑换黄金;而在此之前9月份,日本已经发动“九一八事变“,全面占领中国东北——大萧条压力之下,德国日本意大利走上了侵略扩张的道路,而这最终导致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发生。

当时,能够从大萧条中幸免的世界主要大国:一个是中国,一个是苏联——中国得益于银价下跌(中国当时是银本位,银价下跌意味着货币贬值),而苏联得益于计划经济,均躲过了大萧条初期的重创。

尽管欧洲上空的战争阴云已经再次密布,但美国人依然抱着孤立主义的观点,这源于1930年代在美国甚嚣尘上的阴谋论——美国人一直认为,欧美的金融家们总想把美国拖入战争,他们为了赚黑心钱,不惜葬送无数美国年轻男孩的生命。

更何况,大萧条已经让美国人吃尽了苦头,干嘛还要去参加欧洲人的肮脏战争?

强大的舆论力量,促使美国国会在1935-1937年间通过了三部《中立法案》,阻止美国销售武器和军需品给欧洲交战国,一直到战争爆发后,当英国面临沦落危险、整个自由世界即将陷落的时刻,国会才勉强通过《租借法案》,允许美国政府把军需品送往英国……

然而,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了珍珠港的美国海军基地,不管愿意还是不愿意,美国都不得不放弃“孤立主义”立场,加入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来了。

美国人自己也没想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彻底将美国从大萧条的深渊中拉了上来,他们不仅要武装自己的军队,还要援助英国、苏联、中国等国武器和物资,而大量发行国债也让政府的武器订单源源不断,诸多工厂转向生产坦克、飞机、大炮,而军舰和潜艇更是如下饺子一样的下水——失业问题再也不存在了,因为男人们被征兵打仗去了,很多工厂甚至不得不雇佣女工,而这些工作的妇女,在战后也促生了女权主义的兴起。

这一次的战争,让大多数的普通美国人都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在美国本土没有落下一颗炮弹的情况下,工厂得到了订单,工程师和工人拿到了工资,连一直对金融家们饱含怨气的农场主们也因为粮食需求大增而发了财……

当德国和日本投降,美国人不经意间发现,他们变成了名副其实的世界第一强国,坐拥全球3/4的黄金储备和最强大的军事力量,而过去200年的世界文明的中心——欧洲,已是满目疮痍,一切都要仰仗美国援助。

更进一步,当美国人和其他国家一起与德意日法西斯作战的时候,他们发现,他们无法孤立于这个世界之外的,文明世界需要美国,而美国也需要与这个世界发生联系。正是这种思维模式的转变,让人类进入联合国时代,让美元变成世界货币,也让战后的世界,变成了美国人所主导的世界。

面对国内依然顽强的孤立主义思潮,总统杜鲁门不得不提醒美国人:

“美国已经获得了世界的领导地位。”

最后想说的是,在大萧条前夕,声称“股票将处于永久的高原之上”著名经济学家欧文-费雪,正是当今股神巴菲特的偶像之一,巴菲特一直声称自己的投资理念是“85%的格雷厄姆+15%的费雪”。

然而,真实的费雪在大萧条中彻底破产,从最富裕的经济学家,变成欠下一屁股债务的老赖,此后终生依赖家人接济度日——相比之下,在大萧条期间,弗雷德-川普则是极其刻薄节俭,开发低价公寓和住宅,奠定了今日川普家族财富的基础。

这,大概就是经济学家与富豪的区别。

(伍)川普三代:接班人选择

2017年4月14日,美国白宫总统府,正在举办一场生日宴会。

先是一位60多岁的老头站起来发言,以一种特别恭维的口气说:

“今晚能和总统一起共进晚餐真的是一种荣幸,感谢总统邀请我们一起为大姐过生日。”

但随后,一位70多岁的老太太站起来发言,用语就非常轻松了:

“感谢大家为我过生日,我们的家族,从弗雷迪把一盘土豆泥倒在捣蛋的唐纳德头上那一晚开始到现在,已经走过了太长的路……”

这位老太太,正是时任美国总统川普的大姐玛丽安(Mariana),而那位老头则是川普的弟弟罗伯特-川普(Robert Trump),而总统正是借着为大姐过生日的名义,首次在白宫宴请家族成员。

弟弟的崇拜与恭维,川普当然是照单全收,但大姐的调侃,则是让川普一脸的尴尬——因为,长期以来,川普与其兄弟姐们的关系,确实有那么点儿拧巴。

经历过大萧条的弗雷德-川普与玛丽-安妮,一共养育了5个孩子,而1946年出生的唐纳德-川普排行老四,前边有一位哥哥与两位姐姐,后边还有一个弟弟。

照片上自左至右分别为四弟唐纳德、大姐玛丽安、二哥弗雷德、小弟罗伯特、三姐伊丽莎白

由于自身是从大萧条的艰苦环境中一步步打拼起家,老川普(也就是上文中提到的弗雷德,下文称“老川普”,以便与其长子弗雷德进行区别)虽然并不怎么管孩子,但他对子女的要求十分严格,不断的强调志向、自律与刻苦。

对这个家庭来说,老川普的话,意味着说一不二的要求和命令,他对于孩子期许很高而赞扬又极少,是整个家庭价值的最终裁判者,在压力之下,孩子们必须做到特别出色才能够获得父亲的一点赞许——许多年之后,70多岁的大姐玛丽安,依然对于父亲对自己的一次赞美夸奖念念不忘,由此可见老川普对子女要求之严厉。

但唐纳德-川普出生的时候,父亲的家业已成,老川普居住在富人专享的牙买加山庄地区,环境幽雅,5个孩子的家庭,豪宅却有23个房间、9个卫生间……所以,现任总统算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一生中并未真正吃过什么真正的苦,由此也养成了他放荡自大的性格。

老川普早期钦定的接班人,当然是继承了其名字的长子弗雷德(Fred)。

老川普花了不少的心血培养长子继承自己的商业帝国,当弗雷德大学毕业之后,他就加入了父亲的公司,在很多商业项目中,老川普都尽可能的带着大儿子,无论是港口的开发,还是建筑工地,还有布鲁克林的海滩天堂建设……

在这些工程项目中,老川普灌输大儿子各种地产业生意的思想,比如削减成本的重要性——如果便宜,你自己做,如果自己做太贵,那就外包,还有一些工程上省钱的技巧,比方说红砖比白砖便宜一分钱等等,还带着弗雷德处理各种复杂难缠的工作事务,希望能够潜移默化的影响儿子。

更重要的是,老川普还带弗雷德参加各种高层社交和政治筹款活动,确保大儿子认识纽约城里重要而有影响力的政治家,这可是川普商业帝国成功的法宝。

可惜,身材高大、相貌英俊的弗雷德,性格中却缺少“狼性”,他说话温和,爱开玩笑,朋友说,他走到哪儿都是衣冠楚楚、彬彬有礼,同行都说,再也见不到比他更有礼貌的绅士。他还喜欢划船、钓鱼、滑水等,但这些事情,在老川普看来,都是不务正业的行为。

为培养儿子在商业中的“狼性”,老川普甚至养了一头老虎,要求儿子和自己一起去看望老虎。

老川普与弗雷德

相比之下,老川普并不怎么关心的二儿子唐纳德,看到了哥哥的下场,于是在每一件事情上,都和哥哥反着来,刻意的傲慢自大无法无天,冲破哥哥不敢尝试的所有障碍,在外面打架,扯女孩子头发,欺负低年级同学,上课捣蛋,向老师扔橡皮擦,“劣迹”斑斑,以至于差一点被学校开除……

不仅在社会上如此,在家里也是如此,弟弟在地上玩搭好的积木,川普路过的话就会一掌把搭好的积木推掉,然后一副自己很了不起的样子,厚颜无耻却从不认错,而且总是向父母提出许多超出常规的要求,对家人都冷漠无情,无论在哪里都有一种恶霸式的自信……

根据川普亲侄女玛丽-川普的爆料,川普甚至根本没有能力考上常青藤院校,那个年代,还没有带有照片的身份证和计算机的系统化记录,唐纳德-川普于是就花了大价钱,请人在SAT(相当于美国高考)中替考,然后又利用哥哥的关系,在大三的时候,从福特汉姆大学转学到了宾夕法尼亚大学。

小时候及少年时期的唐纳德

但是,回忆童年的时候,总统却对“不择手段一定要赢”的自己自恋不已:

“我看看自己一年级时的模样,我再看看自己现在的模样,我基本上是同一个人。从性情上来说,没什么差别。”

就在弗雷德与父亲拧巴的关系中,弟弟唐纳德长大了,这个弟弟虽然蛮横无理、惹人生厌,但却有着开展商业活动所需要敏感和胆大妄为,大学毕业之后,唐纳德拿着父亲每年给他的百万美元巨资(是的,唐纳德毕业之后,老川普每年会给他100万美元,白手起家是他自己编造出来的神话),第一笔生意就走向了曼哈顿,而且取得了表面上的成功,这让老川普对这个儿子刮目相看。

家族压力之下,弗雷德选择了去当一名飞行员,他把飞行视为一项光荣的职业,申请成为TWA的飞行员,并通过了一系列严格的考试。他还娶了一位空姐,生了一儿一女——儿子取名弗雷德三世,女儿则是用奶奶的名字玛丽。

儿女都沿用父母的名字,弗雷德显然对于自己的父母非常热爱和在意。

然而,弗雷德选择去当飞行员的事情彻底激怒了老川普,他当着家人的面讥讽儿子的选择,说他宁愿去当空中巴士的司机也不愿意继承商业帝国,这让唐纳德嗅到了机会,他更加卖力的做着与哥哥相反的选择,做生意只做大的,不做小的,即便是事情搞砸了,他也照样毫无愧意,而且还把失败的责任全部推给别人……

离开家族事业的弗雷德,也曾自己开公司,但不幸全部失败,后来不得不回到了父亲的公司,因为弗雷德的“背叛”和不得不“回归”,在继承人问题上,老川普已经倾向于二儿子,唐纳德也借着父亲的信任,大胆的数落哥哥的无用,甚至,多次在众人面前,呵斥哥哥在家族事业中无所作为……

自身事业的失败,再加上唐纳德和父亲的指责,费雷德不堪压力,养成了酗酒的习惯,然后,胃不得不切除一部分,然后,43岁那年,彻底把命给喝没了。

为方便孩子们传承财富,老川普的做法是,开发公寓之后,建立房屋出租信托基金,让孩子们自小就成为坐着收钱的包租公包租婆——例如,现任总统3岁的时候,他已经是某个公寓的信托基金受益人,这确保了无论孩子未来如何折腾,其每年都会有一笔稳定的额外收入。

除此之外,老川普还创造了多种避税的方式向孩子们转移财富——他不是向银行而是向自己的孩子们取得抵押贷款,这样他的孩子们就会获得固定的利息收入。老川普还将其地产商业帝国的1032套公寓转移给四个孩子,而避开了缴纳庞大的赠与税或遗产税。

除了这位哥哥之外,这里额外说一下现任总统其他兄弟姐妹的情况。

总统的大姐叫玛丽安,今年83岁,是前联邦第三巡回法庭的法官,由克林顿任命,这也是当初唐纳德早期和克林顿夫妇交好的原因之一,在老川普的严格要求之下,玛丽安在法律上的成功,也是完全靠自己奋斗,她一开始结婚的时候,父亲甚至只肯让她的丈夫在家族企业中担任一个停车场管理员的角色。

总统的三姐伊丽莎白,一辈子在美国的银行业工作,现在是个退休银行家,据说身家也有3亿美元。

总统的弟弟罗伯特,现在管理着特朗普家族曼哈顿以外的所有房产,算是总统从政之后指定的家族财富看护人。

2020年8月16日,现任总统发表声明,宣布罗伯特-川普去世,据说是新冠肺炎;

2020年10月2日,现任总统推特声明,他和夫人梅拉尼娅的新冠肺炎检测均呈阳性。

(陆)美元-联合国-中国

川普二代只是闷头赚钱,而在其赚钱的过程中,世界早已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1942年元旦,就在二战的硝烟中,26个国家的代表,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签署了一份《联合国家宣言》,正式形成反法西斯同盟,联合国(United Nations)这个字眼登上历史舞台,而时任中国外交部长的宋子文,则是继美国总统罗斯福、英国首相丘吉尔、苏联外长李维诺夫之后,第四个在文件上签名的人。

签字之后,罗斯福意味深长的对宋子文说:

恭喜中国名列四强。

到了1943-1944年,胜利的天平已经明显向反法西斯同盟国倾斜,而作为美国历史上唯一一位连任四届的总统,罗斯福开始为二战后的格局操心——鉴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本质上来说起源于大萧条,所以美国首先考虑的是国际货币、经济、贸易和金融的新秩序。

第二次世界大战刚刚结束之时,美国黄金储备量超过3万吨,占世界中央银行黄金储备的70%以上,美国人口和土地仅占世界的6%,却占有西方世界2/3的GDP和1/3的外贸进出口份额,冶炼钢的61%、汽车的84%,经济上已经雄霸天下。

在此背景之下,1944年7月1日,44个国家中央银行和财政部代表来到美国新罕布什尔州一个叫做布雷顿森林的小镇上,召开了著名的布雷顿森林会议,会议宣布成立国际复兴开发银行(世界银行前身)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两大机构,确立了美元对国际货币体系的主导权,从而构建了战后国际货币、经济、贸易和金融的新秩序。

布雷顿森林体系规定:

美元直接与黄金挂钩,美元等同于黄金;

其他各国政府和中央银行,可以储备黄金,也可以储备美元,然后通过所拥有的黄金或者美元来发行货币,货币与美元挂钩;

外国政府或中央银行可以随时按35美元一盎司的价格向美国财政部兑换黄金。

一个月之后,1944年8月,关于战后国际政治格局安排的《联合国宪章》开始起草。按照罗斯福的想法,美国、英国、苏联和中国,只要这四个军事大国保持团结一致,决心维持世界和平,就再也不会发生世界大战。

他的“四警察”构想,就是后来“联合国常任理事国”的雏形。

但,斯大林坚决认为,中国的孱弱国力根本就配不上这个国际地位,战后的世界政治格局,由美国、苏联和英国控制就好了,而一向厌恶苏联的丘吉尔居然罕见的同意苏联,他不明白为什么要将中国这种弱鸡掺和到战后格局的管理中来。

罗斯福却无比坚定,他告诉英国和苏联,如果中国不参与进来,那联合国也不用搞了,他的理由是,中国现在确实很弱,但它毕竟是一个4亿人口的国家,未来肯定是亚洲乃至全世界的重要稳定力量,把它当朋友,总比当作一个潜在的麻烦要好得多。

另一个可以推断的理由是,当时的中国,处在依靠美援的蒋介石统治之下,把中国加进来,四个国际警察中,美国可以多一个可靠盟友。

苏联并不认可这种理论,在前期的开会中,甚至拒绝同中国代表一起,美国为了当和事佬,不得不把四强的会议开成三强+三强。对于战后的格局安排,有个著名的开罗会议(美英中),还有个著名的德黑兰会议(美英苏),就是因为苏联对中国的蔑视。

在罗斯福坚持之下,1945年10月24日,联合国正式成立,加上后来吸收进来的法国(英国的提议),联合国最终拥有了美、苏、英、法、中五个常任理事国。

美国人没有想到的是,蒋介石政权真的太弱鸡了,居然被苏联支持的中共给推翻了,躲到了台湾岛,这就意味着,小小的台湾政权,居然是战后联合国五警察之一。

1948年冬,赵忠尧完成了简单的核设备购买任务准备回国,但此时他已经引起美国军方的注意,他们将赵忠尧连人带资料带设备,一起扣留。就在扣留期间,中国大陆的政权发生了更替,要回国的他,还必须面对大陆和台湾的站队问题。

经过多方交涉,赵忠尧于1950年8月底启程回国,但在船只停靠日本横滨期间,美军武装人员再次将其抓捕,并关进美军在日本的监狱。

台湾驻日代表团派了3个人,软硬兼施希望赵忠尧回到台湾,但经过慎重考虑,赵忠尧决定回大陆的心意已决,再加上被关押的赵忠尧在国际上也已经非常出名,这事情引起国际物理学界的抗议,鉴于公义的压力,还算讲道理和公义的美国人,最后选择了放行。

赵忠尧不仅是一位杰出的核物理学家,更是一位心有家国情怀的科学家,他出生于浙江诸暨,后来遇到中国近代物理学奠基人叶企孙,开始担任其助手并教授实验课程。

因为认识到中国物理学的落后,他决定去美国加州理工大学攻读博士,博士期间,他在一次实验中观测到“正电子”——这是人类第一次发现“反物质”,成就足以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但各种阴差阳错,导致诺贝尔物理学奖最终颁给了比他晚两年才发现正电子的安德逊。

1931年,学成后的赵忠尧回到清华,担任物理系教授,开设并创办中国第一个核物理课程、第一个核物理实验室,成为中国原子能研究的开拓者,后来中国著名的核物理学家,基本都出自他的门下。

1946年,在亲眼看到原子弹爆炸的巨大威力之后,他百感交集——中国什么时候也能拥有如此巨大的力量呢?因为腐败而败退台湾的国民党政权,对比新气象之下拥有几亿民众支持的共产党政权,他的心最终倒向大陆,也并不奇怪。

回国后的赵忠尧不负众望,用带回的器材和零件,1955年主持建成了中国第一台70万电子伏的质子静电加速器,而这台加速器也成为了中国进行原子实验的基础。

中国的第一台加速器

同年10月,号称“能敌五个师”的钱学森也在经历一番磨难之后回到祖国。

1958年,赵忠尧又主持研制成功250万电子伏的质子静电加速器(这台加速器一直使用到2000年,对我国的核事业发展举足轻重),在赵忠尧、钱学森、钱三强、邓稼先、王淦昌等核物理学家的努力下,1964年10月,中国第一个原子弹爆炸成功,举世震惊。

此后,成就中国大国地位的“两弹一星”的功勋科学家当中,有多位都出自赵忠尧门下。

有了原子弹氢弹等核力量,国家安全有了保障,中国由此全面建立起自己的工业体系,时至今日,从产业链广度来看,中国是全世界唯一拥有联合国产业分类中全部工业门类的国家,拥有39个工业大类、191个中类和525个小类,从而形成了一个行业齐全的工业体系,能够自主生产从服装鞋袜到航空航天、从原料矿产到工业母机的一切工业产品,到可以满足民生、军事、基建和科研等一切领域的需要,中国产业界藉此赢得了巨大的经济效益,也成为中国经济全球竞争力的重要源泉。

1980年以来,中国经济发展为什么能够如此成功,除了思想上确实对外开放、管理上认真对内改革之外,健全的工业体系是其中极其重要的一环。

回过头来,再说中国加入联合国的事。

自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不久,就向联合国提出,应该驱逐台湾代表,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因为大陆的政权变迁,处于冷战中的美国人,和罗斯福的想法刚好相反,坚决不能让苏联的盟友中国,变成“国际五警察”之一……

美国人的看法,直到中国后来与苏联交恶之后才有所改观。

苏联赫鲁晓夫上台之后,开始更正斯大林时期的一些政策,承认当年搞人民公社是个可怕的错误,但当时的中国,正在如火如荼的搞“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我们的政策又永远是没有错误的,当然认为,苏联那种居然承认自己错误的做法,是所谓的“修正主义”……

中苏开始互相指责,并在珍宝岛真刀真枪干了一架,然后,各自在边境陈兵百万,苏联甚至有了用核攻击中国主要城市的恶毒想法,只是因为遭到美国的激烈反对而没有实施。

再加上苏联在1960年代在全球冷战中咄咄逼人的气势,这促使中美双方再度走近,而中国加入联合国的问题,就成为一个重要的砝码。

1971年8月,布什向联合国秘书长吴丹递交了一封书信及备忘录,强调“双重代表权”,按照其解释,美国主张,“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同时拥有代表权,即在联合国大会上,“中华民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各有一票。

这一方案,不仅遭到大陆的拒绝,也遭到了台湾的激烈反对——因为,“两个中国”的思维,是当时的蒋氏政权无法接受的,用宋美龄的话说: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2个月之后,1971年10月25日,第二十六届联合国大会召开,历史性的一刻终于来临。

在大会召开之前,美国总统尼克松亲自给很多国家代表写信,美国国务卿罗杰斯和常驻代表布什,分别找 100多个国家的代表谈话沟通,希望届时大家能够投票赞成美国提出的“双重代表权”提案。另一方面,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23个国家联合提出,应该立刻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唯一合法席位,并取代“中华民国”,担任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这被称为“两阿提案”。

76票赞成,35票反对,17票弃权,这是“两阿提案”的表决结果。

台湾的“玉”瞬间碎裂,“中华民国”首席代表周书楷脸色铁青,奔上讲台,宣布“中华民国”将不再参加之后联合国大会的任何程序,退出联合国大会。

就这样,在国际社会上,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这一刻取代了“中华民国”,成为“中国”在联合国的唯一代表,并担任安理会常任理事国。

中国昂首回到国际社会,而且是全世界五大国之一,从国际社会来说,中国的真正崛起,是从1971年重返联合国开始的。

尼克松“双重代表权”遭遇如此惨败,还有一个重要原因——

因为美元问题,美国的信用,已经在8月份遭到重创,无数国家都不再信任美国。

因为,就在1971年8月15日,尼克松宣布关闭美国财政部的黄金兑换窗口,违背了1945年所承诺的“按照35美元/盎司的价格为外国政府或央行兑换黄金”,这是有史以来全世界最严重的信用违约,相当于直接对全世界耍赖。

正是这一举动,让当时的美国信用严重受损,并让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对于美国的主张报以鄙视的态度——实际上,就在1970年的联合国大会上,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在联合国席位的赞成票也仅有51票,而反对票还高达47票。

仅仅一年之后,投票的结果就产生了如此大的差异,美元拒绝兑换黄金,美国的信用受损,对于中国重返国际社会,不能不说,是一个大大的助攻。

对于熟悉中美两国历史交往的人而言,自1861年美国总统林肯任命蒲安臣(Anson Burlingame)担任驻华公使以来,中国社会所取得的每一个大进步,几乎都与美国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