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國際勢力瘋狂中:网络攻击-黑客竟然试图篡改美国总统大选的投票数据,以达到任其摆布的目的。 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C·奥布莱恩说,………黑客试图攻入川普总统及家人的私人电子邮件,还试图窃取竞选团队和政府官员的电子邮件。 奥布莱恩先生说,微软公开了黑客的攻击企图。他们于本月初发布了一份有关………、俄罗斯和伊朗网络人员对选举进行黑客攻击的报告。 这位白宫安全顾问近期访问爱荷华州时告诉记者,政府在阻止和拦截敌对国家对选举的干预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功”。奥布莱恩说,他不能讨论有关…….干预的具体行动,但他提到了微软9月10日的报告。 他说,微软“报告称,黑客试图对共和党竞选官员、川普家人、川普政府官员的Gmail帐户进行钓鱼。” ………..的操作似乎是模仿了2016年总统大选期间俄罗斯的黑客-公开操作。莫斯科黑客成功窃取了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和希拉里·克林顿竞选团队官员约翰·波德斯塔(John Podesta)的电子邮件,并在选举前对外公布了这些电子邮件。 奥布莱恩先生说,俄罗斯今年的选举干预包括使用虚假信息、煽动性言论以及用社交媒体来影响选民。他说:“还有一些其他事情我不便公开谈论。” 一位国家安全委员会(NSC)发言人证实,来自……..的网络攻击, 目标锁定了川普家族、竞选活动成员和政府官员,但他拒绝透露更多细节。 微软公司负责客户安全和公司信誉的副总裁汤姆·伯特(Tom Burt)在博客中确认了一个代号为“…..”的……..黑客组织,试图收集与总统选举有关组织的情报。 伯特先生说:“在2020年3月至9月之间,我们检测到数千起来自“…..”的攻击, 其攻击成功了大约150次” ,其中包括集中突破总统竞选活动和候选人的电子邮件帐户。 …….黑客通过大选相关人员的“非竞选电子邮箱”锁定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约瑟夫·拜登(Joseph R. Biden)的竞选活动,但这些间接攻击没有得手。伯特说,黑客还锁定了“至少一名,以前与川普政府有联系的杰出人士”。 微软一位官员后来表示,非竞选帐户要么是个人电子邮箱,要么是攻击目标的官方或私人电子邮件。 …….黑客针对的第二个群体是国际事务界的知名人士,包括至少15所大学的学者,还有与18个智库相关的帐户,包括大西洋理事会和史密森中心。 这些黑客的方式包括将“网络病毒”或“网络信标” 添加到他们可以控制的域名。然后,黑客将网络链接嵌入在电子邮件文本中或作为附件发送到受控帐户。 伯特说:“尽管域名本身可能没有恶意内容,但网络监控可以使锆检查到用户是否尝试访问过该网站。对于民族国家的活动者来说,这是侦查目标帐户是否有效或是否活跃的简单方法。” 上周在爱荷华州德雷克大学的一次演讲中,奥布莱恩先生就外国敌对势力对选举基础结设施的扰乱表示了担忧,这意味着,“外国敌手会以某种方式入侵国务卿网站”。国务院网站,他指出,是用来统计、展示选举结果的地方。 “想象一下,如果外国敌手进入该网站并更改了那里的记录-实际上投票数并没有改变。再把选票改回来是非常困难的。” 操纵这些州的统计数据,可能导致错误地宣布获胜者,并在被冤枉的政治阵营中造成重大分歧。奥布莱恩说,政府一直在与国务卿合作,以避免这种选票操纵。 他说:“那是一件让我彻夜难眠的事,那就是外国在选举日对我们的电子基础设施发动持续的严重攻击。” 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A·雷(Christopher A. Wray)上周在参议院听证会上说,美国面临着来自外国对选举的多方面威胁。 “我们不会容忍外国干预我们的选举,我们正在与我们的联邦、州和地方合作伙伴以及私营部门密切合作,共享信息,加强安全并识别和消除各种威胁。”

共產國際勢力瘋狂中

网络攻击-黑客竟然试图篡改美国总统大选的投票数据,以达到任其摆布的目的。
白宫国家安全顾问罗伯特·C·奥布莱恩说,………黑客试图攻入川普总统及家人的私人电子邮件,还试图窃取竞选团队和政府官员的电子邮件。
奥布莱恩先生说,微软公开了黑客的攻击企图。他们于本月初发布了一份有关………、俄罗斯和伊朗网络人员对选举进行黑客攻击的报告。
这位白宫安全顾问近期访问爱荷华州时告诉记者,政府在阻止和拦截敌对国家对选举的干预方面“取得了巨大成功”。奥布莱恩说,他不能讨论有关…….干预的具体行动,但他提到了微软9月10日的报告。
他说,微软“报告称,黑客试图对共和党竞选官员、川普家人、川普政府官员的Gmail帐户进行钓鱼。”

………..的操作似乎是模仿了2016年总统大选期间俄罗斯的黑客-公开操作。莫斯科黑客成功窃取了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和希拉里·克林顿竞选团队官员约翰·波德斯塔(John Podesta)的电子邮件,并在选举前对外公布了这些电子邮件。
奥布莱恩先生说,俄罗斯今年的选举干预包括使用虚假信息、煽动性言论以及用社交媒体来影响选民。他说:“还有一些其他事情我不便公开谈论。”
一位国家安全委员会(NSC)发言人证实,来自……..的网络攻击, 目标锁定了川普家族、竞选活动成员和政府官员,但他拒绝透露更多细节。
微软公司负责客户安全和公司信誉的副总裁汤姆·伯特(Tom Burt)在博客中确认了一个代号为“…..”的……..黑客组织,试图收集与总统选举有关组织的情报。
伯特先生说:“在2020年3月至9月之间,我们检测到数千起来自“…..”的攻击, 其攻击成功了大约150次” ,其中包括集中突破总统竞选活动和候选人的电子邮件帐户。
…….黑客通过大选相关人员的“非竞选电子邮箱”锁定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约瑟夫·拜登(Joseph R. Biden)的竞选活动,但这些间接攻击没有得手。伯特说,黑客还锁定了“至少一名,以前与川普政府有联系的杰出人士”。
微软一位官员后来表示,非竞选帐户要么是个人电子邮箱,要么是攻击目标的官方或私人电子邮件。
…….黑客针对的第二个群体是国际事务界的知名人士,包括至少15所大学的学者,还有与18个智库相关的帐户,包括大西洋理事会和史密森中心。
这些黑客的方式包括将“网络病毒”或“网络信标” 添加到他们可以控制的域名。然后,黑客将网络链接嵌入在电子邮件文本中或作为附件发送到受控帐户。
伯特说:“尽管域名本身可能没有恶意内容,但网络监控可以使锆检查到用户是否尝试访问过该网站。对于民族国家的活动者来说,这是侦查目标帐户是否有效或是否活跃的简单方法。”
上周在爱荷华州德雷克大学的一次演讲中,奥布莱恩先生就外国敌对势力对选举基础结设施的扰乱表示了担忧,这意味着,“外国敌手会以某种方式入侵国务卿网站”。国务院网站,他指出,是用来统计、展示选举结果的地方。
“想象一下,如果外国敌手进入该网站并更改了那里的记录-实际上投票数并没有改变。再把选票改回来是非常困难的。”
操纵这些州的统计数据,可能导致错误地宣布获胜者,并在被冤枉的政治阵营中造成重大分歧。奥布莱恩说,政府一直在与国务卿合作,以避免这种选票操纵。
他说:“那是一件让我彻夜难眠的事,那就是外国在选举日对我们的电子基础设施发动持续的严重攻击。”
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A·雷(Christopher A. Wray)上周在参议院听证会上说,美国面临着来自外国对选举的多方面威胁。
“我们不会容忍外国干预我们的选举,我们正在与我们的联邦、州和地方合作伙伴以及私营部门密切合作,共享信息,加强安全并识别和消除各种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