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媒體說⋯⋯

中方决定从即日起,对在涉港问题上表现恶劣的美国联邦参议员卢比奥 、克鲁兹、霍利、科顿、图米,联邦众议员史密斯,以及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总裁格什曼、美国国际事务民主协会总裁米德伟、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总裁特温宁、人权观察执行主席罗斯、自由之家总裁阿布拉莫维茨实施制裁。
这11个人在涉港问题都做了啥?为啥被中国外交部点名制裁?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梳理了他们在涉港问题上的所作所为,可谓劣迹斑斑!
马可·卢比奥:“逢中必反”

马可·卢比奥(左)
美国共和党参议员马可·卢比奥是“逢中必反”的政客。”惯用“双重标准”的卢比奥2010年当选议员以来,在国会山是“逢中必反”的强硬派,从呼吁关闭在美所有“孔子学院”到主张封杀中国高科技公司,从会见“藏独”头目到推动“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到处都有“小马可”忙碌的身影。
《华盛顿邮报》评价其为美国政客中“最喧闹的中国批评者”。
2010年,卢比奥当选参议员,2016年连任。在参议院,卢比奥身兼多职,是小企业与创业委员会主席,同时是情报委员会、外交委员会和商业、科技与交通委员会成员。卢比奥还是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共同主席。该委员会拥有来自政府和国会共23名成员,被看成是美国政府很多反华政策的源头。
从未到访过中国的卢比奥在美国政坛以反共、反华著称,这很可能与其家庭背景有关。卢比奥认为,包括他在内的古巴移民之所以背井离乡,正是由于卡斯特罗等古巴领导人的政策。卢比奥1971年5月出生于美国迈阿密,其父母都是古巴人,1956年移民美国。一些报道说,卢比奥的父母先后在迈阿密、拉斯维加斯生活,从事酒店侍者、餐厅招待等工作。上世纪九十年代,出身贫寒的卢比奥凭借橄榄球特长取得奖学金和贷款,先后获得政治学学士学位和法学博士学位。
卢比奥的政治立场深受其家庭影响。他的外祖父是第一代古巴移民,虽然家境困苦,但却是里根总统的忠实拥趸,支持小政府、大社会的保守理念。成人以后的卢比奥曾受茶党支持,而茶党是美国意识形态极为保守的群体。
从公开言论看,卢比奥早年在佛罗里达州议会任职时,很少就中国问题发表看法。但进入参议院以来,其反华提案和言论一路上升。究其原因,既与其个人背景导致的反共立场相关,更与美国政坛近年来的风向有关。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经济虽总体保持温和增长,但贫富差距继续扩大,同时在国际上的霸权优势不断下降。美国精英层不从自身政治、经济体制找原因,反而将矛头无端指向中国,声称中国是美国衰落的原因。卢比奥敏锐捕捉到这一风向,顺势成为“中国威胁论”的旗手。
克鲁兹、霍利:赴港为“黑衣暴力”撑腰

克鲁兹
2019年10月,美国国会共和党参议员克鲁兹到港,以一身黑衣对暴徒表达支持,与一众香港煽暴派政客会面,并向传媒发表抹黑香港警队的言论。
香港行政长官办公室13日批评指,对克鲁兹表示未有见到示威者的暴力行为,实在匪夷所思。外交部驻港公署发言人13日亦批评克鲁兹“睁着眼睛说瞎话,昧着良心搞破坏”,正告克鲁兹之流︰“脱下黑衣、收回黑手,停止插手香港事务,不得在中国的土地上撒野!”

美反华议员香港督师。图片来源:香港《文汇报》
报道称,克鲁兹前日访港,穿着一身黑衣到处观察所谓“示威”,声言要与“抗争者同行”。至于暴徒暴行,克鲁兹声言“没有见到”。不谴责暴徒暴行之余,克鲁兹更声称警察“暴力镇压示威者”云云。
此外,克鲁兹亦与煽暴派会晤,包括“祸港四人帮”中的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荣铿、立法会信息科技界议员莫乃光等。

霍利(右)
《大公报》还报道称,另一名美国共和党反华参议员霍利(Joshua David Hawley)也低调现身旺角暴乱现场,制造“美化暴乱”的假报告返美汇报国会。
报道称,霍利更新Twitter称到了旺角“考察”,上传3张旺角暴力冲突现场照片,但照片焦点是防暴警察,没有黑衫激进示威者,又称所谓的“示威者”在十八区抗争,而旺角的警力明显“过多”。
《大公报》评论称,霍利的Twitter所谓“直击”,没有提到警察被暴徒割颈等,可见霍利的“直击汇报”,掩耳盗铃,公然造假。
爱出尔反尔的得州参议员克鲁兹,在美国政界被封称“大话德”(Lyin Ted)。克鲁兹为求自身利益,打击政敌,近年他致力利用香港作筹码,破坏中美关系。
在黎智英赴美见美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时,克鲁兹等一众反华乱港后台的美议员,与黎智英密会。

奇葩议员科顿:应禁止中国学生赴美学科学,防止他们偷新冠疫苗
美国参议院议员汤姆·科顿喜欢危言耸听,经常出怪论。
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他称,美国应该禁止中国学生在美国学习科学。

美国参议院议员汤姆·科顿(右)
科顿在访谈中还妄称,中国正试图“积极窃取”美国的一种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科顿说,“在病毒大流行期间,世界上最有价值的知识产权是什么?当然是我们伟大的美国实验室和医药公司在预防药物、治疗药物以及最终疫苗方面所做的研究。”
“因此,我怀疑中国正积极试图窃取美国的知识产权,因为中国想在发现治疗药物和发现疫苗方面享有声誉。”
此外,科顿还肆意攻击在美国留学的中国学生。他说:“我们培养了那么多中国留学生,让他们回到中国,来与我们竞争,抢走我们的工作,最终偷走我们的财产,这简直是丑闻。”
科顿补充说:“我认为我们需要认真考虑一下中国公民赴美留学的签证的具体条款,尤其是在高级科学技术领域的研究生阶段。”科顿认为,中国学生应该多多学习莎士比亚的戏剧和联邦党人文集。
针对科顿这一系列的“毁三观”言论,美国网友也忍不住吐槽:

1.科顿的言论就是大脑缺氧时的例子;

针对香港警方止暴制乱,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宣称“不可接受”;面对美国因黑人之死爆发的抗议,他却呼吁总统特朗普援引《叛乱法案》动用现役军事力量,平息示威。这次,在朋友圈里,美议员“双标”嘴脸暴露无遗。

汤姆·科顿
去年11月13日,面对香港因修例风波爆发的持续骚乱,汤姆·科顿却在推特上写道:“香港警察对抗议者的暴力行为是不可接受的。我们必须支持这些勇敢的人。”
帕特•图米:叫嚣“重新审视中美关系”
2020年5月21日晚,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议程公布,会议将审议《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决定(草案)》。消息一出,美国又动起歪心思。
除了美国总统特朗普插嘴我国涉港议程之外,美国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也威胁称,将重新审视中美关系。
同时,美国参议员正准备提出一项两党议案,企图“制裁”在香港执行新国家安全法律制度的中国官员和实体,并宣称要对与这些实体开展业务的银行处以罚款。
美国马里兰州参议员克里斯·范霍伦及宾夕法尼亚州参议员帕特•图米称,他们一直在研究该议案,该议案旨在“捍卫香港的人权”,向中方施压,要求其保持香港的“特殊地位”。他们声称,人大涉港议程使得这项“立法”更加紧迫,他们将敦促参议院领导者迅速解决该问题。
反华老手、共和党籍众议员史密斯
史密斯自1981年起代表新泽西州当选国会众议员,今年是其第20个任期。他是一名反华老手,曾起草过很多抹黑中国的议案、修正案和立法,其中就包括去年在众议院获得通过的所谓《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和《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等。
据史密斯个人网站介绍,史密斯去年11月和今年1月先后在两届国会推出《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在美国国会和政府炒作新疆问题,公然对我国内政指手画脚。
另据美媒报道,史密斯可谓是美国反华政客中的“劳模”典范:为涉疆、涉港等相关议题主持过60多场国会听证会,并频繁在媒体刊登文章攻击我国宗教政策。

共和党籍众议员史密斯 资料图
美国祸港NGO:
香港暴力活动的“操盘手”
此次被宣布制裁的还有5家非政府组织的领导人,那么他们及其所在组织在涉港问题上都有哪些恶劣行径呢?

其实早在2019年12月2日,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美国国际事务民主协会”“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人权观察”“自由之家”就被直接点名。
大量事实和证据表明,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等非政府组织在香港修例风波中,极力教唆反中乱港分子从事极端暴力活动,对香港乱局负有重大责任。冷战后世界上混乱区域都能看到美国影子,这些影子背后比较突出的就是有国际背景的NGO。它们总是在世界各地播撒混乱,理应受到限制和驱离。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简称NED),是由美国政府出资,于1983年在华盛顿成立的非政府组织。其宗旨是促进及推动全球的所谓“民主化”,并向相关的非政府组织及团体提供资助。

卡尔·格什曼 1943年生于美国纽约,耶鲁大学毕业,青年时期曾是美国社会党活跃分子。1984年至今任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总裁。
1997年,香港回归。这一年,美国民主基金会(NED)总裁卡尔·格什曼在华盛顿向一个英文名为马丁·李的香港律师颁发了“民主奖”。格什曼说:“马丁对香港而言,正如达赖对西藏一样。”
马丁·李就是如今祸乱香港的政客李柱铭。
而格什曼执掌的NED,正是“港独”“藏独”“台独”乃至全球各种“民主”骚乱的幕后推手。
此次同样受制裁的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IRI)以及美国国际事务民主协会(NDI)是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核心受让机构”。两家NGO于1983年在华盛顿成立,前者致力于在全世界推进“民主、自由、自治与法治”,后者致力于通过公民参与、政府公开负责,在全世界范围内支持并强化所谓民主制度。
同样受美国官方资助的自由之家成立于1941年,总部位于华盛顿,号称致力于所谓的民主、政治自由及人权研究和支持。人权观察(简称HRW),总部位于美国纽约,以调查、促进“人权问题”为主旨。该组织同样具有美国政府背景,其成员主要由前美国政府官员和中央情报局特工组成。
上述非政府组织(NGO)在美国政府教唆下,披的是民主人权的伪善外衣,行的是乱港遏中的龌龊事。
中央政法委微信公号“长安剑”曾刊文指出,充足的资金保障,是暴乱活动能够持续如此长时间的重要原因。修例风波中一半以上的暴力活动资金均来源于美国的一些非政府组织及金融资本集团。
文章指出,美国的一些NGO组织在香港修例风波中,扮演了暴力活动“操盘手”的角色,还为冲在台前的“泛民”进行策划、培训、资金、物资供应、舆论造势等一条龙服务。“在众多的NGO组织中,发挥核心作用的是美国某民主基金会。”
据人民日报报道,美国中情局(CIA)的“白手套”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美国国际民主研究院(NDI)等组织长期资助香港本地政团、民调机构或所谓人权组织,已经是公开的秘密。此外,NED还通过“祸港四人帮”之首黎智英大笔向反对派组织和人物派钱,金额超过4000万港元。
大量事实证明,以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为首的美国NGO在香港修例风波中扮演着不光彩的角色,这些组织理应受到制裁,必须付出应有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