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們破壞了一妻三妾婚姻法:溥仪的七叔是爱新觉罗·载涛,他和溥仪的父亲载沣都是老醇亲王奕譞和侧福晋刘佳氏所生,载沣排行老五,载涛排行老七,所以溥仪叫他一声七叔。既是出身皇族的涛贝勒,自然也免不了娶妻再纳妾。 载涛 福晋姜婉贞是慈禧指婚 载涛十七岁时,由慈禧指婚,娶来了姜中堂的千金——姜婉贞,姜婉贞比载涛大两岁,但生得皮肤白净、漂亮端庄,还是个知书达理的聪慧女子,不仅能写一笔好字,还很画画,刺绣女红也相当拿手。娶了这么一个璧人,载涛是欢喜的,因此,婚后对她十分体贴和尊重,夫妻两人的感情很好。 后来,姜婉贞也先后为载涛生下四子两女,其中两子早逝,健康长大的只有两子两女,儿女双全、夫妻恩爱,姜婉贞和载涛的幸福令人艳羡。只是,四十岁那年,姜婉贞一场大病过后,两条腿几乎无法行走,无人扶持的时候,只能卧床。在这种情况下,载涛的妾室也开始进门。 丫鬟变成小妾,因戏结缘四房 涛贝勒府中有个丫鬟叫周妙云,她是自幼就被卖到府上的,对府上的方方面面都很熟悉,再加上平日里载涛的起居梳洗都由她来伺候,载涛觉得她办事精明干练,就干脆把她收入房中,成了二房小妾,那一年,周妙云也才15岁。后来周妙云也为载涛生下了一个儿子,叫溥僖。 对于夫人姜婉贞,载涛依旧体贴照顾,为了能有个妥帖的人随侍她,载涛安排了一个叫金孝兰的丫鬟伺候她。金孝兰为人老实,尽心尽力服侍着姜婉贞,姜婉贞很喜欢她,想把她一直留在身边,就让载涛也把她纳为了妾室,而金孝兰也为载涛生了一子——溥仕。 有了两个小妾之后,载涛又因戏结缘,纳了四房小妾——王乃文。王乃文的父亲在戏班子里管衣箱,伺候角儿穿衣裳,载涛是京剧票友,时常扮起装来过把戏瘾,因此与王乃文的父亲熟识。 第一次在王家见到王乃文,载涛就对她一见倾心,之后得到姜夫人的同意,把十九岁的王乃文也纳为了妾,婚后王乃文因病切除了子宫,并没有生养,但载涛对此并不在意,反而时常劝慰她。 一妻三妾和睦相处,各有各的事做 三妻四妾的家庭,有矛盾冲突是在所难免的。不过,在载涛的家里,妻妾之间却很和睦,很少闹不愉快,这也得归功于载涛的不偏不袒,不论是哪一房要添置东西,载涛总会嘱托为四房都买来,这也免了妻妾之间的争风吃醋。 而且,她们几个也都各有各的事情做——大房姜婉贞自然是要把身体养好;而二房周妙云就负责掌管家财,出外跑趟办事;三房金孝兰照旧整日陪伴在姜婉贞的身边,既能照顾她,也能互相解闷;而王乃文,因为年轻漂亮,时常被载涛带出去应酬…… 新社会要一夫一妻,载涛如何解决 1949年北平解放的前两天,大房姜婉贞病逝,载涛心内悲痛,本想为她办一场隆重的丧事,但因外面紧张的局势,只能把她草草安葬,等到北平宣布和平解放之后,他这才带着三个小妾和子女们前去祭奠姜婉贞。 载涛 此时的载涛家里,早已不似从前有老底可供开销,一家人过得拮据起来,家里的仆人也都遣散了,他与三个小妾精打细算地过着日子。幸运的是,建国之后,中央安排载涛当了全国政协委员和马政局的顾问,他们一家的境况才渐渐好转。 而与此同时,载涛也面临一个难题——新社会的《婚姻法》中,明确要求一夫一妻,而他家中尚有三个小妾,这该怎么解决? 左起:溥仪、载涛、溥杰 组织上给出的回复是——载涛的家庭问题,属于历史遗留问题,可以慢慢解决,和家人商量着办。 和三个妾室生活了这么多年,要与谁分开,载涛都于心不忍,但必须要做出处理。于是,他提出五个字——“离婚不离家”。这是一个折中的办法,意思就是离婚后到外面单过,但还是照常往来。 经过商议,载涛先与周妙云离了婚,后来王乃文也搬出去单独生活,只剩下金孝兰留在他的身边,他每月给她们固定的生活费。 周妙云搬出去之后,因心内不乐意这样安排,所以一直都没再上载涛的家,没过几年就因病去世了。金孝兰于1967年去世,三年之后,载涛也离世了,王乃文独自一人生活到2003年,享年86岁。

溥仪的七叔是爱新觉罗·载涛,他和溥仪的父亲载沣都是老醇亲王奕譞和侧福晋刘佳氏所生,载沣排行老五,载涛排行老七,所以溥仪叫他一声七叔。既是出身皇族的涛贝勒,自然也免不了娶妻再纳妾。

载涛

福晋姜婉贞是慈禧指婚

载涛十七岁时,由慈禧指婚,娶来了姜中堂的千金——姜婉贞,姜婉贞比载涛大两岁,但生得皮肤白净、漂亮端庄,还是个知书达理的聪慧女子,不仅能写一笔好字,还很画画,刺绣女红也相当拿手。娶了这么一个璧人,载涛是欢喜的,因此,婚后对她十分体贴和尊重,夫妻两人的感情很好。

后来,姜婉贞也先后为载涛生下四子两女,其中两子早逝,健康长大的只有两子两女,儿女双全、夫妻恩爱,姜婉贞和载涛的幸福令人艳羡。只是,四十岁那年,姜婉贞一场大病过后,两条腿几乎无法行走,无人扶持的时候,只能卧床。在这种情况下,载涛的妾室也开始进门。

丫鬟变成小妾,因戏结缘四房

涛贝勒府中有个丫鬟叫周妙云,她是自幼就被卖到府上的,对府上的方方面面都很熟悉,再加上平日里载涛的起居梳洗都由她来伺候,载涛觉得她办事精明干练,就干脆把她收入房中,成了二房小妾,那一年,周妙云也才15岁。后来周妙云也为载涛生下了一个儿子,叫溥僖。

对于夫人姜婉贞,载涛依旧体贴照顾,为了能有个妥帖的人随侍她,载涛安排了一个叫金孝兰的丫鬟伺候她。金孝兰为人老实,尽心尽力服侍着姜婉贞,姜婉贞很喜欢她,想把她一直留在身边,就让载涛也把她纳为了妾室,而金孝兰也为载涛生了一子——溥仕。

有了两个小妾之后,载涛又因戏结缘,纳了四房小妾——王乃文。王乃文的父亲在戏班子里管衣箱,伺候角儿穿衣裳,载涛是京剧票友,时常扮起装来过把戏瘾,因此与王乃文的父亲熟识。

第一次在王家见到王乃文,载涛就对她一见倾心,之后得到姜夫人的同意,把十九岁的王乃文也纳为了妾,婚后王乃文因病切除了子宫,并没有生养,但载涛对此并不在意,反而时常劝慰她。

一妻三妾和睦相处,各有各的事做

三妻四妾的家庭,有矛盾冲突是在所难免的。不过,在载涛的家里,妻妾之间却很和睦,很少闹不愉快,这也得归功于载涛的不偏不袒,不论是哪一房要添置东西,载涛总会嘱托为四房都买来,这也免了妻妾之间的争风吃醋。

而且,她们几个也都各有各的事情做——大房姜婉贞自然是要把身体养好;而二房周妙云就负责掌管家财,出外跑趟办事;三房金孝兰照旧整日陪伴在姜婉贞的身边,既能照顾她,也能互相解闷;而王乃文,因为年轻漂亮,时常被载涛带出去应酬……

新社会要一夫一妻,载涛如何解决

1949年北平解放的前两天,大房姜婉贞病逝,载涛心内悲痛,本想为她办一场隆重的丧事,但因外面紧张的局势,只能把她草草安葬,等到北平宣布和平解放之后,他这才带着三个小妾和子女们前去祭奠姜婉贞。

载涛

此时的载涛家里,早已不似从前有老底可供开销,一家人过得拮据起来,家里的仆人也都遣散了,他与三个小妾精打细算地过着日子。幸运的是,建国之后,中央安排载涛当了全国政协委员和马政局的顾问,他们一家的境况才渐渐好转。

而与此同时,载涛也面临一个难题——新社会的《婚姻法》中,明确要求一夫一妻,而他家中尚有三个小妾,这该怎么解决?

左起:溥仪、载涛、溥杰

组织上给出的回复是——载涛的家庭问题,属于历史遗留问题,可以慢慢解决,和家人商量着办。

和三个妾室生活了这么多年,要与谁分开,载涛都于心不忍,但必须要做出处理。于是,他提出五个字——“离婚不离家”。这是一个折中的办法,意思就是离婚后到外面单过,但还是照常往来。

经过商议,载涛先与周妙云离了婚,后来王乃文也搬出去单独生活,只剩下金孝兰留在他的身边,他每月给她们固定的生活费。

周妙云搬出去之后,因心内不乐意这样安排,所以一直都没再上载涛的家,没过几年就因病去世了。金孝兰于1967年去世,三年之后,载涛也离世了,王乃文独自一人生活到2003年,享年86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