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納德 川普總統在另外一篇twitter中写道:今早已经收到了辞职信,感谢博尔顿的服务,我将在下周宣布新的国安顾问。 博尔顿随后回应了总统的twitter表示,自己昨晚已经跟总统川普提交辞呈,但总统表示明天再谈。 作为美国最强硬的鹰派代表人物,博尔顿在中国,北韩等问题上一直主张强硬路线。 有很多媒体曾把他比喻为中美关系中最危险的人物。 他是伊拉克战争的设计师,反对多边外交的敌人和联合国。 博尔顿是伊核协议和朝鲜的强烈批评者,被视为在两个方面加重冲突的人。 曾有分析指出,提名博尔顿是川普使用的一个政治策略,因为如果提名博尔顿为国务卿或者副国务卿,需要得到国会的通过,而博尔顿被认为“立场过激”,很有可能在国会投票时遇到阻碍。但国家安全顾问一职则不需要国会批准,只要得到总统提名就可以立即上任。 然而在今天的“开除文”中,我们也清晰的看到了博尔顿因为众多意见与总统强烈不一致,所以被开除。 早在几个月前,关于博尔顿已经出局的消息在白宫就不是什么秘密。 今年六月,川普曾表示“约翰·博尔顿绝对是鹰派人士。如果由他做决定,他会挑战全世界。”此外,他还称博尔顿试图让他陷入战争泥潭。 随后,博尔顿缺席了最新一轮美朝首脑会晤;唐納德 川普總統在另外一篇twitter中写道:今早已经收到了辞职信,感谢博尔顿的服务,我将在下周宣布新的国安顾问。 博尔顿随后回应了总统的twitter表示,自己昨晚已经跟总统川普提交辞呈,但总统表示明天再谈。 作为美国最强硬的鹰派代表人物,博尔顿在中国,北韩等问题上一直主张强硬路线。 有很多媒体曾把他比喻为中美关系中最危险的人物。 他是伊拉克战争的设计师,反对多边外交的敌人和联合国。 博尔顿是伊核协议和朝鲜的强烈批评者,被视为在两个方面加重冲突的人。 曾有分析指出,提名博尔顿是川普使用的一个政治策略,因为如果提名博尔顿为国务卿或者副国务卿,需要得到国会的通过,而博尔顿被认为“立场过激”,很有可能在国会投票时遇到阻碍。但国家安全顾问一职则不需要国会批准,只要得到总统提名就可以立即上任。 然而在今天的“开除文”中,我们也清晰的看到了博尔顿因为众多意见与总统强烈不一致,所以被开除。 早在几个月前,关于博尔顿已经出局的消息在白宫就不是什么秘密。 今年六月,川普曾表示“约翰·博尔顿绝对是鹰派人士。如果由他做决定,他会挑战全世界。”此外,他还称博尔顿试图让他陷入战争泥潭。 随后,博尔顿缺席了最新一轮美朝首脑会晤

川普在另外一篇twitter中写道:今早已经收到了辞职信,感谢博尔顿的服务,我将在下周宣布新的国安顾问。

博尔顿随后回应了总统的twitter表示,自己昨晚已经跟总统川普提交辞呈,但总统表示明天再谈。

作为美国最强硬的鹰派代表人物,博尔顿在中国,北韩等问题上一直主张强硬路线。

有很多媒体曾把他比喻为中美关系中最危险的人物。

他是伊拉克战争的设计师,反对多边外交的敌人和联合国。

博尔顿是伊核协议和朝鲜的强烈批评者,被视为在两个方面加重冲突的人。

曾有分析指出,提名博尔顿是川普使用的一个政治策略,因为如果提名博尔顿为国务卿或者副国务卿,需要得到国会的通过,而博尔顿被认为“立场过激”,很有可能在国会投票时遇到阻碍。但国家安全顾问一职则不需要国会批准,只要得到总统提名就可以立即上任。

在今天的“被开除?辭職?文”中,博尔顿因为众多意见与美國总统唐納德 川普强烈不一致,他被开除?

川普在另外一篇twitter中写道:今早已经收到了辞职信,感谢博尔顿的服务,我将在下周宣布新的国安顾问。

博尔顿随后回应了总统的twitter表示,自己昨晚已经跟总统川普提交辞呈,但总统表示明天再谈。

作为美国最强硬的鹰派代表人物,博尔顿在中国,北韩等问题上一直主张强硬路线。

有很多媒体曾把他比喻为中美关系中最危险的人物。

他是伊拉克战争的设计师,反对多边外交的敌人和联合国。

博尔顿是伊核协议和朝鲜的强烈批评者,被视为在两个方面加重冲突的人。

曾有分析指出,提名博尔顿是川普使用的一个政治策略,因为如果提名博尔顿为国务卿或者副国务卿,需要得到国会的通过,而博尔顿被认为“立场过激”,很有可能在国会投票时遇到阻碍。但国家安全顾问一职则不需要国会批准,只要得到总统提名就可以立即上任。

然而在今天的“开除文”中,我们也清晰的看到了博尔顿因为众多意见与总统强烈不一致,所以被开除。

早在几个月前,关于博尔顿已经出局的消息在白宫就不是什么秘密。

今年六月,唐納德 川普總統曾表示“约翰·博尔顿绝对是鹰派人士。如果由他做决定,他会挑战全世界。”此外,他还称博尔顿试图让他陷入战争泥潭。

随后,博尔顿缺席了最新一轮美朝首脑会晤

早在几个月前,关于博尔顿已经出局的消息在白宫就不是什么秘密。

今年六月,川普曾表示“约翰·博尔顿绝对是鹰派人士。如果由他做决定,他会挑战全世界。”此外,他还称博尔顿试图让他陷入战争泥潭。

随后,博尔顿缺席了最新一轮美朝首脑会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