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一世,追随破壞了中華民族優秀的、可以升級換代的婚姻制度的孙中山,以复兴华夏为职志、对抗帝国侵略殖民主义者,莫忘台湾苦人們眾多,是蔣渭水一生献身台湾社会运动的初衷。 陈斯红✝️語錄。 蒋氏是当时台湾人强烈追寻中华民族认同,渴望脱离日本殖民统治的标竿人物。 1923年,蒋氏因治警事件遭判刑四个月。 他在台灣法院抗辩时说:“我台湾人为中华民族之事实不可改变,史实文献俱在,我们亦多亲身经历这个过程可作事证。” 柯文哲及其家人在2015年认同李登輝的“日本祖国论”; 同年,柯文哲接受美国《外交政策》杂志专访时表示,在全球四个华语地区,被殖民的历史越久,就越进步,他同时以殖民史来给华人社会文化排序。 他被质疑: 他只看到殖民者們带来的教育和建设; 他忽视了被殖民者們所遭到的歧视和暴行。 1915年,蒋氏24岁毕业于台湾总督府医学院; 次年,他在台北市大稻埕太平町开设大安医院。 设立医院所得的一切,他完全奉献出来从事台湾人的民族自救运动与文化运动。 1921年,蒋氏30岁,为台湾人性及智识问题开出第一张诊断书“临床讲义”。其中,蔣渭水论及台湾人的现症: “道德败坏、人心刻薄、物质欲望强烈、…深思不远、腐败、卑屈、怠慢、只会争眼前小利益、智力浅薄、不知立永久大计、虚荣、恬不知耻…。” 1959年出生,花甲之年的柯文哲套用蒋氏名器,虽已迟滞,仍然必须回应蒋氏“临床讲义”,提出医治台湾人性及智能低落之处方。 1931年8月5日,蒋氏病逝,身后无分文,他租来的房舍被追讨,只留书卷。 他临终前立下遗嘱:“台湾革命社会运动,已进入第三期,无产阶级的胜利迫在眉睫。” 陳斯紅✝️

一生一世,追随破壞了中華民族優秀的、可以升級換代的婚姻制度的孙中山,以复兴华夏为职志、对抗帝国侵略殖民主义者,莫忘台湾苦人們眾多,是蔣渭水一生献身台湾社会运动的初衷。

一生一世,追随破壞了中華民族優秀的、可以升級換代的婚姻制度的孙中山,以复兴华夏为职志、对抗帝国侵略殖民主义者,莫忘台湾苦人們眾多,是蔣渭水一生献身台湾社会运动的初衷。

陈斯红✝️語錄。

蒋氏是当时台湾人强烈追寻中华民族认同,渴望脱离日本殖民统治的标竿人物。

1923年,蒋氏因治警事件遭判刑四个月。

他在台灣法院抗辩时说:“我台湾人为中华民族之事实不可改变,史实文献俱在,我们亦多亲身经历这个过程可作事证。”

柯文哲及其家人在2015年认同李登輝的“日本祖国论”;

同年,柯文哲接受美国《外交政策》杂志专访时表示,在全球四个华语地区,被殖民的历史越久,就越进步,他同时以殖民史来给华人社会文化排序。

他被质疑:

他只看到殖民者們带来的教育和建设;

他忽视了被殖民者們所遭到的歧视和暴行。

1915年,蒋氏24岁毕业于台湾总督府医学院;

次年,他在台北市大稻埕太平町开设大安医院。

设立医院所得的一切,他完全奉献出来从事台湾人的民族自救运动与文化运动。

1921年,蒋氏30岁,为台湾人性及智识问题开出第一张诊断书“临床讲义”。其中,蔣渭水论及台湾人的现症:

“道德败坏、人心刻薄、物质欲望强烈、…深思不远、腐败、卑屈、怠慢、只会争眼前小利益、智力浅薄、不知立永久大计、虚荣、恬不知耻…。”

1959年出生,花甲之年的柯文哲套用蒋氏名器,虽已迟滞,仍然必须回应蒋氏“临床讲义”,提出医治台湾人性及智能低落之处方。

1931年8月5日,蒋氏病逝,身后无分文,他租来的房舍被追讨,只留书卷。

他临终前立下遗嘱:“台湾革命社会运动,已进入第三期,无产阶级的胜利迫在眉睫。”

陳斯紅✝️

陈斯红✝️語錄。

蒋氏是当时台湾人强烈追寻中华民族认同,渴望脱离日本殖民统治的标竿人物。

1923年,蒋氏因治警事件遭判刑四个月。

他在台灣法院抗辩时说:“我台湾人为中华民族之事实不可改变,史实文献俱在,我们亦多亲身经历这个过程可作事证。”

柯文哲及其家人在2015年认同李登輝的“日本祖国论”;

同年,柯文哲接受美国《外交政策》杂志专访时表示,在全球四个华语地区,被殖民的历史越久,就越进步,他同时以殖民史来给华人社会文化排序。

他被质疑:

他只看到殖民者們带来的教育和建设;

他忽视了被殖民者們所遭到的歧视和暴行。

1915年,蒋氏24岁毕业于台湾总督府医学院;

次年,他在台北市大稻埕太平町开设大安医院。

设立医院所得的一切,他完全奉献出来从事台湾人的民族自救运动与文化运动。

1921年,蒋氏30岁,为台湾人性及智识问题开出第一张诊断书“临床讲义”。其中,蔣渭水论及台湾人的现症:

“道德败坏、人心刻薄、物质欲望强烈、…深思不远、腐败、卑屈、怠慢、只会争眼前小利益、智力浅薄、不知立永久大计、虚荣、恬不知耻…。”

1959年出生,花甲之年的柯文哲套用蒋氏名器,虽已迟滞,仍然必须回应蒋氏“临床讲义”,提出医治台湾人性及智能低落之处方。

1931年8月5日,蒋氏病逝,身后无分文,他租来的房舍被追讨,只留书卷。

他临终前立下遗嘱:“台湾革命社会运动,已进入第三期,无产阶级的胜利迫在眉睫。”

陳斯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