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們屏蔽了互聯網。我們只能看到片面訊息如下:当地时间7月24日下午,特朗普在白宫外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对媒体怒吼:“这问题既愚蠢又不公平!你们都是假新闻!假新闻!” 记者们到底问了什么问题让这位美国总统如此怒火中烧? 据《新闻周刊》报道,当时NBC驻白宫记者杰克逊(Hallie Jackson)、PBS驻白宫记者阿辛多(Yamiche Alcindor)等人纷纷就前特别检察官穆勒在国会的作证向特朗普提问。其中,是否担心在离开白宫后因妨碍司法公正罪名被起诉的问题显然戳到了特朗普的痛处。 当天早些时候,前特别检察官穆勒分别于众院司法委员会和情报委员会就“通俄门”调查作证。在听证会上,严谨低调的穆勒给出的最多的答案就是“是”、“否”和“我不能回答”。也正由于此,特朗普认为穆勒的表现“糟透了”,民主党人“什么都没问出来”。 穆勒在情报委员会听证会上作证。 但事实上,穆勒就很多问题明确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曾担任过12年FBI局长的他说:“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曾见过一些对(美国)民主挑战的尝试。但俄罗斯政府干预2016总统选举的行为是最严重的。”他还表示:“这不是一次性的行为。当我们坐在这里的时候,他们正在做这件事。他们还会干涉下一次总统大选。” 对于俄罗斯干涉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事实,情报委员会主席希夫(Adam Schiff)在问答环节进行了很好的复盘。由于反情报工作本身隐蔽且复杂,加上穆勒报告又是用法律专用术语完成的,所以希夫在提问时特地采用了极简的方式以便让电视机前的公众听懂他的问题。 “你的报告记述了俄罗斯对美国2016年大选进行了系统性的全面干预对么?”“对。” “特朗普团队欢迎俄罗斯方面的干预?”“ 报告是这么显示的。” “特朗普的儿子说如果有希拉里的黑料实在是太好了?”“那位先生是这么说的。” “特朗普自己向俄罗斯方面喊话,希望他们窃取希拉里的邮件?”“是的,总统先生是有过这样的声明。” “特朗普团队的多名成员希望从竞选中谋取经济利益对么?”“对。” “特朗普前竞选总理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希望从俄罗斯寡头那里减免债务,并且获得经济利益?” “准确。” “特朗普政府首任国家安全顾问弗林(Michael Flynn)希望从土耳其那里赚钱?”“是的。” “特朗普本人希望从莫斯科的地产项目里赚取上百万美元?”“如果你说的是特朗普大厦的话是的。” “当你进行调查的时候特朗普团队多人说谎对么?”“是的。” “总统管你的调查叫政治迫害是对的还是错的?”“错,不是政治迫害。” “你的调查发现证据俄罗斯帮助特朗普竞选成功对么?“ “对。” “通过帮助特朗普竞选俄罗斯破坏了美国的联邦法律对么?”“绝对。” “特朗普团队根据被窃取的希拉里邮件制定了竞选战略?”“是的。” 如果说以上证词依然不能让特朗普感到紧张的话,那么在听证会接近尾声时穆勒不经意透露的消息可能会让特朗普辗转难眠。那就是,虽然“通俄门”的刑事调查(criminal investigation)已经结束,但是反情报调查(counterintelligence investigation)依然在继续。也就是说,目前特朗普依然是FBI反情报调查的对象。 正如穆勒调查报告所说,前FBI局长科米(James Comey)是因反情报调查惹恼特朗普,进而被迫解职的。而科米的解职直接触发了特别检察官穆勒的刑事调查。在穆勒团队代表美国司法部对26名俄罗斯公民、7名美国公民和一名荷兰公民提出了上百项刑事诉讼之时,FBI的反情报调查从未间断。 听证会,来自芝加哥的克里希那莫奥蒂(Raja Krishnamoorthi)问穆勒:“你的报告没有提到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的虚假陈述会如何对国家安全构成风险,因为俄罗斯人知道这些陈述是虚假的,对吗?” 穆勒回答:“我不能就这一点进行说明,主要是因为FBI还在持续调查这件事的众多元素。” “现在么?”“现在。” 弗林的认罪协议显示,2016年12月28日,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就俄罗斯干涉大选签署行政令13757,对俄罗斯进行制裁。当天,俄罗斯驻美大使便联系了弗林。在调查中弗林就此事件向穆勒团队撒谎。 2016年12月29日,弗林联系了特朗普过渡政府高官,讨论如何与俄罗斯大使商讨对俄制裁的问题。随即他便再次联系了俄罗斯驻美大使,希望不要将争端升级。2016年12月30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发表声明称不会对美国制裁做出报复性回应。 正如美联社资深记者赫特纳(Seth Hettena)所分析的,美国FBI反情报调查的成果可能永远不会公开,因为它的主要任务不是起诉犯罪行为。FBI反情报的工作是为了消除外国情报构成的威胁,但调查本身的低调不代表其重要性低。 记录显示,FBI最神秘的一个分支,反情报小组(Counterintelligence Division)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持续与穆勒团队接触。他们的目的是“审查调查结果,并以书面形式向FBI总部和各地办事处发送外国情报和反情报信息摘要”。 目前,民主党和特朗普分别认为自己在穆勒作证后取得了胜利。 民主党人在听证会后举行新闻发布会。 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纳德勒 (Jerrold Nadler) 在听证会后表示,他的委员会将对前白宫法律顾问麦克加恩 (Don McGahn) 发出传票,并要求法院提供与穆勒的调查有关的大陪审团材料。 在纳德勒和众议院议长佩洛西 (Nancy Pelosi) 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他说:“白宫给麦克加恩不作证的借口,是所有其他重要事实证人的借口。如果我们能打破这一点,我们将打破僵局。” 在发布会上,佩洛西身着亮眼黄色长裙,她将今天比作美国历史性的一刻,因为公众对于“通俄门”事件的了解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同时,佩洛西还给出了一些早前被忽视的数据。据她介绍,穆勒调查一共为美国追回了4000万美元,因此超过了穆勒团队所花费的3500万美元。 与此同时,特朗普在推特上欢庆着自己的胜利。他在自己的主页上把在听证会上力挺自己的共和党议员们和福克斯电视台主播门几乎“艾特”了一个遍。在过去24个小时内特朗普共发了近30条推文。他表示:“民主党人今天输惨了 。”“再也没有罢免了!”他还用大写字母写道:“真相是自然的力量!”

它們屏蔽了互聯網。我們只能看到片面訊息如下:

当地时间7月24日下午,特朗普在白宫外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对媒体怒吼:“这问题既愚蠢又不公平!你们都是假新闻!假新闻!”

记者们到底问了什么问题让这位美国总统如此怒火中烧?

据《新闻周刊》报道,当时NBC驻白宫记者杰克逊(Hallie Jackson)、PBS驻白宫记者阿辛多(Yamiche Alcindor)等人纷纷就前特别检察官穆勒在国会的作证向特朗普提问。其中,是否担心在离开白宫后因妨碍司法公正罪名被起诉的问题显然戳到了特朗普的痛处。

当天早些时候,前特别检察官穆勒分别于众院司法委员会和情报委员会就“通俄门”调查作证。在听证会上,严谨低调的穆勒给出的最多的答案就是“是”、“否”和“我不能回答”。也正由于此,特朗普认为穆勒的表现“糟透了”,民主党人“什么都没问出来”。

穆勒在情报委员会听证会上作证。但事实上,穆勒就很多问题明确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曾担任过12年FBI局长的他说:“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曾见过一些对(美国)民主挑战的尝试。但俄罗斯政府干预2016总统选举的行为是最严重的。”他还表示:“这不是一次性的行为。当我们坐在这里的时候,他们正在做这件事。他们还会干涉下一次总统大选。”

对于俄罗斯干涉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事实,情报委员会主席希夫(Adam Schiff)在问答环节进行了很好的复盘。由于反情报工作本身隐蔽且复杂,加上穆勒报告又是用法律专用术语完成的,所以希夫在提问时特地采用了极简的方式以便让电视机前的公众听懂他的问题。

“你的报告记述了俄罗斯对美国2016年大选进行了系统性的全面干预对么?”“对。”

“特朗普团队欢迎俄罗斯方面的干预?”“ 报告是这么显示的。”

“特朗普的儿子说如果有希拉里的黑料实在是太好了?”“那位先生是这么说的。”

“特朗普自己向俄罗斯方面喊话,希望他们窃取希拉里的邮件?”“是的,总统先生是有过这样的声明。”

“特朗普团队的多名成员希望从竞选中谋取经济利益对么?”“对。”

“特朗普前竞选总理马纳福特(Paul Manafort)希望从俄罗斯寡头那里减免债务,并且获得经济利益?” “准确。”

“特朗普政府首任国家安全顾问弗林(Michael Flynn)希望从土耳其那里赚钱?”“是的。”

“特朗普本人希望从莫斯科的地产项目里赚取上百万美元?”“如果你说的是特朗普大厦的话是的。”

“当你进行调查的时候特朗普团队多人说谎对么?”“是的。”

“总统管你的调查叫政治迫害是对的还是错的?”“错,不是政治迫害。”

“你的调查发现证据俄罗斯帮助特朗普竞选成功对么?“ “对。”

“通过帮助特朗普竞选俄罗斯破坏了美国的联邦法律对么?”“绝对。”

“特朗普团队根据被窃取的希拉里邮件制定了竞选战略?”“是的。”

如果说以上证词依然不能让特朗普感到紧张的话,那么在听证会接近尾声时穆勒不经意透露的消息可能会让特朗普辗转难眠。那就是,虽然“通俄门”的刑事调查(criminal investigation)已经结束,但是反情报调查(counterintelligence investigation)依然在继续。也就是说,目前特朗普依然是FBI反情报调查的对象。

正如穆勒调查报告所说,前FBI局长科米(James Comey)是因反情报调查惹恼特朗普,进而被迫解职的。而科米的解职直接触发了特别检察官穆勒的刑事调查。在穆勒团队代表美国司法部对26名俄罗斯公民、7名美国公民和一名荷兰公民提出了上百项刑事诉讼之时,FBI的反情报调查从未间断。

听证会,来自芝加哥的克里希那莫奥蒂(Raja Krishnamoorthi)问穆勒:“你的报告没有提到前国家安全顾问弗林的虚假陈述会如何对国家安全构成风险,因为俄罗斯人知道这些陈述是虚假的,对吗?”

穆勒回答:“我不能就这一点进行说明,主要是因为FBI还在持续调查这件事的众多元素。”

“现在么?”“现在。”

弗林的认罪协议显示,2016年12月28日,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就俄罗斯干涉大选签署行政令13757,对俄罗斯进行制裁。当天,俄罗斯驻美大使便联系了弗林。在调查中弗林就此事件向穆勒团队撒谎。

2016年12月29日,弗林联系了特朗普过渡政府高官,讨论如何与俄罗斯大使商讨对俄制裁的问题。随即他便再次联系了俄罗斯驻美大使,希望不要将争端升级。2016年12月30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发表声明称不会对美国制裁做出报复性回应。

正如美联社资深记者赫特纳(Seth Hettena)所分析的,美国FBI反情报调查的成果可能永远不会公开,因为它的主要任务不是起诉犯罪行为。FBI反情报的工作是为了消除外国情报构成的威胁,但调查本身的低调不代表其重要性低。

记录显示,FBI最神秘的一个分支,反情报小组(Counterintelligence Division)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持续与穆勒团队接触。他们的目的是“审查调查结果,并以书面形式向FBI总部和各地办事处发送外国情报和反情报信息摘要”。

目前,民主党和特朗普分别认为自己在穆勒作证后取得了胜利。

民主党人在听证会后举行新闻发布会。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纳德勒 (Jerrold Nadler) 在听证会后表示,他的委员会将对前白宫法律顾问麦克加恩 (Don McGahn) 发出传票,并要求法院提供与穆勒的调查有关的大陪审团材料。

在纳德勒和众议院议长佩洛西 (Nancy Pelosi) 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他说:“白宫给麦克加恩不作证的借口,是所有其他重要事实证人的借口。如果我们能打破这一点,我们将打破僵局。”

在发布会上,佩洛西身着亮眼黄色长裙,她将今天比作美国历史性的一刻,因为公众对于“通俄门”事件的了解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同时,佩洛西还给出了一些早前被忽视的数据。据她介绍,穆勒调查一共为美国追回了4000万美元,因此超过了穆勒团队所花费的3500万美元。

与此同时,特朗普在推特上欢庆着自己的胜利。他在自己的主页上把在听证会上力挺自己的共和党议员们和福克斯电视台主播门几乎“艾特”了一个遍。在过去24个小时内特朗普共发了近30条推文。他表示:“民主党人今天输惨了 。”“再也没有罢免了!”他还用大写字母写道:“真相是自然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