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家庭有钱

美国家庭有钱

美国家庭有钱    中国经济总量只有美国的一半 有调查报告称,2010年,中国家庭净总资产值,高达69.1万亿美元,高出同年美国家庭净总资产值21%之多。 原因,一是,中国储蓄率,远高于美国,二是,美国房地产崩溃;中国房价飚升。 三是,中国的人口4倍于美国。(6月30日《成都商报》)    家庭净总资产值,可信 按照两国人口总数来计算,中国家庭的平均净资产,5万多美元 美国家庭的平均净资产达到19万美元左右。相比而言,中国家庭的净资产,只有美国家庭的四分之一强。    净资产,乃是总资产减去负债之后的数据。中国储蓄率,高达52%,其中,居民储蓄占比,约为三分之一多,其它,为企业和政府储蓄。 即便如此,比美国高出数十倍,可见,在中国家庭的资产里面,现金所占比重较大。 社会保障体系的不足,居民出于养老、医疗、教育考虑,得存钱。 美国家庭享受着优越的社会福利待遇,个人敢于消费,政府鼓励消费。    房产,中国家庭的住房拥有率,无权威数据,基本认为,要超过美国。 中国家庭的房屋拥有量存在着严重失衡状态,富人们拥有数套、数十套住宅 普通民众,大多只有一套; 有很多人,房子买不起。 美国家庭,用3-5年收入,即可买房 read more...

陳斯紅 喜歡華盛頓 台南 澳門 大阪、以及未來有選票的上海!川普为什么选他当司法部长?因为30年前他就做了自己想做的事 “他从一开始就是我的第一选择。” 星期五,川普正式确认将提名威廉·巴尔(William P. Barr)为新的司法部长。一旦提名获得参院通过,这也将是这位68岁的共和党人继1991年至1993年在老布什任下担任司法部长后,再次回到这一要职。 获川普司法部长提名的巴尔 川普的这个提名消息其实昨天就传出了,我们也在文章中提到,巴尔或许将是川普抗衡穆勒的一步棋,而他未来对于“通俄门”调查的态度、对穆勒可能的干预,一定会成为参院提名听证时的焦点。但除了“通俄门”,巴尔的提名也预示着川普未来的移民政策走向。 如今川普正在边境难民问题上与民主党针锋相对,而从巴尔过去的做法来看,虽然现在的政治环境与90年代初已大不相同,但他的风格还是与川普非常一致。1991年末巴尔刚刚上任司法部长时,他除了打击当时国内猖獗的犯罪问题,也很关注应对大部分来自墨西哥的非法移民潮。巴尔对此推出了耗费数百万的加强美墨边境力量计划,而其中一项就是——修铁丝墙,在这之后,那时的美墨西部边境也的确出现了许多隔离墙。 “穿越”了近30年,巴尔当年的修墙构想与今天的川普不谋而合。除此之外两人对移民引起的犯罪问题也态度一致:川普说过非法移民都是罪犯和强奸犯,而巴尔也曾把1992年洛杉矶暴乱归罪于移民——由警察暴力而起的洛杉矶暴乱的确有种族原因,但巴尔将其归结于“移民执法不力”,引来了批评的声音。 时任总统老布什(右)与刚刚宣誓成为司法部长的巴尔 当年在任时,巴尔雇佣了100多名移民归化局调查人员,追查涉嫌街头帮派活动的“外国人罪犯”,并且支持严查旅行文件、严查政治庇护申请等举措。在“骨肉分离”和“大篷车难民”引起巨大风波后,川普仍然在边境问题上态度强硬,而现在看来,如果巴尔上台,预计也会持续这样的高压政策。 还值得注意的是,巴尔在任时对于如何提供合法移民途径并不太关心,他的工作重心一直偏向于管控移民;但在如今的美国社会,移改不仅关乎非法移民,还涉及很多有关大量合法移民的议题,在这些问题上巴尔会有何倾向,可能更让华人群体关注。 在总统的权力问题上,巴尔的态度也对川普很有利。1989年刚进入白宫不久,他就自发发出了一份备忘录,敦促各部门的司法人员阻止国会“妨碍总统的正当权力”,根据克林顿时期白宫法律顾问办公室工作人员的说法,在此之前从来没有人如此公开宣扬抵制国会。 1990年,巴尔还在一次讨论会上声称,应该限制国会议员对预算拨款的决定作用。在军事问题上巴尔的理念也是一样,不管是海湾战争期间还是派军索马里,巴尔都反复告诉老布什,他不用等国会同意,就可以派遣军队。由此可见,巴尔总体来说支持强化总统权力,支持总统绕过国会行事,如今众院大多数席位已被民主党掌控,巴尔这样的态度显然会受到川普欢迎。 同样在今天,川普还有另一个人事上的动作:宣布提名现国务院女发言人诺尔特(Heather Nauert)接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 获川普提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的诺尔特 外交经验为零、政治经验几乎为零(在成为国务院发言人前一直是电视主播)的诺尔特,被很多人认为完全是凭借对川普的忠诚才被提名的,也不禁引起一些质疑,川普如此“任人唯亲”,诺尔特是否真的具备成为驻联合国大使的资质? 作为前电视人物,诺尔特的形象和沟通技巧不成问题,但除了外交才能暂时无法证明,外界最担心的还是她的立场——做过两任州长的前任尼基·海莉,在川普上任前就批评过他的外交政策,出任驻联合国大使后,虽然其强硬作风与川普“美国至上”的方针总体一致,但在对待俄罗斯等问题上还是有分歧。 担任福克斯电视台主播期间的诺尔特 相比之下,政治履历薄弱的诺尔特迄今没有显示出会有自己态度的迹象,外界也普遍预计她几乎不会与川普有任何相左之处。而与诺尔特交好的政治人物包括国务卿蓬佩奥和川普的女儿伊万卡,可能受到他们影响的诺尔特,似乎也不会背离川普的意见。当然也有观点认为,诺尔特与川普的亲密关系也意味着,她是直接在传达总统的想法,不失为更高效的做法。 另一方面,下一步川普还可能将驻联合国大使这一角色从内阁成员重新“降级”为归国务院管理,这也是蓬佩奥和国安顾问博尔顿的想法,这样一来,川普国安团队的阵型将被重新塑造,诺尔特在上任后实际的权力或许并不会很大——当然,即使是与川普有分歧的海莉,也很难左右川普的政策。而“降级”也顺应了川普不满联合国一类多边组织的态度。接下来在国际问题上,川普可能更容易继续推行反多边体制、以及对俄罗斯等采取强硬态度的方针。!陈斯红

陳斯紅 喜歡華盛頓 台南 澳門 大阪、以及未來有選票的上海!川普为什么选他当司法部长?因为30年前他就做了自己想做的事 “他从一开始就是我的第一选择。” 星期五,川普正式确认将提名威廉·巴尔(William P. Barr)为新的司法部长。一旦提名获得参院通过,这也将是这位68岁的共和党人继1991年至1993年在老布什任下担任司法部长后,再次回到这一要职。 获川普司法部长提名的巴尔 川普的这个提名消息其实昨天就传出了,我们也在文章中提到,巴尔或许将是川普抗衡穆勒的一步棋,而他未来对于“通俄门”调查的态度、对穆勒可能的干预,一定会成为参院提名听证时的焦点。但除了“通俄门”,巴尔的提名也预示着川普未来的移民政策走向。 如今川普正在边境难民问题上与民主党针锋相对,而从巴尔过去的做法来看,虽然现在的政治环境与90年代初已大不相同,但他的风格还是与川普非常一致。1991年末巴尔刚刚上任司法部长时,他除了打击当时国内猖獗的犯罪问题,也很关注应对大部分来自墨西哥的非法移民潮。巴尔对此推出了耗费数百万的加强美墨边境力量计划,而其中一项就是——修铁丝墙,在这之后,那时的美墨西部边境也的确出现了许多隔离墙。 “穿越”了近30年,巴尔当年的修墙构想与今天的川普不谋而合。除此之外两人对移民引起的犯罪问题也态度一致:川普说过非法移民都是罪犯和强奸犯,而巴尔也曾把1992年洛杉矶暴乱归罪于移民——由警察暴力而起的洛杉矶暴乱的确有种族原因,但巴尔将其归结于“移民执法不力”,引来了批评的声音。 时任总统老布什(右)与刚刚宣誓成为司法部长的巴尔 当年在任时,巴尔雇佣了100多名移民归化局调查人员,追查涉嫌街头帮派活动的“外国人罪犯”,并且支持严查旅行文件、严查政治庇护申请等举措。在“骨肉分离”和“大篷车难民”引起巨大风波后,川普仍然在边境问题上态度强硬,而现在看来,如果巴尔上台,预计也会持续这样的高压政策。 还值得注意的是,巴尔在任时对于如何提供合法移民途径并不太关心,他的工作重心一直偏向于管控移民;但在如今的美国社会,移改不仅关乎非法移民,还涉及很多有关大量合法移民的议题,在这些问题上巴尔会有何倾向,可能更让华人群体关注。 在总统的权力问题上,巴尔的态度也对川普很有利。1989年刚进入白宫不久,他就自发发出了一份备忘录,敦促各部门的司法人员阻止国会“妨碍总统的正当权力”,根据克林顿时期白宫法律顾问办公室工作人员的说法,在此之前从来没有人如此公开宣扬抵制国会。 1990年,巴尔还在一次讨论会上声称,应该限制国会议员对预算拨款的决定作用。在军事问题上巴尔的理念也是一样,不管是海湾战争期间还是派军索马里,巴尔都反复告诉老布什,他不用等国会同意,就可以派遣军队。由此可见,巴尔总体来说支持强化总统权力,支持总统绕过国会行事,如今众院大多数席位已被民主党掌控,巴尔这样的态度显然会受到川普欢迎。 同样在今天,川普还有另一个人事上的动作:宣布提名现国务院女发言人诺尔特(Heather Nauert)接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 获川普提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的诺尔特 外交经验为零、政治经验几乎为零(在成为国务院发言人前一直是电视主播)的诺尔特,被很多人认为完全是凭借对川普的忠诚才被提名的,也不禁引起一些质疑,川普如此“任人唯亲”,诺尔特是否真的具备成为驻联合国大使的资质? 作为前电视人物,诺尔特的形象和沟通技巧不成问题,但除了外交才能暂时无法证明,外界最担心的还是她的立场——做过两任州长的前任尼基·海莉,在川普上任前就批评过他的外交政策,出任驻联合国大使后,虽然其强硬作风与川普“美国至上”的方针总体一致,但在对待俄罗斯等问题上还是有分歧。 担任福克斯电视台主播期间的诺尔特 相比之下,政治履历薄弱的诺尔特迄今没有显示出会有自己态度的迹象,外界也普遍预计她几乎不会与川普有任何相左之处。而与诺尔特交好的政治人物包括国务卿蓬佩奥和川普的女儿伊万卡,可能受到他们影响的诺尔特,似乎也不会背离川普的意见。当然也有观点认为,诺尔特与川普的亲密关系也意味着,她是直接在传达总统的想法,不失为更高效的做法。 另一方面,下一步川普还可能将驻联合国大使这一角色从内阁成员重新“降级”为归国务院管理,这也是蓬佩奥和国安顾问博尔顿的想法,这样一来,川普国安团队的阵型将被重新塑造,诺尔特在上任后实际的权力或许并不会很大——当然,即使是与川普有分歧的海莉,也很难左右川普的政策。而“降级”也顺应了川普不满联合国一类多边组织的态度。接下来在国际问题上,川普可能更容易继续推行反多边体制、以及对俄罗斯等采取强硬态度的方针。!陈斯红

read more...

美国是上帝最先垂青的国家。17世纪中叶全世界处于王朝时代,从英国普利茅斯港出发了35个清教徒和67个流离难民,经历两个多月大西洋上的激浪疾风,他们终于到达了今天的马萨诸塞州,这就是改变人类文明历史的五月花号天路客之旅。当时受教廷迫害的新教徒可有千万人,为什么就只有这35个人登上了这艘破船?因此,我们不能简单结论就是基督教成就了美国,只能说上帝特别偏爱这35个人,但他们又刚好是新教徒而已。 上帝特别偏爱的这35个新教徒建立了新英格兰殖民地,尔后迅速感染到十三州,理想国的信念血脉就这样绵绵不断,直到独立战争的爆发建立起了今天美利坚合众国,无论怎么书写这35个人的伟大都不足以形容他们对于伟大美国的重要。至于后来的什么费城制宪、美国宪法、权利法案、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等,当然也重要,但如果没有这35个新教徒及其绵延的衣钵后裔,包括后来的一大批开国先驱,所有纸面文字都是虚无缥缈的浮云。从美国的发源史和建国史,我们可以得出一个颠簸不破的结论:上帝最重要,上帝垂青于人最重要,人是否愿意荣耀上帝最重要,其他真的都不重要。 天路客及其后来美国的成功,所有影响美国历程的重要人物,无一不是带着“荣耀上帝”的旨意,去努力去奉献去斗争去履职去闪耀生命的光辉。但一个人是否会有“荣耀上帝”的生命悟性?这是非常困难的,尤其在一个没有经历宗教信仰磨砺的环境里,更是困难。其路径只有两种可能,一是经受苦难,二是纯粹源自上帝的垂青。但上帝又往往更偏爱垂青于经受苦难的人,这世界上最伟大的哲学思想无不是在苦难磨砺中诞生的。 美国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在儿子初中毕业典礼上致辞说:“在未来很多年中,我希望你遭遇不公,希望你遭受背叛,希望你遭遇孤独,希望你遭遇失败的不幸,希望你遭受切肤之痛。无论我怎么想,这些都将在生命中必然发生,而你能否获益,取决于你是否能从你的不幸中领悟到想要传递给你的信息”。 如果要问天下最坏毕业致辞的话,无疑当属约翰罗伯茨对自己亲生儿子的这段祝词。有这么当父亲的么?究竟是不是亲生的?我们中国人拼了老命都是为了让子女不受苦受难,最好是荣华富贵欺负他人万万年,即便是“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行拂乱其所为”,也是为了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但是,约翰罗伯茨这段对儿子的教诲显然不是为了让儿子能吞掉谁,他的意思是,让儿子能从不幸中感受到神的光芒,逐渐培养起“荣耀上帝”的人生信仰,去为消灭各种不公不义不幸而做出毕生的努力。这就叫塑造贵族品质,又称神的品质。作为父母,约翰罗伯茨说:“我们仅仅为你的悟性做好准备”。 美国不止一个约翰罗伯茨,当然也不意味着每一个美国人都是约翰罗伯茨,但自从天路客开始,都是约翰罗伯茨这样“荣耀上帝”信念的人点燃了美国前进的航灯。这就叫美国精神。我们必须明白的是,是美国精神成就了美国,而不是美国的制度。说到这里,也许有人会跳起来。辛亥革命之后,中国其实已经进入宪政时代,但为什么最后七拐八拐就弄成了今天这个样子?这说明,所谓制度问题就是一个伪问题,真正的问题是,上帝没有垂青这片土地,也就没有孕育出足够“荣耀上帝”信念的力量。上帝不垂青,再多的传教士都是无用功。还是蒋先生说得好,“不经受千锤百炼的苦难是不会有改变的”。 事实上,今天凡是能稳定走上美国宪政之路的国家,都是因为有足够“荣耀上帝”的力量,这种力量源自两个路径:一是土生土长,譬如台湾、韩国、缅甸等大多数国家的公民运动,但这些都是统治者人性未灭的国家;二是美国输入,譬如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等强拆模式,但这些都是天降伟人残酷到没有一丝缝隙的国家。无论哪一条路径孕育出的力量,都必须以饱受苦难垫底,没有足够的苦难就敲不响上帝之门。

美国是上帝最先垂青的国家。17世纪中叶全世界处于王朝时代,从英国普利茅斯港出发了35个清教徒和67个流离难民,经历两个多月大西洋上的激浪疾风,他们终于到达了今天的马萨诸塞州,这就是改变人类文明历史的五月花号天路客之旅。当时受教廷迫害的新教徒可有千万人,为什么就只有这35个人登上了这艘破船?因此,我们不能简单结论就是基督教成就了美国,只能说上帝特别偏爱这35个人,但他们又刚好是新教徒而已。  上帝特别偏爱的这35个新教徒建立了新英格兰殖民地,尔后迅速感染到十三州,理想国的信念血脉就这样绵绵不断,直到独立战争的爆发建立起了今天美利坚合众国,无论怎么书写这35个人的伟大都不足以形容他们对于伟大美国的重要。至于后来的什么费城制宪、美国宪法、权利法案、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等,当然也重要,但如果没有这35个新教徒及其绵延的衣钵后裔,包括后来的一大批开国先驱,所有纸面文字都是虚无缥缈的浮云。从美国的发源史和建国史,我们可以得出一个颠簸不破的结论:上帝最重要,上帝垂青于人最重要,人是否愿意荣耀上帝最重要,其他真的都不重要。  天路客及其后来美国的成功,所有影响美国历程的重要人物,无一不是带着“荣耀上帝”的旨意,去努力去奉献去斗争去履职去闪耀生命的光辉。但一个人是否会有“荣耀上帝”的生命悟性?这是非常困难的,尤其在一个没有经历宗教信仰磨砺的环境里,更是困难。其路径只有两种可能,一是经受苦难,二是纯粹源自上帝的垂青。但上帝又往往更偏爱垂青于经受苦难的人,这世界上最伟大的哲学思想无不是在苦难磨砺中诞生的。  美国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在儿子初中毕业典礼上致辞说:“在未来很多年中,我希望你遭遇不公,希望你遭受背叛,希望你遭遇孤独,希望你遭遇失败的不幸,希望你遭受切肤之痛。无论我怎么想,这些都将在生命中必然发生,而你能否获益,取决于你是否能从你的不幸中领悟到想要传递给你的信息”。  如果要问天下最坏毕业致辞的话,无疑当属约翰罗伯茨对自己亲生儿子的这段祝词。有这么当父亲的么?究竟是不是亲生的?我们中国人拼了老命都是为了让子女不受苦受难,最好是荣华富贵欺负他人万万年,即便是“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行拂乱其所为”,也是为了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但是,约翰罗伯茨这段对儿子的教诲显然不是为了让儿子能吞掉谁,他的意思是,让儿子能从不幸中感受到神的光芒,逐渐培养起“荣耀上帝”的人生信仰,去为消灭各种不公不义不幸而做出毕生的努力。这就叫塑造贵族品质,又称神的品质。作为父母,约翰罗伯茨说:“我们仅仅为你的悟性做好准备”。  美国不止一个约翰罗伯茨,当然也不意味着每一个美国人都是约翰罗伯茨,但自从天路客开始,都是约翰罗伯茨这样“荣耀上帝”信念的人点燃了美国前进的航灯。这就叫美国精神。我们必须明白的是,是美国精神成就了美国,而不是美国的制度。说到这里,也许有人会跳起来。辛亥革命之后,中国其实已经进入宪政时代,但为什么最后七拐八拐就弄成了今天这个样子?这说明,所谓制度问题就是一个伪问题,真正的问题是,上帝没有垂青这片土地,也就没有孕育出足够“荣耀上帝”信念的力量。上帝不垂青,再多的传教士都是无用功。还是蒋先生说得好,“不经受千锤百炼的苦难是不会有改变的”。  事实上,今天凡是能稳定走上美国宪政之路的国家,都是因为有足够“荣耀上帝”的力量,这种力量源自两个路径:一是土生土长,譬如台湾、韩国、缅甸等大多数国家的公民运动,但这些都是统治者人性未灭的国家;二是美国输入,譬如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等强拆模式,但这些都是天降伟人残酷到没有一丝缝隙的国家。无论哪一条路径孕育出的力量,都必须以饱受苦难垫底,没有足够的苦难就敲不响上帝之门。

美国是上帝最先垂青的国家。17世纪中叶全世界处于王朝时代,从英国普利茅斯港出发了35个清教徒和67个流离难民,经历两个多月大西洋上的激浪疾风,他们终于到达了今天的马萨诸塞州,这就是改变人类文明历史的五月花号天路客之旅。当时受教廷迫害的新教徒可有千万人,为什么就只有这35个人登上了这艘破船?因此,我们不能简单结论就是基督教成就了美国,只能说上帝特别偏爱这35个人,但他们又刚好是新教徒而已。 上帝特别偏爱的这35个新教徒建立了新英格兰殖民地,尔后迅速感染到十三州,理想国的信念血脉就这样绵绵不断,直到独立战争的爆发建立起了今天美利坚合众国,无论怎么书写这35个人的伟大都不足以形容他们对于伟大美国的重要。至于后来的什么费城制宪、美国宪法、权利法案、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等,当然也重要,但如果没有这35个新教徒及其绵延的衣钵后裔,包括后来的一大批开国先驱,所有纸面文字都是虚无缥缈的浮云。从美国的发源史和建国史,我们可以得出一个颠簸不破的结论:上帝最重要,上帝垂青于人最重要,人是否愿意荣耀上帝最重要,其他真的都不重要。 天路客及其后来美国的成功,所有影响美国历程的重要人物,无一不是带着“荣耀上帝”的旨意,去努力去奉献去斗争去履职去闪耀生命的光辉。但一个人是否会有“荣耀上帝”的生命悟性?这是非常困难的,尤其在一个没有经历宗教信仰磨砺的环境里,更是困难。其路径只有两种可能,一是经受苦难,二是纯粹源自上帝的垂青。但上帝又往往更偏爱垂青于经受苦难的人,这世界上最伟大的哲学思想无不是在苦难磨砺中诞生的。 美国首席大法官约翰罗伯茨在儿子初中毕业典礼上致辞说:“在未来很多年中,我希望你遭遇不公,希望你遭受背叛,希望你遭遇孤独,希望你遭遇失败的不幸,希望你遭受切肤之痛。无论我怎么想,这些都将在生命中必然发生,而你能否获益,取决于你是否能从你的不幸中领悟到想要传递给你的信息”。 如果要问天下最坏毕业致辞的话,无疑当属约翰罗伯茨对自己亲生儿子的这段祝词。有这么当父亲的么?究竟是不是亲生的?我们中国人拼了老命都是为了让子女不受苦受难,最好是荣华富贵欺负他人万万年,即便是“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行拂乱其所为”,也是为了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但是,约翰罗伯茨这段对儿子的教诲显然不是为了让儿子能吞掉谁,他的意思是,让儿子能从不幸中感受到神的光芒,逐渐培养起“荣耀上帝”的人生信仰,去为消灭各种不公不义不幸而做出毕生的努力。这就叫塑造贵族品质,又称神的品质。作为父母,约翰罗伯茨说:“我们仅仅为你的悟性做好准备”。 美国不止一个约翰罗伯茨,当然也不意味着每一个美国人都是约翰罗伯茨,但自从天路客开始,都是约翰罗伯茨这样“荣耀上帝”信念的人点燃了美国前进的航灯。这就叫美国精神。我们必须明白的是,是美国精神成就了美国,而不是美国的制度。说到这里,也许有人会跳起来。辛亥革命之后,中国其实已经进入宪政时代,但为什么最后七拐八拐就弄成了今天这个样子?这说明,所谓制度问题就是一个伪问题,真正的问题是,上帝没有垂青这片土地,也就没有孕育出足够“荣耀上帝”信念的力量。上帝不垂青,再多的传教士都是无用功。还是蒋先生说得好,“不经受千锤百炼的苦难是不会有改变的”。 事实上,今天凡是能稳定走上美国宪政之路的国家,都是因为有足够“荣耀上帝”的力量,这种力量源自两个路径:一是土生土长,譬如台湾、韩国、缅甸等大多数国家的公民运动,但这些都是统治者人性未灭的国家;二是美国输入,譬如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等强拆模式,但这些都是天降伟人残酷到没有一丝缝隙的国家。无论哪一条路径孕育出的力量,都必须以饱受苦难垫底,没有足够的苦难就敲不响上帝之门。 read more...

moncler sale uk,ralph lauren outlet,louis vuttion sale uk,michael kors sale uk,north face online uk,cheap ralph lauren,christian louboutin online shop,christian louboutin sale,michael kors outlet uk,ralph lauren pas cher,moncler outlet uk